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專訪利世民(三)

資深媒體人:用香港人的故事喚醒世界

利世民。資料圖片。(關永真/大紀元)
人氣: 260
【字號】    
   標籤: tags: , , , , ,

【大紀元2022年09月29日訊】(大紀元記者楊欣文加拿大溫哥華採訪報導)本月,一部名為「香港人:黎智英為自由而奮鬥」的紀錄片開始在世界不同城市上演。利世民作為嘉賓之一通過視頻參與了溫哥華的影後答問環節。他覺得黎智英的故事其實是一個香港的故事。應該用香港人的故事告訴世界中共在香港做了什麽,警醒世人今天的香港將會是你們的明天。

接上文:專訪利世民(一)資深「蘋果人」談與《蘋果》一起成長的經歷

專訪利世民(二)資深媒體人談傳統媒體轉型與自媒體興起

黎智英的故事就是香港人的故事

談到《香港人:黎智英為自由而奮鬥》這部電影,作為資深蘋果人,利世民表示:「其實,監製一開始都有問我,看一下(電影的)結構、內容怎麼樣去建立。」

利世民覺得,黎智英是做工廠的,80年代做成衣很成功。他甚至乎一夜致富,賺了一大筆錢。在當時的香港,沒有既便宜又靚的賣衫公司,曾幾何時在佐丹奴買東西的感覺就像現在到蘋果店買東西那樣。90年代中共給他壓力,硬是要他賣掉佐丹奴,他就賣掉了,全盤生意都沒了。之後黎智英覺醒了,他東山再起,創立《蘋果日報》。他知道這個地方給了他很多東西,他開始想回饋給這個地方。他用自己的(所得)、不純粹是給錢,他簡直是把整個事業押進去做一個媒體。這個媒體公司是他第二個事業,是大家記得他最成功的事業。二十多年之後,中共又將人家整間公司就這樣「折埋」(關閉了)。當然,這一次的迫害規模、嚴重程度遠遠比90年代那次嚴重很多。

他認為:「黎生的故事是香港的一個縮影,是一個香港的故事。」所以他對製作團隊建議:「要將這個紀錄片同時貫穿香港這個時空的故事」,「你用一個長遠一點的視野去看,大家就能感受到香港發生了些什麼事。」

利世民表示:「一次、兩次,告訴世界什麼事情呢?我覺得這個信息才是要給全世界見到。一直以來,他們(西方)覺得中共是一個,只要它發財,慢慢它就會變成一個大家可以接受的,在全球資本主義底下,大家可以接受的一個交易對手。中共會發財、會穿西裝打領帶,會講人話的了。90年代你信了它(中共)一次,但是有一個人就不信,繼續去為香港的自由民主去做事情。二十幾年之後你就看到它(中共)表露出了真面目。現在黎智英就在香港服刑,同時還要繼續被你(中共)檢控。……這些事情在光天化日之下發生的,我覺得這部紀錄片的重點就是你至少要讓全世界的人知道,哦原來香港發生了這樣一件事情,原來這件事情並不是從2019年開始的,這件事是遠在可能八九十年代、甚至更早的時期就開始了。」

黎智英是中共造出來的英雄

反送中以後,中共在香港推出《國安法》,港人紛紛出走。作為持有英國護照的媒體大亨,黎智英要離開是很容易的事。黎智英為什麼不走呢?這是很多人關心的問題。

熟悉黎生的利世民曾經和這個老闆有過對話。

利世民回憶:「他為什麼要不走?他有跟我說過。我走的時候也有問他,『你不走啊?』他說,『我怎麼走呢?我走的話,我發送出什麼信息給全世界?你這些沒有人認識的,你走了也沒有人知道,你留在這裡、犧牲了也沒有人記得你,你當然是走啦。我走了它們當然是敲鑼打鼓說你黎智英「走咗佬」(逃跑)了。』」

「他沒法走。他不想給一個錯誤的信息人家,說他貪生怕死。不是他為了自己,而是他不可以告訴別人你怕了這個(中共)政權。我的態度就是我怕了它我就走。所以我們的層次有不同。」

利世民難以理解的是,香港不需要英雄,政府為什麼要造一個這樣的英雄出來呢?

利世民清晰地記得在《國安法》臨生效之前他寫最後一篇文章時的情景,當時他只寫了一句話:「香港原本是一個不需要英雄的地方!」

他回憶道:「那天我寫不了稿。香港本來不需要英雄的,好好的為什麼要英雄呢?我就是這樣一句就寫不下去了。然後我就跟編輯說:『交不了稿。大腦堵塞了,對不起!』然後他(編輯)就說:『唉,拜拜也要說句吧。』他知道我不想寫下去了。」

利世民草草寫了幾十個字,就封筆了。最記得當天寫的那句話就是:「香港不需要英雄!這個政府自己犯傻,造就一個英雄出來。」

中共自毀根基 難以為繼

令利世民感到樂觀的一點是,覺得它(中共)沒有辦法維持現在這個狀態了。

利世民表示:「具體一點說,它(中共)自己損毀自己,是沒有人比它做得更好的了。你看一下它的『清零』,它自己去整那些地產商,整自己的科技公司,原本全部是它自己覺得引以為榮的。其實過去,這個國家的經濟政策,由2012年到2018年運行的那些招數,包括用房地產去帶動GDP,搞高新、創新的東西,在過去的三年裡,它自己全摧毀了。」

「不是美國逼你(中共)去清零,也不是美國逼你去搞自己的房地產發展商,不是美國逼你要科技公司退市。全部是你(中共)自己搞的。美國現在『搞』的就是你(中共)在美國上市那些(公司),要你公布你的信息,要不然就要你回去自己的市場,不要在美國上市。」

他指出,其實中概股搞到被別人踢走,也是自己搞出來的。因為全世界的公司在美國上市,審計準則都是一樣的,規矩不是你(中共)訂的,為什麼你國家的數據就特別些,就不可以公開?是中共在破壞它自己的經濟基礎。經濟基礎被破壞之後,它就沒辦法維持現狀。

回顧中共竊權後走過的路,利世民看到,這種荒謬的事情以前不是沒有發生過。從土改到大躍進、到三面紅旗、到文革,從50年代中一直發瘋到70年代。「那你(中共)發完瘋之後,不就又改革開放?鄧小平臨上場之前第一件事情做了什麽?1978年(的時候),走去訪美啊!是不是?要明白一件事情就是,共產黨能夠維持到今天,就是大家很不喜歡聼的一句事實就是,鄧小平是整個中共歷裡面最親美的那個人。現在你說習近平,我覺得他就是要否定鄧小平。那習近平也做了十幾年了,會再瘋多久?」

有些人認為美中對抗是因為美國不讓中國發展,利世民認為這些人純粹是一廂情願,還停留在義和團的水平。他質問:「中國的改革開放,美國有做過什麽不讓你發展的?」

有人説美國有301法案啊,利世民解釋:「301法案其實是做什麽呢?301法案其實是説,喂!大佬,做生意你也要跟一下規矩啊。不能次次你(中共)賣東西去別人那裡就行,別人賣東西給你卻不行。那時候還有知識產權的糾紛,你(中共)跑去偷別人的軟件知識,別人沒辦法去追討的,那就只有不讓你賣了。現在其實情況是類似的。」

他指出,現在晶片行業、做5G,很多人都知道,華為賣得這麽便宜是因為它的開發成本低,很多技術是從別人那「拿」回來的。「那別人説,你也偷了很久了,我現在就是不讓你偷,我看你怎麽樣?那麽在晶片上我做一次給你看。我就是技術不給你,器材不給你,你(中共)這麽厲害自主研發,做一次給我看。」

他總結道:「所以到了最後我還是那句,從始至終都是你(中共)自己破壞自己的基礎,你還賴誰呢?」

香港人的抗爭應該升華

當香港的抗爭變得越來越困難的時候,離散海外的香港人更要在世界各地繼續抗爭下去。

1. 海外的香港媒體人可以怎麽做

談到海外的香港媒體人可以怎麽做,利世民感到是一個「很沉重」的話題。

他表示,想繼續做新聞工作的,也沒説不行,但是你始終沒有了那整個生態圈。很多人就説,哎呀怎麽不在海外搞《蘋果日報》啊?事實是搞定一盤生意是需要一定的條件。就算是自媒體,也只有少數的KOL(意見領袖)可能做得到。對大多數人來説,如果你當作是一份工作去謀生,就很容易失望。所以他覺得,海外的媒體人,一是你就加入當地的媒體公司,如果有的話;如果不是呢,有其它的收入來源,有其它的工作,繼續寫寫東西啊、做公民記者,這些就是你的使命。

2. 拉闊聯盟 繼續抗爭

利世民認為:「我覺得香港人應該要升華我們的抗爭。」

他覺得,第一件事是要看清,可能從八九十年代就開始,其實整個地球現在唯一的、最大的矛盾在哪裡?大家心知肚明。這次有點是普京做了「爛頭卒」,有人在後面樂見其成。俄羅斯勢弱的,它(中共)就趁勢取而代之;如果俄羅斯這次得逞,又是它贏。不管你打得贏打不贏,最大的贏家都是它。

利世民解釋道:「說香港人要升華的意思是,我們現在可能是人在美國、加拿大、英國、澳洲、新西蘭,我們在不同的地方,我們其實捍衛著的,不單是香港人的自由。我們香港人是一種象徵,就是世界上曾經一個最自由、最開明、最高度發展的一個城市,被毀於一旦。我們親身經歷過。現在我們去跟全世界講,昨天的香港,明天就是你。現在我們共同守護著的是一個自由世界的秩序。我覺得我們只有把我們那個聯盟拓寬,我們才能看到真正的共同問題是源自於那個『神奇國度』。」

利世民提到:「我知道很多朋友就是,(認為)凡是中國的就是不對的。不要這樣。我們最大盟友就是那十幾億、在(大陸)裡面、現在每一天都在那裡驗核酸的那些身受其害的人。……到底為什麽這個國家可以接受一個這麽不合理的統治的呢?那個原因就是我們要處理的問題。如果我們認定,哦,這個是中國人的民族性來的,… …我們就沒東西可搞的了。大家都定下心來做加拿大人、做美國人、做英國人、做澳洲人、做新西蘭人。……你今生就可以不做中國人了,你不用等來生。否則,我們還是要捍衛這個自由世界裡面現在我們有的東西——我們所珍惜的空間。」

他知道,在西方國家,也有一些華人、甚至個別西人會説,中國有什麽不好?他通常見了這些人就説:「我為了自由來到美國,你覺得中國沒有什麽不好的你可以去中國大陸生活,你不要把美國搞得像中國那樣。」

他建議,如果你在加拿大遇到這些被稱作「useful idiot」(有用的白痴)的「左膠」,你也可以跟那些人說:「如果你喜歡中國就搬過去,但是不要把加拿大變成中國。……你不知道有多少中國人跑到加拿大就是為了避開中共的政權?你現在搞到加拿大好像中國那樣,你讓這些人到哪裡去?」

他表示:「現在我反而要跟大家講,我們要把我們的聯盟儘量拉闊些。如果是在加拿大的,你要令到更加多加拿大人知道為什麽要捍衛加拿大的自由和民主,不要使加拿大變成像大陸那樣;在美國就要讓美國人知道,不要傻傻地跑去告訴別人中國有多麼好……我覺得我們要把整件事提升到另外一個層次,我們是自由的鬥士,我們不是純粹地為香港而戰,我們是為世界自由而戰。如果我們做成這件事情呢,那最終我們可以令到香港人在國際上的地位能維持下去。」

責任編輯:林君#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