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纪(535)

下集-第十二章:前途
孔令平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二节:台湾是中国的希望(3)

(一)不该出现的(3)

抗日战争喋血沙场的英雄千千万万,可与日月同昭,我大陆作家却在中共操纵下放弃了这许多的素材不去讴歌,而是写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范傻儿”,以他的粗犷无知和鲁莽,博取低级市民一笑,岂不知日寇的残暴,中国军队在抗日的鼓励下的英勇牺牲,怎么容博得一点票房价值?

中共这样做不正好暴露出了他们的汉奸嘴脸吗?无数的抗日英烈在天之灵,怎不对这般不肖子孙扼腕长叹!

特别要再提的,在轰轰烈烈八年抗日战争中,中共为取得割据地盘,在日占区助日军剿杀正浴血奋战的国民党抗战部队,更有甚者在大陆建政后还以镇反为名,大肆屠杀抗战有功的国民党将士,据最近统计并披露的材料,被杀的仅将军以上军官就有百名,将士三百万!与整个抗日战争中牺牲的人数相当!

中共欠下中华民族的这笔血债该怎么算啊!

应告诉后人,今天大好中华河山,每一寸土地都是当年英雄的抗日烈士们用自已的鲜血换来的,而独夫民贼毛泽东居然说,没有日本入侵就没有中共今天的天下,并表示不要日本对中国进行战争赔赏。对这样的执政党,台湾凭什么向它示好?

中共接待连战“破冰之旅”中,也受到各界“热烈”的欢迎。不过大家马上要联想到当年国内战争中,中共与八个小伙计,也有城下之盟,答应组成反蒋统一战线,并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成立“联合政府”。

但一经夺得了天下,先前的诺言全都在“不断革命”口号下撕得粉碎:那怕小伙计稍对“党天下”表示了一点异议,例如小和尚瞿安平,竟死无葬身之地!

为了掩盖自己背信弃义的嘴脸,他们还在借八个已成为政治僵尸的小伙计,玩什么风雨同舟,长期共存的骗人把戏。

每逢过年过节,为了赢得一点民主的美誉,把他们从棺材里扶出来,招待一翻。其作用难道不是胡弄给国际的民主力量看,做给台湾地区港澳地区看的么?

我看今天接待孤悬海外台湾的一个在野党主席,正好说明毛泽东那一套已经行不通了。今天的中共,已将先前的伪装剥去,被蒙骗的老百姓已经觉醒,失去民心是当今中共最感恐惧的。这使我相信由贪婪、权欲、欺骗发动的战争,虽可能得逞于一时,但终将失去一切。

如果中共真的要洗心革面,把自己溶入世界民主大家庭的一员,他们早就该向人民清算毛泽东所犯的累累罪行,天安门城楼上那魔头像,该早就摘下来了。对历次运动受到伤害的无辜者早该赔罪,认错。然而他们依然坚持一党专制,依然在抹杀历史真像,依然对他们迫害过的无辜者拒绝陪礼道歉。

在这种基本态度没有明朗之前,连战慌慌张张跑到大陆上来向中共示好,这不是“好日子过得不自在了”么?,国耻忘了,甘做李后主,蜀汉刘禅这样的亡国之君,又是为什么?(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另一位让日军丧胆的抗战英雄张灵甫,在长沙会战中夜袭张古峰时掉了一条腿。这样的英雄,却被中共诬为杀人魔王。
  • 不知连战在接受中共款待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他住的地方竟是瀛台,这个地方是当年清朝未年慈禧囚禁光绪的地方?安排他住在这里,是巧合呢还是中共有意的暗示?
  • 中共“不谈过去”,反而使它不光彩的过去,变成倍受年青人关注的“敏感”话题。邓小平为了推翻毛泽东指定的接班人取而代之,便说,国家己处在崩溃边沿,既如此,又为什么自相矛盾对毛三七开,可知不让人说真话,正好暴露了中共一贯的欺骗脸嘴。
  • 自邓小平执政以来,最大政绩,无过于麻将的普及,八十年代五讲四美风行一时,扫黄禁赌虽风声大雨点小,一般小百姓行赌还要藏着玩,后来,生意做大了,为官者应酬所需,赌场愈多,赌资愈大,赌风益盛。
  • 这几年,残迹的乞丐可以推着一架破旧的小车,放着民间傅统的哀歌,向路人乞讨。若是在饥寒交迫的毛泽东时代,谁敢在大街上公开说一句‘我泠,我锇’,发一声‘你们发发善心救救我吧’的求救声,必会受到警察严厉盘查。
  • 在毛泽东对中华社会大破坏以后,中共的腐败酝酿着日益加深的社会危机,除所涉公职贪污、贿赂成风、官霸民宅、抄家窃财、冤狱横生、烟毒无忌、道德沦丧外,还要将我从日常生中所见到的贫富悬殊、社会不公、乞丐娼妓、市井欺诈记载在下面,看看这个以‘解放人类’为宗旨建立的社会究竟怎么样了?也从中看到社会的末来。
  • 按此推断他们的家庭和出身,当与中共某当权者有很深的联系,或者说他的父辈有当今中共的掌权人物。但是我问到孟平有关与当今中共权力者的亲缘关系时,他从来不作回答,只说自己原来是西南铝加工厂的工人。
  • 我听了他的话心中禁不住一阵惊异,孟平的底细我并不清楚,当年在六队物色越狱的人也是刘顺森亲自定的,我和他的交往并不深。那一次三个人从六队出逃。究竟怎么栽在重庆,我也不清楚,但获刑的人中除刘顺森饮弹刑场,其余两人都判了无期徒刑。
  • 从他们的外形上判断,这是些狄更斯小说“雾都孤儿”里,所描写的社会底层人物。用我理性的眼光认识他们,这是些随时都同看守所打交道的社会弃儿,是一群被生活遗弃的社会另类。
  • 他用平淡的口气讲述着他的经历,他的处境很像狄更斯笔下的奥立弗,只是他并不是济贫院里长大的孤儿,而是经过中共十几年监狱锤炼出来的火炬战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