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之鑰】官家公子強搶民女 遭「絕後」的懲戒

作者:泰源整理
橫行霸道的高官子弟強搶民女,遭到怎樣的教訓?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1989
【字號】    
   標籤: tags:

清朝時期,鉅鹿縣(現隸屬於河北省邢台市)的某公官至左都御史(負責監察彈劾官吏),很有權勢。此公有一位公子,十分好色,廣蓄姬妾,仍不滿足。他的一些得力的豪奴,到處替他尋覓佳麗,常常白天見到一個美女,晚上就把她搶來。人們畏懼他的權勢,不敢到官府告他;即使告了,官司也打不贏,反而要遭陷害。人們都他當作瘟神,互相警告:千萬不要碰上他!凡是婦女都不要倚門張望;即使是中年婦女,遭逢公子出門時,也要掩門躲避。

曾經有個賣卜人來到當地,在尼庵租了一屋住下。賣卜人有個女兒,嫋嫋娉娉,十三四歲的少女。有一天,這位公子偶爾來到尼庵遊玩,見到了這個少女,心中十分喜歡。

他對尼姑說:「賣卜人的女兒,可叫她到我府裡來,你說成了,一定不會少給你銀子;如果她不去,我就要毀你的庵,用鞭子抽死你!」尼姑只好答應。

公子走後,尼姑把公子的話轉告了賣卜人。
賣卜人說:「我的女兒,豈能做人家婢妾?」
尼姑說:「你的女兒能侍候公子,那可是一步登天!」
賣ト人不屑與她講話,便不作回答。

尼姑於是換了一副面孔,威脅著說:「你們沒長翅膀,既然來到這個地方,你不答應,能脫得了身嗎?」
賣ト人於是厲聲說道:「他父親既是左都御史,就應當懂得律法,怎敢強奪民女!」
尼姑說:「你不答應,可不要後悔!」

尼姑把賣卜人的話告訴了公子,公子便立即派出二十名強壯的僕人去搶奪那個少女。賣卜人出來勸阻,只見僕人們鞭棍齊下,把他打得皮開肉綻倒在地上,立即把他的女兒搶走了。

賣卜人突然從地上站起身來,罵道:「小混蛋,你以為老子真的拿你沒辦法嗎?你一定要和我結仇,這仇我一定會報!」說完,他就離開了尼庵。

秋黃。過了一年。 (Pixabay)

第二年春天,公子開生日宴,嘉賓雲集,熱鬧非凡。正要開筵時刻,門房稟報:「湖海客,知道公子今天過生日,特來祝賀。」公子便讓他喚進來。

訪客是個鬍鬚客,一臉絡腮鬍,身著寬衣袖的黑衣,頭上戴著青巾,儀容甚偉。他大步流星地來到廳上,身後跟隨著兩個十五六歲的童子,身上各背著一口寶劍,最後還有一個垂著小辮子的姑娘。小姑娘姿容十分豔麗。她身穿棗花緊袖碧羅衫,淺紅色的吳綾褲,微微露出紫綃履的三寸金蓮;腰上圍著繡帶,下垂過膝。小姑娘手裡提著一個竹筐,筐內盛滿了鮮豔的紅桃。訪客對公子拱手長揖,說道:「我剛從海外來,採得了這些仙桃,特來為公子祝壽。」

當時正是二月初旬,桃花還沒有開,人們見到筐中的鮮桃,無不嘖嘖稱奇。在場客人分食了一點,味道好極了,的確是海外異種。公子見獻桃的女子豔麗芳容,神移心蕩。他盤算著:她只不過是個江湖女子,如果以大量黃金為釣餌,看來一定上鉤。要不待他們離開後,派人在路上劫持。

於是他向來客問道:「這女子是你的什麼人?」來客說:「她是我的女兒。」問她的名字,來客說:「女子的名字不足提起,何必讓貴人得知。」再問她幾歲,來客並不回答,反而對公子身邊的人說:「我們來到也有些時候了,為什麼還不上酒上飯?」公子便叫家人在庭中給他們擺上一桌酒席。

絡腮鬍客人南向坐,他女兒與他相對而坐,兩個童子各據東西。他們恣意飲談,旁若無人。吃完了飯,來客對公子說:「我們已經吃飽喝足了,請借一席之地,晚上供我們住宿。明日早上我們就走。」公子巴不得他們留下,便叫僕人在中門內安置臥榻。

祝壽的賓朋散盡了,公子進入內室,準備睡覺。忽然聽到了一陣風颳起,門環一響,他的房門洞開。兩個童子,如驚燕飛快進入房內,挾著公子飛步離開。公子的兩個侍女想跟隨出來,一個童子用手指一按她們的肩膀,喝道:「止!」她們立即呆若木雞,一動也不能動了。

那公子被兩個童子挾持來到外廳。只見鬍鬚客儼然高坐堂上,他的眼睛發出兩道凌厲的劍光,對著公子說道:「本人是浙江人,幼年時在太華山學劍,術成之後,便遨遊海內,專管人間不平之事。現在聽說你家父子罪大惡極,特地來收拾你們。」

公子聽了,驚恐萬狀,連忙趴在地上乞求饒命,連頭也不敢抬。
一個童子向前請示:「是殺了他,還是開膛破肚?」
鬍鬚客說:「他的父親既貪婪,又殘暴,不久就要正法。這小子雖然淫亂不法,但罪不至死,就先去掉他的淫器吧!」

童子應聲揮劍,刷破公子的褲襠,從中血流滿了一地。公子昏死過去,以後發生的事就全然不知了。

第二日太陽高照時,公子府內卻寂然無聲。鄰居們感到十分驚異,便去報官。官府派員前來驗看,發現公子被閹,需要救治,其他府中男女一百多人,或坐或立,或臥或俯,都呆若木雞,不動也不能說話,屋中情狀讓他們感到萬分駭異。

這時有個官吏看到廳上有一幅大字,上面寫道:「公子不法,本當殺命,姑且從寬,去勢(除去生殖器)留命。婢僕肢廢,飲木瓜酒可療。」

他們遵照所示,一邊搶救公子,一邊給婢女僕人們餵木瓜酒。婢僕們喝了木瓜酒,一個個如大夢初醒。再檢查府中,不少一人一物,只有搶來的那個賣卜人的女兒不知下落。

那日以後,那公子臥病一年多,才能下床走路。沒多久,公子當官的父親因貪贓行賄罪,田園家產都被抄了,紗帽也丟了,因而羞愧悲憤而死。公子失去了靠山,最後落得貧無立錐之地,行乞度日。@*

資料來源:清‧毛祥麟《墨餘錄》

─點閱【人生之鑰】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