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場營銷系列:索羅斯的中國觀和顏色革命

人氣 2

十月底,美國富翁兼慈善家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在匈牙利佈達佩斯的中歐大學(Central European University)跟人們分享了他對目前世界經濟和政治的思考。

講座可以說是索羅斯畢生實踐及其哲學觀點的匯總,他把自己的觀察和他的反射理論(General theory of reflexivity)應用於目前的金融危機,並在最後一節「未來前瞻」中,特別談到他對中國在未來世界的地位和作用。

*讓英國銀行破產的人

索羅斯是索羅斯基金會的創辦者,他的量子基金(Quantum Fund)給他創造了大部份的財富。

據估計,在1992年9月放空阻擊英格蘭銀行的激戰中,他獲得了超過十億美元的利潤,被稱為「讓英格蘭銀行破產的人。」

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中,他被馬來西亞、泰國稱為「蠢蛋」和「吸血的經濟戰犯」。

同時,他又是一位活躍的慈善家,在種族隔離政策下的南非資助黑人學生進入大學就讀,向蘇聯東歐的正義人士提供資金援助。

*科學不能解釋當前問題

索羅斯認為,當前世界的問題,不能用科學理論去解釋清。這很符合佛法修煉的人們對世界的看法。
索羅斯認為科學的定律是存在的,但它不適用於人類世界的事件。原因呢,一是社會環境複雜﹔再者,是參與者的思想和心態,也起一定的作用。

人們可以勾勒出社會可能出現的各種情況,並評估事件的可能﹔人們也還可以預想並試圖實現自己的理想。索羅斯認為,他兩者都做了很多次。

事實上,他可以自豪的說自己既是投資專家,也是慈善專家﹔他用投資成功賺來的錢,來支持他作為慈善家的捐贈。

索羅斯認為,本次危機與三十年代的大蕭條有所不同,因為這回人們不允許金融系統垮掉,而是把它置於人造的生命支持系統上。

索羅斯還認為,也許明年,也許後年,我們會再度陷入危機。他覺得,在經濟的「看不見的手」的後面,有一隻看得見的、政治的手,在操縱著許多事情。

*要中共放棄特權的人

索羅斯呼籲中共領導人走向更開放的社會,並為此放棄自己的部份特權。聽到這種呼籲的人們,會對此抱以微笑,索羅斯簡直是與虎謀皮。要中共放棄特權,是根本不可能的。

人們或許會說,中國不是有越來越多的「自由」了嗎﹖難道不是它在放棄特權嗎﹖但這些人所說的「自由」,多半是指在經濟方面的。

當小攤販可以自由擺攤,可以自行積累,可以擴大再生產,可以興辦私人企業時,這種自由的感覺是可以理解的。

但即使是經濟上的自由,也非常有限。當人們意識到特權階層可以擁有三套、五套的住房、別墅,而老百姓積攢一生,也買不起價格衝天、全世界相對於收入來說最貴的中國房地產的時候,自由的感覺就有所不同了。

索羅斯指出,中國人習慣於一種奇怪的思考,自認為是帝國主義的受害者,所以才會有強烈的反對「帝國主義」、反西方的情緒。其實,這種心態是完全不必要存在的。

*美國輸家和中國贏家。

索羅斯預計,金融危機在短期內使世界各國都會受到負面的影響,但從長遠看來,美國會是輸家,中國會是贏家。說中國會贏,按索羅斯的推理,是因為中國是國際化的受益者,並且與金融危機隔絕了開來。

說美國是輸家,許多人都同意。從社會層面看,這是因為美國濫用了美元作為世界貨幣的領袖地位的權力,借債過度,以至房地產泡沫破滅。

從高層看,覺悟之中的人會瞭解,這是因為美國社會偏離了宇宙特性、辜負了神明的期許,在接受寅吃卯糧的後果。但無論如何,人們對美國的看法基本上是一致的,沒有太大差異。

索羅斯所言,有其週詳之處。但需要繼續追究的,是成為國際化的受益者之後,然後做了些什麼。
說中國與金融危機隔絕了開來,語焉不詳。對外貿易是不能隔絕的,那外貿的成果、與外貿緊密聯繫的,如外匯的流通和結餘,外匯儲備的增加,為什麼居然被隔絕開來了呢﹖

*福貴賭錢和國家資本主義

索羅斯意識到中國不是民主國家,統治者也知道必須避免社會動亂,方能保持自己的位置。

索羅斯看到,中國政府借用民企、私企的力量,推動經濟發展,刺激出口,甚至不惜用向貿易夥伴貸款的方式,來達成增加和鼓勵出口的目的。

這個說法說到了點子上,中共也的確是這樣做的。以前有一部叫《活》的電影,是葛優演的,他在片中扮演從青年到老年時期的「福貴」。

福貴之所以丟掉了祖上傳下來的大房子,就是因為有這麼個傢伙,邊誘惑著福貴賭錢,邊簽字畫押的向福貴借貸、給予信用,好讓福貴繼續賭,直到最後把祖傳豪宅輸了出去。

美國在大量進口中國產品、向中國賣公債、以低利率胡亂置產,到今天大量法拍屋上市,難道不是走了「福貴」的路嗎﹖

索羅斯覺得,佈雷頓森林體系已經過去,華盛頓共識也失敗了。從而,中共採取的「國家資本主義」(State capitalism)有新的市場。

索羅斯甚至認為,由美國挑頭的國際資本主義(international capitalism)已經破裂﹔而「國家資本主義」卻方興未艾。索羅斯沒有意識到的,是中國所實行的,不是「國家資本主義」,而是壟斷和裙帶資本主義。

*最後一次「顏色革命」

有趣的是,雖然索羅斯推崇中國的許多政策,但中國媒體對他的報導,還是相當保守和謹慎。究其原因,恐怕是因為索羅斯在全球推動的「顏色革命」。

「顏色革命」催生民主,使專制國家極為害怕。格魯吉亞、烏克蘭和吉爾吉斯斯坦三個獨聯體國家2003年以來相繼發生「玫瑰革命」、「橙色革命」、和「檸檬革命」,共產政權被顛覆,民主人士上台。分析人士指出,索羅斯基金會等在「顏色革命」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也因此,中國官方和媒體對這個人,可謂愛恨交加。愛者,賺錢的行家誰都喜歡,都希望得到一些賺錢的秘訣。

恨者,索羅斯對極權統治的憎恨和推翻極權的舉措,讓中共寢食不安。世上最大、最有意義、也是人類最後一次的「顏色革命」,理當發生在世界的「中央」 – 中國。如果索羅斯能推動成功,該是頭功一件。@*
(http://www.dajiyuan.com)

相關新聞
市場營銷系列:再勸美國總統奧巴馬先生
市場營銷系列:中國模式的最不壞與最不好
市場營銷系列:睡著了的暴政和忙碌的道學
市場營銷系列:美國預測家在中國的新發現
最熱視頻
【遠見快評】習紀念入聯講4要點 美點中共軟肋
【新聞看點】尹家緒反習被抓?多地詭異爆炸
【新聞大家談】山西洪災 無預警洩洪內幕
【拍案驚奇】拜登喊軍事護台是口誤嗎?
【秦鵬直播】與中共開戰?澳防長:讓對方回答
【珍言真語】練乙錚:對華投資須考慮兩因素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