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覃小白(中)

杜雨
font print 人氣: 1
【字號】    
   標籤: tags:

也沒有想到,他的這件事,在他所在的擁有三千人的國營大萬里,竟然成 為了「事跡」。那是住院的第三天,瘦削高挑的總萬工會主席突然來醫院探望、慰問 ;隨後萬《企業通訊》的女記者帶著一束鮮花也來了醫院,說是採訪他見義勇為的英 雄事跡。這使他大為尷尬。更令他感到意外的是,次日總萬黨委副書記帶領一班人也 來了醫院。不大的急救室立時被佔的滿滿的。旁邊的秘書鄭重的告訴他︰「總萬黨委 副書記現在是總萬代理萬長,主管萬內的一切事情,副書記是代表總萬全體幹部和職 工來看望你,並對他表示親切的慰問」。萬長親切的握著他的一隻手,坐在椅子上安 慰他安心養病,需要甚麼組織會全力解決;並告訴他已經責令萬保衛科和公安局取得 聯繫,將儘快破案,早日抓住兇手。臨走時,又對他說請他放心,總萬不會使他這個 見義勇為的英雄受委屈的。緊接著他所在的車間主任和書記以及胖胖的好開玩笑的工 會主席提著禮物也來探望。臉像雕塑不苟言笑的車間主任代表車間全體職工希望他好 好養傷,說總萬已經通知車間他休息期間不僅享受公傷待遇,而且工資獎金一分也不 會少。這消息,使他本來還為工資獎金受影響的擔憂心理頓覺釋然;但過後卻又有點 兒莫名其妙的不安。自萬長親自來過之後,總萬各科室和各車間的大小領導都來醫院 表示慰問。病房裡走馬燈似的走了一撥又來一撥,讓人感到頗有一種弔唁死者的味道 ,引得其他病室的人不時地向這裡張望。
晚飯以後,鬧騰了一天的急救室終於安寧了下來。門外樓道裡時有時無的聲響,使得 屋子裡的出奇寧靜顯得有點兒若有所失。母子倆透過這幾天的事,都有點兒憂心忡忡 。他們忐忑不安地感到,有某種他們不知道的事情正在發生著,而且這事和覃小白的 此次經歷有關。
覃小白當然不會知道,他出事的當天,上級主管部門恰向各萬局下發了一份「弘揚社 會公德,提倡精神文明」的政治文件。第三天,總萬組織各分萬車間中層幹部傳達學 習上級文件。文件傳達完以後,就在人們不知所以然的議論中,一個車間副主任問覃 小白的車間主任︰「聽說你們車間的一個人,被小偷扎傷住院了?」由宣傳科長提升 為副書記的總萬代理萬長聞聽此話,立時敏銳地感覺到了甚麼,他手點工會主席說︰ 「老劉呵,你抽時間去看看是怎麼回事兒。要關心一下你的職工嘛。」工會主席開完 會,立刻就來了醫院。他是帶著任務的,臨走時自然不忘向覃小白母親詳細瞭解一下 情況。覃小白的母親是這樣說的︰孩子去串親戚,回來的車上見一小偷偷一婦女的錢 包。婦女後來發現被偷了錢包問孩子時,孩子就指出了小偷。下車以後,小偷的幾個 同夥就把孩子扎傷了。工會主席回萬這樣一匯報,代理萬長立馬就把宣傳科長傳來, 要他立刻派《企業通訊》記者到醫院採訪英雄事跡,並要緊跟當前形式做好大張旗鼓 的宣傳;接著又把萬辦和黨委辦秘書召來,要他們以萬委和黨委的名義聯合向各科室 、車間班組下發一個文件,表揚,不,學習見義勇為英雄的事跡,在全萬開展爭做維 護社會公德,發揚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先鋒的活動。指示一下,全萬響應。這才有了令覃小白不堪重負的一幕幕。
覃小白出院以後,帶著傷口尚未好利索的身體,懷著對未知事物忐忑不安的心理,到 萬里上班去了——這幾乎是一種自我懲罰。由醫院的一幕幕,覃小白知道自己必須要 面對由訛傳編織的一道虛假榮耀的光環。他知道自己不配擁有這道光環,因為他壓根 就沒有想當甚麼英雄。他知道自己若再遇到車上那樣的情景,卑微膽小的自己依舊會 避之惟恐不及,還當甚麼英雄?他唯一可聊以自慰的是不會說謊話——在這方面,他 自知也不是刻意的所為,那彷彿是腦中細胞的慣性使然,是由骨子深處所帶來的一種 稟性。覃小白在萬內已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了,上班路上人們的誇讚、關懷、問候,使 他頗為汗顏的不自在。尤其《企業通訊》上的那篇對他英雄事跡的報導,令他坐在班 內椅子上的屁股如坐在針氈之上,恨不能把頭鑽進自己面前的抽屜裡消失——那純粹 是一篇胡說八道︰
……在創建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的活動中,我萬職工覃小白同志以自己的實際行動爭做 「弘揚社會公德、提倡精神文明」的英雄。
那一日,覃小白同志串親戚回來的車上,發現一個小偷正在偷一位婦女的錢包,他當 即威嚴的大吼一聲︰「抓小偷」,並用有力的雙手迅速地抓住了小偷的手腕子;在人 贓並獲的情況下,與那位婦女一起把小偷制服,以自己的實際行動伸張了社會正義。 就在他們把小偷制服以後,小偷的同夥窮兇極惡地在光天化日之下,對覃小白同志進 行人身威脅;覃小白同志為了維護社會安寧、弘揚社會公德,體現當代工人的英雄形 象,不畏強暴地以大無畏的英雄氣概,與犯罪份子勇敢地進行了針鋒相對的殊死搏鬥 。但終因寡不敵眾,被犯罪份子扎傷……
覃小白同志在住院期間接受本報採訪時,對自己的英雄事跡非常謙虛,一再聲稱自己 不是甚麼英雄。這充分體現了當代工人的高尚品質和捨己為人的道德情操……
在熟識自己的班內同事面前,看到這樣對自己不倫不類的誇獎報導——而且是一篇採 訪,覃小百感到自己即將陷入一片由目光和嘴巴組成的槍林彈雨中。「覃小白,你的 電話。」 他真得感謝這個電話︰電話裡的車間辦事員讓他到辦公室去一趟。他幾乎 是帶有一種解脫的心理,逃也似的躲開班內的同事們。車間辦事員要他在一份表格上 簽名領錢。他一邊簽名,一邊問是甚麼錢。「你的見義勇為獎勵呀!」漂亮的年輕女 辦事員用一種發現新大陸的目光看著他。他立時感到臉如針扎,低頭接過錢,轉身就 走,幾乎沒有聽到女辦事員要他核對一遍的銀鈴般話音。
他躲在工萬大門外一處不易被人看到的角落,透過穹形大門和一片水泥空地遠遠地看 著淺綠色的萬部大樓。團在《企業通訊》報紙中的兩千元「見義勇為獎勵」,在他覺 來像個燙手的熱山芋,正是「卻之不恭,受之有愧」。現在,他覺得自己就像一個圓 圓的玻璃球被當成了軸承的滾珠,在社會機器的擠壓、研磨下,他已經實在無力再承 受下去。他必須自己想辦法從這種境遇中解脫出來,否則他尚有自知之明的良心重負 ,會讓他精神崩潰的。
他走進萬部大樓,逕直找到主辦《企業通訊》的總萬宣傳科。宣傳科長聽完他的陳述 ,黃白的胖臉佈滿了不解的愕然。隨即問他想怎麼辦?他一時語塞,因為他並未想過 要怎麼辦。宣傳科長感到此事重大, 開辦公桌在屋子裡兜了兩圈,停下來對他這樣 說︰「這樣吧,你去給霍萬長匯報一下,看霍萬長怎麼樣說?好吧。」出門時他想起「 見義勇為獎勵」,問科長如何辦?科長擺手示意他匯報以後再說。
萬長辦公室在二樓。他從宣傳科三樓下到二樓,找到萬長室,在門上輕敲了兩下;聽到裡邊「請進」的話,怯生生地推開了門。這是一間偌大的屋子,滿屋子土黃色調,惟有牆角放著的一盤鑽天柳尚顯出點兒綠色,但可惜是塑料的。這屋子佈置的顯然是 會客室的樣子。屋子裡沒人,從旁邊的隔間又傳來「請進來」的聲音。覃小白依然怯 生生地走過去,發現屋中尚有一玻璃隔開的套間,坐在辦公桌後帶著眼鏡正在看東西 的代理萬長抬眼看到他,目光中露出陌生的神情,隨口問︰「你有甚麼事?」“我… …我……」萬長的陌生感使他窘迫,一時語塞,不知從何說起。幸好盯著他看的萬長 目光中忽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隨後立時放下文件、摘掉眼鏡,從椅子上起身,面帶 笑容地奔過來握住他的一隻手,熱情地說︰「你是小覃,我們的英雄!出院了?怎麼樣?全好了。可以在家多養兩天嘛。來,來,坐沙發上,喝點兒水。」他一臉謙卑笑 容地坐在萬長讓的位置上,又 緊起身接過萬長遞過的杯子,口中不忘說出想好的話 ︰「謝謝霍萬長的關懷。」
「啊。」萬長單手叉腰端在那裏,頗有一副慾有所為的不可一世架式,「怎麼樣?坐 ,坐,你有甚麼要求?」
「不是,我不是來提要求的。我是……我是來退錢的。」他覺得自己最後這句話頗有 點兒急中生智。
「退錢呀!退甚麼錢?」
「見義勇為獎勵。我……我不能拿這個錢。」
「啊,你是英雄,理所當然要受到嘉獎。當然,我們是以精神鼓勵為主,物質為輔。 物質是對精神的肯定嘛。呵,我們還準備在萬里成立一個『見義勇為獎勵基金』,專門獎勵像你這樣見義勇為的英雄。弘揚社會正氣,維護社會公德,爭做英雄嘛。」
「我……我不是英雄。」他囁嚅地說,看到紅光滿面的萬長會意笑了, 忙又補充說 ︰「不是這上面說得那樣。」他指指自己放在茶几上的《企業通訊》,又說︰「事情 不是這樣的。我不能撒謊,不能欺騙組織。」說到最後忽然覺得委屈,眼圈竟然潮濕 地紅了。
他的神情令萬長訝異,一時心有所感地面孔肅穆起來︰「呃,怎麼回事兒?」萬長拿 起《企業通訊》,團在報紙中的錢掉了出來。報紙的整版都是向覃小白英雄學習的內 容,頭版頭條就是那篇採訪報導,「這上面的內容,不是萬報記者採訪你的?」
「我並沒有那樣說。」覃小白的聲音有點兒哽咽,「我也不知怎麼回事兒變成了那樣 ,怎麼寫的。這錢……」
萬長擺擺手,「出入大嗎?」
「完全就不是那回事兒。」
萬長肅穆的表情和緩了下來,坐到旁邊的沙發上看著他,說︰「那你說說是怎麼回事兒?」
他於是把事情的原原本本向萬長敘說了一遍。其間萬長到辦公桌上拿了一回鮮綠色的 搪瓷保溫杯,回來要他繼續說。他著重表明了兩點︰一是自己並沒有想抓小偷,若不 是被婦女逼到了胡同,他也不會去指證小偷的;二是小偷的同夥是在下車後,在沒人處才圍歐了他,他也並沒有同小偷的同夥進行搏鬥。
聽完他的敘述,萬長拿在手裡的水杯一時忘了放下;但略一沉吟,竟然就笑了。他放 下水杯,手點他道︰「你這個年青人呵,你多慮了。你還是英雄。」說這話時,他的腦中閃過《論語》中孔老二的「知恥近乎勇」的評語。「你無愧於英雄的稱號。還是 應當受到表揚的。」
「……」覃小白一臉的迷惑不解。
「呵,這報紙的報導雖然看上去有點兒出入,但精神主旨方面卻也沒有甚麼出格。你 想想︰不管出於甚麼原因、甚麼狀況、甚麼理由,總之是你幫那女同志找回了錢包 ;是你指認出了賊——這總沒錯吧?好,你可以這樣想想,若沒有你,換了別人—— 我想,車上看見小偷偷那女同志錢的人未必就你自己——換了別人,那女同志的錢怕 就永遠也找不回來了,賊的偷竊目的也就達到了。是你阻止了他的犯罪行為。不是嗎 ?再換個角度想想,若你是那女同志的家人、親戚,滿車的人他們除了感謝你,還能 感謝誰?對,不說謊話是一種好品質,是難得的誠實,要堅持守住,是我們的民族魂 。當然這也反映了你靈魂深處依然具有著見義勇為的正義感,也許你自己都沒有意識 到自己的這種正義感。流行的弗洛伊德的下意識揭示的就是自己沒有意識到的精神品 質的存在,就是在揭示著我們靈魂深處固有的民族靈魂的內涵——見義勇為就是其中 之一嗎。小覃,你說是不是啊?」這番話,別說覃小白聽來如醍醐灌頂,就連萬長自 己都佩服自己。
恰在這時有人敲門,說到興頭早已站起來的萬長高聲道︰「進來」。秘書推開門,見 紅光滿面的萬長臉上興沖沖的樣子,一時困惑,待見到覃小白坐在沙發上似有所悟。 他與覃小白點點頭,覃小白頷首作答。秘書請萬長簽發了一份文件。
秘書退出去以後,萬長坐下喝了口水,餘興未盡地繼續著話題︰「再有,見義勇為是一種精神品質,也是一種行為。與犯罪份子搏鬥首先保護自己是沒錯的。皮之不存, 毛將焉附?消極抵抗也是一種鬥爭,只不過是策略和方法的不同。與犯罪份子鬥爭就 應該採取不同的策略和方法。李逵可以掄起板斧亂砍一起——這不免傷及無辜;吳用就可以消極抵抗委曲求全,以期用別的方法制服敵人。啊,對了,你不是英勇地推倒 那個小個子,這就是英雄氣概嘛。並沒有束手就擒,坐以待斃嘛。若換了女同志(言之於此,他已經忘記了那英勇搶回錢包的婦女),一見那陣勢怕早就嚇癱了。小覃同 志你不要有甚麼顧慮,說你是見義勇為的英雄我們是有根磘的。你就是見義勇 為的英雄,當之無愧。你好好想想,不是你幫那女同志找回了錢包嗎?你推倒小個子 的行為不就是同他們進行了搏鬥嗎?中間的波折不是主要的,是次要的。怎麼樣,想 明白了嗎?」
覃小白感激地點點頭。
「小覃是個聰明人,一點就透。」
萬長說著站起身。覃小白明白自己該走了;他也想走了。他拿起報紙,坦然地把錢裝 在灰黃色的西服內衣口袋裡,「對嗎,裝起來。」萬長說。他感激地笑笑。「小覃的 財會大本學歷是哪個學校的呀?」聽話,萬長對他的情況是有過專門瞭解的。他感動 地笑著,略有點兒不好意思地說︰「我拿的是函授的本,是咱們系統的。」
臨到門口時,萬長拍拍他肩膀說︰「好好幹,不要有負擔。誠實是一種美德,要保持 住啊。」覃小白上前一步自己打開門,肩垂腰彎地請萬長別送,然後在外邊把門給關 上了。
走出萬部大樓的覃小白已然一身輕鬆,長期以來一直困擾著自己的鬱悶心結已經打開 ,他邁下樓前台階的腳步輕快、飄逸,在半中午晶瑩剔透的陽光中有一種飄飄慾仙、 乘風歸去的感覺。人就是這樣的奇怪,思想角度的轉變常常使得事情本身的實際事實變得無關緊要,覃小白並不覺得自己的靈魂就像一個寡婦被流氓強姦著,他現在只是 感到肌體得到了性滿足的暢意,而全然不知自己的靈魂和人格正在被施暴。他現在已 經不怕再碰見熟人,他希望能夠碰見熟人;對人們的誇讚、問候、關懷,他已是慨然 應受,因為他已經覺著自己就是英雄了。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六月份即被杜世成揭發出來的陳同海如今仍在雙規。陳同海是太子黨,浸淫石化系統四十餘年,一九九八年四月任中國石化集團副總經理,二○○○年二月起任中石化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長,二○○三年四月任中國石化集團總經理兼中石化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出事的在黃島興建國家石油儲備基地是他四十年經手的無數重大項目之一。石油是國家的壟斷企業,利用壟斷性佔有國家資源,賺了巨額利潤再被企業領導和職工「所有」。

    十幾年前,大慶王鐵人的兒子領導下崗買斷的工人示威遊行,因為巨大利益的不公平。一個在崗的普通石油工人,一年的工資獎金加分紅高達七十萬,企業領導人該有多少?大概以千萬計。陳同海作為中國石化集團的總經理兼中石化的董事長收入又是多少?陳同海遲遲不結案,就因為貪腐金額巨大得令人難以相信。富可敵國,高官和國有企業領導已經是各個賽和?,金人慶和其他高官與陳同海、杜世成的腐敗鏈條怎麼處理,變成考驗55和賀55智慧的重大國是。能對人民講真話嗎?若能成為「法治政府」,太陽真從東邊出來了。

  • (大紀元綜合報導)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面臨「美國綠卡」考驗。馬英九陣營由發言人出面表示,全家只有在美國出生的大女兒有美國護照,其他人都沒有綠卡,後來卻改口「曾經」擁有。謝長廷29日上午召開記者會,強調「誠信是最好的政策」,抨擊馬英九在綠卡問題上,沒有完全講真話。
  • 讀了《南方都市報》年末對高耀潔近況的報導,最強烈的感受是她的絕望。不是疫情之嚴重到了極限,再不正視就會演化為巨大的民族災難,那麼她很可能仍然不被承認,仍然被目為異端,而一直被誣陷、被封殺。事實上,當年誣陷她、封殺她的那些人並沒有被問責,並沒有付出任何代價。罪惡既然不受懲罰,也就無法排除將來重演的可能性。只不過因為高耀潔已來日無多,這種可能性才不致發生在她的身上罷了。
  • (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含青採訪報導)山西省的人權活動人士通過互聯網發佈倡議書,為因講真話而服刑8年並失去記者身份的高勤榮的妻子募集醫療費用,幫助高勤榮一家度過難關。
  • 我是一個「生在新中國,長在紅旗下的革命青年」,最看得穿中共是一個矇騙世人、欺壓百姓的偽君子。毛澤東死後,奄奄一息的中共靠吮吸「資本主義階級敵人」的奶水救了自己的命。如今剛剛喘過氣來,就忘恩負義地學它共產祖宗的老一套,向敢將講真話的中國人揮舞起屠刀。中共手裡有錢了,自以為比它的共產祖宗更了不起了。狗眼看人低,小看自家中國人,報應、如今滿中國的「紅五類」也起來造「紅色政權」的反了。
  • 1949年以後,四川發生的災難最大的莫過於1960年前的大饑荒。那場持續三年的災難使號稱「天府之國」的四川竟然非正常死亡1000萬人左右。那是一場本來可以避免的悲劇,要不是一批敢於講真話的幹部衝破重重阻力向黨中央反映四川的真實情況,這場悲劇可能還會延續一段時間。然而,這批幹部卻因此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 (大紀元記者高陽比利時安德慧普報導)紐約神韻巡迴藝術團27日下午在比利時安德衛普完成二場演出。當地觀眾熱情高漲,好評如潮。
  • 此次北京兩會,爆發了一場講真話的風暴,指示中國的政治氣候正在發生重大轉變。
  • 盧仔逝世十週年了。在民進黨敗選後仍不見有深刻檢討的此刻,盧修一的身影,以及那個年代的民進黨精神格外令人懷念,過去盧修一以「蘆葦與劍」自喻,現在的民進黨刀光劍影不斷,但蘆葦樸實無華、堅韌不拔的精神何時能重現?
  • 0091年,庚子之春。陽升陰平,天下和風,史前所記之庚子多難庚子亡帝之術已破,至今已60餘載矣。論天下定數,7仍然是幻劫之數,9仍是重生,死門生門看穿死生。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