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首相夫人“唇彩門”

BBC中文網記者蘇平

標籤:

【大紀元8月7日訊】BBC中文網記者08月05日蘇平报道,最近一期的女性時尚雜誌《Marie Claire》跟蹤採訪了英國首相夫人謝麗,採訪錄發表的同時,還刊登了幾幅在首相夫婦臥室中拍攝的生活照。

其中一幅,謝麗坐在床邊,翹著嘴唇,她的”閨中秘友”兼生活、形像顧問卡普林在一旁給她塗唇彩﹔另外一幅,謝麗站在臥室的樓梯旁,地毯上亂七八糟地散落著幼子利奧的火車、汽車和積木等玩具。

有的時候,一張照片傳遞的信息量和引發的衝擊波甚至能超過幾版報紙或者整本雜誌。”唇彩門”一類字眼不久后開始見報,可見謝麗普通的生活照並不普通。

布萊爾當選首相之後,夫婦倆人曾經和媒體有過一段不短的蜜月。但過去幾個月,特別是謝麗,日子很不好過,動輒就遭到冷嘲熱諷或是直言批評。

柴米油鹽也是政治

去年年底,卡普林的前任男朋友、一個澳大利亞騙子用不太光彩的手段給謝麗買了套房子,事發後引起軒然大波,被稱為”謝麗門事件”﹔前段時間,謝麗被指責接受免費饋贈的名牌時裝、愛貪小便宜﹔在首相府主持交通研討會,被稱為不願隻當綠葉和干涉政務﹔在中國唱卡拉OK遭到嘲笑,還被批評為不敏感(當時武器專家凱利剛剛自殺)。

謝麗不僅僅是首相夫人,還是大律師和四個孩子的母親,堪稱家庭事業雙豐收,說她精明強乾、是成功、獨立的現代女性典范並不為過。既然政界、媒體對她都不友善,接受女性雜志採訪、將注意力從她的公共角色轉移開,初衷不難理解。為什麼謝麗就不能放鬆放鬆,和要好的女朋友以及時尚雜誌的記者一起聊聊天、化化妝、拍拍照?

謝麗的採訪錄輕鬆易讀,通篇談的都是個人生活和事業追求,包括節食減肥、入睡前讀什麼書等細微內幕。但無法否認,謝麗的柴米油鹽也是”政治的柴米油鹽”。

如果謝麗覺得自己的訪談不能給丈夫帶來任何政治收益,她會允許記者拍攝自己的臥室嗎? 謝麗的床單被罩、口紅唇彩之所以都能引起巨大的反響,正是因為這一切都發生在政治權力的中心唐寧街,都發生在首相的身旁。

真是普通一員?

公共人物,一言一行都引人注目,無暇多慮之時出言不慎在所難免。但是《Marie Claire》的訪談是幾個星期、甚至幾個月以前就已計劃好的,在凌亂的臥室拍照解釋為一時興起似乎有些牽強。那麼,如果謝麗是希望讓我們這些普通人覺得她也是我們之中的普通一員,在我看來,謝麗沒能達到預期的公關目的。

接觸過謝麗的人都說她平易近人、親切、溫暖。謝麗確實和我們一樣,既需要工作,又要相夫教子。但是,普通婦女沒有司機、形像顧問、保姆和清潔工﹔普通婦女不願別人看到散亂在梳妝台上的內衣,普通婦女會命令孩子把玩具收拾起來﹔實在沒時間時普通婦女還能一邊開車一邊塗口紅﹔普通婦女在有攝影師到家里來時,會提前爬起來,堅壁清野。

謝麗去年在向媒體公開解釋”謝麗門事件”時幾乎是聲淚俱下地說,”我的本能是保護自己家庭的隱私。”這和任何一對普通父母都沒有區別。但是,和媒體談論孩子是保護他們隱私的最佳方法嗎?

布萊爾夫婦去年曾抵制公眾的強大壓力,拒絕公開幼子利奧是否接種了MMR麻疹、腮腺炎和風疹疫苗(曾有報道稱,英國政府提倡兒童接種的MMR可能與孤獨症有關)。謝麗此次請媒體走入臥室,談利奧晚上睡覺如何、在女王面前唱國歌時多麼可愛。今後抗議媒體侵犯子女隱私,布萊爾夫婦即使使用激烈言辭,殺傷力估計也會減弱。

“歷史學家之必讀”

當初正是卡普林的前任男友給謝麗帶來那麼大的煩惱,卡普林本人由於衣著性感、追求名利也不大受英國人喜愛,謝麗忠實維護與”朋友”卡普林的關係固然令人佩服。但是人們不禁要問,謝麗生活事業有成、受過教育、修養良好,為什麼如此依賴形像顧問?卡普林對謝麗的影響到底有多大?

英國歷史學家、作家蒙特弗洛爾在《每日郵報》撰文說,八十年代的英國流行撒切爾主義,今天則盛行卡普林主義。卡普林主義代表著風格和潮流:90年代末和本世紀初人們的信仰、媒體意識的覺醒、珍愛健康、享受性自信等等。

暢銷晚報《Evening Standard》的專欄作家A.Wilson甚至說,謝麗採訪錄是”未來歷史學家之必讀”。

看來,謝麗的唇彩一時半會不會被人們遺忘。

转自BBC(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艦長亂沖馬桶 害德國二戰潛艇沉沒
太空人在外太空如何洗衣服?
傳承200年 埃及工匠以傳統方法做水泥花磚
有關世界第一高樓的9個事實 你可能不知道
最熱視頻
【時事縱橫】美中天津過招 李克強發話洩密?
【新聞看點】煙花再襲如末日?江浙滬撤200萬人
【遠見快評】瘋狂圍攻外媒 中共文宣失控?
【拍案驚奇】美副卿訪華遭挑釁 中國「紅災遍地」
【探索時分】澳大利亞也要協防台灣?
【有冇搞錯】習近平視察西藏 誰在騙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