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財商天下】大國博弈搶資源 中共非洲投資遇險

人氣 850

【大紀元2021年09月14日訊】一星期前,西非國家幾內亞發生軍事政變,幾內亞陸軍上校,帶領軍隊推翻了總統阿爾法.孔戴(Alpha Conde)的統治,而中國,也在幾內亞失去了一個重要盟友,因為正是目前被推翻下去的總統孔戴,在2010年上台後,把幾內亞和中國的經濟合作緊密聯繫在了一起。

幾內亞的政權更迭中,中共在幾內亞的投資仍是外界關注的焦點。那麼,在政治風險下,中共的投資是否會被新政權國有化呢?在幾內亞政治風波的同時,剛果金總統又下令重新審視中國的投資項目。而中共在非洲,未來是否還能掌握住既有的投資和利益呢?

今天我們就來談談這些話題。

中共「鋁鐵盟友」幾內亞政變

對於幾內亞9月5日發生的軍事政變,9月6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回應說,反對幾內亞的政變奪權。這一次,中共完全不像它過去在外交上經常宣稱的「不干涉他國內政」的表態,為什麼呢?

位於西非的幾內亞1958年獨立,是最早承認中共政權的非洲國家之一。幾內亞天然資源豐富,礦產蘊藏量巨大,其中鋁礦探明儲量位居全球第一,是全球最大的鋁土礦供應國,也是中國重要的鋁土礦進口國。參考金融分析公司Marex的數據,在2020年,幾內亞出口鋁土礦為8,240萬噸,而中國,在2020年的進口總量是11,158.7萬噸,其中將近一半是從幾內亞進口的,達到了5,267.01萬噸。

也就是說,幾內亞是中共重要的「鋁鐵盟友」。在2019年,中幾建交60周年紀念時,中共駐幾內亞大使也曾表示,幾內亞是一個擁有巨大財富的國家,這為它贏得了地質奇蹟的綽號。而剛剛被推翻的總統孔戴,和中共的關係非常好,現在的軍事政變,也讓中共過去在幾內亞孔戴政府的大量投資和供應渠道充滿了變數。

而在政變消息出來後,鋁價格已經大幅飆漲,倫敦金屬交易所(LME)和上海期貨交易所的鋁期貨價格都創下了10年來的高位。

而幾內亞的重要礦產,還不只是鋁土礦,在幾內亞東南部,還有一個目前世界上儲量最大、品質最高、尚未開發的鐵礦——西芒杜(Simandou)鐵礦。這次政變,也讓西芒杜鐵礦再次成為了焦點。

中共重倉西芒杜

在之前的節目中,我們曾經詳細聊過這個西芒杜鐵礦。陸媒在報導中,稱這個鐵礦是「澳洲鐵礦殺手」。

這個西芒杜鐵礦床,潛在總儲量大約100億噸,僅次於澳洲和巴西,而鐵礦石的平均品質達到65.5%,在全球範圍內僅有巴西淡水河谷的卡拉加斯可以與之媲美。西芒杜目前已探明鐵礦石儲量為24億噸。

在最近這一、二十年來,中共開始在全球範圍內投資金屬和礦產資源,資源豐富的非洲自然成為中共的重要目標。而對中共戰略意義重大的鐵礦資源,中共更是勢在必得。

最初,在1997年的時候,全球最大的鐵礦石生產商之一,力拓集團拿到了西芒杜的探礦權,到了2006年,力拓又拿下了開採權。但在過去20多年裡,由於幾內亞政權的幾度變更,礦區開採權的交替,還有龐大的基建成本等等,實際上,西芒杜礦藏並沒有得到開採,而這也給了中共機會。

目前西芒杜共有四個區塊,北部的1號、2號和南部的3號、4號。南部的3號、4號區塊的採礦權,力拓向中共伸出了橄欖枝,目前由力拓集團、中鋁集團等組成的合資公司Simfer SA持有,其中幾內亞政府持股15%,力拓集團持股約45.05%,中國中鋁持股39.95%。

值得注意的是,中鋁集團本身還持有力拓10.32%的股份,是力拓集團單一的最大股東。

而北部的1號、2號區塊,在幾經轉手之後,終於在2019年11月,被「贏聯盟」(Winning Consortium)拿到了採礦權,贏聯盟獲得85%的股份,幾內亞政府拿到15%的乾股。這個「贏聯盟」由中國企業主導,是由山東魏橋創業集團旗下的中國宏橋、新加坡韋立國際集團、幾內亞聯合礦業以及中國煙台港等4家企業組成。而其中設立在新加坡的韋立國際集團,也是具有中資背景的企業。

可以說,歷經20多年,中資公司,終於從力拓手裡拿走了西芒杜鐵礦的半壁江山。

西芒杜難成澳洲鐵礦真正的「敵手」

近年來,中國每年的鐵礦進口量大約在10億噸上下,而其中有六到七成的鐵礦石進口來自澳洲,這也成了中共和澳洲貿易關係中的一個軟肋,雖然中共拿到了西芒杜的開採權,但是西芒杜本身,卻難以成為澳洲真正的「敵手」。

我們剛才提到,西芒杜鐵礦的品位很高,鐵礦石的平均品質達到65.5%,這和巴西淡水河谷的鐵礦品位差不多,而澳洲鐵礦的品位則相對低一點。所以西芒杜的投產,對巴西的威脅可能是最大的。在中國每年10億噸的鐵礦石進口中,有20%左右來自巴西。

而巴西方面呢,剛剛宣布了一件事情,淡水河谷在當地時間9日表示,2022年的鐵礦石產能,預計從4億噸下調到3.7億噸,下調了接近10%。這讓原本緊俏的鐵礦石市場,無疑變得更加緊張。

那麼,拿到西芒杜採礦權的「贏聯盟」能幫到中國嗎?按照「贏聯盟」承諾的年開採量1億噸計算,西芒杜可以解決中國近10%的鐵礦石進口量,可是這個比例,並不能改變中共對澳洲和巴西鐵礦的依賴。

並且,開採西芒杜,還要滿足幾內亞提出的高昂投資的要求,包括新建一條650公里長的鐵路線,連通西芒杜鐵礦和港口,還要在鐵路的終端建設一個深水港,而且這些建設需要在5年中投資90億歐元。我們看,即使在沒有政變的情況下,西芒杜的開採也是面臨關難重重。

政變或令既有利益重新洗牌

而現在,政變讓礦產項目的前景又增添了更多變數。

發動政變的陸軍上校馬馬迪.敦布亞(Mamady Doumbouya)稱,建議礦業公司繼續生產,保持礦產品出口,並向合作方承諾,會根據採礦協議履行義務。

表面看,這番話是在表態,海外投資者不會受到影響,但是有行業人士卻是另一番解讀,這些話等於是在說,要對原來的供應商、投資者重新梳理一遍,利益很可能要重新洗牌。

我們可以看到,一個西芒杜的開採權股份,已經包括了英澳力拓以及中國鋁業的份額,而幾內亞鋁礦方面,更有英國鋁業、美鋁、俄羅斯鋁業以及力拓的投資。西方多國都在幾內亞有不同的利益,在接下來和新的軍政府的重新談判中,各方的利益份額是否會發生變化,都有待觀察。

中共在非洲一直積極經營,但是人算不如天算。這一場幾內亞政變,可能嚴重衝擊了中共在非洲的投資和戰略布局。

中共爭奪全球礦產資源 大國博弈在非洲

而幾內亞出事兒的同時,中共在非洲剛果金的投資也出了事兒。

12日,法新社報導,剛果金總統菲利克斯.齊塞克迪(Félix Tshisekedi)要求重新評估前任總統與北京簽署的合約。

今年1月時,剛果金剛剛和中國簽署了「一帶一路」的協議,中方註銷了剛果金2020年到期的2,800萬美元的無息貸款,還承諾協助剛果發展基礎建設,並支持剛果金在下一年度擔任非洲聯盟(African Union)的主席。儘管中共頻頻示好,但是8月份時,剛果金政府以非法採礦及環境污染為由,剛剛關停了9家礦業公司的黃金開採許可,而其中6家是中國企業。

不給許可證,所有的投資就全泡湯了,而投資人最怕的就是這個。不過,中資企業可能不怕,因為背後有中共的「舉國體制」,這幾十年,中共一直利用「舉國體制」的優勢,讓中資企業在政治動盪,但是礦產資源豐富的非洲各國投資礦產資源。

除了廣泛應用於生產的鋁礦、鐵礦之外,一些包括智能手機、半導體、電動汽車等新興製造業所需要的關鍵原材料,也是中共布局的重點。

鈷是鋰電池中最不可或缺的原材料,並廣泛應用於日常商品和軍工製造。而剛果金是全球最大的鈷礦石出口國,已探明的鈷礦儲量約占到全球儲量的49%,產量占到60%以上。

美國《外交政策》雜誌在2019年的一篇報告中,提到中國公司,買下了剛果40~50%的鈷礦生產。剛果金的14個最大的鈷礦,其中已有8座落入中共手中。

跨國投資 政治風險最大

我們再回到幾內亞政變的話題上來。非洲是政變高發國,南美也在近期剛剛有過政權變動,而政權的不穩定也催生了「政治風險」。「政治風險」的概念,最早是美國學者在上世紀50年代提出的,反映的就是跨國投資企業被當地政府國有化的現象。

對於國際投資者來說,資源所在的國家發生政治上的風險,要比什麼債務風險、金融風險以及經濟風險都要更嚴重。政府一換,就能把外國投資國有化了,幾十年的投資就全都遊戲結束了。

比如50年代,墨西哥就將鐵路、石油、香蕉種植園收歸國有;埃及也從英法公司手中拿走了蘇伊士運河公司等等。

大國博弈 爭的就是資源

未來大國博弈,爭的就是資源,對資源的爭奪,也是對定價權的爭奪,而高品位的資源是兵家必爭之地。

雖然非洲多國存在政治風險,但非洲的礦產儲備占到全球的三分之二。在過去,非洲一直被視為歐洲的後花園,從大航海時代以來,英法等歐洲國家在非洲利益上曾進行過博弈,而現在,又多了中共、美國等國來分一杯羹。

近年來,中共在非洲的擴張,已引起了西方社會的關注,而未來,中共是否還能掌握既有的投資和利益,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也是充滿了變數。

策劃:財商經濟研究所
撰文:財商經濟研究所
剪輯:曲歌
監製:文靜
財商天下http://bit.ly/3hvUfr7

責任編輯:連書華

相關新聞
【財商天下】權貴子女玩金融 白手套樓起樓塌
【財商天下】韓日德轉向 全球與中共脫鉤
【財商天下】債務風暴 火燒曾慶紅
【財商天下】《紅色賭盤》爆料中共權貴黑幕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福建疫情仍嚴重 傳許家印突進京
【遠見快評】美軍將領米利私通中共暗藏玄機?
【財商天下】滙豐與美脫鈎 嚮往「共同富裕」
【時事縱橫】美軍頭暗通北京 歐盟咨文強力抗共
【秦鵬直播】歐盟稱中共是對手 瑞士通過友台法案
【熱點互動】穆尼:真實的古巴和社會主義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