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

作者:张惠菁

上午九时的太阳,温和而不曝烈,可以直视。(Fotolia)

  人气: 24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冬至后第二日,晴。

前一天我住进位在高架桥边的饭店,睡了一夜,起床后到五楼餐厅吃早餐。饭店隔壁是佛学讲堂。窗正对着讲堂中式建筑的飞檐。上午九时的太阳,以它现在与地球的距离,温和而不曝烈,可以直视。屋脊上仙人沿飞檐翘起的角度排列,有如正要走向空中。

舒服的天气。光线很好。

我忽然想起梦枕獏原著、冈野玲子漫画的《阴阳师》。

安倍晴明与白比丘尼在宫中斗法,比赛“射覆”——猜匣下掩盖着什么物事。出题的大概是天皇,还是哪个高阶王公贵族。安倍晴明用易经占卜,线索指向一个“子”字,却是非时之子,不该在此时出现的。其中隐隐作痛着晴明身世之伤,传说他是狐狸的孩子;或者,眼前这据说已活了数百年、容颜却青春不老的白比丘尼,其实是他的生母?贵族们等待斗法双方答题时,窃笑谈论著八卦,射覆不过是娱乐。

十二干支中的“子”,也是十二生肖中的“鼠”,莫非匣中匿藏着一窝刚出生的小老鼠?是谁在暗中干预,抽换答案?你该回答第一念的谜底,还是随机进转、回答此一刻它已经被修改的形状?

猜忌与自疑层层叠叠,过去和未来混乱了时间,安倍晴明输了比赛。白比丘尼现出恶相,预告她将归来,取她应得的战利品。那些宫廷贵人,此前坐观斗法,图个热闹,这时才知道惊忧,赶快站回晴明这一边。只是,输了斗法的安倍晴明,还能保住他们的平安吗?他给平安城设下的结界,挡不挡得住这预告于未来的灾异?◇

——节录自《比雾更深的地方》/ 木马文化出版公司

(<文苑>选登)

责任编辑:李昀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宇宙茫茫,岁月悠悠,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人们常慨叹人生短暂、宇宙无限......
  • 那时自以为文青,喜欢逛书店,某天在中正书局看到《西洋文学欣赏》,作者钟肇政。随手翻开书页,读到作者开了长长的一串陌生的书单,有如棒喝,忽觉自己像井底之蛙。犹记得书中的一句话:“光是接触正确的文学,就已经是文学教养的伟大要素。”这一句话,如今变成我鼓励学生找经典阅读的启发。
  • 约20余年前上海电视台做过一档节目,是说唱艺人摹仿从前上海街头的叫卖声,上了年岁的老上海听了不仅备感亲切,怀旧情绪也油然而生
  • 站长比着手指,高声喊:“四……” 我又不安地比划追问,从这起算的四,还是下站起算的四。站长耐心画出四道弧线,下端打上三个叉,像在教小孩数数一样,并抄写两地的火车班次号码给我。
  • 当你觉得自己还在往前走,孤独就不可怕。你想看前面的风景,你想被一种没有体验过的温湿度包围。那些陌生感击落在心脏上的刺痛,代替有人陪伴而成为一种期待。
  • 徒劳之感淡去。我告诉自己,那不断发出误导讯号的人是可怜的;需要陪伴却不想被靠近的人是可怜的。退到极疏远处,才看得出,讯号真正的指向,不在她选择说出口的事,不在那些费心的倾吐。
  • 我的家乡波洞桥,门前那条河,自然就叫“波洞河”。河床平缓,河水流速也不急。人们习惯上把两条河水交汇的地方,叫做“两岔河”。波洞桥这条河,有两个有名的“两岔河”。其一是在“舞阳湖”水坝处。一条,由上塘河流经此处汇入;另一条,由波洞河汇入。波洞桥河的上游,在瓮安地界,有个小地名叫“白沙井”。在“白沙井”坡脚处,又分两岔,其一是“朱家山”河,另一条是“拦水—樟沟”河,都在这里汇合。
  • 戴着斗笠,颈肩系着一条棉织的毛巾,双手套着一对黑色的手袖,在每日寻常的上班途径,他也只是路边常见的一幅风景而已。
  • 接近中午了还下着小雨,天色阴暗,我挤在骑楼下排队购买饮料的人龙里,只能望见远处街道上的车水马龙,鼎沸人声都听不见了。
  • 那是座落于台北猫空的一间茶坊名字,环境与陈设一如其名典雅,傍山而筑的设计,近谷底处竹依林绕;还听得见流水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