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文選登】放下「科學至上」的偏見

人氣 207

【大紀元2022年10月02日訊】那是九十年代的一個盛夏,吃完晚餐,母親把我抱起放進小腿高的塑料盆中,擰開水龍頭,拿起被水銹浸泡的有些發黃的塑料水管準備給我沖涼。雖說白天時豔陽當空,烈日照射下的水管水溫適宜,不過還是讓我打了個寒顫。母親拿起肥皂在我脖子上來回塗了幾圈,我順勢抬頭看天上的星星,心想:「我看著你,你也在看著我嗎?」那時候大約三、四歲的年紀。回想起來,這是記憶中第一次對「人從哪裡來」產生了好奇。

人從哪裡來?教科書中,我們熟悉的人類歷史是這樣翻開了序幕:生物界中低等生物好比樹根,高等的生物種類好比樹枝,自成一格、同出一源,如此這般進化演變而來。這就是生物學上有名的「進化樹」(也稱系統發生樹)。

基因突變是進化論的主要進化依據。主張進化論的人認為,生物基因總體而言很固定,但偶然發生的隨機突變會產生與上一代略異的個體,此種特性可代代相傳,差異性也就越來越大。

然而,二零二二年一月十二日發表在《自然》(Nature)[1]期刊的一份研究改變了人們對物種進化的認知。植物栽培學教研室副教授格雷·孟諾(Grey Monroe)表示,早前一直以為基因突變是隨機發生,但通過植物實驗,發現基因突變是以保護植物生長為目的,且不是隨機發生。

馬普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的研究員花了三年時間對一種叫擬南芥(Arabidopsis thaliana)的野草進行研究。選用它是因為它的基因組含有大約1.2億個鹼基對,相對人類擁有的30億個鹼基對的基因組相對較少。研究員發現,有一些基因片段出現變異的機率很低,而這些基因都與細胞的生長和基因表達相關。即使這些基因片段出現問題,其自我修復的效率也更高。看來在一個半世紀後的今天,進化論仍然沒有走完觀察、假設、驗證的「三部曲」,依然是個假說。而史前文明的遺蹟卻一點點敲破進化論的框框,打開了人類重新認識自我的篇章。

歷史課本告訴我們,世界上出現最早的「城市文明」是印度北部的哈拉帕和摩亨佐達羅,然而生活在如此「高度文明城市」中的人,是如何在霎那間灰飛煙滅的呢?教科書中沒有給出答案。

再如20億年前出現的核反應堆;4億年前出現的太古石畫;3億年前遺留在三葉蟲化石上的人的腳印;一九六八年在法國石灰岩中發現的6500萬年前的金屬管;危地馬拉Quiriga出土的石碑上標明了4億多年前某一天的日月位置;一八八七年考古學家在阿根廷海灣發現的350萬年前的燧石,和雕刻的骨頭化石及古代壁爐;西班牙古生物學家在阿塔普埃卡山區發現的30萬年前的史前人類骨盆化石、及一些石制工具;美國馬薩諸塞州發現的6億年前的寒武紀岩石層中的金屬花瓶等等。不同的地質時期,人類史前文明的遺蹟逐漸呈現在世人面前。由此看出,史前文化在建築、天文、物理、地理、冶金工業和人文藝術等方面取得過驚人成就。這些都是現代科學所無法解釋的。

從現有的知識角度上,我們知道人類在幾千年前還處於刀耕火種、茹毛飲血的原始社會。那麼以上這些古老民族是從什麼地方獲得的這些與當時科學發展水平極不一致的智慧呢?幾萬年前、幾十萬年前,是如何出現人類的文明古蹟呢?

我們知道進化論、無神論是現代科學的產物。《物種起源》可謂是生物學的基礎,同時也成為倫理學、心理學、哲學以至現代社會意識的基石。它讓人相信人是由動物演變而來,人的本性來源於動物。它告訴人們弱肉強食,適者生存,敗壞人類的精神寄託和道德制約,讓人相信反傳統、反潮流的畸變可能出現更進化的結果。然而,實證科學是在物質與精神二元對立的哲學世界觀指導下形成的方法論。這種實證科學導致的心與物的分離,也必然帶來人與自然、人與宇宙的分離。人類因而產生「征服」自然,「支配」自然;或在無神論的驅使下,做事不計後果,肆意妄為,唯我獨大。

溯本清源,科學最終的目的是為探索宇宙真理。西方的實證科學路線是不是就是認識宇宙的唯一方式呢?從古老的中華文化中可見,古代科學講求「天人合一」、「道法自然」,「效天法地」的生命哲學觀。以「內證」體悟的方式來認識宇宙真理,是真正貫通精神和物質、形而上學的一元論思想。

美國測謊儀專家巴克斯特(Cleve Backster)曾經在一九六六年做過這樣一個實驗,他將測謊儀的兩個電極接到一株牛舌蘭的葉子上,當給牛舌蘭的根部澆水後,電流計的波形記錄儀畫出了類似人高興時感情衝動的曲線。當他想看看用火燒一下牛舌蘭的葉子會有什麼反應時,電子筆瞬間畫下了類似人在恐懼時的曲線。之後受到這件事的啟發,巴克斯特團隊對25種不同植物進行了類似實驗,所得結果相同。他也發現人體細胞不僅會跟隨人的感情變化做出反應,在離開人體後,仍然會跟隨著人體情緒變化而有所反應。這說明物質與精神是一性的。

物質和精神的一致性也能通過水結晶實驗反映出來。日本科學家江本勝博士發現,水能夠準確理解人及環境的信息(包括文字、聲音、圖像、空間環境等),並能在水結晶上反映出周圍環境給出的正向或負面信息。再如美國生理學家、諾貝爾醫學與生理學獎得主約瑟夫·厄爾蘭格(Joseph Erlanger)和赫伯特·加瑟(Herbert Gasser)認為,大腦的思維活動是一種能量存在形式,表現在這個空間就是一種電磁波。前蘇聯物理學家I. M. Kogan認為它具有超長波長,能量數量級達到10-8焦耳。

由此可見,任何物質都存在精神屬性,物質和精神就是一性的。這也同時印證了為什麼人類可以通過修煉——不斷以更高標準指導自己,同化宇宙特性,從而帶動人體表面被高能量物質轉化後,出現的神跡。比如史書中記載的道教真武大帝白日飛升的事蹟,以及舍利 子、虹化現象、肉身不腐現象的出現等等。

如今,人們彷彿已經習慣用不完善的科學,來抨擊人們相信、但卻用科學解釋不了的現象。如輪迴轉世、因果報應、宇宙中更高級生命的存在和另外空間的存在等等。一談到這些話題,人們或以「眼見為實」推託,或將其扣上「迷信」的帽子。

然而「眼見為實」是真理嗎?不是。事實上,人的肉眼所看到的景象,只是對可見光的感知。不過可見光在電磁波家族中,僅僅是一個非常窄的波段,不少天體發出的不是可見光。也有不少量子物理學家發現存在著與人類空間同時存在的「平行世界」。如七十年代提出的「超弦理論」,就從數學上論證了宇宙是多維空間的存在。人類能感知、接觸到的基本上是分子構成的宏觀物體,位於分子和星球之間。現代弦理論的T對偶性理論認為,如果宇宙縮小到小於普朗克長度時,宇宙將轉變為一個對偶宇宙,隨著原先宇宙的縮小而增大。那麼,電子到原子核之間是否跟分子到星球之間一樣,也是一個極其廣闊的空間概念呢?

如今仍然有不少大膽的科學家敢於突破那些出現在教科書上、曾一度影響我們高考成績的理論定義。

哈佛大學天文學系前任主席、阿維·勒布(Avi Loeb)二零二一年十月在《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2]上發表一篇專欄文章,表示宇宙是高層生命的產物。

「宗教提到的創世主和科學家研究的量子力學理論其實是統一的概念。」勒布如是說。他認為雖然人類目前的理論還無法把量子力學和經典力學結合起來,但是高級智慧生命可能了解其中的奧祕,從而擁有了創造「子宇宙」(Baby universe)的能力。

勒布先將宇宙中的文明進行分類:

A級:重新創造宇宙

(簡言之:有能力造出新世界的生命是A類生命)

B級:不受恆星條件影響,可調節周圍環境

(簡言之:能夠改造自己的生存環境的生命是B類生命)

C級:尚無法創造出宜居的環境條件,依賴於所在恆星

(簡言之:按部就班的在高級生命造出的空間中生活的生命)

D級:會破壞星球環境,使之變得更難以生存。

(簡言之:幹壞事的不好的生命。)

他認為如果將來存在「子宇宙」時,我們的文明將正式進入A級文明。在他看來,人類應該謙遜地探索宇宙、找尋提升生命境界的方式。

如何通過身心的不斷修煉和淨化,提高生命境界,成為更高級的生命呢?法輪大法的視角或許能給您以啟迪。

作為筆者——一位九零後的法輪大法修煉者來說,對大法的認識是,通過連續通讀《轉法輪》,以法上給予的智慧悟道,再將自己理解到的法理,作為提高心性的指導,提升道德觀念、在日常生活中修己律己;同時輔以煉功來達到性命雙修的效果。

通過修煉,我了解到「悟」很重要。如能嘗試放下「科學至上」的偏聽偏見,抱著真、善、忍的態度客觀剖析,就會看到真正的真理,這世界會為你呈現另一番景象——真相。

註:
[1]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s41586-021-04269-6
[2] https://www.scientificamerican.com/article/was-our-universe-created-in-a-laboratory/

文章來自明慧網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22/9/30/【征文选登】放下“科学至上”的偏见-450199.html

責任編輯:莆山

相關新聞
劉曉:因算出袁世凱死期出名 林庚白難逃宿命
許茹:中共蛇始蛇終乃天意
許茹:八月已飛雪 十月會出大事嗎
劉曉:他們的瀕死體驗印證另外空間是真實存在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十多城爆白紙運動 百校學子抗爭
【十字路口】「打倒共產黨」 全民接力
【環球直擊】廣州女大學生墜樓亡 母親要真相被打
【晚間新聞】抗議潮席捲中國 民喊「共產黨下台
【全球新聞】大陸抗議蔓延 海外華人聲援 多國關注
【中國禁聞】中國爆發白紙革命 多地民眾街頭抗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