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歌万舞不可数 就中最爱霓裳舞

作者:季黛

唐朝的燕乐中,最突出最辉煌的是大曲。(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燕乐”在隋唐时期最为兴盛,它是宫廷中飨宴用的大型乐舞套曲,均以法曲为主,而且风格多样。其肇因始于商旅来往频繁,边疆各民族和中原的音调、乐器相互融汇而更昌明。

唐朝的燕乐中,最突出最辉煌的是含有多段的大型乐舞套曲的大曲。大曲中有一部分称为“法曲”,是大曲中精致绚丽的部分。法曲的主要特点,是在它的曲调和所用的乐器方面,比较接近中土的《清乐》系统,较传统清丽与优雅。而唐玄宗创作的《霓裳羽衣》就是最有名的一首法曲。

《霓裳羽衣》代表唐代大曲,已有了庞大而多变的曲体,也显示唐代宫廷音乐的特点。其乐队伴奏采用了磬(唐代指铜钵)、筝、箫、笛、箜篌、筚簟、笙等金石丝竹,乐声“跳珠撼玉”般令人陶醉。

在舞蹈方面,它将传统舞姿的柔媚典雅,与西域舞风的俏丽明朗融为一体;在音乐方面,它使婉转清丽的中原清商乐,同印度佛曲互相交融,形成既保持了本民族舞蹈神韵、又融化了外来风情,既不同于“健舞”、又有别于“软舞”的特殊风格。《霓裳羽衣》以其独有的魅力,成为古代乐舞艺术的瑰宝。

《霓裳羽衣》通过曲、歌、舞的递次运用及同步进行,通过刚柔、强弱、急缓、动静的变化对比,创造了独特的神州中土风味,传递出中华文化强大的融合力度,和无远弗届的广被讯息。无怪白居易赞叹:“千歌万舞不可数,就中最爱霓裳舞。”

──转自“正见网”◇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我教学生涯中,教了不少主修音乐及非音乐主修的学生,有秉持对音乐的喜爱而努力钻研、练习自己乐器的人,也有极少部分愿意认真去了解音乐的内涵而涉猎各种相关书籍者;然而也有许多学生没兴趣去看与音乐、艺术相关的书籍,或无心多听自己主修乐器以外的音乐。倘若音乐不是他们的主修,或可不需强求;但对于想要以音乐为专业的人或学乐器的人,我认为除了应该努力不懈勤练乐器,也该充实自己音乐的涵养与见解。
  • 最近帮一位老师代课,发现这位老师上课使用的课本太多了。学生中有一对姊妹,七年级的姊姊上课时间是45分钟,二年级的妹妹上课时间30分钟,在短短的上课时间内,姊姊就使用了六本课本做教材,而妹妹也有五本课本之多。当我看到这些课本,不禁感到惊讶,一般45分钟课程我使用3本课本左右,30分钟则约2本(因人而异)。一开始觉得是否自己用的课本太少了?经过代课过程才发现,原来这位老师从不教导学生乐理或讲述其他与音乐相关的事宜,上课中只要学生有练不好的地方,只是要求回家努力练习,几乎不花时间了解为什么学生练不好或讲解如何佐以理论来达到贯彻音乐的教学及事半功倍的效果,无怪乎需要使用许多课本。然而东方学生的家长普遍认为课本越多,表示老师教学越认真,其实不然。
  • 教学生涯中,常有学生或家长抱怨某些练太久的曲子可否换成新曲子,以免太枯燥而索然无味?有时也会遇到学生、甚至家长来请求不要练习基础的东西,如音阶、琶音等等行不行?又或者少练一点可不可以?而我总是反问他们,是不是可以不吃饭或、天天喝几口水来过日子呢?
  • 许多学生在练习乐器的过程中,时常会忘记或忽略慢练的好处,总认为快,才能显现自己的了不起、才感觉过瘾,殊不知欲速则不达,一味求快,很容易浮现技巧性及音乐性的问题,致使练习进程迟滞不前;相反的,以慢工出细活的方式练习,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 许多人时常有个错误的观念,认为只有声乐、铜管或任何吹奏的乐器,因有换气的需要,才需要呼吸,殊不知钢琴、弦乐器或甚至打击乐器都需要呼吸来帮助肌肉和心情的放松,并藉由呼吸来提升演奏及诠释的技巧。手指技巧固然重要,但这些技巧都需要一条无形的扭带将之串起而组成有生命的乐音,那就是呼吸。
  • 教学中常会遇到学生搞不清楚休止符这个符号真正的用意在哪儿,大家都知道休止符是“休息”,但却极少数人会将它视为“音符”。当学生对于休止符可有可无的对待,时常让我感到不解,我便问他们一句话:“你们认为无法开口说话而需用手语的人是不是也和我们一样都是人呢?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休止符也是和其他音符一样的。”
  • 许多学生在音乐演奏开始前,往往耐不住性子就急忙的开始;或演奏完一曲时,就急忙的将手中的乐器放下,好像多停留一秒钟都觉得多余。然而,从这一小小动作可以看到学生对待乐曲的态度,并且透露其音乐老师的教学品质。
  • 许多学生在音乐演奏开始前,往往耐不住性子就急忙的开始;或演奏完一曲时,就急忙的将手中的乐器放下,好像多停留一秒钟都觉得多余。然而,从这一小小动作可以看到学生对待乐曲的态度,并且透露其音乐老师的教学品质。
  • 我喜欢开车时听音乐,在怀儿子的整个孕期,车上听音乐的习惯也从无间断过。儿子出生后,不论孩子是否听懂,我一定放上各式各样的音乐让他聆听。随着他渐渐长大,边听音乐我就会边告诉他关于曲名、简短的作曲家介绍及一些我自己对曲子的理解和曲子应用的手法等。当乐曲中的乐器出现比较特殊的手法,如振音、装饰音或不同之拍号等等,我都会告诉儿子并以最浅显的解释让他知道,甚至有时不管他是否能理解或听懂,我纯粹只是想让儿子知道我的想法而已。我深信,久了,孩子不但会习惯,随着年龄的增长,到了一定程度,也慢慢会开始发问,并有自己的想法与意见。
  • 音阶(Scale)的练习,相信对许多学生而言,经常是苦不堪言的一件事,但它却又是学习音乐不可或缺的重要练习之一。大部分的学生练习音阶很容易流于只重视速度,而忘了这枯燥的练习也可以是很有特色及感情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