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運天定.撥開迷霧】

【命理】孝子感動天得天祐 挖得千兩黃金

作者:泰源
在冰天雪地的冬天,為何能寒而不凍?(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1808
【字號】    
   標籤: tags: , ,

五代十國時期,蜀地(今四川省)有個叫孟熙的人,他販賣各種水果雜品,掙錢養活父母親。

晨曦中,孟熙一起床就到父母的房裡去請安。

「父親母親,早安!孩兒今晨趕早到集市去賣水果,順道可以買點東西回來,有什麼要添補的,或是要孩兒辦什麼事情嗎?」孟熙細心地探問,每當離家前,他都會告知自己的去向,要讓父母安心。

「我們什麼都不缺,也沒有什麼要辦的事,熙兒,你路上留神小心喔!早去早回!」孟熙總是順從父母的意思,體貼倆老關懷倆老。

這一天,集客不多,他在市集上賣了很久才把水果賣完。趕緊收拾好籮筐,快步趕回家,他不想讓父母親擔心怎麼出門那麼久還不見人回來。

「父親母親,孩兒回來了,水果都賣完了!」孟熙笑嘻嘻地進了家門,「您倆今天在家都好嗎?有事兒嗎?」

「很好很好。熙兒,你累不累?休息一下!」

「不累不累!」儘管這一天在路上急奔,相當疲累了,但他從不叫苦喊累。「我這就去做飯!稍等等就可以一起吃飯了!」

孟熙對雙親要他做的事,不管大小事從不厭煩。父親曾得意地對人說:「我家貧窮,但能養得一個像曾參那麼順的兒子,心裡怎不格外高興!」(曾參是孔子的學生,是中國歷史上有名的大孝子,作《孝經》)

後來孟父去世時,孟熙傷心悲痛,不進食不進水,竟日哀號,差一點就沒了命。他在父親墓旁築起小屋,按照當時的禮儀守喪三年,不吃有鹽的飯菜,一塊粗布鋪地席地而睡。鄉親們對他這個子的孝行無不感動。

後來孟熙看到老鼠挖著一個大洞,覺得奇怪,往裡一挖,竟然挖到了數千兩黃金,一夕富了起來。後人讚歎道:

販果雖貧窮,
承歡父比參。
倘非天所祐,
那得數千金。

(出《儆誡錄》)

下面,繼續與愛好命理的讀者談命理,講一個富貴命有怎樣的八字,這命造是在冬天出生的。

(大紀元)

八字命理以出生日的日干(即天干)代表自己,此造出生日的日干為戊土,所以屬戊土命。生在冬天十二月小寒、大寒之期,冰雪滿地,寒氣凍凝,土虛而濕,唯喜溫暖。

現查到年為庚金、子水,月為己丑寒土,不見一點火氣,難道是個寒滯無福之命?再看到日主坐下寅木,寅中藏甲木、丙火、戊土,甲木為本氣,火、土為餘氣,稍有暖氣,但寒冬不見有火來引燃,甲木不燃,不能取暖也。

最後一柱時柱是戊午,終於盼來了午火,便可引燃寅木,點火取暖了。皆因午火見寅木,成「寅午半合火局」,寅中甲木參天大樹,松柏之木,得午火燃燒,必火焰熊熊,燃之不盡。

現戊土日主,雖生在季冬冰天雪地之時,儘管前面二柱金寒、土凍、水冷,但坐下「寅午半合火」之火局,猶如坐臥在一溫暖的熱炕上,已經寒而不寒了,且得月干己土之助,土氣己實,足以承受得起年柱的庚金食神和子水財星,成為一個食神生財(土生金,金生水)用印(火)格,無愧於「食神生財,福自天來」的富貴命了。

此造雖不見有太陽丙火來照暖,但地支有一午火,且見寅木,寅午半合火局,等於寒冬之下,屋內有了一火爐,或壁爐,或有如北方農村人家中的爐灶。北方人家平時用爐灶燒柴火來做飯菜,爐灶有煙道通往炕下,冬天人們坐在或睡在炕上,就感覺到炕上熱乎乎的,儘管外面是嚴寒的冬天,但屋內卻溫暖如春。

爐火 暖冬(pixabay)

晚唐僖宗時詩人張孜有一首《雪詩》,寫出了當時有火爐的富貴人家冬天取暖的情景:「長安大雪天,鳥雀難相覓。其中豪貴家,搗椒泥四壁。到處爇(*燒)紅爐,周迴下羅冪。暖手調金絲,蘸甲斟瓊液。醉唱玉塵飛,困融香汗滴。豈知飢寒人,手腳生皴劈。」[1]

而此命就有如那些在冬天有火爐來取暖的人家了。當然了,能生成一個富貴命,也不是偶然的,是前世,前多世做了善事,積了福德而來的。但富貴人家一旦生活過得太奢侈,不知積德惜福,且仗勢欺人造業,說不定下世就輪到他做外面那個飢寒人,凍得手腳裂開了大口了。詩人多感慨,皆因只看到常人空間這一層的理,看不到人世間的因果輪迴報應。看通命理,看輕名利,修心養性,去除執著,真修大法,才是真正永離苦果的唯一方法。

註[1] 《雪詩》的白話意思:「長安的大雪天,連鳥雀都藏了起來難以見到。城裡的豪門貴族之家,搗碎了花椒和上泥土來塗牆壁。家中到處都燒起通紅的火爐,周圍掛起了一重又一重的防寒簾幕。在這樣溫暖的環境中調理琴弦演奏,留著長指甲的侍女端上酒漿,醉醺醺地唱得梁上的塵埃飛動,帶著嬌態的舞女們跳得香汗淋漓。但那些飢寒人,凍得手腳裂開了大口。」@*#

──點閱【命運天定.撥開迷霧】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