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落人间的文字

慈悲的一抹残红

文、图/王金丁
(图片由王金丁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482
【字号】    
   标签: tags:

1、以生为莲叶为荣耀

等待的就是这个时刻,那边的山棱上终于现出第一道曦光。我虽然只是一支莲叶,这么卑微的身份能够守候主人,守候美丽鲜妍的莲花,真是打从我土里的根柢觉得荣耀,而且长久以来,年年都能生长在这片莲田。而身边其他的莲叶,却是年年都换了伙伴,当然,他们压根儿没想到这事儿,因为一年只来一次。

这是我长久以来的悬念,对我这微小的莲叶来说,这空间太大了,大得让我无法想像。最后想到,或许有一个伟大的主宰的力量让我永远生存在这里吧,又想到会是什么原因呢,或许是我的谦卑吧。此时,吹来了一阵风,于是,我又谦卑地弯了一下腰枝。

这一弯腰,我的叶片顺着风,斜了,害得好不容易积存了一个早晨的露水,从叶里滑走了一大片,溜进泥土里,不觉升起一丝歉意,瞬时又安慰着自己,一会儿阳光来了,露水们还不是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这时,天色渐渐亮了,我往莲叶间翘头望去,太阳已露出了半个圆脸,红色白色花朵纷纷在半空中灿烂着,风儿又来了,到处散布着颜色的芬芳。这时,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田埂上一群人来来去去,有戴着帽子的,有的忙着拿相机对着莲花拍照,今年怎么人人嘴上都密密地封着布儿,是否人间发生什么事了,我摇了一下叶片儿,虽然不关我的事,心里还是感觉有点不舒畅,或许,风儿了解我的心意,带着花香飘了过来。

太阳又慢慢升了上来,蓝天里白云更鲜明了,莲花们快乐地展开来,于是,花叶间就热闹了起来,一群群蜜蜂列队逡巡,一会儿这边飞着,一会那边花蕊上停着,太阳只顾往上爬升,风儿则顺其自然地陪着蜂群,花叶间四处逍遥。在相机闪光里,一只脱队的大蜂儿倏地落在我叶片上,没想到,被他尖尖的东西戳了一下,我强忍着,戳了就戳了,或许过去欠他的吧!这想法一来,突然,那大蜂儿就飞走了,我瞬间也就舒畅了,花香又飘来,是风儿在嘉勉我吗?又一个念头闪过——风儿背后是否也存在着那伟大的主宰的力量,此刻,花香又现,似乎示意着,风儿了解并认同我的想法,这让我感觉这小小的环境里弥漫着祥和的气息,不自觉地,升起了感恩的心情。

2、只有风儿了解我?

此时,太阳已攀上了天空,花儿纷纷阖起了灿烂的花瓣,变成圆形的,有的成了椭圆的花苞,不见了蜂群,赏花、照相的人们也不见了。炙热的阳光里,那边,几个农妇弯着腰,拖着木桶跪在水田里,只露出包着布巾的斗笠,一个农夫肩上扛着一把翠绿的莲蓬,向远处的房舍走去,一路掉着绿色的水珠。

风儿一丝丝拂来,我的空间里还能嗅到揉着残留的花香的泥土味,正想沉入宁静的空气里,一只戴着圆圆的甲壳的小虫子,已落在我叶片上,一寸一寸小心爬着、停着,怕打扰了我似的,意识到这小虫儿的良善,我善意地倾了一下叶子,一只孤单的大黄蜂嗡嗡地早停在半空中,似乎也看到了小虫的温驯,嗡嗡地飞远了。

或许,在我生存的环境,或更广大更开阔的空间里,也有一种好的、不妨碍别人的存在,那就是善良吧,这是我感受到的。

这想法对吗,能问谁呢,轻轻拂来的风儿能回答我?这问题对我来说太大太难了,此时,我又想到了那伟大的主宰的力量。

3、伟大的主宰的力量在哪里

忙了一天的太阳换了一身暖黄,缓缓偏向另一方,这也是整个夏天里,最是等待的一刻。

忙碌的莲田回归平静,农夫农妇回家了,蜂儿、甲虫不见了踪影,风儿还是微微来了,风儿真的关心我。我专注地、流连着远处太阳的颜色的变化,乳黄、昏黄、暗黄,还有许多幻化颜色就说不出来了。总之,太阳下山的颜色我都喜欢,甚至盼望着时间永远停止,因为这一刻的感受无限美好,此时,太阳远远地抛来一抹暖暖的残红,温馨的。当然,明天太阳还会从另一边升上来,可我想到的是,今年的莲叶伙伴们明年夏天还会来吗?

一时风儿来了,似乎要告诉我什么,瞬间我想起,那没来的伙伴,或许是到更美好的地方去了,风儿您说呢,我仿佛听见风儿了解、认同我想法的声音。

我还可以去请问早已存在心里的、那伟大的主宰的力量,此刻,我踏实了,只是如何找到他呢,又是一段探访之旅的开始。@*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有三十年制鼓经验的老师傅告诉我,一位老和尚打了他的鼓说:“这鼓是天上来的。”这话引起我的兴趣,问他有什么涵义,老师傅轻描淡写地说:“我想就是打出来的鼓声很细很柔,像仙乐一般,能够传达出打鼓者内心的慈悲。”
  • 那个岁末寒冷的早晨,校园的柴窑已摆满坯陶,层层叠叠像一座小山,几位同学忙进忙出,陶艺老师蔡坤锦站在凳子上探视窑室。
  • 那年春天,我们拜访了台湾北部横贯公路海拔最高点1200公尺的明池,也登上了雪山山脉、标高2500公尺的桃山瀑布,终日盘旋崇山峻岭间,领略了台湾山岳的宏伟与俊秀。
  • 儿子停了一下,又补上一句:“回去看家门前那棵龙眼树上的月亮。”儿子了解爸爸心理。手机视讯断了,老伴眯着眼笑着,脸上的皱纹还想着两个孙子:“科技进步了,从手里就可以看到台北的孙子。”
  • 这茶香太迷人了,虽然我没忘记初衷,也禁不住口渴,一口喝了整杯茶,高耸竹林摇下来一阵风,浑身凉爽,我舒了一口气,点着头致谢,将白瓷杯放回茶托上,轻轻推向那司茶人。
  • 雨夜花雨夜花 受风雨吹落地 无人看见瞑日怨嗟 花谢落土不再回 花落土花落土 有谁人倘看顾 无情风雨误阮前途 花蕊若落要如何
  • 我的烧陶过程或者说修行故事,应该从文三叔说起比较精彩,当然,过程也有艰辛。
  • 五、六十年前,老董事长带着团队从台湾出发走向世界,用诚信建立了他的“不织布”王国,如今,八十几岁、静定的脸孔仍然焕发着睿智与自信…
  • 台湾,被誉为“美丽之岛”。其来有自:16世纪期间,葡萄牙大事向海外扩展势力,该国人士飘洋过海,到处寻找可扩展之处,有一天于航海时发现台湾,大呼:“Ilha formosa!”(美丽之岛!)
  • 我看过一个美食视频,讲中国人喜欢见面问“吃了吗”的含义,是说因为以前人是饿着长大的,所以见面首先会问这个问题。而我对美食的理解是爱——全部关于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