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纪(538)

下集-第十二章:前途
孔令平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三节:星星之火可以燎原(2)

(二)群体事件—民愤(1)

毛泽东死后,全国民主运动蓬勃兴起,其中有代表性的人物:1978年北京西单墙民主运动尤具代表性,例如北京民刊《探索》主持人魏京生,与此同时相继有任畹町,《四五论坛》主编徐文立,民刊和民众组织联席会召集人刘青人,上海人权协会王辅臣,武汉市朱建斌等人成立武汉民主墙,与秦永敏合办民刊《钟声》,他们都为大陆民运开道,是大陆民主启蒙的先师。

然而这些民主启蒙的运动,一开始就遭到中共残酷的镇压,‘六四’以后,老百姓仍被禁锁在专制主义的牢笼中,基本权力被剥夺。争取人权的民运领袖们纷纷被捕,有的逃亡海外,在海外与六四民运人士刘宾雁、王若望等人相呼应,成立以争取实现中国民主为纲领的民运组织,携手战斗。

山雨欲来风满楼,大陆正处在独裁全面解体的过程,用和平方式去推动顽固的中共结束中华历史上的专制主义同去世界接轨!是大陆的主流

中共推行的专制主义的罪孽越深重,所背的包伏也越沉重,中国注定还会徘徊在表面平静,而内部动荡的年代。它那摇摆不定的步伐走向何处令人怅网。

邓小平继位后,出于与毛相同本性,除吸取经济上到了崩溃边沿的教训,提出经济建设是硬道理外,原封不动的继承了独裁衣钵。

现今中共在制定国策时,无论开中共党代会或人代会,都清风雅静听到一个声音,看一个表演,抬着傀儡:一起举手,一致通过。

专制主义视民主为大敌,它拒绝任何民主制约,经济虽然发展了,统治集团的腐败却无法控制了。人民被激怒了,‘六四’燃起燎原大火,证明独裁统治必然引起政府与人民的对立。

所谓公民的合法权是指选举权、人身自由权、生存权、言论、新闻出版、集会结社等权利。这些各国宪法公认的权利,一直被独裁的中共诬为资本主义自由化而被剥夺,中共统治下人民是没有任何自由权的奴隶。

反对失业,维护就业权;反对对居住房的强迫拆迁;反对克扣工资;反对征收苛捐杂税;反对不顾生存环境的建设;反对对农民土地的强迫征用等等。所以目前所指的中国民众的维权活动,绝大部分还仅限于维护公民的生存权。

‘六四’,中共在光天化日下,屠杀手无寸𫓧的学生,可见它的本质多么邪恶。‘六四’运动是因贪污腐败,中共各级政府大量侵害老百姓生存权的非法行为所引发的。

说这些年来‘六四’的幽灵在中国大地上徘徊,就是指人民在它的启发教育下,懂得用维护自身的权利向独裁作斗争的道理。越来越多的群体事件证明,老百姓不再像毛泽东时代那样任人宰割不知反抗了。

对于贫穷老百姓手里极其有限的钱,都要收入国家金库,这本是专制政权的‘绝招’,从上一世纪未期因扶助民营企业而允许民办银行建立,是经济的一种进步现象。可惜没有多久,对民办银行便以绕乱国家金融秩序加以取缔,给取了一个新罪名:‘非法集资’。

后极权时代,中共对钱的好处有了浓烈的兴趣,民间那点可怜的钱也成了他们聚敛的对象。2001年,中共突然决定,冻结所有非国有银行的民间集资,穷苦百姓为了买住房、准备儿女上学、筹办婚事、生病住院等等需要,平时辛辛苦苦换来的钱,集存在这些银行中,不说清原因便加以冻结。

加上中共素有霸占民房,以没收名义强抢老百姓钱财的恶迹,这个荒唐决定刚一出炉,立即引发了大规模民间抗议。人们立即聚集到各地政府的衙门口,表达强烈抗议,我看见各集资银行外的马路上,被抗议者占满。

他们举着各式各样的标语,上面写着:‘坚决抵制政府的无理决定!’;‘强烈要求政府归还我们的血汗钱!’;‘责问政府,你们的做法同强盗还有什么区别吗?’;‘朱融基,你就这样用老百姓的血汗钱当的总理吗?’……

马路再次被老百性围断,面对愤怒的民众,集资银行的职员吓得紧闭大门,龟缩在工作室不敢出来。这样相持着不知过了多少天,集资银行向每天围聚讨债的民众贴出‘安民告示’,说:‘大家的钱已转存国家银行,请大家保存好集资的凭据,听侯通知,到国家指定的银行兑换现金。’

至此,市民不知多少不眠夜,悬在心头的大石头才暂时稳住。

以后市民们不断的拦马路、上访各级政府、围银行,也不知闹了多久,集资银行门口才贴出了‘兑现通知’,叫集资者根据集资金额的大小,按口家利息分期分批兑现。整整闹了一年多,一直悬着的贫苦市民的‘血汗钱’本金,终于在市民们群起反对所施加压力下,从新要了回来。

那段时间,我只要一出街,就会看到写着‘还我血汗钱’,的横幅、标语到处都是。市民的交谈中少不了这个话题,也不知多少家庭主妇与丈夫为此口角,甚至闹到离婚的地步,贫穷的中国老百姓还要对自已糊口的工资,提心吊胆,害怕被中共‘没收’了。

这起因集资引发的民运整整持续了五年之久,侍到归还时,本金要了回来,但利息取没有按集资银行所承诺的偿还,而是按国家规定的极低利息偿付,从此老百姓手里的钱又被国家控制起来了。独裁统治者搜括民脂一贯不择手段。

大家都知道,毛的独裁统治是以国家垄断为经济基础,工业、矿山、能源一律实行‘国有制’,农业实行集体化。

人民公社这一毛独出心裁模式搞得全民饿饭,天怒人怨,邓小平就是从这里找到突破口,从被打倒的位置上翻身取代毛指定的接班人,进到了邓小平时代。

在‘改制’名义下掀起一场由国有变私有的运动,实际上把国有这种独裁占有,变成中共权贵掌管的‘公司’‘银行’‘部门’所有,在权力与金钱等同条件下,吃亏的当然是一无所有的工人。

接手老板在中共的卵翼下,第一件事就是把‘多余’人员裁减出去,大量工人被解雇,在生存面临威胁的时侯,他们走上了维护生存权之路。(待续)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不愿放弃独裁衣钵的中共执政者,明白自己处在人民的对立面,六四以后,特别加强了对民主运动的防备,对于萌芽中的反政府苗头一经发现,立即斩断。但是腐败使自身百孔千疮,小心防备反而增加了人民的反抗情绪。
  • 亚洲自由电台之声以令折服的语言,在浩翰的天空中织成了一个强大的火力网,无情地射向中共所设置的新闻封锁网链,让一切阴暗角落里用政治欺骗蒙骗老百姓的鬼蜮,现出原形,无法继续得逞。
  • 抗日战争喋血沙场的英雄千千万万,可与日月同昭,我大陆作家却在中共操纵下放弃了这许多的素材不去讴歌,而是写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范傻儿”,以他的粗犷无知和鲁莽,博取低级市民一笑
  • 另一位让日军丧胆的抗战英雄张灵甫,在长沙会战中夜袭张古峰时掉了一条腿。这样的英雄,却被中共诬为杀人魔王。
  • 不知连战在接受中共款待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他住的地方竟是瀛台,这个地方是当年清朝未年慈禧囚禁光绪的地方?安排他住在这里,是巧合呢还是中共有意的暗示?
  • 中共“不谈过去”,反而使它不光彩的过去,变成倍受年青人关注的“敏感”话题。邓小平为了推翻毛泽东指定的接班人取而代之,便说,国家己处在崩溃边沿,既如此,又为什么自相矛盾对毛三七开,可知不让人说真话,正好暴露了中共一贯的欺骗脸嘴。
  • 自邓小平执政以来,最大政绩,无过于麻将的普及,八十年代五讲四美风行一时,扫黄禁赌虽风声大雨点小,一般小百姓行赌还要藏着玩,后来,生意做大了,为官者应酬所需,赌场愈多,赌资愈大,赌风益盛。
  • 这几年,残迹的乞丐可以推着一架破旧的小车,放着民间傅统的哀歌,向路人乞讨。若是在饥寒交迫的毛泽东时代,谁敢在大街上公开说一句‘我泠,我锇’,发一声‘你们发发善心救救我吧’的求救声,必会受到警察严厉盘查。
  • 在毛泽东对中华社会大破坏以后,中共的腐败酝酿着日益加深的社会危机,除所涉公职贪污、贿赂成风、官霸民宅、抄家窃财、冤狱横生、烟毒无忌、道德沦丧外,还要将我从日常生中所见到的贫富悬殊、社会不公、乞丐娼妓、市井欺诈记载在下面,看看这个以‘解放人类’为宗旨建立的社会究竟怎么样了?也从中看到社会的末来。
  • 按此推断他们的家庭和出身,当与中共某当权者有很深的联系,或者说他的父辈有当今中共的掌权人物。但是我问到孟平有关与当今中共权力者的亲缘关系时,他从来不作回答,只说自己原来是西南铝加工厂的工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