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相漫談】

【命相漫談】為何有些人當不了官 一當官就死?

作者:泰源
命運這個命題,對不管是什麼年代的人來說,都永遠不會是一個過時的問題。(Pixabay)
font print 人氣: 1900
【字號】    
   標籤: tags:

命運這個命題,對不管是什麼年代的人來說,都永遠不會是一個過時的問題。不管人們相信不相信,你都要隨它走完一生。先看先賢怎麼說:孔子在《論語》中認為:「死生有命,富貴在天。」又說:「不知命,無以為君子也。」在孔子看來,一個人的生死存亡、富貴貧賤完全是上天賦予的命運,絕非是塵世碌碌眾生刻意營求就能改變的。

清代重臣曾國藩在家書中強調:「凡成大事,人謀居半,天意居半。古來大戰爭、大事業,人謀僅占十分之三,天意但居十分之七。千古之大名,全憑天意主張,豈盡關乎人力?」(《曾國藩家書》)

既然命運在人生中起到這麼大的作用,我們又如何能得知自己的命運呢?明代著名學者萬民英指出:「古今高人達士稽考天數,推察陰陽,以太乙數而推天運吉凶,以六壬而推人事吉凶,以奇門而推地方吉凶,以年月日時而推人一生吉凶。」(註:太乙、奇門、六壬,並稱「三式」,是古代中國術數三大祕術,是古代高層次的預測術。太乙以天元為主,測國事;奇門以地元為主,測地方事;六壬以人元為主,測人事。)這也指出:以一個人的出生年月日時來推算,就能知道此人的命運,這就是八字命理學。

用人的出生年月日時來推算一個人的命運,有科學根據嗎?有!但不是現代實證科學的科學根據,而是中國古代科學的科學根據,《明通賦》中的一開始的一段口訣,就高度地概括了中國古代的科學關於宇宙、萬物、人類的起源和之所以能批算出人命的吉凶禍福的根據:「太極判為天地,一氣分為陰陽,流出五行,化生萬物。為人稟命,貧富貴賤由之。術士知機,吉凶禍福定矣。」

這段話的意思是:中國古代的科學認為天地形成之前,宇宙一片渾沌。盤古開天闢地,將渾沌一分為二,天為陽,地為陰,由此有了陰陽,陰陽相互作用產生了五行,指木、火、土、水、金五種物質,化生出世界萬物,包括人類。五行是構成自然界萬物的基本元素,而術者根據這五行相生相剋的關係,就能推算出人命的貧富貴賤、凶吉禍福來了。

身旺逢官名標金榜

人命的貧富貴賤、凶吉禍福,多樣多貌,下面這句命理口訣是就一個人是否可以當官來說道理。《繼善篇》中說:「名標金榜,須要身旺逢官;身弱遇官,得後徒然費力。」這就是說:一個能當官的命。首先得具有兩個條件:第一就是要身旺,第二是八字中見有官星。

身旺是什麼意思?八字論命是以出生日的天干代表自己,也叫日干、日主、日元,這就是「身」。身旺就是指出生日的天干的五行,在八字中屬旺,例如地支有根,或天干有其他五行相助。

第二個條件是在八字中見到有官星,官星是什麼呢?因為官是管治我之人,所以在八字論命中,就以剋我日主之五行為官星。命中有了官星,當然了,這官星也不能太弱,也要地支有根,或天干有其他五行幫助。使得官星的力量與日元的力量兩者趨向中和,這樣命才可以當官的。

所以第二句「身弱遇官,得後徒然費力」,就是指日主的力量和官星的力量相差得很多,官星的力量強過日主力量很多,這就是「身弱遇官」,如果又沒有其他五行(例如印星)化解的話,這樣的命就不能當官,即使在人生中遇到有做官的機會,最終仍然是徒然費力,官位可望不可得,甚至會帶來災禍。因為官是剋制自己日主的五行,日主自身太弱,官星太強,就不能夠承受得起官星的壓力,反而被官星壓到,因而會帶來禍害。

孔子說:「死生有命,富貴在天。」 (Pixabay)

見微知命:身弱遇官徒然費力

這樣的例子,在歷史上有許多記載。唐朝時,王顯與唐太宗李世民有著嚴子陵與漢光武帝那樣的童年夥伴的交情,經常扯褲子玩,拿帽子取樂。唐太宗還沒有顯貴時,常常開玩笑說:「王顯到老也不會出仕。」

等到唐太宗登基坐殿時,王顯前往拜見,趁機上奏說:「我現在可以出仕嗎?」唐太宗笑著說:「不知可不可以呀。」於是召王顯的三個兒子,都授予五品官職。

王顯看自己的官職趕不上兒子們,就請唐太宗也授給他官職。唐太宗說:「你沒有貴相,我不給你官職,並不為你感到惋惜。」王顯執著說:「哪怕早晨當官,晚上就死也滿足了。」

當時僕射房玄齡說:「陛下您既然同他有老交情,為什麼不試試給他官作?」

於是唐太宗授予王顯三品官,又叫人拿來紫袍金帶賞給他。就在當天夜裡王顯就死了。(出《朝野僉載》)

下面是另一個福相太薄,不能享受俸祿的例子:
北宋時期,有一狀元焦蹈,學習非常勤奮,精通經史百家。是宋神宗元豐八年(西元1085年)乙丑科狀元。

當時蘇州有個瞎子,善於摸骨聽聲為人推測命運禍福,人送他一個外號叫「草腰帶」。元豐八年五月的一天,邵武(今福建邵武市)有位退休縣令龔程請他到家中算命。那時,正好有傳報發榜消息的人經過門前。龔程急忙迎上去問榜首是誰。那人說是:「無為人焦蹈」。龔程回去告訴了草腰帶。

草腰帶連說:「可惜!太可惜了!福相太薄了!」
龔程感到奇怪,就問道:「先生知道他的骨相麼?」
他答道:「非常熟悉。」
龔又問:「他日後官運如何?」
答道:「根本享受不了俸祿,還問什麼官運呢?」

在場的人都認為焦蹈已是大魁,怎麼會享受不了俸祿,這瞎子只不過信口胡說罷了。過了十幾天,有從京師來的人說:「揭榜後六日,焦蹈就死了。」

那日,焦蹈中了狀元回到家鄉,父老鄉親早就守候在路邊,用鞭炮聲和鑼鼓聲歡迎他,焦蹈騎著馬,穿過五彩絢爛的彩門。但焦蹈回到家後六日,便得急病而亡。朝廷聞知焦蹈突然去世,特撥二十萬錢,作為他的喪葬費。(出《宋人軼事彙編》)

真是應驗了「身弱遇官,得後徒然費力」!
@*#

─點閱【命相漫談】系列─

責任編輯:古容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