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weet Forgiveness

书摘:原谅石(中)

作者:罗莉.奈尔森.史皮曼
  人气: 6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我换下洋装、高跟鞋,穿上内搭裤和平底鞋,托特包里有刚出炉的面包,和一束蓬松柔软的白色木兰花。我朝着花园区前进,去探访我的朋友桃乐丝.罗素。她以前就住在我现在住的伊凡洁琳,圣查尔斯大道上,在一栋六层楼的公寓中,她在四个月前搬到花园安养中心。

我匆匆穿过杰佛逊街,路边的花园种满白色的指顶花、橘色的木槿花和鲜红的美人蕉。我对春天的美景视而不见,心里一下想着麦可和他冷淡的态度,一下想着不得不去申请的那份工作,还有费欧娜.诺尔斯跟我刚寄出去的原谅石

来到古老的红砖大屋前之时,已经过了三点。我走上金属斜坡,跟坐在门廊上的玛莎和琼安打了招呼。

“嗨,女士们。”我送她们一人一支木兰花

桃乐丝因为黄斑部病变而行动不便,只好搬进花园安养中心。因为她唯一的儿子住在离这里九百英里外的地方,我负责帮她找到新的住所,这里有人供应三餐,按个铃就可以叫人来帮忙。七十六岁的桃乐丝就像刚入学的大学新生,安然度过搬家的折腾。

我走近堂皇的大厅,没签访客簿,因为常常来,所以大家都认识我。我往后面走,在院子里找到独自一人的桃乐丝。她懒懒坐在藤椅里,耳朵上盖着老式的耳机,下巴靠在胸口上,眼睛闭着。我碰碰她的肩膀时,她惊醒过来。

“嗨,桃乐丝,是我。”

她拿下耳机,关掉了CD播放机,站起身来。她身材高瘦,白色的丝滑短发剪成鲍伯头,反而衬出她漂亮的橄榄色皮肤。她虽然看不见,却每天化妆,她开玩笑说,别让看得见的人困扰,但不管化妆了没,桃乐丝在我心中永远都是个大美女。

“汉娜!亲爱的!”她有美国南方人独特的缓慢腔调,说话时会拉长母音,柔和而久久不散,就像美味的焦糖。她摸索着找到我的手臂,然后把我拉进她怀里,我胸口浮出熟悉的痛楚滋味。我闻到她擦的香奈儿香水,感觉到她的手在我背上画圈。这样的碰触,一个没有女儿的母亲碰触一个没有母亲的女儿,我永远都不会厌倦的。

她嗅了嗅空气。“是木兰花的味道吗?”

我从提袋里拿出花束,“鼻子真灵,我还带了一条我做的肉桂枫糖面包。”

她拍拍手。是我最爱吃的!汉娜玛丽。”

我微微一笑。“汉娜玛丽”,我心想,只有母亲会这么称呼女儿吧。

她歪歪头。“今天星期三呢,你怎么来了?不用漂漂亮亮地去约会吗?”

“麦可今天晚上有事。”

“是吗?坐下来,跟我说怎么了。”

也只有她会这么对我说,我笑了,一屁股坐到脚凳上,跟她面对面坐着。她伸出手,按着我的手臂。“告诉我吧。”

我太幸运了,想发泄的时候还有这么一个愿意倾听的朋友。我告诉她WCHI的詹姆士.彼得斯寄来的那封信,还有麦可的“热烈”反应。

“‘若你在某人心中只是选项之一,就别把那个人排在第一顺位。’这是玛雅.安吉洛说的。”她动了动双肩。“当然啰,你也可以叫我别管你的事。”

“不会,我懂你的意思,但我觉得我好笨,浪费了两年,一直以为他是会和我结婚的那个人,但我一点也不确定,他到底有没有想过这件事。”

“你知道的,”桃乐丝说,“很久以前我就学到,想要什么就直接说出口吧,很不浪漫没错,不过老实讲,你东暗示、西暗示的,男人就是听不懂。关于他的这些反应,你有告诉他你很失望吗?”

我摇摇头。“没有。我根本是作茧自缚,所以我立刻写了电子邮件给彼得斯先生,让他知道我对这工作有兴趣。我还有其他的选择吗?”

“你还有很多选择,汉娜。别忘了,我们最大的力量,就是可以做出选择。”

“没错,我可以告诉麦可,我会放弃梦寐以求的工作,就是因为我一直期盼着我们总有一天会结婚。没错,这个选项可以让我拥有力量,是的,有力量让麦可逃之夭夭。”◇(待续)

——节录自《原谅石》/悦知文化出版公司

《原谅石》(悦知文化出版提供)
《原谅石》(悦知文化出版提供)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拉开束袋的绳子,有两颗普通、小巧鹅卵石这就滚进我的掌心。我以手指轻抚着石头,一颗是灰色带着黑色条纹的石头,一颗则是象牙色的。丝绒布料发出了沙沙声,我拉出折了又折的纸条,就像幸运饼干里的签诗。
  • 我用面纸擦拭双眼。“她向来都有第六感,不管我有什么困扰,不用开口跟她说,她就会主动提起。当我试着说服她说不是这样,她就会看着我说,‘布芮特,你忘了,你可是我生的,骗不了我的。’”
  • 我究竟怎么会让他们说服我做这件事啊? 蒙塔纳路二十七号公寓的两位将军──房东博纳太太、管理员萝莎蕾特女士──在两人位于一楼的公寓中间包抄男士。
  • 热情的土耳其朋友,是我在当地的家人。情同姊妹的邻居哈缇婕,陪我上山采野菇、野花和野生茶;昵称“老石头”的喇铬溥是建筑师兼考古学家,带我溜进古迹看彩排,独享星空下两千年古剧场的音乐盛宴……
  • 我正在读拉丁文。我已经读好几天了,未来几天也要继续读下去。补考时间是下星期二的第七堂,再不及格就要被当掉了。
  • 古德瑞奇没等别人邀请,就径自安坐在真皮办公椅上,仔细打量起办公室内的摆设。四周墙壁的书架上摆着一排排古老书籍,办公室的中央矗立着办公桌,旁边有一张胡桃原木的会议桌,和一张别致的小沙发,整体呈现出一种奢华的风格。
  • 我在自媒体耕耘几年,并侥幸获得实验的正向回馈后,发觉自媒体品牌的成功离不开五个要素:品牌(brand)=利他(benefit)+重复(repetition)+ 艺术(art)+简洁(neat)+正派(decency)
  • 这几年,我发现学生总是厌倦在“纪律与模仿”中蹲点,写诗的不读好诗;写小说的,人物可以不需要任何铺陈就拥有飞翔的能力。
  • 山缪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对谋杀妻子的罪名,开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偏离了轨道?此时山缪才赫然惊觉,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计,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对山缪所进行的报复。
  • 山缪坐在法庭的被告席,面对谋杀妻子的罪名,开始回想他完美的婚姻到底是从哪里开始偏离了轨道?此时山缪才赫然惊觉,这一切似乎都是精心安排的算计,是桑德琳用自己的生命对山缪所进行的报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