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平:恆大VS「共富」——原富背後的共產原罪

人氣 381

【大紀元2021年09月22日訊】中共自8月17日公開明確提出共富論以來,政府在經濟運行上表現出了越來越快的干預節奏和發力強度。

習近平在下一盤很大的棋

9月18日,國稅總局公布新的查稅規定,加碼整頓娛樂業偷逃稅;9月19日,證券會牽頭成了打擊資本違法活動的調查協調小組,該小組的主要成員由公檢法機構組成;近日,港媒報道中共將在澳門試點數字化人民幣,原因是要堵住澳門洗錢和資本外逃漏洞,但這對澳門的博彩業將是沉重打擊。

有接近中共高層信息表示香港房業的遊戲規則制定權即將由地產大亨轉向北京政權。9月20日上午,港股恒生指數下跌965點,跌幅高達3.9%,其中恒生地產下跌近2000點。而恆大地產暴跌超12%,恆大系股票集體收跌,創11年來新低。這毫無疑問與市場對香港地產預期及恆大危機能否成功解圍信心越來越不足有關。

9月中旬,習近平赴陝西調查,這位最高領導者連續600多天沒有外訪,卻在今年離京考察8次,調研了9省,其中5省為西部地區。外界分析,中共試圖在遭到國際圍堵、經濟下行的逆境中,將內循環動脈對接到廣大的西部地區,實現產業的西部大轉移,讓共同富裕的東風吹到偏遠的西部荒漠與邊陲。

看來,習近平的確在下一盤很大的棋。以共富為目標推動第二個紅色百年的夢想。

恆大債務陷阱黑天鵝

共富運動開局便遭遇了恆大債務陷阱黑天鵝。

外界對恆大下一步命運有諸多的沙盤推演,諸如自救論、倒閉論、國有化論、軟著陸論、定向爆破論等。在中共高層層面,劉鶴在前些日子國務院會議上,將恆大集團財務困境定性為「流動性問題,而非資不抵債」,另有傳言習近平批示「市場淘汰」,除此之外,中共高層到目前為止,並未對恆大採取任何正負兩方面的動作。

這是什麼原因呢?筆者分析,拋開許家印背後江曾勢力與習派權鬥因素不談,但就恆大集團產業來說,其債務陷阱處理起來遠比互聯網頭部企業要難。

首先是,即便是流動性債務危機,但1.967萬億的巨額,相當於深圳市2020年GDP的71%,廣東省2020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153%。這麼大的額度,處理不當,大概率會引發經濟和政治海嘯。

其次,恆大集團債務關係比較複雜,不只是牽扯到銀行、信託等融資機構,還牽扯建築商、購房業主、理財投資人,可能還有許多明股暗債的虛假股權。這些債權債務背後的從地方到中央的政商關係一定是不清朗的。

第三,房地產行業目前正處在政策的風口浪尖。據「網易」報道,過去20年內,房地產占GDP比重上升了78%。2020年房地產對GDP的貢獻為12%。房地產涉及57個上下游相關產業,2020年土地收入占地方財政超80%以上,占全國財政收入46%。

中共雖然從2016年就開始喊房住不炒,但苦於是官員們的主要政績產業,樓市調控壓房價根本就不成功,最後乾脆中共自己宣稱房地產價格是雙向調控。倒是最近共同富裕口號喊出後,資本市場的打壓、房產行業政策的調控、恆大危機的出現,使得房地產出現灰犀牛,二線城市土地集中供地屢屢流拍。

房地產行業是一個虛實結合的產業,有虛擬的資本運作,也有建材等實體製造業鏈條,不能簡單用脫虛向實的框架去定義。對恆大的處理可謂動一發而牽全身。

第四,共同富裕路線圖上繞不開的結。恆大地產2015年以後多在三四線城市拿地儲備 ,建樓盤。這涉及到全國各地一兩百萬業主的切身利益,事關習近平講的移除新四座大山的房產大山,沒有房住,空談什麼共同富裕?另外恆大集團還帶動三百萬大軍的就業人員,也是事關共同富裕,間接相關的建築工地上的農民工,涉及到三農問題,這些都是中共所忌憚和顧忌的。正因為如此,去年曾傳言,恆大儘管已經踩了中共關於防範房企加槓桿的三條紅線,還上書威脅中共補資。

第五,恆大真實資債狀況仍是黑箱。據恆大2021年上半年報表顯示,其土地儲備項目778個,原值4,568億元,舊改項目146個,帳上現金及等值物是867.72億元,另在香港樓盤資產約100億。總資產約2.3萬億,目前恆大的表內總負債是1.967萬億元,表內有息負債為5,718億元,逾期商票超過2,000億元。單看錶內帳,是資大於債,屬流動性危機。但業內的操作,基本就是拿地循環抵押套現,再買地再抵押,此外,還有很多的虛假股權套路都會掩蓋真實的債務情況。只有徹查才能摸清狀況,才能定下一步如何走出困境。

房產業曾經的政策紅利

恆大的債務積累過程,幾乎就是資本積累的全過程。恆大的資產負債率2014年是60%,2015年是117%,2016年是160%,2017年是163%,年年攀升,而反映其資產質量和管理效率的流動總資產周轉率,流動資產周轉率,從2012年的60%就一路下降到20%。

但恆大表面上做的很風生水起,跟吃中共的政策紅利極大相關。

中共8月高喊「共同富裕」之前,喊的最多的是扶貧脫貧。就在今年2月北京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上,中共高調錶彰恆大,「恆大集團累計捐贈178.7億元,共援建891個、總建面2391萬平方米的重點項目」。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恆大在給地方政府臉上貼金的同時,換回來的一定是低價的土地,而土地是資本擴展戰略的基本要素。

還有一個刺激房地產業急速提升的因素是中共的棚戶貨幣化安置政策。中共從2008年開始啟動全國棚戶區危房改造,一開始是實物化安置,就是建新房置換棚戶房。2015年期,中共將實物改成貨幣化了,就是給你一筆錢,你自己買新房,不再給新房了。

2008年四萬億基建投資拉動了房地產價格上漲,百姓買不起了,房產庫存年年增加。2010年開始,房地產投資增速明顯減緩,地方政府財政壓力大增。2015年發生股災,圈走了無數大爺大媽的錢。到了2016年,房子庫存達7.4億平米。

2014年央行專門設立棚改房抵押補充貸款,通過國開行向地方政府發行貸款,地方政府回收土地後把貸款還給銀行。同時居民手裡握有棚戶房貨幣款,作為購房入場款。2015年,中共降准6次,降息5次,如此一來,中共的這些政策性刺激措施,把房產的槓桿一下就抬起來了,同時房產去庫存顯著增效。2016年~2018年三年中,全國年平均房產銷售有一半多是棚改貨幣化安置實現的。

棚改貨幣化安置在三四線城市效果尤為顯著,這讓經營三四線的房企賺得盤滿缽滿。

經歷過紅色中共百年噩夢的人都知道,中共往往是嘴裡喊的是一套,做的是另一套。一邊喊著住房不炒,一邊各種政策刺激房業。

原富背後的共產原罪

目前,中共官方和民間沒有一個替許家印喊冤的。官方似處在冷眼旁觀,靜待事變的泰然高位,官宣則暗指許家印咎由自取,房住不炒喊了5年了,還不買帳,那不是作的嗎?

其實,中共的房地產行業歷程和天價地王的原富,從零走到今天,幾乎綁架了所有的中國人,在享有帶動經濟發展龍頭產業盛名的同時,掏空了普通人的「六個錢袋子」。

這其中,許家印等大亨們在地產與資本市場的呼風喚雨和之後的極度奢華,以及官員們隱形財富與驕人政績,這些腥味狂歡之所以能夠興風作浪20多年,如果沒有共產特權的背書與紅色資本支持,怎可能大到不能倒,也不知道讓它如何倒的地步呢?這背後的共產原罪難道可以忽略不計嗎?

事到如今,創下如此輝煌戰果的房產業又成了共同富裕路線圖上的新的壓迫性大山,在仍以GDP論英雄的政治生態圈內,中共想移除這座大山,又談何容易。可笑的是,教育、醫療、住房、養老,每一座大山都是中共設計和製造出來的,如今喊著要掀掉大山的還是中共。

前中國紅色商人沈棟在近期出版的《紅色賭盤》一書中提到,鄧小平的長女鄧林曾在圈內人中提議增加黨產和黨費,把國有企業的資產變成黨有企業,當中共面臨如台灣那種選舉時,(敗局後)黨還有一點點依靠。書中透露,很多體制內的人在私下談話中都曾提到國有企業的低效率不可能長期生存下去,包括王岐山都曾認為中共在一定的時候將被迫做出私有化舉動。

經濟的活躍與開放和市場的自主選擇將會無可避免地讓中共退出歷史舞台,而中共也非常清楚這一點,因此而強烈舉政府之力干預市場。尤須提醒的是,中共的威權干預與正常的國家宏觀層面的經濟調控具有顯著的不同,中共會藉助專制極權對經濟民生做出排他性和獨占性的強力干預,過程中往往會伴隨著暴力與血腥。這在中共百年歷史上已經廣為人知了。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朱穎

相關新聞
劉宗正:中國共產黨的原罪與救贖〈三〉
負債5700億 中國恆大集團仍要分紅
【有冇搞錯】恆大啟示 誰「共同」了誰的富裕?
謝金河:中國房企骨牌效應開始 最終影響內需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大管家石剛被免職 李克強失影響力?
【拍案驚奇】習整肅瞄準高層 孟建柱也進射程?
【秦鵬直播】黃明志流淚回擊中共封殺:人們覺醒
【橫河觀點】福西兩大醜聞曝光 國會憤怒追責
【財商天下】人民幣飆漲 套利資本「興風作浪」
【軍事熱點】美國國會要求增產F-35戰鬥機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