僮族歌仙傳奇:劉三妹(20)

繞梁三日
胡椒粉
font print 人氣: 3
【字號】    
   標籤: tags:

直到第二天晚上,王員外才知道劉三妹再次逃跑了。他是在依山樓茶館裏和王夫人一道享受美味佳餚時得到這個壞消息的。
「什麼?又跑了!」王員外驚訝不已:「怎麼會跑了呢,不是過得好好的嗎?何時跑的?」
「不知道」專程趕來報告的帳房佬說:「今天一整天我都見到她在樓臺上唱歌呢,直到下午還看見三妹在窗裏向我招手。」
「既然這樣,她肯定沒走遠,」王員外想了想後問道:「白村的情況怎樣?」
「老爺,我已經知會了白龍頭,他們正搜尋白村。」
「劉家村的情況呢?」
「劉村也都找了,沒有,」帳房佬轉而低聲說:「只是劉村的人還在鬧,要我們賠人,否則他們要告到官府去。」
「看來得增加人馬繼續找,必定要把她找回來。」王員外厲聲說。

王員外一聲令下,王府內的十多名家丁傾巢出動,直衝各要塞堵截。家丁都是策馬加鞭,四條腿肯定要比兩條腿跑得快。他們很快就佔據了北上南下東突西進的水陸要道。王員外還親自坐鎮洛漏,這是西去苗國的必經之道;帳房佬也早已守住北上的龍降鎮。
如此興師動眾,折騰了幾天幾夜,也得不到劉三妹的蛛絲馬跡。難道她會飛?
王員外來回踱步,百思不解:「既然方圓幾十裏都找不到,她應該是走遠了,但既然走遠了,何以當天下午還能聽到她的歌聲呢?」
王員外當然不知道,三妹在前一天的晚上就離開了,人們之所以看到她的身影,聽到她的歌聲,那都是藍芬扮演的。
「難道大家聽到的是她唱歌的回音?」帳房佬像是在自言自語。
「胡說八道!有這樣回音的嗎?」王員外怒斥道:「都是你不好,這麼多條漢子,連一個小妹仔都守不住。」
「怎麼沒有呢?」帳房佬大膽辯解:「你沒聽古人說過『繞樑三日』嗎?劉三妹的歌這麼美,『繞樑三日』也不足為奇呀!」
王員外抬頭看了看屋樑:「繞樑三日?難道真有這麼神奇?」
「老爺,你不覺得劉三妹很神奇嗎?」見員外怒氣未消,帳房佬耐心地解釋:「你想想看,新婚之夜,她能破門而去,少爺卻被打昏在地,多麼的不可思議啊!她能來無影去無蹤,甚至少爺至今不敢承認自己被打,這不是太神奇了嗎?」
「說的也是。」王員外點點頭。
帳房佬繼續滔滔不絕:「這次她又能不聲不響地離開我們的層層庭院,逃之夭夭,竟沒有人知道她何時走,也沒有人知道她往何處走,難怪傳說她會隱身。她走了不過幾個時辰,竟然能逃到數十裏之外,這哪裏是走,這是飛呀!」
「哦?」王員外半信半疑。之前也聽劉村的人說過三妹會隱身,說是劉二哥將門窗鎖緊後,再用竹床頂住大門,但不一會三妹就消失了,出現在幾裏之外的歌墟上。
「我就覺得她神神鬼鬼的,不像凡人,」帳房佬越說越玄,像是在編故事:「聽劉村的人說,劉三妹可以把腳當柴燒,有一次還把手伸進火裏燒,手掌上放著一塊石頭,燒到石頭都軟了,手卻一點事都沒有。」
「燒腳燒手?」王員外自言自語。
帳房佬說的,把王員外弄得暈頭轉向,雖不全信,但他還是請來一位道士,察看屋裏屋外,除除妖氣,變變風水才算了事。
(待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腳不沾地”遊戲是一個人負責捉人,另外幾個人躲避,躲避者在被捉到之前,只要腳是離地狀態的,就可免被捉,例如坐到地上雙腳抬起,又如跳起攀上樹枝而雙腳離地,如果在被捉到以前來不及離地,就算輸了。
  • 白鶴閃電般地撿起信件,快速地掃了一眼,態度也迅速改變:“好啊!三妹,終於和你聯繫上了,謝謝都老!”然後就旁若無人地叫了起來:“不管什麼力量都阻擋不了我們!”
  • 白鶴的父親是一位教書先生。他的頭髮和鬍鬚都是銀白色,而鬍鬚長到足可遮住肚臍。他開辦的私塾“龍江書院”,就設在江邊的積古山下。
  • 聽說劉三妹被抓了回來,小員外匆匆趕回家,作為“新郎”,他最關心的不是三姐是否安然無恙,也不是要和她“夫妻複合”。說出來都難以置信,他趕回家的目的是要幫助劉三妹逃離。他的這項秘密,沒有向任何人透露,除了丫鬟阿香之外。確切地說,阿香才是真正的策劃者。
  • 看著看著,白鶴的呼吸要停止了。因為那窗臺上出現了劉三妹的身影。不可能!這不可能是真的!三妹是絕對不會移情別戀的!但面前這位為人斟酒、有說有笑的毫無疑問就是三妹。而且,而且,而且那歌聲,天哪!三妹那再熟悉不過的歌聲從樓上傳來,像重拳擊打在他的心上,白鶴癱倒在地上。
  • 白鶴是絕對無法接受三妹變心的,這一點,三妹自己也很清楚。但假裝「變心」以贏得機會再伺機逃跑又是她不二的選擇。
  • 依山樓茶館的客人,千奇百怪。醉酒鬧事的有,拖賬賴帳的有,就是從來沒有打劫的,不過今天不同了,隔壁客棧裏,有一位名叫阿榮的小夥子,就在房內演練打劫。阿榮個子不高,濃眉大眼,他從柳州來,打算到苗國去。到宜山時,身上的盤纏用完了,無計可施想到了打劫。只見他將一把短刀藏在身後,坐在椅子上叫一聲「打劫啦」,同時站起來摸身後的刀,不是取不出刀就是刀掉地上。演練好幾次,仍然很不熟練。
  • 自從知道三妹「變心」之後,白鶴終日茶飯不思,夜不能眠。幾天下來,人也瘦得不成樣子,好在有父親的悉心照料,才得以挺過來。沒想到今天又傳來王家為三妹建樓閣的事,對白鶴的打擊就像雪上加霜。
  • 經過幾天的準備,應該是萬無一失了,行動的時間就定在今晚。三妹的心情緊張到呼吸都有點困難的地步。
  • 這時三妹的心情可想而知,只要打開這扇門,就可以和白鶴一道遠走高飛了。三妹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再次左右觀察覺得平安後才上前敲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