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习近平等可知刘少奇说过中共绝不搞一党专政?

人气 30

【大纪元2013年02月05日讯】“有人说:共产党要夺取政权,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这是一种恶意的造谣与诬蔑。共产党反对国民党的‘一党专政’,但并不要建立共产党的‘一党专政’。”这是中国抗战三年后,中共领导人刘少奇在《一党专政反民主,共产党绝不搞一党专政》一文中所言,不知习近平和众多的中共官员可否读过?如果有质疑者,可查询《刘少奇选集》上卷(172—177页)。

七十多年后看到这番话的我们无不哑然失笑,曾经的“造谣和诬蔑”在今日的中国早已成为不争的事实。它再一次证实了在中共治下的中国,“谣言”的确是“遥遥领先的预言”,而刘少奇当年所否定的“谣言”如此准确令人叹服。

无疑,正是在中共的一党专政下,中国人迄今都活的毫无尊严,不仅中共曾许诺的言论、集会、结社、出版、居住、营业、信仰、思想等自由无一不被践踏,而且逾八千万中国人被其害死,更多的中国人被迫害、被欺辱。众所周知,这样的迫害和欺辱直至今天都没有终止,更令人发指的,中共犯下了这个星球最为残忍的罪行:活摘器官,其根本原因难道不是中共的一党专制?

“一党专制”的害处是什么?中共是一清二楚。中共《解放日报》在1941年10月28日的《结束一党治国才有民主可言》中说道:“(一党治国)一日不解决,则国事势必包揽于一党之手;才智之士,无从引进;良好建议,不能实行。因而所谓民主,无论搬出何种花样,只是空有其名而已。唯有党治结束之后,全国人才,才能悉力从公,施展其抱负;而各党派人士亦得彼此观摩,相互砥砺,共求进步,发挥政治上最大的效果。”

当年亲共的民主人士黄炎培在前往延安和毛泽东会面时,曾谈及政权周期率,毛的答复是“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从当年的中共党魁及其媒体发表的一系列来看,中共向外传递的信息就是:一旦中共掌握政权,一定不会实行一党专政,而且要实行民主。什么样的国家算是民主国家?《新华日报》1945年9月27日的社论给出的答案是:“一个民主国家,主权应该在人民手中,这是天经地义的事;如果一个号称民主的国家,而主权不在人民手中,这决不是正轨,只能算是变态,就不是民主国家。”

按照中共当年的说法,现在一党执政下的中国根本不是民主国家,而“只能算是变态”,因为权力根本不在人民手中。

某些领导人或御用文人曾如此说过,中国有中国的特色,中国决不能走西方民主的“邪路”,可《新华日报》1944年10月9日的社论《全世界民主大家庭的家法适用于中国》却这样反驳道:德黑兰会议庄严地宣言,我们要创造一种“必将博得全世界各民族绝大多数人民大众的好感”的和平,这是没有“暴政和奴役,压迫和苦难”的“全世界民主国家的大家庭”的崇高的理想。不能得到绝大多数人民大众之好感,而企图剥夺绝大多数人民大众之自由的分子将会没有资格跨进“民主大家庭”的大门,因为在这大家庭的门上已经挂出了一条家法:“剥削言论自由的法西斯分子不得入内。”

也是,建政后的中共为何在国际社会没有真正的朋友,为何无法融入国际大家庭,中共六十多年前就已经给出了答案:中共是法西斯。中国人在这个法西斯政权的统治下显然是永远无法走向民主的。

六、七十年前的中共还知道:“没有民主一切只是粉饰”,“中国的缺点就是缺乏民主 应在所有领域贯彻民主”,“民主能发挥无穷的伟力,唯有实行民主,事情才能办好”,“要真民主才能解决问题”,“有人民自由才有国家自由”,“民主的才是合法的”。因此中共号召全国人民去争民主,而不要等待。

今天的习近平该追随前任的哪一个脚步呢?今天的中国人该听哪一个中共的话呢?还是援引《新华日报》1945年4月8日的文章《中国需要变》来作答:“现在是非变不可了!”“但如何变呢?”“我们只要看看人家。换句话说我们一切要民主。我们一切制度、政策以及其他种种,都要向着能配合世界转变上去改造。一个国家的制度及政策,是应付世事的,任何思想或主义,是针对问题的,如果问题改了,世界变了,那么,昔日的思想制度,以及政策,也就不容不随之改变了。”“所以世界上的聪明人,没有不因着时代转变而转变的。我们不相信我们中国人都是傻子,所以现在我们敢明白主张要‘转变’。”

相关新闻
【杨宁】:中共不走老路“邪路”走死路?
外媒评十八大 中共掩家丑  专制本质不会变
【郦剑锋】:邪党必然要走邪路
【周晓辉】:没有了中共,谁来管理中国?
最热视频
【新闻大家谈】习李连喊别脱钩 陆惊爆公派杀人
【远见快评】习博鳌逞强 川普一语点穿台乌迷局
【时事纵横】拜习将同场 美推全面抗共法案
【微视频】江苏医生坚称:非法摘取器官是公派
【秦鹏直播】澳洲废一带一路 战狼扮奶牛被骂翻
【重播】美参院听证聚焦两大对抗中共法案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