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贵的人格 超凡的勇气——记人权律师高智晟(中)

作者:齐玉
高智晟
图为2006年初身在陕北老家的高智晟律师。(叶霜 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1123
【字号】    
   标签: tags: , , ,

上篇我们讲到,高智晟贫穷的家庭在母亲的坚持下,7个兄弟姐妹中,有5个孩子读完了初中,这是一个奇迹,而奇迹的创造者就是高智晟坚韧、善良的母亲。高智晟的母亲是敬神信佛的人,虽然一生都在极度贫困的苦难中,但她用道德的力量教育影响着她的孩子们,在极度贫困的苦难中依然在扶助其他的穷人。

很多记忆是高智晟永远忘不掉的:饥饿的兄妹7人有任何偷吃他人瓜果的行为,都会受到母亲严厉的惩罚。

每遇集市,母亲总要给年老的奶奶设法买点好吃的,之后是所有的孩子都被严厉禁止,不得踏近奶奶门口半步。

而高智晟的奶奶从来都是不停地在咒骂着母亲,母亲不被骂的时间是:吃饭、睡觉和母亲不在家的时候。然而,被骂得泪流满面的母亲,每顿饭盛出的第一碗是端给奶奶的,而且是最稠的饭。剩下稀汤寡水的还能称的上叫饭的东西,还要限量分给正在成长的孩子们。

天天挨奶奶骂的母亲虽然伤心、委屈,但她告诉孩子们,奶奶早年丧夫、老年丧子,非常地不易,奶奶的世界里只有咱们这家人,奶奶又不能骂别人,骂咱们若能解解可怜老人的烦闷,容忍一下没有什么。

母亲经历60年的贫苦生涯,并没有因为自己贫穷而影响她对其他穷人的帮助。母亲对那些出来讨饭的穷人的帮助在当地是老幼尽知。到了冬季,不管来自哪里、人数多少,母亲都不厌其烦地将这些被迫出来讨饭的穷人张罗到家里,除了给他们饭吃,夜晚为他们提供睡觉的地方。

二十多年后,当高智晟成了在弱势阶层颇具声名的律师,常有拄者拐杖、坐着轮椅、没有交费能力的人被其他热心的律师同行带到高智晟的办公室时,他总能想起母亲帮助穷人的情景,他每每会心一笑。

有一年夏季的一天,一名讨饭的母亲带着孩子到了高智晟家,可是恰逢家里没有一粒粮食,讨饭人失望地带着孩子准备离开,母亲让她们等一等,自己跑了出去。过了一阵子,母亲手捧着两个还没有完全长熟的玉米棒,给了那位讨饭的人。这两穗还没有成熟的玉米棒是母亲从自家自留地里掰下来的。

高智晟每年过年回家,常有一些他们兄妹不认识的人拖儿带女到家来吃饭,这些人都是衣衫褴褛,每每问及母亲,她老人家都是笑着回答说:“是咱家的亲戚。”是的,高智晟的母亲一辈子都是把这些穷苦的人当作自己的亲人。

高智晟在回忆他母亲的文章中这样说:“母亲是个有道德力量的人,我手里的这支笔是无法穷尽母亲在道德力量方面所积累的厚重底蕴。”母亲的伟大品格持久地影响着我们、给了我们无尽的精神财富。

高智晟完整地继承了母亲的高贵品格。尤其在成为律师之后,他用和母亲不同的方式帮助着需要帮助的人,和母亲完全不同的是,母亲帮助穷人没有任何危险,而高智晟帮助这些人是要付出极高极高代价的。明明知道前面的道路坎坷不平,但是,他还是坚定地往前走。

高智晟律师。(大纪元)

在他将近十年的律师生涯中,为无数的弱势群体维权,比如被政府强拆房屋而状告无门的人、被政府强行抢夺财产而倾家荡产的人,有政府强制实行残忍的计划生育政策下家破人亡的人……太多的不公、太多的冤屈、太多的黑暗让高智晟看到这个体制的弊端和邪恶。高智晟在受理强拆房屋的案件中,百分之百地没有打赢过,因为这触及了官商勾结的巨大利益集团。

而这些常常让高智晟悲哀而无奈。可是他又无法忽视那些在绝望中向他求助的人们。高智晟在他的书中写道:中国和法制国家不一样,每一个小小的案件,最终都能反映出深深的制度问题。可是,当你有改变它的愿望的时候,你已经很危险了。

然而真正改变高智晟命运的是他接手了法轮功学员的案件。敢于踏入这个禁区的律师,在当时全国的十几万律师中是寥寥可数的几个人。而高智晟的正义感和良知让他欲罢不能。

那是2004年12月,高智晟为第一个代理的法轮功学员案件奔走的时候,就被法院告知:法轮功案件一律不予立案;不允许你再作任何司法究责;法院还威胁他说,你这样干很危险,如果还要继续的话,我们要写司法建议处理你们。高智晟没有理会他们的威胁,但他知道当局堵死了一切法轮功学员上诉的法律途径。

无奈之下,2004年12月31日,高智晟发出了 “致全国人大及吴邦国的公开信”,希望当局权力的介入能遏止这种非法剥夺公民权利和公民人身自由的恶行。高智晟说,作为律师选择法律之外的途径去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这是律师的痛苦。

高智晟在他的书中写道,在法轮功这个问题上,如果全体公民整体性的视而不见,这个耻辱和道义的包袱我们还要背多少年?如果所有的律师悄声无息,未来在这个问题上,律师有何颜面去面对历史?

2005年10月,高智晟到山东调查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的真相。2005年10月18号,高智晟发表了给胡锦涛、温家宝写公开信。信中披露了大量的法轮功学员被抓捕,被残酷地肉体和精神折磨,被失踪、被迫害致死的令人发指的行为。呼吁他们停止对法轮功的镇压。写信的第二天,高智晟就接到了威胁电话。从10月20号开始,相当数量的便衣、警车寸步不离地跟踪他和他的家人。15天之后,北京司法局强行关闭了高智晟的律师事务所。但是高智晟的公开信在社会引起强烈的反响。各地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纷纷请求高智晟去他们当地了解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11月29号,高智晟和他的朋友北京大学教授焦国标一起到了山东、辽宁、吉林三省,进行了半个多月的调查。

2005年12月12号,高智晟给胡温又写了第三封公开信,这封两万多字的公开信,题目是《必须立即停止灭绝我们民族良知和道德的野蛮行径》。他在信中说:我们窒息般地听取了一个个在这场迫害中死里逃生.有的是多次从死里逃生的受害同胞口述真相的过程,这旷古、旷世的血腥场面,凶残的人性,惨绝人寰的折磨手段,其情其景,纵使魔鬼也会为之动容。

高智晟说,在和法轮功学员接触的半个月里,是在和一些圣贤(法轮功学员)打交道。她们不屈的精神,高贵的人格及对施暴者的宽恕襟怀是今天中国的希望所依,也是我们坚强下去的理由所在!那群一个个微笑着,用平和的语气讲述令人惊魂动魄的被迫害过程者,常常让他感动得热泪滚滚。

高智晟写下第三封给胡温公开信的第二天,也就是2005年12月13号,他郑重发表退党声明,声明写道:它,中国共产党!它以最野蛮、最为不道德的非法手段折磨我们的母亲、折磨我们的妻儿、折磨我们的兄弟姐妹,它在一刻不停地逼迫煎熬着我们人民的良心、人格及善良!高智晟,一个已多年不交党费,不过“组织生活”的党员,从即日起宣布:退出这个无仁、无义、无人性的邪党。他声明的最后一句话是:这是我人生最自豪的一天。

——转载自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晨间话题

点阅【晨间话题】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