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陽光
而小事成就大事、細節決定成敗。自小事做起,由細節入手,才能聚少成多、積小致巨。把每一件簡單的事做好就是不簡單;把每一件尋常的事做好就是不尋常,這就是──從平凡中見不平凡!
在學校任教時,有一次系主任請客,讓服務生幫忙打包剩餘的排骨,說要帶回去餵狗。同事跟著也說要打包,系主任問,妳也養狗嗎?她靦腆地說,帶回去給先生吃。
孩子們的美術、舞蹈、音樂功底,遠遠超過一般藝術學校和藝術班,獲獎年年增加,包括國際獎項。有些孩子不僅進入美國指導學校就讀,更成為神韻藝術團的專業演員,於國際間巡迴演出。
這其實是位好客人,一次跟雲訂了20個擺飾。雲在一個大節日開始時遇到他,因逢節日開始,雲想請客人直接去煉土廠和前輩訂做,客人覺得麻煩,要從雲這裡訂。因訂做數量多,客人也殺價,雲便也接受了殺價,認為有賺就好,就當幫客人多服務一下。
在時間中,看一朵花開落,讓我們明白「無常」的迅速,與「珍惜」的迫切。而這番體悟,淡化了花開的歡喜,和花落的傷感。
在現實生活中,我們常見一些做小生意的人,處在社會的各個角落,他們或許沒有很高的學歷,卻生命力強韌;他們多數有一些好手藝,做吃的、做一些手工藝品,以服務人群順便換取生活所需。有人曾說,我們上上代的人,大部分靠的是手藝;我們上一代的人,靠的是文書,而到了我們這一代,好像……什麼都不會。
短短三個月後,阿華回到美國,經測試,竟然可以直升二年級。真不可思議!此後阿華的升學一路順遂,醫學院畢業後成為小兒科醫師。顯然,漢字背後的內涵開啟了阿華的智慧。
天使
未料瞬間意識竟脫開身體,感覺在高處,有種新奇感。隨即想到自己還有許多事要做,但卻連繫不上也指揮不動自己的身體。試著動一動指頭,無效,動動身體哪個部位,可是都關聯不起來,感到著急。
能夠「與你同行」,相伴走過風雨、嚐遍苦澀的朋友,最是值得珍惜。而在漫漫的生命旅程中,有人志同道合、比肩齊步,是多麼的幸運啊!
善緣留給人美好的回憶。然而不論誰是誰,一出生,就都身不由己的進入了一個由上天所交織的複雜關係網,都得臣服於其中善、惡緣的牽引,演繹出無休止的悲歡離合。
我的母親 身教
媽媽十歲喪母,對我們無條件付出她所嚮往的母愛,照顧孩子無微不至,克盡母職無怨無悔。媽媽以無形的身教給予我們全心的愛。
服務生
在鄰桌而坐的陌生人眼裡,初次約會的一幕有時堪比愛情喜劇。一位名叫Tim(@Forwardnotback)的網友於1月20日連發推文,詳細記述了他在餐館裡的可愛見聞,引起全球萬千網友共鳴。
瞬間自己和地板上的身體失去聯繫,感覺好像在高處,意識和身體徹底分離。新鮮感終於不敵家庭和工作的呼喚,卻一時關聯不上自己的身體。無論多強的意念,身體依舊不聽使喚,任何部位都動不了。
大清早,就聽到廚房裡爐火作響,尋聲而來,見母親「又」在處理朋友送的涼拌五香花生小菜。老人家忙得不可開交,還唸唸有詞:「奇怪!怎麼都煮不透呢?」 兩天前的情節再度重演,我告訴母親:「外邊麵攤、飯館的涼拌五香花生小菜都這麼做,吃的是涼涼、...
父親 悲苦人生
命運的安排真令人情何以堪!二戰中,父親在殖民國的首都東京,保護學生不被敵人(祖國的盟軍)炸死,而台灣被祖國光復後,又在祖國的臨時首都台北,保護學生不被祖國的國軍處決。
生命軌跡 老夫婦 夫妻
其實舅舅和舅媽曾遭喪女之痛,但是歷經這段傷痛,舅舅和舅媽日後卻又那麼豁達,不僅僅因為他們將情感轉移,如常的為社會奉獻,相信他們對人生也有了進一步的體悟。
阿公和外公一生惜福愛物,樂善好施,受人敬重,是兒孫們的好榜樣,也遞蔭著子孫的平安和成就。兩位祖父都獲高壽、去世時都呈現瑞相,令人稱奇。
喜歡我的人,必定又耗費光陰,犧牲了他的歲月。為了不要誤人一生,「不發生」為最安全的辦法。可難道身體外觀跟其他女孩不一樣,我就該如此自我定位嗎?
「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得更遠」,是更深入的一個玄機。這是一種概念,提醒我們:藉由巨人的力量、加上自己的奮發,能更早取得先機、獲致成功。而這位「巨人」,也是「立足點」,可能是信念,或者是人生導師。
禱告完幾天後,小雞的頭上長出了向日葵。從此,小雞決定,要用生命溫暖身邊的人,像向日葵的顏色一樣溫暖,讓這個世界多一點點愛。那隻小雞就是我,我不想光頭。神阿!我需要祢。同時我也希望自己成為別人的溫暖,而不是造成麻煩的累贅。
姊妹情 姊妹
大姊長我十二歲,二姊長我兩歲。我跟大姊說,小時候妳幫我們洗澡,好辛苦。她說,不會呀,把妳們兩個往那兒一擺,就像玩偶一樣,很好玩。
如果不是錯過了一個出口,如果不是那座跨越德奧兩國的橋樑因檢修設了路障,如果沒有薩爾斯河畔閒坐老人的熱心指點,幾乎就與聞名遐邇的景觀無緣了。一個看似巧而又巧的機緣,將我帶到離薩爾斯堡大約20公里一個叫做奧本多夫Oberndorf的奧地利小村。在那裏,見識了世界上同一天被演唱次數最多的一首歌曲——《平安夜》(Stille Nacht, heilige Nacht)的誕生地,聖誕之夜,全世界都在演唱這首歌。
全家福藝術照
山嵐隨風飄來 盈盈輕快 我們開心的感受著它 然而 伸手握拳抓不著 深深吸氣 只有淡淡沁涼 幸福 原來也是這樣的呀
力恩!你的擁抱是那種抱緊了,就讓時間凍結了的猛烈的溫柔。從第一次的擁抱開始,你給我滿滿的關愛,而我所能回應你的,總是缺了一角,無法形成一個圓。
同學還談了好多班上師生之間、同學之間的事,感覺自己好像都不在其中,就連出去遠足好像也沾不上邊。好在同學上傳了照片,同學的臉蛋和名字都很熟悉,否則不知怎麼對自己交待這段幾乎空白的歲月。
我一直深信班傑明(W. Benjamin)在《單行道》中所言:「面對自己而不感到惶恐,才是幸福。」也於是,這個「自分の本」,其實就是每天面對自己最好的練習(或許因此就可以不用再焦慮地購閱各種「勇氣」系列暢銷書了吧)。
13歲時,菲比得知罹患骨癌;14歲時,她截肢了彈鋼琴的右手;18歲時,她和遠在愛琴海的力恩邂逅;即將21歲那年,離世前二天,她成為力恩帶著氧氣罩的新娘。離世後,她捐贈出自己的眼角膜,遺愛人間。
走路,是日常生活中的一趟小旅行。在短短的時間縫隙裡,讓心獲得自由。而那些在匆忙間被遺忘忽略的人事物,也在行進之間,重新浮現。
老家在偏僻的山腳邊,不是五光十彩的都市,而是天造地設一色綠的山野。小女兒剛回來,第一個最攫引她的便是東邊的山,尤其是那高出一切的南北太母,只要是空曠無遮蔽的地方,一定東顧看山。
在這一堂課中,首先學到的是──勿跟著大眾瞎起鬨,給別人貼標籤,說年輕人是草莓族,抗壓性低、中看不中用。那是刻板印象,不足盡信,眼前的Bella就是最佳反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