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

作者:張惠菁

上午九時的太陽,溫和而不曝烈,可以直視。(Fotolia)

  人氣: 246
【字號】    
   標籤: tags: , , ,

冬至後第二日,晴。

前一天我住進位在高架橋邊的飯店,睡了一夜,起床後到五樓餐廳吃早餐。飯店隔壁是佛學講堂。窗正對著講堂中式建築的飛簷。上午九時的太陽,以它現在與地球的距離,溫和而不曝烈,可以直視。屋脊上仙人沿飛簷翹起的角度排列,有如正要走向空中。

舒服的天氣。光線很好。

我忽然想起夢枕獏原著、岡野玲子漫畫的《陰陽師》。

安倍晴明與白比丘尼在宮中鬥法,比賽「射覆」——猜匣下掩蓋著什麼物事。出題的大概是天皇,還是哪個高階王公貴族。安倍晴明用易經占卜,線索指向一個「子」字,卻是非時之子,不該在此時出現的。其中隱隱作痛著晴明身世之傷,傳說他是狐狸的孩子;或者,眼前這據說已活了數百年、容顏卻青春不老的白比丘尼,其實是他的生母?貴族們等待鬥法雙方答題時,竊笑談論著八卦,射覆不過是娛樂。

十二干支中的「子」,也是十二生肖中的「鼠」,莫非匣中匿藏著一窩剛出生的小老鼠?是誰在暗中干預,抽換答案?你該回答第一念的謎底,還是隨機進轉、回答此一刻它已經被修改的形狀?

猜忌與自疑層層疊疊,過去和未來混亂了時間,安倍晴明輸了比賽。白比丘尼現出惡相,預告她將歸來,取她應得的戰利品。那些宮廷貴人,此前坐觀鬥法,圖個熱鬧,這時才知道驚憂,趕快站回晴明這一邊。只是,輸了鬥法的安倍晴明,還能保住他們的平安嗎?他給平安城設下的結界,擋不擋得住這預告於未來的災異?◇

——節錄自《比霧更深的地方》/ 木馬文化出版公司

(<文苑>選登)

責任編輯:李昀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宇宙茫茫,歲月悠悠,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人們常慨嘆人生短暫、宇宙無限......
  • 那時自以為文青,喜歡逛書店,某天在中正書局看到《西洋文學欣賞》,作者鍾肇政。隨手翻開書頁,讀到作者開了長長的一串陌生的書單,有如棒喝,忽覺自己像井底之蛙。猶記得書中的一句話:「光是接觸正確的文學,就已經是文學教養的偉大要素。」這一句話,如今變成我鼓勵學生找經典閱讀的啟發。
  • 約20餘年前上海電視台做過一檔節目,是說唱藝人摹仿從前上海街頭的叫賣聲,上了年歲的老上海聽了不僅備感親切,懷舊情緒也油然而生
  • 站長比著手指,高聲喊:「四……」 我又不安地比劃追問,從這起算的四,還是下站起算的四。站長耐心畫出四道弧線,下端打上三個叉,像在教小孩數數一樣,並抄寫兩地的火車班次號碼給我。
  • 當你覺得自己還在往前走,孤獨就不可怕。你想看前面的風景,你想被一種沒有體驗過的溫濕度包圍。那些陌生感擊落在心臟上的刺痛,代替有人陪伴而成為一種期待。
  • 徒勞之感淡去。我告訴自己,那不斷發出誤導訊號的人是可憐的;需要陪伴卻不想被靠近的人是可憐的。退到極疏遠處,才看得出,訊號真正的指向,不在她選擇說出口的事,不在那些費心的傾吐。
  • 父母去世二十餘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隱痛。其實我與父母的情非兒女情,乃是質疑人生的一種縈繞不去的扯拽。
  • 香港大嶼山天壇大佛。(公有領域)
    每一次,從香港回深圳,火車終點站是,羅湖。都會的繁華燈火漸漸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開始現出黑的夜色,發亮的河流。就在此時,羅湖關到了。經過繁瑣的驗證,安檢,走過火車站的長長的棧橋,豁然一片的站前廣場,噴泉池邊永遠坐著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築物,馬路一律比香港寬,汽車也比香港的車輛大許多,按著喇叭不由分說地將路堵起來,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間。此時想起香港,削薄入雲的建築,斑駁唐樓,精巧廟宇,潑濺的燈火——格外地像一個夢。
  • 話說這王喜的師兄荊軻功敗身殞,消息傳來燕國,舉國譁然,人人自危,都想滅國之災在即。隔年,秦軍果然攻破薊都(今北京),燕王為解秦王之怒,斬下太子丹,將首級獻給秦軍。
  • 中共病毒肺炎發展到現在已經進入一個紛亂的狀態,部分人士認為疫情已經減緩,尤其有些人士已經迫不及待要出門活動甚至遊覽了。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