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孫力軍被審判 政治罪蓋子待揭

人氣 5986

【大紀元2022年07月10日訊】7月8日,原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涉嫌受賄6.46億元、操縱證券市場、非法持有槍枝案,在吉林省長春市中級法院開審。

長春市檢察院對孫力軍的指控,主要是經濟方面的。

聽新聞:

powered by Sounder

(聽更多請至「聽紀元」平台)

受賄是中共貪官的共同特徵。中共的證券市場,一直是有權有勢的人在操縱。凡是想玩金融、發橫財的中共高官及其家屬子女,都在幹這件事,孫力軍有股票上市的內幕消息,大把買進,大把賣出,大把賺錢,是很容易的事。

中共官場幾乎無官不貪。如果僅僅因為貪腐,而不涉及政治上的大罪,孫力軍可能不會落馬。

孫力軍落馬、被捕、受審,最關鍵的原因,是政治上犯了大罪。這個大罪,用中共的說法,就是形成了一個「孫力軍政治團伙」。

所謂「孫力軍政治團伙」,套用中共過去的說法,就是「孫力軍反黨集團」。

目前,中共確認的「孫力軍政治團伙」六名成員中,孫力軍,53歲;龔道安,58歲;鄧恢林,57歲;王立科,58歲,劉新雲,60歲;傅政華,67歲。

六名成員中,年齡最大、官職最高、資歷最老的,是傅政華。傅政華比孫力軍大14歲,傅當公安部副部長、黨委副書記時,就是正部長級官員,後來,又做了正部長級的司法部長,且是六人中唯一的十九屆中央委員。

傅政華竟然選擇加入「孫力軍政治團伙」,認孫力軍為「帶頭大哥」,這是不是太反常了?

據央視專題片《零容忍》介紹,孫力軍曾幫助龔道安升任公安部技偵局副局長、局長、上海市公安局長、上海市副市長。

龔道安是2018年1月升任上海市副市長的,而孫力軍是2018年3月被任命為公安部副部長的。

也就是說,孫力軍是在擔任公安部黨委委員、一局局長時,幫助龔道安升任副省部級高官的。這是不是太反常了?

中紀委官員顧檜稱,龔道安對孫力軍「感恩戴德,言聽計從」。這是不是更反常了?

上述專題片還提到,孫力軍幫助鄧恢林先後提任中央政法委辦公室主任、重慶市公安局長、重慶市副市長。

鄧恢林2015年8月至2017年7月,任中央政法委辦公室主任。當時的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是孟建柱。

鄧恢林的這一職位,實際上,是孟建柱的大祕,處於中央政法委的關鍵樞紐位置。上、下、左、右、內、外,匯集到孟建柱那裡的東西,都要經過鄧恢林;從孟建柱那裡出來的東西,也得經過鄧恢林。

孫力軍幫助鄧恢林謀得這個職位,足見孟建柱對他是何等信任。

據自由亞洲電台專欄作家高新透露,當年,孟建柱擔任國務委員、公安部長時,需要一個大祕,請到北京參加「兩會」的時任上海市長韓正給他推薦一個人。韓正把自己的英文祕書孫力軍,推薦給了孟建柱。

韓正在中共十九大上升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並在次年的十三屆人大一次會議上升任國務院副總理。

孫力軍對鄧恢林的幫助還不止於此,在鄧恢林外放重慶,任重慶市公安局長、升任重慶市副市長時,孫力軍也幫了忙。

上述專題片中,孫力軍說:「王立科去了江蘇當副省長、公安廳長,後來又當了江蘇省委常委、政法委書記,這一路我都提供了幫助。我把他當作自己人。」

以上情況表明:孫力軍的能量不是一般地大,而是非常地大。

從中紀委到公安部對孫力軍問題的定性看,孫力軍的問題比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還嚴重。

1月24日,公安部黨委書記王小洪主持召開全國公安機關肅清「孫力軍政治團伙」流毒影響專題會議,宣布成立「公安部肅清孫力軍政治團伙流毒影響專項工作領導小組」。

對於「孫力軍政治團伙」,會議新聞稿連用了「七個嚴重」來形容:「嚴重違紀違法」,「嚴重破壞黨的團結統一,嚴重危害黨和國家政治安全,嚴重損害黨的形象和執政根基,也嚴重破壞了公安機關政治生態、嚴重損害了公安隊伍形象」。

孫力軍獲得的這個「政治待遇」,在習近平上台十年查辦的腐敗高官中,絕無僅有。

上面提到的「七個嚴重」表明:「孫力軍政治團伙」,實際上,涉「犯上」、「謀反」、「政變」大罪。

孫力軍不過是一個副部長級官員,被抓捕時年僅51歲,個人經歷也極簡,從上海市衛生局到上海市外事辦到公安部,既沒有當過省區市的一把手,也沒有當過中央部委的一把手,不是中央委員,甚至連候補中央委員也不是,他要搞出比正國級高官周永康的問題還嚴重的「七個嚴重」來,沒有後台老闆的強力支持是根本不可能的。

孫力軍的後台老闆是誰呢?

直接的後台老闆是原公安部長、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孫在上海工作時,因陪孟妻到美國做手術,救了孟妻一命,獲得孟一家人的高度信任,成為孟最重要的親信。

其次是時任上海市長,現任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孫力軍從上海到北京的人生大跨越,韓正起了重要作用。

提拔重用孟建柱、韓正的是誰呢?就是前中共黨政軍最高領導人江澤民,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

因此,孫的後台老闆有四位:孟建柱、韓正、曾慶紅、江澤民。孟是副國級,韓、曾、江是正國級。

孟、韓、曾、江,通過孫力軍這個承上啟下的「關鍵角色」,拉幫結派、成伙作勢、控制關鍵和要害部門,形成「孫力軍政治團伙」,然後,弄出比周永康的問題還嚴重的「七個嚴重」來,這才符合常識與邏輯。

中紀委官員顧檜還講,孫力軍與團伙成員的交往完全建立在權權、權錢、權色交易的基礎上。

據中共官方公布的數據,孫力軍受賄6.46億元,受賄時間長達20年(2001年至2020年4月);王立科受賄4.4億元,受賄時間長達27年(1993年至2020年10月);龔道安受賄7343萬元,受賄時間長達21年(1999年下半年到2020年7月);鄧恢林受賄4267萬,受賄時間長達21年(1999年中國新年前到2020年1月);劉新雲受賄1335萬,受賄時間長達23年(1998年至2021年)。

上述「政法五虎」中,只有王立科一人涉行賄罪。王立科行賄給孫力軍一個人的錢就高達9000多萬元。其他四人都沒有行賄罪。這四人受賄時間都長達20多年,從最基層官員一直升至副省部級官員,只受賄,不行賄可能嗎?絕對不可能。

既然他們都是一路受賄走過來的,也肯定是一路行賄走過來的?

孫力軍之所以能幫助他們升官,起決定作用的,應該是孫的後台老闆孟建柱、韓正,以及孟、韓的後台老闆江澤民、曾慶紅。

「孫力軍政治團伙」成員,個個都是江、曾當政時期獲提拔重用的嚴重腐敗分子,都通曉「不跑不送,原地不動;只跑不送,暫緩使用;又跑又送,提拔重用」的官場潛規則。

孫力軍被提拔重用為中共政法機關中最重要的部門——公安部——最年輕卻最有實權的副部長。龔道安被選派到以江、曾為首的中共「上海幫」的老巢,中共的第一大直轄市——上海。王立科被選派到江澤民的老家、中共最富裕的省份——江蘇。鄧恢林被選派到江、曾竭力控制的西南地區最大的城市、中共的第四大直轄市——重慶。劉新雲被選派到中國煤炭資源第一大省——山西。

他們給孟建柱送過錢沒有?給韓正送過錢沒有?給曾慶紅送過錢沒有?給江澤民送過錢沒有?

眾所周知,江、曾是中共黨政軍最嚴重腐敗分子的總後台。江、曾提拔重用了一批嚴重腐敗分子。江、曾提拔重用的孟建柱、韓正,也提拔重用了一批嚴重腐敗分子。這些被提拔的人,不「孝敬」他們的主子,可能嗎?

而「孫力軍政治團伙」的六名成員,說白了,不過是孟、韓、曾、江的「政治打手」而已。

中紀委和公安部稱他們「嚴重違反黨的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背離『兩個維護』,政治野心極度膨脹」,「對紀法毫無敬畏,執法犯法,徇私枉法」,「危害黨的集中統一」,「嚴重破壞黨的團結統一,嚴重危害政治安全」,「問題觸目驚心、令人髮指,情節特別嚴重,性質特別惡劣,影響極壞」。

這些異常嚴厲的措詞表明:「孫力軍政治團伙」問題的實質是,他們在孟、韓、曾、江的強力支持下,反對「習核心」。

今天,孫力軍之所以被押上審判台,表面上,主要是經濟大罪,說到底,是衝著孫力軍的政治大罪而來的。

最近,國際國內發生了至少四件涉及「政治安全」的大事:

第一,一位自稱「紅二代」的人在美國出版了一本名叫《中國對決》的書,講述了2012年習近平上台之前中共高層發生的一場未遂政變

第二,日本當政時間最長的首相安倍晉三,在大街上演講時被暗殺

第三,習近平到香港參加「香港回歸25周年」慶典時,因擔心有人搞暗殺之類的,竟不敢在香港過夜。

第四,習當局從公安部「空降」到河北省的副省長、公安廳長劉文璽,在唐山發生震驚中外的打人事件、公安部發動夏季治安打擊整治「百日行動」之際「猝死」。

這四件大事,無疑將加劇中共高層內鬥的緊張氣氛。

現在,孫力軍被審判,當屬習近平敲山震虎之舉。

從目前中共宣傳機器的造勢看,北京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接下來,習是否會把孫力軍政治大罪的蓋子揭開,我們只能靜觀了。

大紀元首發

責任編輯:高義#

相關新聞
王友群:「中南海頭號大案」終於要開審了
王友群:政法億元大貪官 王立科終上審判台
王友群:曾慶紅遭重創的標誌性事件之回顧
王友群:河北公安廳長「猝死」三大疑點及分析
最熱視頻
【秦鵬直播】張姍姍真相 中共海外一大陣地失守
【十字路口】「打倒共產黨」 全民接力
【晚間新聞】鎮壓風暴將至 中共政法委緊急定性
【新聞看點】中共或封鎖鎮壓 黑客出手強力反制
【中國禁聞】民間抗爭第四天 多地警察暴力清場
【探索時分】俄羅斯為何如此恐懼海馬斯?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