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海事傑作:格林威治海軍學院

(英文大紀元/文青矜綜合報導)
意大利畫家卡納萊托(Canaletto)一幅著名的畫作,描繪的就是這個角度的倫敦格林威治海軍學院景色。兩棟學院大樓中間的遠處,便是女王宮;中軸線的盡頭,詹姆斯‧沃爾夫(James Wolfe)的雕像矗立於山丘;山右側可見王家天文台。(Old Royal Naval College提供)
font print 人氣: 391
【字號】    

格林威治宮海員醫院

格林威治宮,也稱普拉森蒂亞宮(The Palace of Placentia)或愉悅宮,位於泰晤士河畔的格林威治,於1443年建造。這裡是都鐸王朝君主亨利八世和女兒「童貞女王」伊麗莎白一世等多位君主的出生之所。王宮在英國內戰中一度荒廢,之後的一百多年間曾為海軍學院的舊址。

亨利八世(1491─1547)是都鐸王朝的第二位君主,他執政近38年,期間把威爾士併入英格蘭,使英王室的權力達到了頂峰。亨利亦被稱為「英國海軍之父」,他大量投資興建艦隊,在沿泰晤士河建立造船廠。格林威治宮毗鄰碼頭和造船廠,便於亨利隨時督查。而大亨利號(the Great Harry)和瑪麗‧羅斯號(the Mary Rose)等亨利最心愛的戰艦也停泊在這裡。到亨利去世前,英國海軍擴建擁有四十多艘戰艦,已頗具規模了。

都鐸王朝宮殿的痕跡與遺風依舊存留至今。但因年久失修,王宮在英國內戰(1642─1651)期間大部分被損毀。英女王瑪麗二世(1662─1694)在去世前,下令在格林威治建造一座海員醫院,照顧海軍退役或生病的海員。這座醫院可以說是切爾西醫院的姊妹組織,它更像個救濟院,負責照顧老年士兵。

這座海員醫院可算是瑪麗二世的心血結晶,建造時間長達半個世紀之久。醫院從1694年一直運營至1869年。十七世紀末至十八世紀初,在其舊址建造了宏偉的巴羅克風格的海軍學院

海軍學院(Old Royal Naval College)落成

位於泰晤士河南岸的這座海軍學院(Old Royal Naval College),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納入世界遺產,是「不列顛群島上最精美、最引人注目的建築和景觀組合」。自1873─1997年間,海軍學院矗立於此,見證了英國當年叱詫風雲的海事史;為海軍軍官提供高級培訓,也曾為中國晚清海軍培養了資深軍官和技術人員。

英國歷史上最受讚譽的建築師之一克里斯多夫‧冉爵士(Sir Christopher Wren)受命為海軍學院的總建築師,但由於1666年倫敦大火後他忙於重建五十多座教堂,所以基本上他的助手尼古拉斯‧霍克斯莫爾(Nicholas Hawksmoor)協助完成了大部分工作。

該學院的建築群由四座庭院式建築組成,聖彼得和聖保羅教堂位於海軍學院的左側穹頂之下,作為宴會廳的彩繪大廳位於右側穹頂下,它們分立於一條通往泰晤士河小路的兩側。這樣設計是為了不阻隔住遠處女王宮殿的視線。

這些建築用白色的波特蘭石料建造,以一系列立柱、柱頭、踏板和柱廊相互映襯,所有這些元素都是為了打造諧和的整體設計。

壁畫及伊麗莎畫像

當年名不見經傳的英國畫家詹姆斯‧桑希爾爵士(James Thornhill)接到委任,讓他作壁畫裝飾學院的內部,畫作面積約四千平方米左右(約43,000平方尺),桑希爾這一畫就是十九年。

當你步入大廳,駐足仰望,旋即便會被畫面帶入十七世紀晚期的英格蘭。那時,詹姆斯二世對天主教的威脅迫在眉睫,威廉三世和瑪麗二世這對虔誠的新教徒成為聯合君主,但由於他們沒有子嗣,瑪麗二世的妹妹安妮接任女王……最後,王權由漢諾威的喬治一世繼承。

彩繪大廳內,桑希爾爵士的畫作中描繪了數百位人物,整體頌揚了英國君主的王權、海軍和商業的強大與發達。大廳頂部的中央部分,是一幅巨大的壁畫,將威廉三世國王和瑪麗二世女王置於崇拜的人群中心。

西門廊牆面刻畫了國王喬治一世為家人所環繞。他頭戴王冠,身穿白色和藍色服飾,坐在畫面中間,運籌帷幄,泰然自若。立於喬治一世旁邊、一手搭在他身上、佩戴藍色綬帶的是兒子喬治二世,展現了王權的穩固。

值得注意的另一個人物,是站在最右邊柱邊上,回眸望向我們。這就是畫家詹姆斯·桑希爾本人,他伸出手,似乎要引領我們走至他的作品前。

女王宮內不得不提的便是伊麗莎白一世標誌性的畫像,懸掛於她的出生原址——女王宮的女王廳。她身後是無敵艦隊。在她統治期間,英國海軍戰勝了西班牙無敵艦隊。這幅肖像展現了位於歷史分水嶺的英國女王的希望和抱負。

在英國歷史上,有兩個時代是以統治者名字命名的。被稱作「黃金時期」的伊麗莎白時代就是以亨利八世的女兒伊麗莎白一世命名。在這位極富個性及魅力的女王統治的十六世紀,英國國力強盛,文藝(莎翁生活在該時代)、經濟高速發展,獲得海上霸權,締造了都鐸王朝及英國歷史的輝煌時期。

位於倫敦格林威治宏偉的海軍學院,由克里斯多夫·雷恩爵士和尼古拉斯·霍克斯莫爾設計。 (空中俯攝/Shutterstock.com)
位於倫敦格林威治宏偉的海軍學院,由克里斯多夫·雷恩爵士和尼古拉斯·霍克斯莫爾設計。 (Old Royal Naval College提供)
海軍學院裝飾華麗的柵欄。 (Nataliia Zhekova/Shutterstock.com)
聖彼得和聖保羅教堂位於海軍學院的左側穹頂之下,彩繪大廳位於右側穹頂下。 遠處的白色建築便是女王的宮邸。 (Old Royal Naval College和 Jigsaw Design & Publishing提供)
格林威治海軍學院的聖彼得和聖保羅教堂內部。 (Old Royal Naval College提供)
位於倫敦格林威治的海軍學院的彩繪大廳內,詹姆斯‧桑希爾爵士(Sir James Thornhill)的畫作中描繪了了數百個人物,頌揚了英國君主的王權以及海軍及商業的強大。 (Old Royal Naval College提供)
有如舞台的大拱門連接上下彩繪廳。 拱門上方的天花板是星座的寓言符號,海員航行時靠這些星座引航。 (Old Royal Naval College提供)
女王宮中伊麗莎白一世的畫像,她身後是無敵艦隊。這幅畫在伊麗莎白一世的出生地格林威治宮的原址——女王宮的女王廳內永久公開展出。(公有領域)

原文摘自A Maritime Masterpiece: Old Royal Naval College at Greenwich 發表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多那太羅的名聲一天比一天響亮,甚至連威尼斯的領主也聽說了,便請他為帕多瓦(Padua,譯註:威尼斯附近的城市)製作一座加塔梅拉塔將軍的雕像。多納太羅很高興地接下了這份委託,前往帕多瓦,在聖安多尼聖殿廣場(the Piazza di S. Antonio)上立起了騎在馬上的將軍銅像。將軍的坐騎活靈活現,隱約間還可以感受到馬的喘息和嘶鳴,而將軍則精神抖擻,充滿了自信。
  • 拉斐爾抵達羅馬後,受到教宗儒略二世的熱烈歡迎。拉斐爾在簽字廳(Stanza della Segnatura)開始繪製那幅經典的場景:神學家將哲學、星相學與神學完美融合。畫面超越時空,薈萃了當時及之前世界上的聖賢智者,在畫面中,他們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探討、辯論。
  • 欣賞神韻作品,彷彿踏入了五千年歷史長河,縱覽波瀾壯闊、輝煌神奇。豐富多元的美,令人應接不暇——色彩美、畫面美、形體美、旋律美、內蘊美。壯麗的山川、古老的智慧、生命的真諦、道德的啟迪……觀眾的視覺、聽覺、情感與思維被充分調動,盡情感受傳統文化浸潤下的勃勃生機、神采與奧妙。
  • 碧雅翠絲‧波特(Beatrix Potter)的「彼得兔」(Peter Rabbit),最早出現在一封寫給她前家庭教師4歲兒子諾埃爾‧摩爾(Noel Moore)的圖畫信裡。信開頭寫道:「我不知道該給你寫些什麼,所以乾脆給你講個故事」。幾年後,波特借用那封信的想法創作了《小兔彼得的故事》(The Tale of Peter Rabbit)。
  • 多那太羅曾為當地的軍械公會(the Guild of Armourers)製作了一座身著鎧甲的聖喬治像(S. George),雕像的表情充滿著青春與勇氣、鎧甲的威武與不可一世的氣概,從冰冷的石頭中迸發出一股生命力。沒有一座現代人物的大理石雕像能夠像多那太羅的巧手,將自然和藝術表現得如此生動、如此精神抖擻。
  • 據說文藝復興大師米開朗基羅有一種天賦,站在未雕塑的大理石前,可以「預見」即將完成的作品。美國雕塑家奧古斯都‧聖高登斯(Augustus Saint-Gaudens,1848─1907年)也是如此。
  • 多纳托(Donato)於1403年出生於意大利佛羅倫薩,他的親友都稱他多那太羅(Donatello),因此他在一些作品中也用多那太羅這個名字署名。他一生致力於藝術,不僅是一名非常難得的雕刻家和優秀的雕像大師,也是一名粉飾灰泥工匠,同時他也善於透視技巧,是受人尊敬的建築師。
  • 金文,通常是指鑄刻在商、周青銅器上的文字。與甲骨文有關聯,盛行於周。在挖掘出土的商周銅器上,銘文字數不等,從一個字到幾個字、幾十字、上百字。二三百字以上的也不少。
  • 現今定居美國,在台灣出生的男中音聲樂家傅捷陞,睽違3年自美返台舉辦獨唱會,將為台灣觀眾獻上一場英法浪漫式的聲樂饗宴。近期,他接受了新唐人亞太記者的採訪,提及參加許多國際賽事,其中,最讓他難忘的是全世界華人美聲唱法聲樂大賽。鼓勵大家趕快報名。
  • 拉斐爾這位不同凡響的畫家,在佛羅倫薩還學習了馬薩喬(Masaccio)的舊作。當拉斐爾看到達芬奇和米開朗基羅的藝術造就,便更為刻苦的鑽研繪畫藝術,因而實現了在藝術和技法上的驚人突破。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