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纪(536)

下集-第十二章:前途
孔令平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二节:台湾是中国的希望(4)

(二)对台湾的希望

六十年来,当年退守台湾的国民党人在蒋总统领导下,忠实地沿着孙中山确立的三民主义道路走,经过蒋氏父子两代人的励精图治,在一个荒凉的孤岛上终于民主建国成功。民主政治实行以后,台湾人心稳定,生活富裕。

现在大陆上,人们翻墙就可以听到,频频传来大陆民众越海峡之险投奔台湾的消息。

在民心归顺民主的趋势下,站在北京大学的讲台上,2010年一位台湾女作家龙应台发表了精彩的讲话。

她用赤子的情怀,对中华民族的深深眷恋,唱出了一个两岸人民共同的一曲:“中国梦”。

她明确地指出:“礼,义,廉,耻”是中国梦的基石!她以泣血情怀,用周厉王纵容卫巫的故事相告戒,坚决地摒弃了中共以军事为后盾,政治上唯我独尊,经济上炫耀财大气粗,欺压民众,残害异议人士的“崛起”。无情揭发“血浓于水”的欺骗,这无疑是对中共病入膏肓的“独裁病”下的一剂猛药。

她特别介绍了台湾选举的“乱”,说这种人人都有发表主张的自由权,使各自见解充份发挥出来,怎么可能“清风雅静”?所以表面看起来的乱才是“民主政治”的必修课,然而正因此,才能使决策真正集中了人民的意志,台湾快速进步,因此雄踞海峡,为表面强势的中共国所畏惧!

特别是讲到台湾小学教育中以“反攻大陆”为教材的那段,令中共闻之胆寒,1976年毛泽东输光了所有政治资本,致使被他打倒并踏上一只脚的邓小平,堂堂皇皇走进中南海,抓了毛钦定的接班人下了大牢。直到今天“九常侍”明争暗斗,使中共王朝腐败,逃不掉灭亡下场。

中共长期的打压和收买,对台湾人也是一个巨大考验,1948年至49年,台岛军人,有许多投共的,例如当年空军中就有徐迈,韦大卫感到走投无路,在中共收买下“驾机叛离”。

结果过了几年,他们全都被划为“国民党残渣余孽”遭到残酷镇压,他们本人在折磨和监禁中纷纷选择了自杀,一家老小沦为黑五类,逃不掉家破人亡之灾。

中共对人性的扼杀和破坏,是对中华民族犯下的最大的罪恶。

上一世纪九十年代,一位台湾女作家琼瑶,以一部‘环珠格格’电视剧,嬴得了大陆观众的交口称誉,因为被毛泽东扼杀的人性,在老百姓中并没有得以恢复,人们对人性的渴望和追求便成了《还珠格格》热产生的原因。

另一位台湾的歌手邓丽君,毛曾用淫晦歌相侮,然而她的歌声以颂唱和平、自由、爱情、人性进入普通的千家万户,她的歌,滋润着亿万被毛共扭曲的中国百姓的人性。‘小城故事’用友谊化解敌对,几乎成为中学生人人都会唱的歌。

‘四季歌’、‘月儿弯弯照九州岛’、‘几多愁’凄惋美丽,就是她最善长的爱情歌曲,脍炙人口,打开毛封闭多年的人性窗牖,将人回归到本来面目,而不是相互残杀的嗜血野兽,在文化封锁的毛泽东年代,在海峡两岸只有用大炮隔绝的毛时代,却封锁不了邓丽君的歌声!

早在五十年代后期,电视已传入大陆,可是电视作品受到独裁统治的把持,毛泽东时代几个“样板戏”称霸舞台,而邓小平时代,同样禁止优秀的电视作品占据银屏,文化部的官僚们在中共中央指示下,宁可让低俗,无聊、色情、平庸,占据电视,也不敢让“敏感性”的题材留在文艺作品中。

在中共统治下,像样的现实主义,人文主义,能激发人的良知、友爱和正义感的影视作品真是凤毛麟角,廖廖无几。

最近,文化部的统计表明,国产电视剧每年有一半压仓。就是搬上银幕的收视率也极低,他们惊呼每年有二十个亿白扔了,这已经说明独裁统治对文化实行专制的结果了。

几位报社记者和新闻撰稿人,他们在私下对我表露,普遍感到“压抑”,他们说心中最大的苦衷,便是不能说心里话,真话。文艺工作的装腔作势和假话连篇,反映中共不得人心。

而腐败文化趁机在大陆上泛滥,更促进了大陆社会的动荡不安。

比较起来,还是亚洲自由之声的编辑和主持人,比连战清醒多了。因为他们饱赏中共统治年代里所有的痛苦,知道中共的底细,清楚毛泽东的罪恶和后继独裁者的狰狞,他们才是最有资格的发言人。

他们宁可亡命海外,通过电波飘洋过海,以他们的忠诚,以他们传播的事实,揭穿中共专制的霸道和虚伪,向全世界和大陆上传播着真理之声,而赢得中国听众的爱戴。

前几年,我常在深夜中收听他们声音,了解被中共封锁的世界真像和中共内幕,知道我的同胞们一天都没有间断对专制的斗争,听到他们的声音,就如同与他们共呼吸、共欢乐、共哭泣,他们的声音和传播的信息。成了我生活的鼓舞和精神食粮。

“了解这世界,探索它的未来”,在亚洲自由之声电台编排的节目中,我最喜欢收听的是马平和史东编排的“一周时事评述”。听他们用雄辩的语言,辛辣的讽刺,直刺中共专制无法掩饰的疮疤和内部的勾心斗角,不断揭发中共出卖领土的卖国行径,使老百姓更好地认识中共政权。

鲁南则以其浑重,低沉的噪音播报的“文学禁区”节目,把听众带到了中国最黑暗的年代,听到那些死难者的名字从地下发出来的呼声,使我难忘那个惨痛年代独裁者所欠下的笔笔血债。

亚洲自由电台之声以令折服的语言,在浩翰的天空中织成了一个强大的火力网,无情地射向中共所设置的新闻封锁网链,让一切阴暗角落里用政治欺骗蒙骗老百姓的鬼蜮,现出原形,无法继续得逞。

所以,中共对它恨得要死,怕得要命,在无可奈何情况下,竟使出了痞子惯技,根据亚台的波段和频道,播放强大功率的噪声,在它们播出的时间,同步播出。真理之音,被一片噪声包围,使渴望真理的中国大陆居民,在刚刚得到一片阳光后,立即陷入嘈杂的锣鼓的喧嚣中,回到又聋又瞎的状态。

大陆本属国民党,是毛泽东依靠史大林洋爸从国民党手中抢去的,“反攻大陆”合情理也合时宜。

当然,如果忌讳这党那党,中国人要选择什么制度?民主和自由,得由中国人自已决定,那就在大陆实行选举吧!

把枪口挪开,让人走上大街发表施政的竞选演说,像台湾那样,让选举出来的人组成政府吧!中共你们敢吗?而台湾的人民就凭这点精神建起了这棵美丽的东方明珠,今天中共却用上千枚火箭相虎视,你们真要做民族大罪人,受后代子孙的万世唾骂吗?(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抗日战争喋血沙场的英雄千千万万,可与日月同昭,我大陆作家却在中共操纵下放弃了这许多的素材不去讴歌,而是写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范傻儿”,以他的粗犷无知和鲁莽,博取低级市民一笑
  • 另一位让日军丧胆的抗战英雄张灵甫,在长沙会战中夜袭张古峰时掉了一条腿。这样的英雄,却被中共诬为杀人魔王。
  • 不知连战在接受中共款待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他住的地方竟是瀛台,这个地方是当年清朝未年慈禧囚禁光绪的地方?安排他住在这里,是巧合呢还是中共有意的暗示?
  • 中共“不谈过去”,反而使它不光彩的过去,变成倍受年青人关注的“敏感”话题。邓小平为了推翻毛泽东指定的接班人取而代之,便说,国家己处在崩溃边沿,既如此,又为什么自相矛盾对毛三七开,可知不让人说真话,正好暴露了中共一贯的欺骗脸嘴。
  • 自邓小平执政以来,最大政绩,无过于麻将的普及,八十年代五讲四美风行一时,扫黄禁赌虽风声大雨点小,一般小百姓行赌还要藏着玩,后来,生意做大了,为官者应酬所需,赌场愈多,赌资愈大,赌风益盛。
  • 这几年,残迹的乞丐可以推着一架破旧的小车,放着民间傅统的哀歌,向路人乞讨。若是在饥寒交迫的毛泽东时代,谁敢在大街上公开说一句‘我泠,我锇’,发一声‘你们发发善心救救我吧’的求救声,必会受到警察严厉盘查。
  • 在毛泽东对中华社会大破坏以后,中共的腐败酝酿着日益加深的社会危机,除所涉公职贪污、贿赂成风、官霸民宅、抄家窃财、冤狱横生、烟毒无忌、道德沦丧外,还要将我从日常生中所见到的贫富悬殊、社会不公、乞丐娼妓、市井欺诈记载在下面,看看这个以‘解放人类’为宗旨建立的社会究竟怎么样了?也从中看到社会的末来。
  • 按此推断他们的家庭和出身,当与中共某当权者有很深的联系,或者说他的父辈有当今中共的掌权人物。但是我问到孟平有关与当今中共权力者的亲缘关系时,他从来不作回答,只说自己原来是西南铝加工厂的工人。
  • 我听了他的话心中禁不住一阵惊异,孟平的底细我并不清楚,当年在六队物色越狱的人也是刘顺森亲自定的,我和他的交往并不深。那一次三个人从六队出逃。究竟怎么栽在重庆,我也不清楚,但获刑的人中除刘顺森饮弹刑场,其余两人都判了无期徒刑。
  • 从他们的外形上判断,这是些狄更斯小说“雾都孤儿”里,所描写的社会底层人物。用我理性的眼光认识他们,这是些随时都同看守所打交道的社会弃儿,是一群被生活遗弃的社会另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