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化:祝賀胡佳先生獲得2008年薩哈羅夫人權獎

唐化

標籤:

【大紀元10月25日訊】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三日,歐洲議會主席普特林在歐洲議會全體會議上宣佈,胡佳獲得2008年薩哈羅夫人權獎。

作為每一個仍然生活在大陸被中共盤剝、奴役只能喝著「三鹿毒奶」的中國人都會為歐洲議會這樣的崇高做法而由衷的喝采,歐洲議會能夠以其高瞻遠矚的眼光看到胡佳捍衛的是人類至高無上的人權尊嚴,也就是說胡佳是人類道德、正義、善良的護衛者、是「被中共非法綁架、仍被關押的人權鬥士」,反過來說應該被關押、審判的不是胡佳,恰恰是那個從建政到今天一直在欺壓、殺戮中國人的中共邪黨暴政。這個暴政到目前為止已經致使八千多萬國人非正常死亡,更令人髮指的是這個暴政膽敢採用集中營的方式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的身體器官牟利,這是從古至今人類史上從未出現的最無恥、最血腥的惡行。唾棄暴政、支持天賦人權,不僅僅是歐洲議會的神聖職責,也是人類所有正義、和平愛好者的神聖職責,全人類正義力量都應該聚焦、聲援當前仍被中共關押在黑牢中的胡佳、高智晟、郭飛熊、陳光誠、呂耿松、張林、鄭貽春、齊崇淮、楊春林、所有法輪功修煉者、所有失去土地房屋的維權上訪者以及所有中國人權志士,您的每一個聲援都是正義的匯聚、邪惡的四面楚歌,您的任何正義之舉,也都會被歷史一一記錄。

為了讓讀者更好的瞭解胡佳先生此次獲獎的各種千絲萬縷,下面展開記錄、論述一下:

◆胡佳其人

胡佳,原名胡嘉,安徽蕪湖人,1973年於北京出生,1996年畢業於當年的北京經濟學院的資訊工程專業,現時已改名為首都經濟貿易大學。

胡佳是中國最早關心生態環境問題的環保人士之一。當他還在大學讀書的時候,看到了《人民日報》登載了一篇有關一位日本老人,長期在內蒙古的恩格貝沙漠植樹造林的文章後,隨即為此工作捐贈了100元,更在一個多月後,親自前往恩格貝沙漠逗留了一個星期,與該名日本老人及當地工作人員,一起植樹。其後參與很多有關環保及拯救瀕臨絕種動物的工作。

2000 年,胡佳通過朋友介紹,認識了北京愛知行研究所負責人萬延海,在萬延海的影響下,胡佳開始關注中國的愛滋病人的情況。在往後的數年間,胡佳一直以志願者的身份,從事關懷愛滋病人的工作,期間多次前往愛滋病重災區河南省,探望愛滋病人的家庭,亦因此多次被當地公安帶走問話。與此同時他亦在當時認識了同是志願者,現時成為他妻子的曾金燕。

2004年,胡佳與其他有共同理念的人,成立了北京愛源匯教育研究中心,由志願者從事非謀利的愛滋病公益活動。其後因為他開始參與支持,及聲援受打壓的維權人士的行動,怕會影響該組織的運作,因而辭去愛源匯的職務。

說胡佳,還要介紹另外一位真英雄高智晟律師,他們二位可謂肝膽相照。高律師,眾所周知,他堅持正義高貴的人格,是中國公民的驕傲。因為高律師堅守著自己的信念,他去揭露了中共最為陰暗的一面——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由於高智晟律師對邪惡中共迫害法輪功赤裸裸的揭露,給自己也帶來了巨大的困擾。高律師要面對這個邪惡流亡政黨的打擊報復。直至現在高律師還被中共關押,受到酷刑迫害。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在高律師沒有入獄前,一直保持著和胡佳的聯繫。在擺脫中共高密度的監控,有打電話的機會的時候,高智晟律師首先想到的是胡佳,為什麼呢?因為胡佳是高律師信任的人,胡佳不會出賣高律師去討好中共,胡佳能把高律師的聲音傳到國外,傳到國際社會,胡佳是中共害怕的真勇士。

就在胡佳的女兒謙慈出生不到兩個月,胡佳在2007年12月底就被當局以涉嫌 「顛覆國家政權罪」拘留,2008年4月,他被北京中級人民法院判刑三年半,其實在這之前胡佳已經被中共多次拘捕,5月初,他被移送到天津潮白監獄服刑。 10月6日,據悉:諾貝爾和平獎將於10月10日揭曉,外界預測中國的胡佳、高智晟兩人將是獲獎最熱門人物!可是後來,大家都知道了,胡佳、高智晟都沒能入選,網上有人說這次中共在背後搞鬼。10月10日,把胡佳從天津轉到北京。在天津時,胡佳每天還要干七個小時的活,睡在廁所旁。關注胡佳的北京異見人士李海對自由亞洲電台談了自己的看法:

「我個人的看法可能跟這個諾貝爾和平獎有關係,會使當局更多地感受到他是有影響力的。再有就是奧運結束了,他們心裏也會鬆弛一點,另外他在裡面確實也提出過這個問題,根據人權公約規定,在規定裡確實有這麼一條,就是犯人應該儘可能在離他家比較近的地方來關押,包括他的家裏人都覺得關押他的地方太遠。」

◆薩哈羅夫人權獎概況

薩哈羅夫獎由歐洲議會設立於1988年,頒發給對維護人權有顯著貢獻的個人和組織。這個獎項是以1975年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原蘇聯核物理學家安德烈.薩哈羅夫的名字命名的,獎金額為5萬歐元。

1988年:納爾遜.曼德拉(南非)和安納托利.馬青柯(烏克蘭,追封)
1989年:亞歷山大.杜布切克(捷克斯洛伐克)
1990年:昂山素姬(緬甸)
1991年:亞當.德馬希(南斯拉夫)
1992年:五月廣場的母親(阿根廷)
1993年:《解放報》(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
1994年:塔思利瑪.娜絲琳(孟加拉)
1995年:莉拉.薩娜(土耳其)
1996年:魏京生(中國)
1997年:薩莉瑪.葛沙莉(阿爾及利亞)
1998年:易卜拉欣.魯戈瓦(南斯拉夫科索沃)
1999年:沙納納.古斯芒(東帝汶)
2000年:夠了!(西班牙)
2001年:努利特.皮勒德-卡沙威(以色列)、艾薩特.加沙維(巴勒斯坦)和唐.薩卡利亞斯.康文和(安哥拉)
2002年:奧斯瓦多.巴亞(古巴)
2003年:聯合國
2004年:白俄羅斯記者協會(白俄羅斯)
2005年:白衣天使(古巴)、無國界記者和荷瓦.易卜拉欣(尼日利亞)
2006年:亞歷山大.米林科爾維奇(白俄羅斯)
2007年:薩利赫.默罕默德.奧斯曼(蘇丹)
2008年:胡佳(中國)

◆薩哈羅夫其人

1975年挪威頒發薩哈羅夫「諾貝爾和平獎」時這樣評價其人——「人類的良心」。

薩哈羅夫在1921年(中國共產黨建立的那年)誕生,在1989年(天安門六四屠殺那年)去世。

薩哈羅夫出生在莫斯科的一個知識份子家庭,他沒有在社會底層成長的經驗,也並不瞭解多少普通人的艱辛。作為莫斯科大學物理專業的高材生,他很快就被選拔到共產黨的核子研究計劃。1948年,27歲的薩哈羅夫被安排到研製核子氫彈的代號為「阿扎瑪斯16號」的秘密項目中,這個項目由斯大林的親信、秘密警察頭子貝利亞主管。在這個遠離城市的秘密試驗地,這位後來被譽為「俄國氫彈之父」的薩哈羅夫可以享受黨的高級幹部的特權生活,他在自傳中對那段生活描述說,「我們聽音樂,談論人生的意義和人類的前途。」1953年斯大林去世時,「我感到偉大人物喪失的影響,我想到的是他的人道主義。」

但三件現實中的「經驗」使薩哈羅夫對共產理論產生了懷疑以至最後的揚棄。第一件是一位同事悄悄告訴他,這個秘密試驗場是由政治犯修築的,這些政治犯曾暴動,但貝利亞領軍隊來鎮壓,把他們全部處決了。第二件事是薩哈羅夫親眼看到一隊隊的犯人在這個試驗地做苦力。第三件事是他的氫彈試驗導致很多平民死亡和傷殘;其中一次試驗之前,他判斷會有一萬人因此傷亡。他給赫魯曉夫打了電話說,「這種試驗毫無意義,它只是毫無理由地殺人。」這位當時的蘇共一把手說他會下令推遲試驗,但第二天核試驗照樣進行了。

薩哈羅夫為此哭了一場。他在自傳中說,「這件事之後,我變成了另外一個人。我決定和周圍決裂,我知道再跟他們(指共產黨官員們)講是沒有意義的。 」薩哈羅夫認識到,作為真正科學家追求的是同情(關愛)、自由、真實(compassion, freedom, truth),但它和共產政權追求的核武和擴軍無法共存。薩哈羅夫說,「這可能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教訓:你不能同時坐在兩把椅子上。」

1964年,薩哈羅夫聯合了另外24位俄國知名藝術家和知識份子寫信給當時的蘇共領導人勃列日涅夫,「警告」他不要恢復斯大林的名譽。這封公開信的最顯眼之處是「警告」,而不是像中國有些知識份子那樣,去「請求」當局做什麼。這兩者有性質上的根本不同:「警告」,是發出獨立(於政府)的知識份子的聲音;而「請求」就是臣民的「進諫」。

1968年,薩哈羅夫把一篇題為「進步的反射,共存和知識份子的自由」的文章偷送到美國,發表在《紐約時報》上。這篇文章被研究者稱為「蘇聯極權制度的判決書」,它呼籲建立一個沒有共產教條的民主、多元、人道的社會。據美國的「薩哈羅夫基金會」網頁(http://www.wdn.com /asf)介紹,這篇文章在第二年底就在全球複印、流傳有一千八百萬份。薩哈羅夫立刻為此付出代價,他被從核子研究機構開除了。黨報開始批判詆譭他,包括一些物理學家在內的俄國知識人,也紛紛指責他是叛徒,是「猶大」,是「西方在蘇聯試驗室中的老鼠」。

赫魯曉夫指責他「把鼻子伸向不該去的地方」;秘密警察頭子安德羅波夫把他定性為「第一號公開的敵人」。1980年,薩哈羅夫和他妻子被押解到距莫斯科250英哩的高爾基城,那個城市不對外國人開放,他們夫婦被要求不許離開這裡,被監視居住、與世隔絕了6年。

薩哈羅夫曾兩次絕食抗議,克格勃們把他送進醫院,強行灌食。還有報導說,秘密警察給他用了改變腦子(思維)的藥物。薩哈羅夫堅持撰寫「自傳」,要把他的經歷和發現告訴世界。但他不得不把1,000多頁的自傳主要內容重複寫了三遍,因為前兩次都被克格勃「偷」去了。

1979年,當蘇軍進入阿富汗時,薩哈羅夫公開出來譴責這是侵略。在當時蘇聯知識界和民眾都對蘇軍的行動持強烈、近乎狂熱的愛國主義立場時,薩哈羅夫在這片「愛國者」的汪洋大海中,像一葉孤舟,獨力而倔強地站在「人」的立場為阿富汗講話。在薩哈羅夫的人生字典中,自由高於民族,個體(價值)大於國家。或者說真理大於愛國。

1986年底,在高爾基城被封閉了6年的薩哈羅夫家裏突然來了一批人,給他家安裝了電話。第二天,第一個電話鈴響後,薩哈羅夫發現對方是戈爾巴喬夫,這位提倡「新思維」的共產黨領袖邀請他們夫婦搬回莫斯科。

薩哈羅夫回到莫斯科後,投入更積極的人權和政治活動中,當選為國會議員。在國會開幕時,戈爾巴喬夫安排他第一個發言。薩哈羅夫沒有配合戈爾巴喬夫的新思維(新思維的目的是延長共產主義的壽命),而是在國會提出,要結束共產黨的專制制度。連戈爾巴喬夫都不得不回擊他的批評。

1989年在中國天安門學生運動被血腥鎮壓的那年12月,薩哈羅夫擬就了民主俄國的第一部憲法草案,幾天之後,他就因心臟病發作,在睡夢中去世。但就從這一年開始,蘇聯、東歐的共產政權一個接一個被人民推翻,邁向他在《紐約時報》的文章中曾憧憬的那種民主、多元、寬容、人道的社會

◆結束共產暴政

大家注意到了,1975年「諾貝爾和平獎」頒發給薩哈羅夫時,正是共產幽靈遊蕩在當時蘇聯的時候。而今天歷史再一次重演,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三日,胡佳獲得2008年薩哈羅夫人權獎,今天不同的是蘇聯共產暴政被俄羅斯人早已解體完畢,共產幽靈仍然龜縮在中國大陸苟延殘喘、毒害人類。結束共產暴政迫在眉睫。

這次胡佳獲獎,中共為了不讓胡佳獲薩哈羅夫人權獎,曾經在頒獎前對一些歐洲議會的議員進行威脅、利誘,但遭抵制。德國的綠黨議員海爾加_特律普(Helga Trupel)女士在10月22日的一個新聞發佈會上告訴與會者:「在布魯塞爾的中國大使館給了歐洲議員們,包括我自己非常大的壓力。他們說,如果這個獎給了罪犯胡佳他們將會中斷與歐洲議會綠黨的關係。」威脅的同時,中共的官員們還請她吃飯、送給她東西。

出席新聞發佈會的兩名來自英國的歐洲議員在聽說了特律普女士的遭遇後表示,他們譴責中共當局的這種行為。吉瑞_貝譚(Gerard Batten)先生說,「中共政府這樣做,只能是引火燒身,將會使歐洲議員們比以前更支持薩哈羅夫獎。」

《九評共產黨》在大紀元網站發表過後,掀起了傳九評、促三退的結束共產暴政大潮,目前已經有4500萬人退出中共這個邪黨組織,人類歷史是由人類自己書寫的,我們熱切的希望結束共產暴政成為當今世界的最主流,此乃人類之大幸、大大幸。

註:關於薩哈羅夫先生的主要參考文章是曹長青先生的《薩哈羅夫:中國知識人的一面鏡子》

唐化(大陸)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四日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相關新聞
德國總理默克爾呼籲釋放胡佳
胡佳-中國維權運動的勇士
民主中國陣線熱烈祝賀胡佳獲得歐洲人權獎
胡佳榮獲歐洲議會人權獎 冀大眾關注中國維權人士
最熱視頻
【財商天下】兩次「封島」 北京賠慘!
【新聞看點】百度現「京台高鐵」圖?網民鬨笑
【橫河觀點】環台軍演洩密 美關注武統時間表
【秦鵬直播】FBI突襲海湖莊園 川普反擊
【新聞大家談】威懾中共 台灣需要全系列武器
【馬克時空】中共大陣仗圍台軍演 台灣冷靜以對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