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纪元】传媒大亨梦碎中原

人气 26
标签:

【大纪元8月28日讯】编者按:“在驴前面吊根胡萝卜,就能对驴拥有绝对控制。”所有人都知道驴子的愚蠢,但很少有人能意识到,我们每个人的眼前,都有各种各样的胡萝卜。

在全世界媒体人的眼里,默多克不是一个干瘦老头,而是一个帝国的别号。传媒大亨默多克,创立的新闻集团覆盖了全球三分之二的人口。“默多克先生的惊人之举是把世界媒体作为自己财富的巨塔,并用他超凡的胆识和谋略赢得了其他人难以匹敌的成功。”美国《时代周刊》的“人物精评”曾这样评价他。

多年来,默多克一直设法在全世界兼并各大报纸、电视卫星网、有线网及出版公司等。而这位全球传媒界举足轻重的大佬,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更试图进一步打开中国市场,甚至不惜“迁就”中国当局的要求,但最后这一努力终告失败。

回顾谷歌、MSN,以至于默多克王朝在中国的遭遇,无疑让那些在中共更甚于铁幕时代的审查及资讯封锁下,还仍做着“中国梦”的传媒界人士当头棒喝……

默多克梦断红色中国
文 ◎ 李佳

高精度图片
8月9日,世界传媒大亨鲁珀特‧默多克宣布新闻集团将其独资拥有的三家华语电视频道,出售给由中共官方支持的CMC。(AFP)


“每个中国人买你一双鞋,你就成为全球最大的鞋商。”上世纪九十年代各国商人最热议的话题,引诱着无数追梦的资本经营者。和消费品制造商一样,默多克同样有自己的中国梦。而中共也早已看准了这一点……

新闻集团(News Corp.)8月宣布,将其独资拥有的三家华语电视频道,出售给由中共官方支持的“华人文化产业投资基金”(China Media Capital,简称CMC),从中国撤资。新闻集团表示,希望整合双方资源优势找出新的商机。这一举动被普遍认为是默多克(Rupert Murdoch,又译梅铎)对中国媒体市场近20年苦心经营后,所换得的全面溃败。业界认为,难以突破中共对媒体和文化领域的严控,是促使默多克“中国梦”断的主要因素。

8月9日,新闻集团同意CMC获取新闻集团旗下星空卫视普通话频道、星空国际频道和Channel V中国大陆频道的控股股权,以及星空华语电影片库。收购价格并未公布。交易完成后,新闻集团在中国播放的频道,只剩下卫视电影台和国家地理频道;另持17.6%的凤凰卫视股权,和与ESPN合资制作的体育台。

CMC号称是第一个投资中国大众传播事业,并获得上海广播电视台和中共国家开发银行支持的私募股权基金。2009年4月,CMC通过国家发改委备案审批,基金规模50亿元人民币。

放低“姿态”博取市场

默多克创建的现代全球传播媒介帝国,业务跨越欧、美、亚、澳几大洲,涉足广播、影视、报业诸多领域,总资产达547亿美元。他拥有英国最大的六家报纸,三分之二的澳大利亚报业,久负盛名的英国《泰晤士报》,美国电影界的大腕公司——20世纪福克斯公司。早在80年代中期,他就以15亿美元收购美国第四大电视集团“都城媒介公司”属下的纽约、洛杉矶、芝加哥、休士顿、达拉斯和华盛顿等六家地方电视台,从而以“默多克旋风”轰动了西方世界。

新闻集团是上世纪90年代末,少数进军中国市场的媒体之一。和时代华纳一样,以购得电视台股权方式进入中国,曾对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市场抱有巨大期望。不过中共将其传播范围控制在广东,严格限制其在别的地区发展。

默多克初进中国时预期在投入大量资金后会有大量利润,并为此做出各种姿态迎合中共,以求改善关系,开拓内地市场。此举在很多年中被外界评为“暧昧”。

从挑战到迎合

1993年,默多克以5.25亿美元买下了香港卫星电视(StarTV)63.6%的股权(1995年购入其余股份),不久即宣称,“卫视对全世界的极权政府构成了明确的威胁。”这番话埋下中共日后全力打压新闻集团的伏笔,那时他正准备跟凤凰联盟。

几星期之后的10月5日,中共国务院颁布了《卫星电视广播地面接收设施管理规定》,明确规定“个人不得安装和使用卫星地面接收设施”,“各地的电视台、有线电视台和电视转播台,一律禁止转播卫星传送的境外播放的电视节目”。

默多克软化了。他毫不犹豫地在星空网络中,封杀了播放中国人权状况纪录片的英国广播电视公司(BBC);同时赠送中国50部电影;还透过旗下平面媒体,出版邓榕的《我的父亲邓小平》,并在纽约设私人晚宴款待她。1997年江泽民要访美时,默多克在他的Fox电视系统里为江造势;1998年,取消旗下哈珀.柯林斯出版公司为香港末代总督彭定康出版回忆录的合同等引人侧目的行径。

高精度图片
为迎合中共,默多克曾在星空网络中封杀播放中国人权状况纪录片的英国广播电视公司。(AFP)


与中共合股成立凤凰卫视

默多克看好的,是中国电视机拥有量高于美国至少三倍,广告市场潜力巨大,便欲藉凤凰卫视打入中国平民市场。

1996年3月25日,默多克的香港卫星电视与两家中方公司合股,在香港成立了“凤凰卫视有限公司”。这两家中方公司即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原高管刘长乐(现为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旗下的“今日亚洲有限公司”和中国银行的“华颖国际有限公司”。

据原凤凰卫视新闻总监庞钟说,95年,刘长乐因租用卫星的事跟默多克见面,谈判过程中无意促成了一个阖家欢的节目。当时控股的情况是默多克45%,刘长乐45%,另外10%由刘长乐的朋友、CCTV的华颖国际广告公司买了,等于刘长乐占了55%。

98年8月28日凤凰卫视开播。99年8月21日,凤凰欧洲台在英国伦敦启播,覆盖欧洲25个国家。2001年1月1日凤凰资讯台和美洲台正式启播。中共媒体称,凤凰台在美国落地,“标志着凤凰卫视已经在相当程度上完成了对全球的覆盖。”

在2001年3月间,新闻集团执行副主席詹姆斯.默多克(James Murdoch,老默多克的二儿子)在洛杉矶举行的一个商业会议上,发表诋毁“法轮功”的言论,同时指责某些西方传媒和香港的一些媒体,热衷于对中国进行负面报导。中共喉舌《人民网》和“中新网”等即时追炒,而人权活动人士认为,“詹姆斯讲这番话是为了讨好中国政府。”

星空卫视广东落地的交换条件

随后于2002年3月28日,新闻集团旗下星空卫视被允许在广东以有线网落地,这是中共首次允许境外电视频道通过国内有线网播放。但交换条件是,新闻集团协助CCTV-9在美国和欧洲落地。

默多克当时认为:这是新闻集团“在中国发展的里程碑”和“在中国取得更大成功的开端”。新闻集团在一份声明中还表示,中国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简称广电总局)局长徐光春曾指出,新闻集团在中国应有更大的发展机会,这“令人感到鼓舞”。

中共官媒则说,“新闻集团的成功秘诀就是,寻找与中国政府的共同点,在长期的合作中建立良好的信任关系。”

《独立报》指出,在长期向中国领导人叩头之后,默多克总算等到了“分红”的时候。世界各地的广播公司谁也没有默多克鞠的躬那么深。

《每日电讯报》也说,对默多克这样一个骄傲自负的人,长期取悦中国实在是难为他了。但默多克野心勃勃,中国市场又确实太有吸引力了。

《卫报》详细介绍了默多克走向中国市场的漫长过程,同时在一篇署名文章中透露,默多克对他旗下《泰晤士报》的编辑政策大加干涉,怕得罪老板的编辑们经常删改记者文章。

紧闭的大门从没打算开

2003年10月7日至11日,默多克一行应中央外宣办(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的邀请访问中国,默多克又应中共中央党校校长曾庆红邀请,向“中共掌管意识形态的高级官员发表演讲”,其演讲词被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喻国明教授形容为“煞费苦心的、充满讨好意味的话语”,可以“深切地感受”到演讲者对进入中国传媒市场的“渴望和焦虑”。

10月9日,主管宣传的中共政治局常委李长春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了默多克。李长春希望新闻集团在促进“让世界了解中国和让中国了解世界方面做出更大的努力”。

但是,事隔一年,中共广电总局、商务部04年10月28日又发布《中外合资、合作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企业管理暂行规定》。规定“不得设立外商独资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企业”,“法定代表人须由中方委派”和“合营企业中的中方一家机构应在合营企业中拥有不低于51%的股份”,“合营企业不得制作时政新闻和同类的专题、专栏节目”等一系列苛刻条例。

05年3月4日,广电总局“关于实施(44号令)有关事宜的通知”称,广播电视节目有很强的“意识形态属性”,要“了解境外合作者的政治倾向和背景”。中共媒体随后发布消息,“这意味着,在中国已有合资计划的索尼、维亚康姆、新闻集团等外资影视巨头将不可能在短期内再度扩张它们的影视制作业务。”

7月13日,广电总局副局长田进在全国广播影视对外工作会议上强调,“加强广播影视对外工作是反西化、反分化、反渗透,维护国家安全,守好舆论阵地的迫切要求。”

04年底,新闻集团与团中央网络影视中心等几家共同组建了合资公司,负责青海卫视的广告经营。05年新年,青海卫视全面改版,香港星空传媒制作的《星空舞状元》、《校园疯神榜》等相继在青海卫视播出。而“联姻”维持了不到一年,即被监管部门否决,导致数千万美元的损失、新闻集团(中国)总裁去职。

05年8月,北京方面正式取消了准备允许新闻集团在中国各地扩大其广电播出的计划。大陆一位资深媒体人对此一语中的:中共对新闻媒体“从没打算开门”。

中共的算盘:以市场影响外媒

“每个中国人买你一双鞋,你就成为全球最大的鞋商。”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全球各国的商人最热议的话题,中国的经济增长和巨大的市场潜力,引诱着无数追梦的资本经营者。

和消费品制造商一样,默克多同样有自己的中国梦。而中共也早已看准了这一点。

中共惠州市委统战部长黄琼基主张:“努力使统战外宣工作进入西方主流社会。寓统战对外宣传于经济交往中。同时加强与国外媒体的联络,通过他们建立境外宣传阵地”。

中央党校“科学社会主义”专业博士吴玉荣更是在直截了当,02年提出“国外的传媒……其最终目的就是赚钱。既然是这样,我们就可以通过商业的规则来限制、影响国外的主流媒体。”吴玉荣举的“成功经验”就包括新闻集团。

“在驴前面吊根胡萝卜,就能对驴拥有绝对控制”。所有人都会意驴子的愚蠢,但很少有人能意识到,我们每个人的眼前,都有各种各样的胡萝卜。

默多克黯然撤资的脚步

默多克终于认清了胡萝卜的可望而不可得。“我在中国主要就是要看经营效果和投资的效益,如果不赚钱的话,短期可以,长期是不行的。”他明显感到跟中共关系搞得再好也没用,对方有底线,对新闻媒体的控制牢牢不放。

新闻集团曾在01年收购中国网通的股权。05年7月,他对发展前途感到失望,将手中所持7,700万股网通股票全部卖掉。07年6月,并列第一大股东的新闻集团将19.9%的凤凰卫视股权卖给了中国移动,降为第三大股东,刘长乐成了第一大股东。

新闻集团最新卖出三条频道一举,是默多克撤资中国的关键一步,证明其默认在中国开拓媒体市场的努力无功而返。默多克为自己的判断失误付出了沉重代价:新闻集团此次股价成交额比实际价值低很多。

正如当时《经济学人》报导的,“投入十年的时间和大笔的金钱与中共高层建立起的关系并未能给默多克先生带来多少好处。在汲取完星空卫视公司的专业技能之后,中共方面也许不再需要默多克了。”

默氏的另一面

默多克追求商业利润,可以忍受屈辱;对专制,讨厌也愤慨。他一边迎合中共,但也曾“策略性”地大幅报导了中共极为害怕的法轮功问题。

高精度图片
尽管为追求商业利润而屈从,但默多克对专制既讨厌也愤慨。他曾“策略性”地在旗下《澳洲人》报大幅报导中共极为害怕的法轮功受迫害议题。(AFP)


旗下澳大利亚全国性大报《澳洲人》曾在05年3月12日周末版发表评论员文章〈向中国叩头〉,附带了一幅很醒目的漫画:亚力山大外长在想方设法向中国叩头,背景是一个手举“法轮功”牌子的人被强迫移走。国事编缉麦克.斯达克提(Mike Steketee)从民主理念的角度,批评了亚力山大及政府对待法轮功学员的请愿权与政府一贯的民主理念背道而驰。

06年7月29日《澳洲人》报刊登了评论文章〈器官移植外交〉,介绍了加拿大独立调查员大卫.乔高和大卫.麦塔斯有关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报告,批评澳州政府对中共的恶劣人权施加压力太小,澳中人权对话没有实效。

默多克还直接批评北京政府对境外媒体“关门”,对“什么样的新闻能进入中国非常多疑”,严厉指出网络和资讯的发展会挑战中共独裁统治专制。他似乎从一个非常谨慎、讨好中共的人,变回1993年的时光。

05年9月19日,美国Bloomberg刊登了〈默多克说新闻集团在中国撞了墙〉(Murdoch Says News Corp. Has Hit “Brick Wall” in China)一文,谈到在纽约由前总统克林顿组织的会议上,默多克承认新闻集团试图进入中国市场的计划触礁。他提到中共当局出尔反尔,不遵守承诺且偏执,还指责雅虎出卖讯息给中共,导致一个记者被判刑,表示非常愤慨。◇

=====================================================================================

传媒大亨传奇人生
文 ◎ 李佳

高精度图片
默多克报业集团的投资极为广泛。除出版业外,从宣传媒介到电视台到石油钻探、牧羊业等都涉足。(AFP)


短短二十年间,默多克由小报老板发展成国际报业大王,人称报业怪杰。作为当今世界最大跨国媒体集团的掌门人,默多克与生俱来的天赋和胆识成为他媒体人生的铺路石。

1931年3月11日,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降生在澳大利亚墨尔本以南30英里的一个农场。其父基斯.默多克(KeithRupert Murdoch)爵士是一位著名的战地记者和出版商。默多克子承父业,青出于蓝胜于蓝。

短短二十年间,默多克由小报老板发展成国际报业大王,使不少奄奄一息的报纸在他手中起死回生,人称报业怪杰。作为当今世界最大跨国媒体集团的掌门人,默多克与生俱来的天赋和胆识成为他媒体人生的铺路石。

默多克敢于冒险。上学的时候,他就把马粪卖给老太太,捉了兔子剥皮卖,后来又开始赌钱。在牛津,他搜索法国的Deauville频道,参加赌钱游戏;参赌报业、电视以及远端卫星,这都是赌注巨大的智力竞赛。1990年底,默多克将他的英国天空电视台(Sky)与竞争对手的公司合并,组成“英国天空广播公司”。天空电视台曾以27亿美元的债务将默多克推向悬崖,但到1994年,天空广播公司神奇般地宣布盈利2.8亿美元。

强力推销是默多克的风格。在他看来,推销就只能强力推销,别的方法并不奏效。他摒弃那些关系推销和商标意识的理念。

93年9月,默多克的《泰晤士报》和对手《独立报》的销售量都在35万份左右。他便将《泰晤士报》的价格由45便士降至30便士。《独立报》则奇怪地提升了报纸价格,以表明不屑于玩弄这种低级把戏。94年上半年,《泰晤士报》销售量上升了约40%,达到50万份;《独立报》却降至27.5万份,濒临破产。默多克常采取这种攻击性的价格下调策略。

默多克报业集团的投资极为广泛。除出版业外,从宣传媒介到电视台到石油钻探、牧羊业等都涉足。如悉尼电视第十台、墨尔本电视第十台、欢乐唱片公司和图书公司、安塞航空公司等。

起步报业

1952年,默多克的父亲死于心脏病。21岁的默多克在父亲的几家亏损报纸中,保留了《星期日邮报》(SundayMail)和《新闻报》(TheNews),将其他报纸出售,并与竞争对手《广告报》果断合并,使《新闻报》开始盈利。他又筹款收购了亏损的《星期日时报》(SundayTimes),通过调整人员使该报重获生机。

1960年默多克买下《悉尼每日镜报》和《悉尼日报》,还有多家印刷厂。64年7月14日,他又创办了第一家全国性报纸《澳大利亚人报》。67年发行量达到75,000份。72年又收购了《每日新闻》、《星期天电讯》报。

进军伦敦

1968年10月,默多克购买了英国最大的、以黄色内容著称的星期日周报《世界新闻报》40%的股份。他为了让该报重获新生,大量发布骇人新闻。半年之后,默多克占有了49%的股份,成为主席。

周报有了,他又盯上日报。正巧《太阳报》发售从150万下降到85万。默多克果断出价150万元买下了《太阳报》。他认为应该以文摘类的文章为主。于是开始裁员,从澳洲调来有经验的文摘编辑,加大促销力度。到90年代初,《太阳报》成为日销量最大的独树一帜的新颖英文报纸。81年2月默多克又完成了对《泰晤士报》的收购。

转战美国 收购道钟斯

1973年,默多克花了1,970万美元,收购了美国三家报纸。他沿用老办法,力推爆炸性新闻,发行量逐渐提高。76年底,收购《纽约邮报》,又花1,200万美元创办《国民之星》周报。发现该报无法盈利后,立刻从澳洲调人,把报纸变为彩色杂志《星》,不久就获得大量广告收入。他又买下了《纽约》杂志和《乡村之声报》、《新西部》。默多克买下新的报纸后,总是想方设法将其转变为文章短小,标题鲜艳的出版物。

2007年8月1日,默多克以每股60美元共计5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道钟斯集团。之后,人们突然发现默多克的媒体帝国一夜之间变得更加强大。

默多克的野心没停留在报纸上。1985年,美国20世纪福克斯公司陷入困境,默多克高价买下股票。同时还借此收购了数家电视台,组建了福克斯电视公司。然而,美国法律规定非美国公民不得同时拥有报社和电视台。默多克遂加入美国籍。一年之后,福克斯电视台就成为仅次于美国广播公司(ABC)、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和全国广播公司(NBC)的全美第四大电视公司。

89年2月,默多克又在英国创办了拥有4个频道的天空卫星电视台,如今,这家电视台已成为默多克在英国的支柱产业。

三妻五子争夺庞大财产

默多克的婚姻与他的事业同样引人关注。1956年与第一任妻子派特结婚,生下长女普鲁登斯后,67年二人离异。同年他与19岁的爱沙尼亚裔天主教徒、《每日镜报》记者安娜结婚,生下女儿伊丽莎白和拉克兰、詹姆斯两个儿子。

99年,与安娜的离婚协议生效仅17天,他以68岁之龄迎娶了32岁的邓文迪。离婚时,安娜特地在协议书上加了个苛刻条件——默多克死后,邓文迪无权继承他的任何遗产,而且她如有子女,恰好要未满18岁,她才能掌控她孩子名下的股份。

安娜算盘打得精,默多克诊断患有初期前列腺癌,必须进行放射治疗,会失去生育能力。邓文迪也不甘落后。靠默多克化疗前存下的冷冻精子受孕。01年11月19日生下了第一个宝宝格蕾斯,在默多克的财产中插上一脚。

然而09年坊间盛传,这对年龄相差37岁的“老少配”出现裂痕,默多克已与结婚10年的邓文迪悄然分居!这意味着如果离婚,邓的两名年幼女儿可能痛失高达数十亿美元的遗产。◇

高精度图片
2009年坊间盛传,默多克与邓文迪这对年龄相差37岁的“老少配”出现裂痕。(Getty Images)

=====================================================================================

默老头的精彩失败
文 ◎ 九天剑

高精度图片
媒体大亨、新闻集团大老板鲁珀特‧默多克在中国踢到铁板,中国梦破碎。(AFP)


“默多克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把文革口号贴到传媒大亨、新闻集团掌门人鲁珀特·默多克的头上,虽然政治上不贴谱,威力上应该不算过分。可惜,老默头想对中共吼,还没吼,反被这怪兽咬几口。

默多克这个名字,在中国传媒界如雷贯耳,虽然大部分中国人开始知道他也不过一、二十年的时间。而默多克可是盯上中国这块肥肉好久了。以媒体大亨特有的敏感,他断定这是一块处女地,在等待他这个巨人的开发。

媒体人说话是没什么遮拦的,你想啊,话语权就是我,我就是话语权,无冕之王,我怕谁呀?特别是老默,北美、欧洲加上老家澳洲,哪个大媒不是咱的?咱说了算哪!世界就在咱脚下。那股傲气,想想也知道。谁想大意失荆州。默多克几次大嘴,都被猫在暗处的小人跳出来修理。

只举1993年一例。收购了香港卫星电视Star TV后,欣喜若狂的老默一忘形,说了心里话:卫星电视“是所有极权统治的天敌”。香港啥地方?那年还没被中共收回,可“表哥”(特务)遍地是常识,前脚说完,后一秒钟中南海就知道了。虽然后来有报导证实说,当时老默是指垮了台的苏联,可中共宦官不撒嘴,认准老默屎盆子是扣中共。那还了得吗!看本大爷如何教育你这美籍澳洲老乡!

一个月后,中宣部长丁关根突然宣布禁止私人在中国拥有卫星天线,使老默刚买的Star TV,还没端进大陆传媒市场的一锅好饭当时就夹生了。老默无意间的一句感言,付出了第一个代价。

生意人图啥呀?服软呗。老默牙疼之余,开始调整自己。不料,这才是被羞辱的开始。

据《华尔街日报》讲,老默不放过各种机会向党魁们赔礼道歉:给邓小平的儿子邓朴方的基金会捐款;与邓女儿邓榕签出书大单;甚至命令Star TV取消BBC关于中国的新闻节目,向中共暗示他对中国的兴趣在于娱乐节目而不是新闻。对方还是不撒嘴。

老默的中国大梦一做就是四年。正值中共头子江泽民将访美,小丁要让老默的美国福斯新闻网和他的刊物对江示好。

照理说,小丁求老默,老默是上风,结果呢,羞辱再次上演。

按《华》文描述,1997年10月的一个凉爽的日子,默多克在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北门的台阶上被中共刻意安排了“朝见”——等待大员丁关根接见。

默多克和他的手下进入大会堂后,开始了漫长而令人羞辱的跋涉──走过装饰华丽的会议大厅,走上楼梯,走下楼梯,走过巨穴般的中国代表大会会议厅和有着5,000席位的宴会厅,来到建筑的另一端。最后走进一间会议室,丁关根和管媒体的中共高官已坐在厚软的沙发里。

丁先是假装不知道默多克的来意,对默多克说:“我听说你们是澳大利亚的公司。告诉我,你们做什么。”

默多克并未在意丁对他的有意奚落。他向丁表示,他知道中国对媒体有严格的规章制度,他将会完全遵守并表示他和中国政府的媒体应该在不具争议的项目上合作。

听过默多克解释,丁指着左边的官员们说:“我知道你一直在和我的人谈,从新开始是好主意。这些人就是管理中国传媒产业的人,今后,你与他们打交道就可以了。”默多克就此脱离了中共的“黑名单”。

你想,一个财主,花了四年多时间和上亿的金钱等待赦免,就是被装孙子的土匪头子羞辱,不也得忍着吗,是吧。纵横世界、老谋深算的枭雄,就是这样被小丁们掐住了七寸的。

老默遭遇潜规则

到这时候,老默还没弄明白怎样才能摆平当今中共官场,顺利赚钱。他也一定没听说过党文化这个词。这才是关键。

比如,老默懂桥牌吗?中国人民都知道,羞辱他的小丁何德何能?但知道老邓就好那一口,遂泡在邓公馆亲密接触,结果怎样?牌桌上Support Doubles、Free Bids之间,秀出个政治局委员和中宣部长。

江又是怎样窃得一把手?百姓更清楚。手捧蛋糕,在李先念下榻宾馆外的雪地里站四小时,换得“这个干部不错嘛”的上位票。

假设当年老默有个杰出的顾问,探出江要给小宋盖大剧院,适时送个奠基费,博江虫颜大喜,估计现在央视CCTV一半股份姓默。唉,老默真不开窍。重金聘的那顾问,谁介绍的?不是共军的细作吧?

也不怪老默,以他受的教育,上哪整这党文化去?知道了也不懂。那就只好交学费喽。

邓理论说,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老默你看过《水浒》么?我党官员急需脱贫,要杀富济贫,我们不杀你,可你那么多钱,我党又很贫。你要仗义疏财、哥们义气,两肋插刀。这可不是党文化,是我党借用的祖宗文化。别讲你们西方父子吃饭还各自埋单那一套。我们爱财,取之有道,道就是我们的中央文件和“有关规定”,你不懂没关系,拿钱就行。我们会在遥远的将来让你得利,你要把眼光放远,要不断适应我们特色。

以老默贵胄之身,可能从没和土匪打过交道,一点不懂土匪规矩,那就是拿了钱,高兴照样撕票。就像《华》文分析的,中共对老默,了解越多越欣赏。他们发现,老默简直与典型的国企老板没什么两样,可以一边要他按党的调遣拿钱,一边还不能有违党的管制。

“搜刮”不断开始,却永不结束,老默就像个不断上钩的散财老童子。许多中共高官被免费接到英国去考察天空卫视,学默多克的经验。回来该大把赚钱了,却不带老默玩。老默不气馁,又与湖南广播电视合资;还不过瘾,又走后门让Star TV与青海卫视合作,这回让党棍们逮着了,赔了3,000至6,000万;还看不明白,又和太子党的中国网通合作,想进一步进入网络市场……

老默的遭遇,正像他的干将、亚洲总监布鲁斯‧多佛(Bruce Dover)的《鲁珀特中国冒险记》总结的:对中国的市场,默多克有着永不满足的胃口,从而导致他们推动得太用力,太快,太久了,最后毁掉了。

贪念抱得失意归

为了实现中国梦,老默20年砸进20亿美元,还娶了中国老婆、雇了中国顾问,甚至讲普通话的中国保姆,结果呢?和儿子反目,和老婆分居,令高管离职,赔了10亿买来无尽的屈辱……痛定思痛,到79岁高龄,默多克终于明白了宿命:自己有生之年想让新闻集团进入中共国,好比缘木求鱼。

高精度图片
为了实现中国梦,默多克20年砸进20亿美元,到79岁高龄终于明白,想让新闻集团进入中共国,好比缘木求鱼。(Getty Images)

中国有个很普通又非常重要的古训:不与小人相为伍,自然亨通吉祥临。他花重金请的中国顾问恰恰没告诉他。不是老默的智商出现了倒退,我们只能说,是他的西方教育背景和孩童般的中国梦误导了他。

将三条在中国播放的频道控股权卖给具有中国官方背景的私募基金,是默多克集团撤出中国市场的关键一步,等于默认在中国开拓媒体市场的努力无功而返。虽然晚了点,老默终于醒来。

可鄙的是,就在老默梦醒之后,竟有共产官媒仍在“得了便宜卖乖”,欲再给他催眠,说什么“新闻集团的成功秘诀就是寻找与中国政府的共同点,在长期的合作中建立良好的信任关系。”……改变新闻集团在华业务的“弱势”局面,云云。

事情都有两面。说老默败的精彩,不是幸灾乐祸,精明的默老头居然在闭着眼睛都能赚钱的传媒大海里呛了水,这是多么精彩的故事题材。山外有山,大家都看过魔戒,现实中尚没被正义踏平的邪乎的魔山,这回,让默老头见识了个够。

还有,身价几百亿,花区区20亿,买到了79年人生最为宝贵又离奇的经历——和世界上最后一个变态政权过招儿。虽然堪称史上最贵的故事题材,却也不能不说是无价之宝。

接下来,默老先生可以归隐西方,安静地写这个故事了。我相信,这一定是21世纪最为精彩的失败故事。

赚钱莫失去尊严

与谷歌不同的是,老默没受到世界赞扬。谷歌公布了受到中共戏弄、打压的缘由始末,大体悲壮,老默则有点凄凉。下一个还不知是谁?

强大的商业帝国,却奈何不得一个流氓政权,全世界的商人都不得不深刻反思,面对这个永远不按人类规矩出牌的怪物,还有哪路大鳄敢于试水?

在此,我愿祭出一个最简单的策略:饿毙了它。等它凉透了,再出发到崭新的中国去重建。

设想一下,假如世界上没有一个商人给它送钱、送技术、送资源,那个有着数千万咧着大嘴的“公仆”、数百万狂挖墙脚的贪官、每天靠压榨人类五分之一人口活着的庞大腐朽机器,能维持几天?关键是,设想需要实施。中共这个史上最无耻的无赖,深谙商人利为先的本能,才能一次次耍无赖而一次次得逞。谷歌们和默多克们就是例证。

再教给老默一句北京土话——臊着他。这是哥几个在一起议论无赖时常说的:甭搭理无赖,纯粹瞎耽误工夫,最好的办法是,哪儿凉快让他上哪儿去!

真的,不管那个世纪无赖忽悠什么,哪怕是把一泡臭狗屎扇乎成“满汉全席”,想想两巨头被它折腾的惨样,如果不想成为第三个、第四个,千万提鼻子多闻闻。

记住,钱袋魔术般换到这无赖手中的过程,都是从贪念开始,并都会以幻想破灭告终。谷歌和老默,这对被共产极权肆意玩弄的巨人,应该成为前车之鉴。◇

=====================================================================================

海外传媒被忽悠
文 ◎ 梁珍

高精度图片
为讨好中共,CNN对中国的赞美有时堪比中共官媒,但即使如此,还是因奥运期间对西藏问题的评论惹怒中共,被迫道歉才平息拒看风波。(Getty Images)


翻开历史,许多国际大传媒包括CNN、瑞典电视台TV4等,甚至香港和台湾传媒,想进入中国市场真正“落地”,有的甚至选择和大陆当地媒体合作,但都铩羽而归,甚至要付出违背良心和信誉的惨痛的代价。

在中国巨大传媒市场的诱惑下,梦想进军大陆的国际大媒体不在少数,但要获得进入中国的“入场券”,许多媒体都不得不放弃当初本国坚持的媒体原则,向中共弯下腰来。但即使这样,中共压根儿就没打算让他们美梦成真,被忽悠的海外传媒最终要选择退出中国市场。

可以说,默克多并不是选择撤离的第一家,但却是最具实力的一家。

CNN的痛苦经历

在中国大陆,无论是外资还是本土资本进入传媒市场,都会遇到《准生证》的问题,由新闻出版总署颁发的政府法规《出版管理条例》,最关键的一条就是必须有政府机构作为主办单位与主管单位。而外国资本进入中国传媒业另有专门的法规,如《关于文化领域引进外资的若干意见》、《关于加强文化产品进口管理的办法》等。如此多枷锁之下,使迄今能够进入中国市场的海外传媒可谓凤毛麟角。

美国有线电视CNN对中国市场一直饶有兴趣,至今,CNN没有办法在中国取得落地权,只有极少数的五星级酒店和外国公寓,声称可以以月费的形式开通CNN服务。

近年CNN大幅增加中国新闻的量,现在CNN国际频道几乎每一节新闻都有来自驻中国记者的报导。为讨好中共,CNN对中国的赞美有时候甚至与《人民日报》、新华社的报导口吻看齐,但即使这样,因为在奥运期间对西藏问题的评论,惹怒了中共,中共甚至发起“拒看CNN”这种荒唐之极的运动,最后还要强迫CNN向中国民众道歉才平息风波。

瑞典TV4和大陆合作遭取消转播权

瑞典电视台TV4台是至今为止唯一和诺贝尔委员会签有合约,每年可录制诺贝尔奖颁奖仪式和庆祝晚宴的电视台,将录制内容转卖给世界各地的其他电视台一直是其一个重要的利润来源。

但该台允许一家中国电视台在播出2007年颁奖仪式时实施新闻监察,整段删去了诺贝尔奖委员会主席斯多奇(Marcus Storch)的讲话。瑞典诺贝尔奖评审委员会宣布,由于言论自由不容侵犯,今后取消瑞典电视台TV4对每年诺贝尔奖颁仪式和庆祝宴会的独家转播权。TV4为诺贝尔委员会取消合约感到不平,称是中国那家电视台没有遵守和TV4签订的协定,自行对录影进行了删减后播出。

高精度图片
诺贝尔奖委员会主席斯多奇与瑞典西尔维娅王后出席2007年诺贝尔颁奖晚宴。该年瑞典电视台TV4台因允许一家中国电视台实施新闻监察,整段删去斯多奇的讲话而失去每年独家转播权。(Getty Images)


香港亚视几度易主 亏损巨大

香港两大电视台之一的亚洲电视,近几年因为想模仿凤凰卫视进军大陆市场,几度易主向中资倾斜,言论日益亲共,导致收视率持续低迷,亏损巨大。

今年三月中共前总书记江泽民的亲戚王征,高调宣布入股亚视,就表示接手后首先就要增设普通话频道,短期内会研究向大陆有关部门为亚视申请,并最终希望能够在全中国有线落地,宣称要打造亚洲CNN。但王征话音未落,他和台湾旺旺集团老总蔡衍明亚视的股权之争至今未停,令亚视在大陆落地仍是空话一句。

媒体开放不会发生

针对海外传媒在大陆市场触礁,前中新社记者、大陆资深媒体人士高瑜对本刊表示,许多海外传媒公司当初进入大陆都抱着很大的热情,但在中共意识形态挂帅的阵地,不可能让外国媒体真正站住脚的,这就是默克多失败之处。

“中国这么多年,在经济上是尽量要开放,但在意识形态上,严格按照它的政治体制来管理所有的媒体,不可能让外国媒体真正站住脚。中宣部整天来通知,只要出一件事,它就要管了。连中央电视台CCTV的东西,是按照新华社的要求播。默克多能够完全接受中宣部的领导,它会成为中国的媒体吗?这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她指出,中共往往在奥运等重大形象工程面前,都会像征性的对外媒公布一些所谓开放政策,但最后证明都是一纸空文。“这些外国记者都是受控制,中国的记者更别提了,很多敏感问题,包括大地震都受到颇多阻挠,舟曲发生这么大的泥石流,很少报纸触及深层次的报导。”以一直密切关注大陆新闻的香港媒体而言,近两年香港记者遭中共当局殴打和拒绝采访事件日见频繁,甚至去年四川谭作人开审时,NOWTV记者黄嘉瑜甚至被公安诬陷涉屈引发众怒。

胡萝卜策略

对于外国传媒在大陆的现状,曾经发表《雾锁中国》的著名中国问题专家何清涟,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将外国传媒比喻为一头驴子,将中共政府比喻为一个牵着驴子走的农夫,将中共当局允许外国传媒进入中国市场的许诺比喻为一把鲜嫩的青草。农夫不断在驴子(外国传媒)的鼻子前晃动青草,诱使驴子按照农夫指引的方向前进,但驴子却永远吃不到这把青草。

这样的话,也就不难理解传媒大亨默克多的选择,谁愿意做永远被忽悠的“蠢驴”呢?◇

本文转自【新纪元周刊】187期“封面故事”栏目
http://mag.epochtimes.com/gb/189/index.htm (http://www.dajiyuan.com)

相关新闻
中国网络攻击 澳第二大互联网速度减缓
传媒大亨默多克从中国媒体市场撤资
新闻集团售星空卫视 默多克或与中方交换商机
王丹:不要再幻想进入中国的媒体市场了
最热视频
【拍案惊奇】李克强上头版夹缝 中芯国际被制裁
【老外看中国】美议员克鲁兹:台湾是自由灯塔
腿粗小腹胖?老中医示范3动作 告别下半身松垮
【新闻第一现场】拜登儿子通中俄 疑涉卖淫人口贩卖圈
【重播】川普新闻会:纽时称未交税是假的
【直播预告】2020美大选辩论 新唐人全程直击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