鄭州洪災三位幸運者京廣北路隧道逃生記

整理:千百度

人氣 3990

【大紀元2021年07月25日訊】

在7月20日持續了一天一夜的大暴雨中,京廣北路隧道又擁堵上了,女出租車司機朱雲和她新買的出租車,正是堵在了這條隧道上。

當天下午3點,朱雲開車進入隧道,但一直到下午4點多,才從京廣北路隧道位於中原路的入口,挪動到位於淮河路附近的出口,長度約2公里的隧道,她走了將近兩個小時,才終於走到出口處的坡路上。

為什麼會走得這麼慢?朱雲說,她認為至少有三個原因,加劇了這條隧道的擁堵:原因之一,是鄭州的市政排水設施,一到下雨天,就到處都是積水,隨著車輛的行走速度降低,鄭州的很多道路就開始變得擁堵不堪,而原因之二,則是京廣北路隧道本來在隴海路有一個用於車輛分流、右拐的出口,但當天,由於該隧道上方的京廣路與隴海路路口早已擁堵多時,本來計劃從該出口拐出的朱雲,發現該出口已被禁止駛出,雖然該舉措減緩了隧道上方道路的通行壓力,但卻加劇了京廣北路隧道內部的擁堵程度。

下午近4點,伴隨著鄭州的傾盆大雨,隧道內的擁堵程度也開始加劇了,朱雲發現,此時的隧道內部,雖然車輛確實擁堵,但道路上的積水並不很多。被堵了近2個小時,朱雲的車終於挪動到了隧道出口,此時,她的前方,僅有數輛和她一起等待紅綠燈的轎車,如果順利的話,等到綠燈亮起時,她的車就能擺脫隧道了。

但此時,一股自上而下的洪水突然沖入隧道,隧道內外,洪水瀰漫,大水很快淹沒了車門。整個隧道,頓時亂作一團。

朱雲發現,自己的車,整個輪胎都已經被洪水淹沒,而在她的身後,一些被堵在隧道深處的車輛,則很快被洪水淹沒,一時間,整個隧道內,哭喊聲、呼救聲響成一片,順著喊聲看去,朱雲看到身後一輛寶馬車上,兩個年輕女孩正在爬上車頂,邊哭邊喊。

眼瞅著剛買的新車被泡在洪水中,朱雲很是心疼,就在她猶豫著到底是繼續坐在車內等洪水過去,還是立即棄車逃生時,車門外開始有人大喊:「還不趕緊出來,要被淹死了!」當朱雲在這名好心人的幫助下,拉開車門時,洪水一下子瀰漫了這個車廂。當他們逆流而上,爬出隧道時,回頭一看,洪水已經瀰漫了整個隧道,此時,斷斷續續的呼喊聲還在從隧道深處傳來。

「大水突然就漫進來了!本來我已經快出京廣路隧道了,但就差那麼幾分鐘。」朱雲說。

吳強是鄭州一家工程安裝公司的老闆。7月20日那天,他乘著黑色奧迪A8出門辦事,車上除了他,還有司機和他弟弟。

回家的路上,他的車堵在了京廣北路隧道距離南出口二三十米的地方。只要開出這個閘口,右轉進入隴海路,行駛不到四公里,他就能順利到家。可雨水沖得車不得不調頭,他們試圖控制車輛,開了沒多遠,車就熄火了。車裡的三個男人慌了,開始輪番給110和119打電話,手機信號微弱,有時是占線,電話始終沒有接通。

渾濁的水流正衝擊著車身,水位上漲得很快,車不受控地漂起來了,沿著隧道的方向退回兩百多米。隧道裡的燈滅了,陷入一片漆黑,隧道外是鋪天蓋地的暴雨,天地一片迷濛,澆得人眼前什麼都看不清,信號時斷時續,向外求助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此時隧道裡的水已經漲到了一米六七的高度,封閉的汽車車廂也開始滲水。那一刻,吳強心裡冒出一個恐怖的念頭——死亡到跟前了。情況危急,車裡的三個男人決定自救。他們打開了唯一通往外界的天窗,會游泳的弟弟首先爬到車頂,試圖先游出去。倒灌的逆流又急又多,拍得人無法前進,他被水堵住了,只能先游到一側緊緊扒住東邊的橋架上的一根電纜線。而吳強和不會游泳的司機最後一起爬到了車頂。

僅僅十分鐘,倒灌進隧道的水已經迅速漲到了人脖子的高度,前後的麵包車和小轎車沉下去了,卻始終不見人出來。爬到車頂的吳強,眼前除了兩三輛漂在水面上的車,逐漸被水流帶著從南往北漂,其他什麼都看不見了。司機蹲在車頂,他蹲在引擎蓋上,抓住擋風玻璃上的雨刮器。奧迪A8像一座小小的孤島,在渾濁的水中,一會兒漂到東邊,一會兒漂到西邊,搖搖欲墜。

水在上漲,車在滲水下沉,離開車頂就是死路一條。他們只有一個機會——等待車漂到靠近橋架的時候,迅速攀到橋架一側,沿著爬出去,或者等待救援。幸運的是,之後他們抓住機會攀到了東側的橋架,等他們扒穩,腳下的奧迪A8似乎完成了它的使命,載著遺留的項目材料沉入水底。

接下來,弟弟首先順著上漲的水游到平台上,然後伸手拉不會游泳的司機,吳強在下方托著他翻上去;再靠岸上的兩個人趴著地面,把吳強硬拉上去。此刻,隧道裡已經看不到其他人了,不到三分鐘,三個驚魂未定的人眼睜睜看著整個隧道被雨水完全灌滿。

「我大概是最後一個逃離的」,吳強看著被吞沒的隧道口,有些慶幸撿回一條命。他們被收容在離隧道不遠的一棟小樓的五層,那是一個無眠的夜晚,吳強一直坐著發呆。凌晨三點他似乎還聽到窗外有人在喊救命,從窗戶外看下去,停在馬路中間的豐田普拉多,將近兩米高的車看不到車頂,只有鏟車在雨裡忙著找人救人。

下午三四點,來鄭州辦事的河南周口人江勇,開著黑色哈佛SUV駛入京廣北路隧道後,堵在了一處出閘處。

過了將近一小時,地面的積水迅速積累上升,逐漸沒到車子底盤,水流衝擊車輛,帶出令人牙酸的嘎吱嘎吱響聲。江勇拉著手剎,心裡有點害怕,覺得手剎已經有點不管用了,一直用腳踩著剎車。察覺到不對勁,他跟副駕駛上的同伴說,「我下去看一下到底什麼情況。」

一下車,水已經沒到江勇的膝蓋位置。他往隧道出口方向瞟了一眼,「我後面那個車就已經起來了,被(水)漂起來了。」他當即做出決定,讓同伴下車,兩人棄車逃生。

水流十分急促。江勇說,他大約150斤重,但當時已經被水流衝擊得有點站不住了。他和同伴手挽著手,互相攙扶著往道路中間的綠化帶轉移。

接下來的事情幾乎發生在一瞬間。江勇走到綠化帶大約花了2、3分鐘,車子已經被沖跑了,「我有種衝動想上去把它開出來去救它,但是看看四周還是放棄了。」

耳朵突然捕捉到一個致命的信號——「水流的聲音一直就是嘩嘩嘩,然後瞬間沒有聲音了,很安靜,這個時候我才知道水滿了,趕快撤。」江勇後來回憶只記得自己扯著嗓子喊,「拚命地喊前面的人趕快往上走。很快,大概就是在5分鐘之內,隧道就灌滿了。」

江勇最後回頭看了一眼隧道,「已經是汪洋一片」。京廣北路隧道幾個紅色大字都被淹了一小半。他看到一位男士,應該是剛從車裡逃生,正努力地游著泳往隧道外劃。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新聞看點】暴雨仍肆虐河南 多少人魂斷5分鐘
河南新鄉被軍管視頻熱傳 鄭州出動特警車
【新聞大家談】鄭州隧道沒頂 神祕國家隊現身黑幕
【一線採訪】鄭州倖存者如何逃出死亡隧道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拋「李雲迪嫖娼」中共一箭雙鵰?
【秦鵬直播】誰是朝陽群眾?起底中共情報網
【新聞看點】拜登再承諾保護台灣 白宮如何說?
【財商天下】財新被打入冷宮 胡舒立惹禍
【馬克時空】路透社披露共機發動機短命 無高強度作戰能力
【軍事熱點】北約積極應對俄羅斯核威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