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縱橫】黨媒罕批鍾南山 中共自亂陣腳?

人氣 44254

【大紀元2021年08月10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縱橫》,我是扶搖。今天是2021年8月9日,星期一。

今天關注的焦點:封高速、設路障、焊門,大陸再現極端防疫措施;政治目標被衝擊?中共官員批張文宏;釋異樣信號?黨媒抨擊鍾南山後又刪文;苦孩子還是幸運兒?全紅嬋撕下中共面子;女員工陪酒被性侵成常態?阿里、滴滴爆醜聞。

封高速、設路障、焊門 大陸再現極端防疫措施

新一輪疫情繼續肆虐中國大陸。8月9日,中共國家衛健委在官網上通報稱,8日0至24時,大陸新增本土病例94例,分別為河南41例、江蘇38例、湖南12例、湖北3例。

由於中共向來隱瞞真實疫情,外界認為官方數據嚴重縮水。與此同時,中共的管控措施已經越來越嚴厲,多地雖然沒宣布封城,但和封城沒有什麼區別。

先來看江蘇揚州。日前,江蘇省長吳政隆說,「揚州疫情正處於集中爆發期」。很多在當地的人感覺,揚州已經被按下了「暫停鍵」。

那裡一家酒店的工作人員告訴大紀元,「現在到揚州底下的縣城都去不了;高速全封,高鐵全停;村村馬路都有障礙,你怎麼走?你想走都走不了,你走路都走不出去(揚州城)。飛機也停了。」

在市區裡,官方宣稱對「封控小區」的居民出行實施「兩碼兩證」管理,「兩碼」指健康碼和行程碼,「兩證」指出入證和48小時內有效核酸檢測證明。此外,每戶每天只允許一人出入一次。

但有當地網友說,「不封控也只允許每家一人出去買菜。」還有人說,「我們一棟樓一天一次一人出去購置生活用品。」

在湖北武漢,武昌區的一名劉小姐披露,她家所在的小區被封了,大門被鐵鏈子鎖著,還有人把守;另外有視頻顯示,武漢東湖新技術開發區某小區,大門直接被焊死。

在河南鄭州,從6日起,全市居民小區(村)被實行所謂的「閉環管理」。其中,中高風險區居民「足不出戶」、封控區域內居民「足不出院」、其他居民「非必要不出市」。

但是有網友表示,「俺這邊不是中低風險,也不是封控區,說是也要封小區了」。「把人當豬一樣管理,關到豬圈裡和封城有啥區別?行動範圍比封城更小。」還有人諷刺說,「(給)封城搞了一個新的名稱,黨是『全能的』大發明家。」

政治目標被衝擊?中共官員暗批張文宏

在疫情延燒的同時,中共黨媒卻出現了看似「內訌」的舉動,接連抨擊官方防疫專家。

8月7日,中共衞生經濟學會總顧問、前衛生部長高強在「人民日報健康客戶端」撰文,標題是「『與病毒共存』絕不可行」。

文章批評英美等國將政府防疫失策的責任推卸給病毒變異。並稱,令人詫異的是,中國的一些專家也大講Delta變種病毒的驚人威力,建議國家考慮「與病毒長期共存」的策略。這「絕對不行」。

外界普遍認為,高強這是在不點名批評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因為7月底,張在分析南京疫情時說,「我們曾經經過的還不是最艱難的,更艱難的是需要長期與病毒共存的智慧。」

其實,中共當局從去年開始也一再宣稱,要「疫情防控常態化」。這種論調,聽上去和張文宏的「與病毒共存論」是兼容的。

為什麼《人民日報》又刊登了高強的這篇文章呢?不僅如此,多家官媒和一些大陸專家也紛紛轉發,並批評張文宏,認為「共存論」是「投降主義」,等於給國家「抹黑」。

難道是疫情嚴重,官方自亂了陣腳?

時評人古嘯在大紀元撰文說,中共所謂的疫情防控常態化,是將「政治化清零」作為基礎目標的。官員為保自己的烏紗帽,自然會一級一級傳導壓力,導致疫情防控表面形式重如泰山。但是,傳導壓力實際就是傳導欺騙,定期篩查中的陽性也不敢往上報,極力蓋住。

這種防疫手段,類似擊鼓傳花,最後總會在某個點上集中爆發,而所謂的疫情防控常態化,完全成了一紙空文。

所以,張文宏的這番話,是衝擊了行政官僚們的「政治清零」目標,由此引發不滿,而他也成了中共左派的炮轟對象。

但是,打壓了張文宏的聲音,中共就能「戰勝」疫情嗎?

英國牛津大學流行病學教授陳錚鳴說,「病毒不隨人的意志轉移,對病毒必須要有清醒地認識,假如觀念不轉變,就走進了死胡同。」

釋異樣信號?黨媒抨擊鍾南山 後又刪文

在張文宏被批評的同時,更讓外界吃驚的是,長期為中共站台的工程院院士鍾南山,竟然也被黨媒批評了,而且是直接點名。

8月6日,《人民日報》四川分社社長林治波突然發了一篇文章,題為「中醫藥在兩次抗疫中的卓越表現」。文章說,在2003年非典期間,名中醫鄧鐵濤團隊的救治成果明顯比鍾南山團隊要好,但是,完全知情的衛生部和鍾南山卻不站出來說句公道話,導致受表彰的人中沒有一個中醫,更導致中醫復興的時間被延誤了17年之久。

這篇文章發出來後,又很快被刪除了,但大陸一些網站的轉載還在,沒有遭全網封殺。

很多人看不懂了,鍾南山是中共的御用專家,還被習近平親授「共和國勳章」。在沒有任何預兆的情況下,黨媒的炮火怎麼會對準他呢?

大紀元專欄作家王赫分析,這篇文章有抨擊鍾南山的個別句子,但主旨不是批他,而是為中醫藥鼓與呼。作者這種身分的人,非常清楚當前中共內部的錯綜複雜關係和各個利益之間的爭鬥,所以文章寫得非常講究,全部用事實說話,很少議論,讓敵手抓不到辮子。觀點嘛,可以爭論,可以被扣帽子;但面對事實呢,一般就無話可說了。

不過,即使如此小心,文章仍難免被刪除的命運,這表明文章戳到了中共的死穴,也就是五運六氣不是迷信,也不是科學,而是超越科學維度的中國傳統文化。中共自己認為,它所搞的馬克思主義是「科學」,是奠基於西方近代科學基礎之上的。現在,中國傳統文化居然超越「科學維度」,馬克思主義不就一下被拍死了嗎?這是刪文的最主要的政治因素。

另外,當局最近有個大動作,就是「健康中國」問題。日前,《人民日報》特別發了一篇文章,叫「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打下堅實健康基礎——習近平總書記關於健康中國重要論述綜述」。習對中醫藥及其在這次抗疫中的表現,都說了很多肯定的話。這應該也是四川分社社長敢寫這篇文章的背景。

王赫還認為,這篇文章的衝擊力很大,表明中共內部不是鐵板一塊,正面的、反面的等等各種力量正在激烈較量。整個中共其實都是不穩定的狀態,太多「鬥爭」了。

苦孩子還是幸運兒?全紅嬋撕下中共面子

下面,我們再來說說目前在中國炙手可熱的一個人——東京奧運會跳水冠軍、14歲的全紅嬋。

最近幾天,媒體上有很多關於全紅嬋的消息。她在8月5日以五個動作、三個獲得滿分,總分466.2的好成績,一舉打破世界紀錄,奪下女子跳水10米台的金牌。但大陸網絡一片歡慶的同時,她說出了讓人心酸的身世。

在賽後採訪中,記者問全紅嬋跳水能拿滿分的祕訣是什麼,小姑娘說不出套話,只是尷尬地笑著說「練的」、「自己慢慢去練唄」。

隨後,她又說,「我媽媽生病了,可是我不知道那個字怎麼讀,不知道她得的什麼病,然後就很想賺錢,回去給她治病,得賺很多錢,然後治好她……」

她還說,「放假只能回家,回家又沒去別的地方玩,就只能在家裡。唉,沒錢,我連遊樂園沒有去過的,動物園我也沒去過。」

全紅嬋出生在廣東湛江麻章鎮邁合村的一個低保戶家庭,全家年收入不過一萬元人民幣左右。她是家中排行老三,上有哥哥姐姐,下有弟弟妹妹。家裡靠著父親種甘蔗為生。2017年,她母親又在一場車禍中撞斷幾根肋骨,住院花光了家裡的積蓄,但是病還沒有完全治好。

全紅嬋的家庭環境,讓中共黨國的主旋律顯得十分尷尬。

所以,央視在報導裡只提到「清貧的家庭讓全紅嬋從小就比較懂事」,全紅嬋「希望自己以後多掙錢,給患病在身的媽媽治療身體」。而在新華社和《人民日報》的報導裡,全紅嬋的家境,以及她在賽後採訪中說的那些話,完全被忽略了。

黨媒不報,這些現實就能被抹去嗎?當然不能,他們只是在粉飾太平。

自媒體人唐浩認為,全紅嬋的故事,洩露了中共統治下的三個真相。第一,中國的貧困問題,實際上依然嚴重。習近平在今年2月高調宣布脫貧攻堅戰成功,中共締造了「人間奇蹟」。但這個「奇蹟」,成了笑話。

第二個真相,中國人民的醫療負擔依然沉重。中共雖然號稱社會主義國家,但在中國看病卻是一種奢侈。

第三,中共的「舉國體制」全力鎖定奪取獎牌,卻忽視選手的人生未來。全紅嬋從7歲開始練習跳水,到現在14歲,差不多是從小學到初中。但現在,她還是有不少字不太認得,說不出媽媽病的名稱。如果二三十歲的時候退役了,她該如何走好以後的人生路呢?

但從另一方面講,全紅嬋或許已經算得上幸運兒了。在她老家的村子裡,類似她家那樣的低保戶就有38戶;在全國,這類低保戶又有多少?哪家的孩子不想改變貧窮的命運?

奪冠後,全紅嬋一家的經濟暫時不愁了,她媽媽也得到多個部門單位關照,得到了充足的醫療資源。但中國有幾個全紅嬋呢?只有一個。

女員工陪酒被性侵成常態?阿里、滴滴爆醜聞

這幾天,還有一件事在大陸引發了很高的社會關注度,就是阿里巴巴的性醜聞。

8月7日,有網絡大V、阿里的多名員工,以及當事女員工同時在網上爆料,表示上個月27日,這名女員工被上司強迫到山東濟南出差。期間,上司要她陪客戶喝酒,她被灌醉後先遭客戶猥褻,後被上司性侵。

這名女員工還指控,事發後,她多次向公司人力、業務領導等人反映情況,但是他們都選擇包庇嫌犯;她被逼在公司餐廳發傳單維權,又遭保安恐嚇驅趕。最後,她只能選擇上網曝光。

消息傳出後,阿里巴巴的相關話題長時間停留在微博熱搜榜第一名,事件也終於引起了重視。

8日,事發地濟南的警方稱,他們將對該案調查取證。9日凌晨,阿里表示,他們對被指控員工作辭退處理,相關高級管理人員也分別辭職或被內部處分。

對於阿里的處理結果,很多網民並不買帳。

有人問,「這就是阿里的企業文化嗎?」「那一排排的高管名字,看得人膽戰心驚。為什麼那麼多人,都默認了這件事的發生呢?」「這份內部處理決定,可以理解成阿里的『遮羞式反思和輿論回應』。」

在阿里的事件被捅到網上後,8日,一名「滴滴出行」的前員工也在微博寫出了自己的遭遇。

她說,在去年7月剛入職時,自己被上司安排到江蘇興化市出差,還被迫出席客戶的私人飯局。當時,在場十多人都是男性,其中一人是當地的紀委幹部。她不斷被灌酒,最後失去意識,清醒後發現臉上全是傷。

這名網友表示,她不敢想像在昏迷後,那十幾人對她做了什麼。她事後報警,但警方不讓她看監控,因為擔心她拍攝。光聽警方的描述,她就已經「千瘡百孔」。

最後,這件事並沒有被立案調查。她寫道,因為飯局上有當地政府部門的領導,所以事情幾乎不可能有什麼結果。

好的,我們今天就先說到這裡,下期節目,我們不見不散。

時事縱橫》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

相關新聞
【時事縱橫】多地疫情爆發 甘肅逼僧人還俗
【時事縱橫】「毛像章」現身領獎台 奧委會調查
【時事縱橫】中共關國門惹議 北京衛戍區換高層
【時事縱橫】王毅對美發飆 拜登批准對台軍售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台灣潛艇為何用鋰電池?三大優勢
【新聞看點】大管家石剛被免職 李克強失影響力?
【拍案驚奇】習整肅瞄準高層 孟建柱也進射程?
【秦鵬直播】黃明志流淚回擊中共封殺:人們覺醒
【橫河觀點】福西兩大醜聞曝光 國會憤怒追責
【財商天下】人民幣飆漲 套利資本「興風作浪」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