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明:一個美國人在中國中央電視臺工作的感受

-----訪前CCTV英語頻道外籍專家瓊‧瑪爾提絲

北明

【大紀元4月9日訊】(按:瓊‧瑪爾提絲 Joan Maltese 女士2002年至2003年在中國中央電視臺爲英語九頻道工作了一年半時間。在與CCTV的工作合同期滿之前,她記錄、撰寫了自己在那裏工作的經歷和感受。返回美國後不久,原文(英文)在美國Newsmax新聞網發表。據瑪爾提絲本人介紹,文章發表後引起中央電視臺英語頻道的關注和有關負責人的暴怒。介紹瑪爾提絲女士到那裏工作的人也受到了嚴厲指責。本採訪是此一前提下做的。本採訪有所刪節。採訪中提及的瑪爾提絲的那篇文章,有興趣的讀者可登陸Newsmax.com網站查找閱讀。)

北明(以下簡稱“明”):您知道嗎?你對自己在CCTV工作經歷的描述和對在那裏所見所聞的評價,聽上去像是一個職業記者,一個媒體專業人士。我的意思是說,雖然您沒有受過新聞專業的訓練和教育,但是您在做那些您剛才所提及的有關新聞職業知識的調查與學習前,就爲一種非正常的新聞作業環境感到不舒服,是嗎?

瓊‧瑪爾提絲(以下簡稱“瓊”):是的。我一直就知道我們基本上……我們
沒有遵守新聞記者的真正的,真正的使命。我總是知道這一點,從一開始我就知道,因爲……

明:您自然而然就知道這一點?

瓊:啊,是的。因爲那裏有新聞檢查員,就坐在我們的新聞部辦公室,是政府的新聞檢察員。而且有時候我們寫的最初的新聞稿件被改了。我完全知道。

明:您完全知道。不過您注意到嗎?如果是中國人,甚至是中國新聞學院受過專業教育的中國人,他們在那種情況下也許根本不會感到有什麽地方不對頭。

瓊:啊,也許是的。我想是的。事實上他們覺得做政府讓他們做的事,不報導真相而試圖讓中國看起來不錯,是十分自然的事情。

明:所以您的感受跟在那裏工作的中國人有根本的不同。

瓊:是的。

明:您知道原因嗎?

瓊:啊,當然,你知道,我已經習慣於閱讀西方媒體的新聞報導,我對這些媒體有一定的期待。我的意思是說,我的期待是,媒體是對所有人開放的,它不能站在某個立場,專門對政府作出回應。不僅不對政府作出回應,而且與政府是競爭關係,矛盾的關係。不光是站在政府一邊,做政府讓它們做的事情。所以,我對媒體的期待當然是完全不同的。很多我的中國朋友告訴我,他們成長期間,甚至當他們在語言學校裏的時候,就被告知不能相信外國人,不要相信外國媒體,外國媒體在中國問題上撒謊。所以他們在開始參加工作的時候已經認爲中國政府才講真話,外國媒體不能信任,外國人也不能信任。

明:當您瞭解了這種情況時,您什麽感受?

瓊:你知道,因爲中國有12億人。我全部所能做的就是希望某一天某些真相之光顯露。我的工作可以改變一點這樣的現實。那是我寫出我的經歷的原因之一。因爲我工作是爲這樣一個……我是說我工作了18個月,真正是爲這個宣傳機器工作。這是一個不名譽的機器。就是這是原因,我決定我應該講出真相。是的。我持續地希望,中國人對他們在青少年時期所接受的不高尚的教育變得越來越有懷疑性,對政府所告訴他們的話有越來越有多的質疑。

明:您知道有一些中國媒體專家,包括美國大學的或者媒體的專家,批評美國媒體。

瓊:是的,是的。

明:他們說,美國的媒體在撒謊方面跟中國的一樣:你們也不說真話,不報導真實的消息。但是這些人當中的美國專家並不真的瞭解中國媒體的表現。在您的經驗當中,比較兩方面的媒體,在報導真實方面,您有什麽評價?

瓊:在這方面,自動地,當然所有的媒體機構都有人支援,都發表各自不同的見解、觀點。但事實是,至少在西方媒體中有很多聲音、很多見解、很多計劃。你可以得到很多不同的故事,從而自己找到真實的資訊。更重要的是,在許多情況下,您可以自己去到私家資訊中心來源去找到資訊,找到,啊……政府在網上發佈的政策、政策的聲明,你不必要等到媒體把政府說了什麽這類資訊轉達給你。你可以自己去找。而且,你有要求媒體報導真實情況的完全自由。你可以面對媒體,對他指出:你撒謊。諸如此類。在中國你就不能這麽做。因爲媒體是,基本上是政府的代理。如果你到中國媒體去指稱他們:你撒謊,你爲政府歌功頌德,你立刻就有麻煩。另外就是,那裏只有一個,只有一個聲音。中國只有一個官方的聲音。你得不到多重的觀點,你的不到不同的多樣的觀點,那只有一個觀點。所以中國人沒有機會瞭解別人人怎麽說,別的可能的訪談是什麽樣的故事。

明:比較中國政府對媒體的控制—-事實上政府開辦、媒體管理—您認爲是否
有可能,有任何辦法,美國政府可以那樣控制媒體?因爲我們知道,美國政府經常遭受媒體的攻擊。

瓊:我覺得美國政府唯一可以控制媒體的辦法是,不告訴媒體有關他們的消息。我覺得那是他們可以控制媒體的最好的辦法。雖然如此,一些記者會尋找途徑,找到那些願意泄露資訊的人。所以美國政府最有希望的控制媒體的辦法就是不讓資訊泄露給它們。基本上我不認爲政府可以真正地控制新聞。任何時候,比方說,如果美國領導人打電話媒體組織,給一個報導施加壓力說,我不喜歡這個新聞報導。立刻,這事本身就會被報導出來。我是說,如果有人給CNN說:停止報導這個事情。CNN就會報導說,咳,今天有打電話給我們要求我們停止這個報導。所以,美國政府沒有多少機會控制媒體。我想,一個證明就是事實上,許多美國政府的官員經常抱怨媒體,抱怨它們的報導不真實。你知道,如果這種情況總是發生,總是抱怨它們報導不真實,那麽很明顯,美國的媒體是不受控制的。

明:我記得美國打阿富漢的時候,布希對CNN播放了當時發現的本拉登的一個講話不滿,認爲是替恐怖份子做了宣傳。所以布希接受CNN訪問時,希望CNN訪問他的時間在長一些,以便他表達的清楚些,但是CNN說:不。你的時間到了,就這麽長。

瓊:是啊。是啊

明:別說控制媒體了,你連被採訪的時間有多長都控制不了。

瓊:當然。你能不能想象,胡錦濤如果想要被採訪,噢,上帝,CCTV1或者CCTV9必定放下所有它們手中的工作,落實這個採訪。而且,在採訪播出前,他將看到要播出的所有內容。所以是的是的。我是說,事情不像那樣。

明:布希還抱怨說,CNN幫了本來登的忙,幫助他宣傳他的恐怖思想,甚至那個講話是個秘密戰鬥動員令也說不定,怎麽能夠在戰爭期間,在這樣的非常時期播放。但是CNN才不管這一套。照播。

瓊:對對。是的是的。

明:瓊,請告訴我,在您爲CCTV9工作的時候,您跟那裏工作人員的新聞價值觀念完全不同,工作態度和方式也會表現在您的工作中,這種情況下,您怎麽跟您的同事打交道?

瓊:啊,你知道有些事情,對於我對一些事情的觀點,我們之間在許多無言的一致的見解,默契。人們,每個人都知道我們必須怎麽做。每個人都知道我們應該怎麽做。外國人憎恨的事情,中國人,我想大部分時間裏是聽天由命,他們就是順從。有時候,私下裏,我們聊起來,我們會提起某某人愚蠢,有時候有的中國記者會感到非常沮喪,但是大部分時間裏,由於我們都知道我們在這裏是生産一種宣傳産品,因爲我們對此有共識,我們對現狀沒有太多的抱怨。現在,我們確實經常不斷會有對政治的爭論,比方中囯共產黨好還是不好,中國的對外政策是否正確這類話題的爭論,這是一種每天生活中都會發生的爭論,但是對於我們實際上做的事情,我是說,雖然我們外國人知道來這裏就是爲了宣傳而寫,中國人也知道在這裏是爲宣傳而寫,這確是一個接受的事實。這是一個不情願地接受的事實。

明:如果他們沒有發現您的文章,或者如何您沒有發您你的文章,您認爲您可以或者願意回到CCTV去工作嗎?

瓊:啊,我不會回去爲CCTV工作。我願意爲一個真正高尚的、積極尋求調查事實真相的媒體工作,而不是去爲一個宣傳機器工作。我願意,我願意回到中國去,我願意在中國爲CNN、或者美聯社、或者路透社工作。我願意味香港的鳳凰、或者翡翠電視臺工作。但是我不會回去爲CCTV工作。因爲我覺得我在那裏工作了18個月,我盡可能瞭解了那裏的情況,那裏的工作非常沒有生氣,而且對我來說也沒有任何提升的機會。所以我不會回去。

明:您對我的中國聽衆或者你的在大陸的中國朋友還有什麽要補充的?

瓊:有一件事我想說:我的這些談話不是反對中國或者中國人民。我談的是一些我希望中國人知道但他們不知道的事情。我覺得真的很難過,中國人經常需要到外國人那裏才能知道他們自己的國家發生了什麽。而且我知道很多有良知的人、善良的人、工作努力的人,希望瞭解真實的情況,希望改善他們的生活,想要改變他們的國家,願意成爲美國人的朋友。我的文章是爲這些人寫的。我真誠地希望中國人,尤其是那些爲自由而抗爭、爲瞭解真實而抗爭的中國人,能夠瞭解我的這篇文章的內容,瞭解這個採訪的內容,感到某種鼓舞。能瞭解到,這裏有人在爲他們講真話。而且,願意就他們國家所發生的事情跟他們溝通情況,分享資訊。

明:謝謝您,瓊。

瓊:不客氣。

2003年11月採訪,2004年4月翻譯整理

採訪、翻譯者爲中國作家、記者,居美國

—轉載自《觀察》網站(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央視五臺無意間轉播出六四事件片斷
追查國際調查焦點訪談「記者」李玉強
羅永忠:《中央電視臺》──這個焦點能爆光嗎?
梁京:對大陸社會良知的考驗
最熱視頻
【時事軍事】卡梅爾在路上 梅卡瓦MK5還有多遠
【馬克時空】印度Su-30戰機 年底赴日進行纏鬥訓練
【舞蹈三劍客】意外發現:京劇挑戰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