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家裡的水管結冰了怎麼辦?先緊急做1件事

寒冷的冬天水管結冰了怎麼辦?為了防止水管爆裂造成更大損失,專家先緊急做1件事。(Shutterstock)
人氣: 1587
【字號】    
   標籤: tags: , , , ,

【大紀元2024年01月30日訊】(大紀元記者莫琳綜合報導)寒流來襲,氣溫低於零度以下的冬天,如果龍頭打開後沒有水流出,很可能是水管結冰凍住了。水管結冰要找出凍結的地方有沒有爆裂的現象,如果有則需要立即進行處理,否則就會像不定時炸彈一樣,等到氣溫回升水管解凍之後,你的家可能水流成災,後果不堪設想。

哪些地方的水管容易結凍

首先查看家裡所有的管道有沒有水管漏水,一般這些地方的水管容易結冰,當然也要看自家所在地區的情況:

. 廚房水槽下方櫥櫃靠近外牆的水管
. 地下室或地下管道間無供暖的地方
. 靠近戶外的水龍頭的水管,通常是連接花園水管的地方
. 暴露於外牆的水管

查看水管結冰的位置有無爆裂

先關閉水管總開關,然後打開結冰的水龍頭。

順著水龍頭往回查看水管經過哪些低溫地帶,如靠外牆或沒有供暖的地下管道間。查看這些管道有無結冰異狀,如稍微凸起或裂縫。如果有出現裂縫,最好找水電工處理。

地下管道間沒有暖氣的地方,水管容易結冰,應該及時檢查是否有凍裂的管道。(Shutterstock/大紀元合成)

水管結冰如何解凍?

如果發現水管某個地方結凍,但還沒有破裂漏水,要趕快解凍。

注意:切勿使用噴燈或其它明火解凍,否則容易釀成火災,還可能損壞管道。

根據水管結冰位置的不同有不同的解凍方法:

1. 如果水管結凍的地方位於室內牆壁或天花板內:打開室內暖氣。

如果懷疑管道結凍是在浴室或廚房水槽下方或衣櫃,打開櫃門,讓暖氣達到牆壁。

TIP:如果冷天氣還會持續幾天,在這波寒流期間要保持室內溫暖。保持室內溫度高一些的費用比水管凍裂花的維修費少很多。

如果發現牆壁內的水管快要破裂,可能要打開牆壁進行處理,這時最好找專業水電工處理。

2. 結冰的管道在未完工的地下室或車庫,則可以有好幾種解凍方法。

不管採取哪一種,都要從水龍頭往結凍的地方開始逐漸加熱,這樣解凍時水自然就流出來了。

■ 吹風機:用來吹頭髮的吹風機是最簡便的方式。用吹風機的溫風吹結冰的地方,再慢慢加溫到暖風再到熱風,多角度上下吹,直到水管慢慢解凍。

■ 用毛巾或抹布蘸常溫水敷在結冰的水管上,跟吹風機的方式類似,等水管溫度上升後,再改用溫水跟熱水溶解結冰的地方。

上述方法都是採取逐漸加熱的方式,不至於使水管由於突然溫度驟變而破裂。因此要避免突然高溫加熱的方式。

3. 使用電熱線解凍

亞馬遜有賣一種電熱線(Electric Heat Tape),繞在水管外面幫水管保暖,只要插電就可以。這種電熱線有一個溫度調節裝置會控制加熱溫度。這種電熱線也可以用來捲在預防水管結凍的地方,只要插上電源即可,不需要時拔掉即可。

以上這些方法可以視具體情況處理。可以先逐漸加溫直到水流正常,再用同樣的方法試試其它的水管有沒有結冰。

圖為在水管外施工加電熱線,示意圖。(Shutterstock)

如何預防水管結冰

避免嚴寒酷冬來襲再次發生水管結冰的問題,事先做好防範措施才能安心過冬。尤其冬季外出時,你更不希望回家時水滿為患。以下綜合美國紅十字會及專家的建議供參考:

1. 水龍頭打開放水流

寒流來襲,在特別寒冷的夜晚,預防管道結凍,可以打開水龍頭,穩定的水流可以保持管道微微高於結冰點。

這個方法的缺點就是浪費水資源,但這樣比水管凍裂造成的後果要好。因為水管一不小心凍裂損失的水,每小時可能好幾百加侖。

游泳池跟灑水的水管也可採取同樣的作法。

(編者注:設置這種水流或許是在極端寒冷情況下的權宜之計,而且水流最好盡可能保持細小,不宜過大。)

2. 打開所有藏著水管的櫃門,讓屋內的暖氣能到達櫃內的水管。這個辦法通常足夠防止廚房水管在寒冬半夜結凍。

3.不論白天或夜晚,保持室內溫度恆溫。離開家時,室內溫度不要低於華氏55度(約攝氏12度)。門窗都封好隔絕冷空氣進入屋內。

4. 特別冷的天氣,將電熱線捆在容易結冰的水管上,插上電源。防凍效果佳又省力,只是價格較高。

4. 用海綿絕緣材料隔絕容易結凍的管道,尤其是會經過沒有暖氣的地方。但絕緣物只是延緩暖氣的散發,如果周圍的溫度很低,還是無法預防水管結凍。

保護暖爐管道,可以加絕緣材料。但若氣溫過低,也還是有結冰的可能。(Shutterstock)

5. 安裝永久供暖設備,以維持該區域的管道在冰點之上,例如,在沒有暖氣的地下室或停車間。

6. 花園的水管要收起來,不要接到戶外水龍頭。如果戶外水龍頭不是防凍型的,要關閉室內連結到戶外的水龍頭。滴乾戶外水龍頭和水管內的水,因為水管裡如果沒有水,就不用擔心會結冰了。◇

責任編輯:李凡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