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世紀美國畫家深入巴西叢林描繪蜂鳥之美

美國蜂鳥畫家:馬丁‧約翰遜‧海德
(JEFF PERKIN撰文/大紀元記者吳約翰編譯)
馬丁‧約翰遜‧海德1871年的作品《嘉德麗雅蘭與三隻蜂鳥》(Cattleya Orchid and Three Hummingbirds)。木板、油畫。莫里斯和格溫多林‧卡弗里茨基金會捐贈(Gift of the Morris and Gwendolyn Cafritz Foundation)。(公有領域)
font print 人氣: 597
【字號】    
   標籤: tags: , , ,

蜂鳥是馬丁‧約翰遜‧海德創作的靈感

美國音樂家李歐納‧柯恩(Leonard Cohen)曾表示,「我一直很喜歡那些小動物,總感覺它們的出現會帶來好運。它們有一種神奇的特質。」

美洲蜂鳥的魅力無限,令人難以抵擋!優雅敏捷地移動著,閃耀著七彩羽衣,觀賞蜂鳥是人生命中一種美妙的喜悅。

震動著快到幾乎看不見的翅膀,蜂鳥用它那細長的喙,不停地吸採花蜜,嬌小的身軀穿梭在花叢之間,好像鳥類世界中的仙女般展現出一種純真、超凡脫俗的特質。這種獨特又迷人的特質,長久以來成為藝術迷和商業偏好的對象,打破藩籬,迷倒了藝術和園藝裝飾愛好者。

馬丁‧約翰遜‧海德1863年的作品《輝紫喉寶石蜂鳥,巴西》(The Amethyst, Brazil)。(雪蘭多厄山谷博物館(Museum of the Shenandoah Valley)提供)。

19世紀美國藝術家馬丁‧約翰遜‧海德(Martin Johnson Heade)是一位熱情的蜂鳥愛好者。海德坦承,「從孩提時期,我就偏愛蜂鳥……。在我出生後的幾年,蜂鳥熱潮向我襲捲而來,此後未曾離開。」這般痴迷始終伴隨著他,直到生命的盡頭。為了探尋這靈巧的小動物,他沿著美國東岸一路向南到巴西的叢林裡去。雖然海德不是第一位在作品中描繪蜂鳥的人,但他卻是首位親自造訪南美洲研究,並透過現場觀察描繪蜂鳥的美國藝術家。

海德於1819年出生於賓夕法尼洲的亞倫伯維爾(Lumberville,Pennsylvania),接受畫家愛德華‧希克斯(Edward Hicks)培訓,並於22歲時在賓夕法尼亞美術學院(the Pennsylvania Academy of the Fine Arts)首次展出他的畫作《小女孩的肖像》(Portrait of a Little Girl)。這幅畫作目前下落不明。而且,展後沒多久,他對肖像興趣轉淡。山水畫反而符合海德喜愛遷徙和變換景致的偏好。在他新的藝術人生裡,海德開始專心繪製鹽地沼澤帶和海岸風景。他的作品受到認可,尤其在掌握大氣層、光線和變幻莫測的天候條件上。

馬丁‧約翰遜‧海德的作品《陽光與陰影:紐伯里沼澤》(Sunlight and Shadow: The Newbury Marshes),約1871年創作。布面、油畫。約翰‧威爾默丁收藏(John Wilmerding Collection)。 (公有領域)

1863年,海德為了實現孩童時的夢想,開始把風景畫的實力集中在南美洲,特別是呈現宛如置身天堂般的蜂鳥作品。美國傳教士、巴西指南的作者詹姆斯‧弗萊徹(James Fletcher)向海德推薦巴西,並向他保證:「巴西到處都有這種帶著翅膀的小寶貝,品種繁多;據說北美洲從墨西哥到北緯57度,只有單一品種的蜂鳥。」雖然弗萊徹說北美只見一種蜂鳥有誤(實際有超過十二種),但他大多觀點正確,相比之下,出現在中、南美洲的蜂鳥有350多種。

海外旅行的大膽決定,給海德在靈感和創作上帶來巨大回報。三次巴西之旅中,單單第一次旅行,海德就創作多達45幅傑出畫作,其中包括名為「巴西寶石」(The Gems of Brazil)的系列作品。他用鮮豔的色彩,展現鳥類「寶石般」漂亮的羽毛。對此法國作家J‧艾克特‧聖約翰‧德‧克雷沃科爾(J. Hector St. John de Crevecoeur)曾誇張地評述:「即使擅長繪畫華麗景物畫家的調色盤,也畫不出跟這種斑斕色彩的昆蟲鳥相比的顏色。」無疑,這充滿異國風情的叢林吸引了西方世界對南美洲的想像,以致於相信伊甸園存在於南美如萬花筒般熱帶雨林深處的理論也開始流行起來。

海德立志成為勇敢的冒險家,深入原始雨林研究這些蜂鳥,他也是公認最重要的蜂鳥專家。藝術史學家羅伯特‧喬治‧麥金泰爾(Robert G. McIntyre)對他表達了極高的敬意:「海德作為蜂鳥畫家,得到阿加西斯(Agassiz)(註)高度的評價;現在在我們這個時代,哈佛大學比較動物學博物館(the Museum of Comparative Zoology at Harvard University)的鳥類學家盧德洛‧格里斯康(Ludlow Griscom)認為他在某些方面甚至比傑出的奧杜邦(Audubon)更優秀。這番比較意義深遠,因為如果把海德的蜂鳥畫與奧杜邦的成就相提並論,就算海德沒有其它畫作,也能讓他在美國藝術史上占一席之地。」奧杜邦最偉大的作品《美國鳥類》(The Birds of America)是鳥類學頂尖的藝術成就,海德能媲美奧杜邦,可謂攀上成功頂峰。

註:路易‧阿加西斯‧富爾特斯(Louis Agassiz Fuertes)(1874─1927年,紐約州)是一位美國鳥類學家、插畫家和藝術家。他為鳥類藝術和自然主義描繪設定了嚴格的現代標準,公認是美國最多產的鳥類藝術家,僅次於指導他專業的前輩約翰詹‧姆斯‧奧杜邦(John James Audubon)。

馬丁‧約翰遜‧海德的作品《兩隻蜂鳥和雛鳥》(Two Hummingbirds with Their Young),約1865年創作。布面、油畫。(《耶魯藝術:新世紀收藏》展覽(Art for Yale: Collecting for a New Century)提供)

接下來幾年,海德開始在他的畫作中融入另一個異國情調和流行的主題——蘭花。他的畫作依然令人激賞,專注描繪精美的蜂鳥和蘭花,背景則是鬱鬱蔥蔥的叢林。他晚年住在佛羅里達州的聖奧古斯丁,也開始畫些沼澤和濕地風景。海德於1904年9月4日離世,雖然他的作品在他去世時已不再受大眾關注,但他致力於記錄蜂鳥的細節和特點的奉獻精神,為他贏得了藝術史上一個永遠令人尊崇的地位。藝術史學家麥金泰爾寫道:

「海德遠離他的同伴,在他起伏的人生中成為一位孤獨奇才,他只與大自然分享自己最深層的想法。海德把生命所有奉獻給大自然:大自然是他的研究課題。在創作過程中,儘管有時步履蹣跚,但從未停止堅持。大自然也成為海德的告別演出,直到離世前,他依然在創作。」

作者:傑夫‧柏金(Jeff Perkin)是一位平面藝術家和綜合營養健康教練,您可在網站WholySelf.com找到相關信息。

原文This 19th-Century American Painter Journeyed Deep into the Brazilian Jungle to Capture the Essence of Delicate Hummingbirds登於英文《大紀元時報》。

責任編輯:茉莉◇#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列奧納多受託設計一幅門簾的圖樣,表現亞當和夏娃在伊甸園犯下原罪的情景;這幅門簾將在佛蘭德斯用金線和蠶絲織成,然後贈給葡萄牙國王。他用油畫筆和明暗對照法創作,以鉛白色表現光芒;草地上花木繁盛,還有一些動物;事實上,他的勤奮、忠實於自然,加之神聖的智慧,使畫面完美得無以倫比。畫中有一棵 ,以「前缩透視法」繪製的葉子與四面開展的枝條都如此充滿愛意,讓你不由心中感歎:怎麼會有如此耐心的人。
  • 達‧芬奇(Leonardo da Vinci,又譯作:達文西)除了從未被充分讚美過的軀體之美,他的所有舉動都蘊有無限優雅;他的天才如此偉大,且發展迅速,無論遇到什麼困難,他都能迎刃而解。在他身上集合了強大的體力、靈巧的身手,以及永遠雍容高貴、寬宏大度的精神與勇氣;他聲譽日隆,不僅在生前備受尊崇,身後更是流芳百世。
  • 意大利的畫家和建築師羅曼諾(Giulio Romano,1499─1546年)出生於羅馬,十六歲就跟隨拉斐爾成為其主要的弟子和助手。由於拉斐爾承接的工作繁重,許多部分不得不交由助手完成,而羅曼諾就是其中的主力。他根據拉斐爾的素描繪製了大部分的梵蒂岡涼廊的壁畫、梵蒂岡室內壁畫《波爾哥火警》中的部分群像,和君士坦丁室壁畫的主要構圖和製作。
  • 1504年,未來的教宗(保祿三世)、時任紅衣主教的亞歷山大‧法爾內塞(Alessandro Farnese)在距離意大利羅馬西北處50英里的卡普拉羅拉(Caprarola)建了一座城堡。原先規劃為一座堅固的堡壘,用以抵禦敵人的入侵,不過防禦工事沒有完工,工程就停頓了。直到16世紀中葉以後,這座遺址才被亞歷山大的孫子賦予了新的生命。
  • 多那太羅的名聲一天比一天響亮,甚至連威尼斯的領主也聽說了,便請他為帕多瓦(Padua,譯註:威尼斯附近的城市)製作一座加塔梅拉塔將軍的雕像。多納太羅很高興地接下了這份委託,前往帕多瓦,在聖安多尼聖殿廣場(the Piazza di S. Antonio)上立起了騎在馬上的將軍銅像。將軍的坐騎活靈活現,隱約間還可以感受到馬的喘息和嘶鳴,而將軍則精神抖擻,充滿了自信。
  • 拉斐爾抵達羅馬後,受到教宗儒略二世的熱烈歡迎。拉斐爾在簽字廳(Stanza della Segnatura)開始繪製那幅經典的場景:神學家將哲學、星相學與神學完美融合。畫面超越時空,薈萃了當時及之前世界上的聖賢智者,在畫面中,他們以各自不同的方式探討、辯論。
  • 欣賞神韻作品,彷彿踏入了五千年歷史長河,縱覽波瀾壯闊、輝煌神奇。豐富多元的美,令人應接不暇——色彩美、畫面美、形體美、旋律美、內蘊美。壯麗的山川、古老的智慧、生命的真諦、道德的啟迪……觀眾的視覺、聽覺、情感與思維被充分調動,盡情感受傳統文化浸潤下的勃勃生機、神采與奧妙。
  • 碧雅翠絲‧波特(Beatrix Potter)的「彼得兔」(Peter Rabbit),最早出現在一封寫給她前家庭教師4歲兒子諾埃爾‧摩爾(Noel Moore)的圖畫信裡。信開頭寫道:「我不知道該給你寫些什麼,所以乾脆給你講個故事」。幾年後,波特借用那封信的想法創作了《小兔彼得的故事》(The Tale of Peter Rabbit)。
  • 多那太羅曾為當地的軍械公會(the Guild of Armourers)製作了一座身著鎧甲的聖喬治像(S. George),雕像的表情充滿著青春與勇氣、鎧甲的威武與不可一世的氣概,從冰冷的石頭中迸發出一股生命力。沒有一座現代人物的大理石雕像能夠像多那太羅的巧手,將自然和藝術表現得如此生動、如此精神抖擻。
  • 據說文藝復興大師米開朗基羅有一種天賦,站在未雕塑的大理石前,可以「預見」即將完成的作品。美國雕塑家奧古斯都‧聖高登斯(Augustus Saint-Gaudens,1848─1907年)也是如此。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