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绪骨牌

作者:阿德(台湾/ 教师)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台风过后,学校树枝垃圾无法及时清理。不久,地方小报又刊出了学校运动场尚未恢复的相片。

看到报纸,校长脸色铁青的找来了训导主任。训导主任脸色严肃的找来了体卫组长。体卫组长则很紧张的快步的跑向小芳老师的教室。不久,教室内的小朋友们纷纷拿着扫具跑向操场。学校师生脸色的一个接着一个变的不好,大家的情绪就像骨牌一样,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了下来。

看到这个情景,我赶紧带着班上的孩子到运动场帮忙。到运动场时,小芳老师正搬动难以处理的垃圾,她只是默默的工作着,没有任何抱怨。我告诉她,大家的情绪就像骨牌般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了下来。

她听了我的话后笑着说:“那我要当一块‘不倒的骨牌’。唯有这样,大家才不会再产生新的垃圾情绪。没有了负面的垃圾情绪,大家才能好好的处理这堆没办法光靠一个班级搬运的垃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传统文学的故事深富文化内涵,是孩子汲取古人经验,浇沃自己生命的重要方式。古今人们的生活方式不同,但面对生老病死、喜怒哀乐、欢聚别离却是一样的。抛开时空的差异,故事与真实人生有许多相似之处,简言之,故事就是古人有了结局的人生,而人生却是自己正在演出的故事。
  • 感谢故事人协会老师的介绍,让我得以接近另一种跟教育领域完全不同感受的学习与成长:摄影——体验静态的影像纪录。
  • 人类将艺术创作与美感经验进行过度或严格的分类与界定,不但是限制和妨碍,也会让艺术创作表现落入僵化之地…
  • 如果说圣人不好当,恶人做坏事会被制裁,那么好人应该很好当。但是每一个人的处事态度、看问题角度绝对不一样,有人行善要扬善,有人行善要默默,端看自己怎么选择。
  • 昨天到社区的温室农场参访,看着植物在无毒的环境中成长,不禁思考:如果离开了温室,不知还能不能在坚韧的环境中适应?反思一下,我们的孩子,是不是也是温室的花朵?是不是也备受呵护?是不是也可以离开细心照顾的环境自立更生?
  • 因为小玲,我的教学生命样态也改变了,从此我不再用世俗定义的美丑当作审美观,来决定我对待孩子的态度,或断定一个孩子未来的发展。
  • 人皆有七情六欲,基于现实要求或私欲需要,有可能臣服于内在魔鬼的驱使,罔顾道德操守,专断独裁为所欲为,产生卑下或不当言行。在此,期盼老师们能够随时检视自己,修正自己,在天人交战或兽性与人性拉锯之间,能及时正确选择,不可片刻遗忘作为人师与经师的崇高使命。
  • 当嫣红的凤凰晕醉之后,我将静静的离开,正如我悄悄的来到。
  • 一个令人雀跃的清晨,有点晨雾,又有点水珠,处处充满生机,阳光露出可爱的笑容。每天一早能看到和煦的阳光,何尝不是新生的一天,喜悦的一天?当我们改变心态,每天存着感恩的心,把握当下,感谢上天每日都赐给我们新生命,让自己安然地完成每一天的工作或任务,甚至还有空暇时间充实自己的心灵,或将心得分享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这何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
  • 前阵子台北有一位国小教师撰写〈全班都零分〉一文,文中提到:“你本来就有价值,和老师的评分无关,你本来就有价值,不管别人怎么评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