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鵬直播】「流調最辛苦的中國人」全網刷屏

人氣 2533

【大紀元2022年01月21日訊】各位觀眾朋友們大家好,今天是美東時間1月20日,京港台時間1月21日,歡迎收看《秦鵬觀察》的《時事天天聊》。我是秦鵬。

今天焦點:河南鄲城縣長講話爆火,揚言「只要返回,先隔離再拘留」,誰給他的膽量?「流調(流行病學調查)最辛苦的中國人」背後真相讓網民心酸,也讓人憤怒。

一夜之間,中國互聯網又增加了一個新詞「惡意返鄉」,這個由河南鄲城縣長發明的新詞激發了網絡的熱議。惡意評論、惡意討薪、惡意發言……為什麼中國官員的眼裡有那麼多的「惡意」?清華教授孫立平老師的一番話道破其中真相。

另外,這兩天,一場意外讓一個住北京的男子意外火了,這個被稱為「流調最辛苦的中國人」背後真相讓網民心酸,也讓人憤怒。他又招誰惹誰了?

河南縣長揚言先隔離再拘留 「惡意返鄉」火了

今天(1月20日)一個河南縣城的老爺成了網絡紅人,因為他惡狠狠的霸道,也因為他創造了2022年中國網絡的第一個超級火爆的新詞。我們先來看一下這個縣長的尊容。

這個名叫董鴻的縣長警告說,「你只要返回,先隔離再拘留。」

說實話,我一開始還以為這是該縣的政法委書記呢,直接管暴力機器的官員說話這麼狠可以理解,作為一縣之長的董鴻在公開講話中也這麼絲毫不加掩飾,這個有點罕見。不過,很快呢,他本人就出來闢謠了。

他對中國媒體說,視頻被剪輯、不真實,還說自己說這個話的目的,是保證群眾安全。剪掉的部分是什麼呢,他說「不聽勸阻,惡意返鄉」等內容。他覺得自己還挺冤枉。不過,不解釋還好,他這樣一解釋,更是惹怒了廣大中國網民。「惡意返鄉」這個詞也一下子爆火了。

有網友嘲諷,「我出生在這個社會簡直就是惡意投胎啊。」「只要不聽話,都屬於惡意。以後會有:惡意躺平,惡意不生孩,惡意不結婚……」還有,有人嘲笑黨媒和官員雙重標準:「惡意討薪,善意欠薪,惡意返鄉,善意拘留。」「生而為人我很抱歉。」「我靠,我突然意識到我在惡意呼吸。」

當然,有人說的就更可怕了,網友@來飲酒說:「哈哈哈,我老家就是這裡的,已經有人被拘留了。」就是說,這個縣長還不只是嚇唬人,真的有人因此被拘留了!

我們看到這個話題目前還在網上發酵,不僅是很多網友對此進行了辛辣批評,中共黨媒也捲入其中,比如《人民日報》旗下的快評也引述《第一財經》的文章,稱「『惡意返鄉』說法是對法律法規的『惡意曲解』」。

文章說,「回家看看父母,看看孩子,怎麼就成了『惡意』?近鄉情怯,這種鄉情難道是很難理解的嗎?董縣長說:『說這個話的目的,是保證群眾安全。』但在筆者看來,他為了自己的官位,防疫層層加碼,其實,是為了保證他個人的『安全』。」

這篇文還批評說,中共國務院聯防機制新聞發布會,曾經批評過部分地方在推行政策時候的「層層加碼」甚至「一刀切」現象,還提出六個不,包括不得隨意禁止外地群眾返鄉過年,等等。也就是說,鄲城縣長也違反了中共國務院的要求。

不過,我想觀眾朋友們一定會提出問題,說,為什麼中共這種「層層加碼」和「一刀切」屢禁不止呢?還有,為什麼中共官員眼裡,中國老百姓有那麼多的惡意,包括什麼惡意提問、惡意評論、惡意討薪……呢?

層層加碼為何因?清華孫立平:作惡授權

我查了一下,1月19日,河南省規定,各地政府對確需返鄉人員,要堅持分類分區精準施策。還要求,返鄉人員提前3天向返回地社區(村)登記報備。它沒有明確提出如何分類分區精準對待不同類型的返鄉人員。

不過,河南網友反映,實際操作中,不僅是鄲城,其它很多地方,也有層層加碼問題,比如有人說:「上面的政策是低風險返鄉實施7天居家隔離或者不隔離,而具體落實到市縣裡面就變成了集中隔離。」

鄲城縣所在地級市周口市,規定是對來自中高風險地區的人,實施14+7隔離,很明顯鄲城這一次加上拘留措施,是一個地方的土政策。

不過,我們也都知道,其實各地都存在這種現象,比如有的村裡貼出來標語,「出門打斷腿 還嘴打掉牙」,「出門就是找死 來的都是敵人」。最近我看到,有網友貼出微信聊天記錄顯示,緊鄰著河南的河北邯鄲市的一個村莊,還下令要趕回從河南過來的人,並聲稱不走就要往死裡打。

為什麼實際上中共治理下,會出現這麼多的非法作為呢?清華大學社會學教授孫立平曾經有一段講話,對此一語道破其中的原因:中共這個體制,本身就是一個作惡授權的機制。我們來看一下。

流調最苦中國人?背後真相讓人心酸和憤怒

聽了孫立平老師的這段話,我們就明白了,為什麼中國西安弄得怨聲載道,官員們卻安然無恙,因為在黨看來,他們在賣力地執行中共的社會面清零政策啊。所以,在民眾眼裡這些是罪人,但是在黨眼裡,這些官員是好官。標準是不一樣的。

不過,這也帶來另一個問題,就是為什麼很多時候,中共體制做正常的法律規定的事,官員們也不肯做呢?說到這裡,我們就不得不說到這兩天也是全網刷屏的另一個故事,那就是1月19日,北京市公布了朝陽區一無症狀感染者的軌跡,引發熱議。這個人在18天之內,居然到過28個地方,主要從事裝修材料搬運工作。

這18天裡,他沒有一天休息,都是在各地打短工。由於北京市規定,早上6點—晚上23點貨車禁行,所以搬運工大多都在半夜工作,直到凌晨。他經常是半夜出發去做工,而在天快亮的時候,才回到所住的朝陽區龐各莊。沒人知道他在什麼時候感染的。

這樣一個流調,讓整個網絡震驚,不僅沒有人責怪他滿城亂竄,而且網民們都在感慨、甚至感覺心酸:這也太不容易了。

而他在講述自己邊找失蹤的兒子,邊在北京打工的時候,也有兩個地方深深打動了廣大網民。第一個,網友稱他是「流調中最辛苦的中國人」,但是這個姓岳的先生說,他自己並不覺得可憐,他說,「我只是好好幹活,我不偷不搶,靠自己的力氣,靠自己的雙手,掙點錢,掙了錢找孩子。就是為了生活,為了照顧這個家。」「我辛苦一點,就算把命搭到裡面,也要把孩子找回來。」第二個,面對很多網友要捐錢給他,他表示拒絕,說,「不需要任何人捐錢,老婆、孩子的生活費夠,兒子找回來,是我最大的希望!」這種善良和單純,也讓很多人感動。

但是,岳先生在講述兒子失蹤,他去報案的過程,則讓很多網友感到了憤怒。他說,兒子在威海失蹤後,當地警方出現推諉、不給做定位手機、不調監控、三個月才立案,而這個過程中,他找相關部門也沒有人理他,甚至說話還很不好聽。等到好不容易立案之後,警方為了欺騙他,居然還找了一具不知道是誰的屍體,說這就是他兒子的。沒有辦法,他只好自己到兒子之前出現的地方尋找,已經去過山東、河南、河北、天津等多地,每到一地,在尋找兒子的同時,他都會做散工維持生活。

當然,在岳先生的這個經歷曝光之後,中共一些黨媒也跟著尋人,山東省公安廳和威海警方也表示要跟進找人。但是,黃金時間可能已經過去了,據岳先生講,他兒子的電話是在失蹤二三天之後才沒有了回音。也就是說,如果當時通過手機的GPS衛星定位和監控調取,是很可能找到的。

這些信息,讓很多網民對中共官方的不作為、亂作為,感到氣憤:既然大數據能列出如此準確詳實、精確到一分鐘的流調軌跡,為什麼就不能幫他把兒子找到呢?

而事實上,就在這個官方不作為的消息引發眾多網友關注的時候,我們還發現,中共也悄悄做出了回應,第一,中共鳳凰網替官方出來洗地,說有一個基本常識,《為什麼大數據不能幫他找兒子?因為法律不支持》,稱:僅憑家屬懷疑和擔心,是不能要求警方去用大數據調查一位成年人的行蹤軌跡信息的。

第二,中國新聞社採訪到河南人找失蹤兒子報導,卻不能轉發,網友猜測就是因為那一段揭露警方的文字。

第三,威海警方關閉了微博評論。

那麼,為什麼這種看似合理合法的事情,中共也不肯做呢?真實原因是中共這個運行體制,是為了黨的存在而存在的,不是為了民眾而存在。上面對下面考核的主要指標,也是這樣的政治目標為主,所以普通老百姓丟失孩子或者親人,它們是沒有多少動力去做的。大量的警力,實際上在中共眼裡,只是它的刀把子,而各種智慧城市、大數據、天網工程、遍布全國的攝像頭等等,主要目的則是為了維護黨的穩定。

當然,也有例外,比如有時候他們也會做一些正常的社會管理功能。另外,我不知道,大家記得不記得,當年武漢警方全力以赴幫助一個日本人找回自行車的事。當這些牽扯到中共形象,或者上面官員發話之後,中共這套機器也是運轉很快的。

好了,今天呢,我們講到了河南鄲城縣長惡狠狠地威脅從中高度風險區回來的返鄉人員「只要返回,先隔離再拘留」,我們解釋了中共為什麼這種現象實際上很普遍,用清華孫立平教授的話講,是因為中共這套體制有惡意授權的必然性。還有,我們也談到了北京流調中,最辛苦的一名父親,為了找兒子18天跑遍了28個地方,讓人心酸,也讓人反思為什麼中共的警方不肯幫助他,根源上是中共這套機器包括大數據,是黨用來維穩、也就是維護自己的統治所建設和使用的,偶爾幫助一下普通民眾不過是機器的外溢功能罷了。

秦鵬直播》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昊#

相關新聞
【秦鵬直播】中美大轉折內幕 居然因為李克強?
【秦鵬直播】趙紫陽去世日 與里根總統合影熱傳
【秦鵬直播】追隨立陶宛 又一國欲與台互設代表處
【秦鵬直播】房屋斷供潮來臨 中共急推3措施遇冷
最熱視頻
【十字路口】習近平臥病不起?海外爆料透玄機
【秦鵬直播】要官員剝離海外資產 習意欲何為?
【探索時分】共軍鷹擊21打航母 美日需要擔心?
【時事軍事】俄軍與M777第一次對話 就嚐到滋味
【財商天下】大陸消費和信貸塌方 失業率創新高
【微視頻】糧價漲多少?美國爭論中國關稅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