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僮族歌仙傳奇:劉三妹(13)

新郎説明新娘逃跑

胡椒粉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聽說劉三妹被抓了回來,小員外匆匆趕回家,作為“新郎”,他最關心的不是三姐是否安然無恙,也不是要和她“夫妻複合”。說出來都難以置信,他趕回家的目的是要幫助劉三妹逃離。他的這項秘密,沒有向任何人透露,除了丫鬟阿香之外。確切地說,阿香才是真正的策劃者。
小員外雖然出生在大戶人家,詩書也讀了不少,但由於先天就比人蠢一點,甚至說話都前言不搭後語,因此,離開阿香他是寸步難行。
小員外剛一跨進門,阿香就領著他穿過庭院和守衛的家丁,來到新房外。交代了守門的幾句之後,小員外和阿香便進到屋內。三妹被綁在椅子上,嘴被塞著,和婚禮當晚的情形一樣。因為阿秋和阿立送信失敗,導致三妹的行蹤暴露,才被抓回王家來。
“劉三、三姐,在我為你鬆、鬆綁之前,請你聽我說、說幾句。”小員外有點緊張:“倘若你贊同,你就搖頭,哦不!倘若你贊同,你就點頭,不贊同的話,你就搖頭,如何?”
三妹懷疑地點點頭。
小員外清了清嗓子,望了阿香一眼後繼續說:“為了免除你驚慌,我把阿香帶來,她同情你,也同情我,你贊不贊同?”
“嗨!這有什麼好贊同的?”阿香迅速打斷他的話,在沒人的時候,他們從來都是主僕顛倒的:“快和她說正題,有人來就不便了。”
“好,我正式說啦,咳咳”小員外開門見山:“你贊不贊同和我成婚?”
三妹搖搖頭。
“那麼你贊不贊同不和我成婚?”他從來都是這麼羅囉嗦嗦的。
三妹越聽越糊塗,但她還是點了點頭。
“這就對了,我也不贊同這樁婚事。”小員外繼續廢話連篇:“那麼你贊不贊同留在此處?”
三妹不解地掃了他們一眼後就再次搖搖頭。
“你贊不贊同不留在此處?”小員外問。
當看到三妹點頭贊同時,小員外高興地叫了起來:“這就對了,我也不想你留在此處!”
“嗨!還是讓我來說吧!”早已十分不耐煩的阿香,阻止了主人說下去,探身對三妹說:“劉三姐,王公子並不想強迫你結婚,只是父母之命不能違。而你的處境很糟糕,如果你再逃出去,也會再一次被王家抓回來,或者被劉家、白家抓回來,你贊同嗎?(三妹點點頭)而且,眼下的形勢你根本不可能逃,外邊的守衛如此森嚴你不是不知道,你贊同嗎?(三妹點點頭)王公子也想幫助你逃走,只是必須過一段時間,平靜下來再尋機逃走,你贊同嗎?”
三妹感激地抬起頭看了看,點點頭。阿香實在是比王公子機靈一百二十倍,幾句話就說得三妹心服口服,她繼續說:“王公子想和你平靜地商量具體的辦法,你能夠保證在為你鬆綁之後,不大叫,不逃跑嗎?”
三妹信任地點了點頭。於是主僕二人迅速地為她鬆綁。三人坐下來商量逃跑的辦法,小員外幾次要問“大鬧洞房”是怎麼回事,都被阿香阻止了——不要再提起傷心的事了。

與此同時,劉家也知道了三妹的下落。沒來得及和二嫂商量,三妹的母親就獨自一人心急如焚地往王府奔來。在阿香和三妹談得興致勃勃的時候,門外有人稟報:“劉夫人到!”
守門的讓出了一條道,三妹的母親大步跨進房來,母女相見,緊緊擁抱,泣不成聲。小員外和阿香知趣地相繼離去,屋裏只剩下他們母女倆。也不知哭了多久,最後母親打破沉默。
“你太不聽話了!我白疼你了!”母親哭著說。
“你不疼我,你害得我好苦啊!”三妹反駁之後又問道:“告訴我,婚禮是怎麼回事?”
“這事是我對不起你!”母親後悔莫及,“村裏人都要你嫁到王家去,並不是希望你真嫁他,而是怕你跟白鶴走,所以才綁住你,當時我並不情願這樣做,但我也沒有辦法,我對不起你,我絕對不是想讓你受這樣的苦!”
“這苦不算什麼,媽媽。不讓我嫁白鶴,才是我最大的痛苦!”說話的時候,三妹再次以淚洗面。她能承受一切苦難,就是無法承受與白鶴的分離。
從母親的口中得知,是因為阿秋和阿立被抓後,事情敗露,自己才被抓了回來的。
“事到如今,你說怎麼辦?外邊儘是王家的人,就是豁出老命,他們也不會讓我帶你走。”母親一臉無奈地說。
“媽媽啊!我死也不嫁小員外,你知道,我平生只中意唱歌,出生到今十七年了,我就唱了十七年,媽媽啊!我只中意唱歌的人,你不是不知道,你怎麼把我許配給小員外呢?”三妹仍然無法原諒母親:“如果你真的疼愛女兒,為什麼這麼隨便就定了我的終身大事呢?”
母親也不是沒有自己的道理:“會唱歌算什麼本事,會做人才算本事。瓦鍋又不是壞人,何況,你的婚事是明媒正娶的,怎能算是隨便定的呢?我又不是把你許給街邊的討飯佬。我對你的疼愛,對你的一片苦心,你怎麼一點也不明白?”
“我不中意他也不光是因為他是瓦鍋。”三妹要的是自己決定自己的終身大事:“既然你疼愛我,為什麼我的事情不讓我自己決定呢?你分明就不是真正的疼我!”
“女兒啊!天底下自己作主的婚姻,有幾個能富貴的?”母親無比傷感:“從你出生以來,不知多少次操碎我的心。你從小就倔強,樣樣事都自己作主,十七年來,操心你超過你哥哥一百倍,你還說我不疼愛你。我就不明白,我們十七年的母女情分,竟然比不上那白鶴的幾句山歌?”
“媽,你別管她!”不知什麼時候,劉二哥闖了進來,氣勢洶洶地說:“讓她嫁雞,她就應該隨雞,讓她嫁狗,她就應該隨狗!”
“為什麼要我嫁雞嫁狗?為什麼不讓我嫁人?”三妹憤憤不平。
“村裏人都是為了你好,母親更是為你著想,你為什麼一定要隨白鶴去呢?”二哥扯著嗓門。
“因為我中意的是白鶴。”三妹斬釘截鐵。
“你,你,你……你竟然說這種無恥的話?”二哥氣得結結巴巴。
“中意他有什麼無恥?你又不是沒中意過人?”三妹理直氣壯。
“他是我們的仇人,你不是不知道,”二哥說:“如果你嫁給白鶴,我們還有臉見人嗎?你為我們想一想吧!”
三妹知道,劉白兩村械鬥了多年。如果她和白鶴成親,會成為眾人的笑柄。劉家就會成為仇人的親家,二哥就會成為仇人的小舅子,整個劉家村的人都無地自容。但三妹完全顧不了這些,她也沒有責任去承擔這些。
“你可以斷絕和我的關係,說我不是你的妹妹!”三妹大聲地叫喊:“你們可以說我不是你們的親人,說我不是劉家的人,讓我做一個陌生人吧,這樣我才能決定自己的事!”
“女兒啊!哥哥說得有道理,”從來都袒護女兒的母親,這時也無法和她站在一邊:“村裏人是不會讓你嫁到白家去的,他們只是想復仇,現在你動了公憤,他們甚至會加害於你。劉白兩家的仇恨,並不是一天形成的,也不是一天能化解的,你怎麼一點也不理解村裏人的感情呢?”
“村裏人為什麼不理解我的感情呢?”三妹激憤地說:“我可以什麼都不要,我只想和白鶴一道離開這裏,走得遠遠的,我這樣做,又有什麼對不起村裏人呢?”抹了一把眼淚繼續說:“媽!我不明白,劉家和白家有什麼仇恨不能解開?無非就是為丟失幾隻牛、蹋壞幾分田而爭執。大家生活在一起,為什麼不能相讓幾分呢?”
“媽,你別理她,我看她有什麼本事可以拗得過大家。”劉二哥一邊說一邊來回踱步。
“我的天哪!這都怪我,怪我不應該生出你這個女兒來!”母親捶胸頓足:“女兒啊!你就順從一點吧!”
“這也怪不得你,要怪就怪老爺子。在藍靛村住得好好的,跑來這裏幹什麼?”二哥說完摔下一句粗口就出去了。
劉氏一家本來住在羅城縣藍靛村,日子過得還不錯,三妹的爺爺卻偏要搬到宜山下梘來。他的理由是這裏的劉氏家族更大,好有個照應。說雖然周圍也都是壯人村寨,但都比藍靛周圍的壯人友善。
這裏的壯人確實非常友好,從未與外族人發生矛盾。久而久之,劉姓的人也漸漸著壯服,講壯話,與壯人通婚。
“女兒呀!求求你就順從我一次吧!”母親哀求道。
順從?三妹何嘗不想順從?但這一順從就定了她的終身,能順從嗎?當然,暫時順從,以後再尋機逃跑也未嘗不可。剛才和小員外商量的也正是“暫時順從”。
接下來,兩人都陷入沉默,周圍一片寂靜。突然,目光呆滯的三妹開腔了,只見她口裏喃喃地說:“媽,我答應你。”
“你答應我?順從?”突如其來的轉變,母親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是的,我答應你,暫時順從,等到事情平靜下來,我再走。”三妹漸漸地回過神來,用肯定的語氣說。
這時,小員外和阿香一前一後走了進來。
“劉媽媽,我也是這個意思,等平靜下來,再伺機逃走。”小員外神情嚴肅地說。
“和你?”母親一頭霧水。
“不!劉媽媽,我家公子的意思是,讓三姐暫時住下,暫時承認這個婚姻,待到大家信以為真了,我們再幫助她逃離這裏,因為現在是絕對逃不出去的。”還是阿香口齒伶俐。
不過,母親還是不敢相信,“新郎”怎麼會幫助“新娘”逃跑呢?王家的人怎麼會站到劉家這邊呢?
“因為我家公子也不願意這樁婚事。”阿香看出了劉母的疑慮。
“女兒啊!你贊同他們的計畫了?”母親轉身問女兒。
三妹抿著嘴點點頭。
“你同意住在王家不逃啦?”母親再次確定。
“是暫時不逃。”三妹糾正道。
母親無可奈何,看來也只有這樣才能保住女兒的性命。
臨走前,母親答應了女兒的請求:回家後立即聯繫白鶴,把三妹的計畫告訴他,以免誤會。@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評論
2009-03-31 10:4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