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样的哭法,我都准备好了

从女孩到女人,福原爱的眼泪哲学
作者:福原爱
每个人生命中都有100分的爱,只是从不同的地方得到。(龚安妮/大纪元)
  人气: 615
【字号】    
   标签: tags: , , ,

我从不觉得哭会丢脸, 我想告诉每一个爱哭的人, 哭,反而让我成长很多。

——每一次爆哭的过程,我学会了说出心事。

敢为自己的软弱流泪,就是勇敢

以前大家帮我取了个绰号叫“爱哭鬼”,的确,我真的爱哭。有次朋友问我,我现在都当妈了应该不爱哭了吧。我想了想,最近一次的大哭,好像是生完第二胎坐月子的时候。当时我剪了浏海,因为产后还没瘦下来,所以脸看起来更胖了。小杰在我面前拿了一张纸、一枝笔,然后画了个半圆形说:

“你现在的脸就是这‧ 么‧ 圆。”

爆哭。

在月子中心的时候很着急,瘦不下来怎么办?眼看着要回家了,也开始要准备工作了。

“万一衣服穿不下怎么办?”

“大家说我胖怎么办?”

每天脑海中都在纠结这些烦恼,偏偏老公还诚实地说我的脸超级圆,我一下崩溃了,压力全发泄出来,毫不犹豫大哭一场。

听到这里,可能有人会怪小杰太狠心,但其实那是他对我爱的表现,他不会对我说谎。因为这句话,我终于把隐忍多时的烦恼通通说出来。小杰了解我的焦虑,便带我一起研究怎么瘦身,尽量拨时间陪我去月子中心的健身房;之后回到家,也会承担家务让我有时间去跑步,找回自信。

哭并不会丢脸,我想告诉每一个爱哭的人,哭让我成长很多。

回想刚去中国东北训练时,我还是小孩,不管是周遭的人或是刚接触的人,其实都不太会对小孩的外型有太多的批评。但到了18、19 岁就不一样了。正值青春期的我还在发育,身材比较圆滚滚。有一次开训,大家才见到我就立刻说:

“你胖太多了吧!”

“脸超圆!”

“怎么会胖成这样?”

一句句对我外表的批评、嫌弃袭卷而来。印象中,听到这些话我直接冲回休息室哭了3 个多小时,整个下午都没办法训练。

但后来呢?这一哭,我反而把心打开了,开始意识到,想哭就哭出来,并不丢脸。

日后,我能这样直接开别人的玩笑,也禁得起别人开玩笑,全靠小时候的眼泪。

在里约奥运的颁奖台上,中国队拿了金牌,日本队是铜牌。所以我和中国队代表、也是我的好朋友刘诗雯一起站上颁奖台。但因为台子很小,大家挤来挤去的,我们两个人笑成一团,大家应该有看到报导,知道当时我们在说:

“这台子太小了吧?”她说:“是你脸太大了!”

我回呛:“你才屁股大!”

每次哭完后我都更坚强了一点;每一次受伤后,我都更知道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的打击,那我要更勇敢一点。

“但你真的有成长吗?不是到现在还常常爆哭?”

我想了想,觉得自己是在流泪中成长的。每次委屈我都哭,但走到今天为止,要我因为被说胖而爆哭,可能要到被说到第300次吧(笑)。

人生过程中,我们总是被教育不要哭,哭是弱者的表现。一天到晚掉眼泪或许不好,但若是哭完之后得到的是力量而不逃避问题;落泪之后展现的是更坚强而非自怨自艾,那么,当一个“爱哭鬼”也没什么错。

无论怎样的哭法,只要准备好了,就不会白走这一遭。

——每个人生命中都有100分的爱,只是从不同的地方得到。

爱不会总是柔软的

大家应该都对我妈不陌生——福原千代女士(笑)。有人看了我的纪录片叫她“虎妈”,说她教桌球很严格;有人钦佩她,能够把3 岁小孩拉拔成一个专业球员;也有人觉得她对我超好,一路教我桌球到长大,成就了我的事业,牺牲了自己的青春。

这些都没错。但说来也许大家不相信,我以前常在心里想的是“妈妈是不是恨我?”(大笑)

比起妈妈和女儿的关系,我们更像是教练和选手。直到现在,我都记得小时候她对我讲的每一句严厉训斥,一句句:

“不想练就不要练了。”

“如果现在不要打,以后永远都不要打。”

“今天你走出去休息,以后就不用再来了,我不要浪费时间。”

对一个还没上学的小孩来说,母亲代表一切,“妈妈抛弃自己”如同天要垮下一样地令人崩溃。

我的成长过程,纪录片里都看得到。以前我总是不断地思考:

“你怎么舍得骂我?”

“你是不是恨我?”

内心小剧场里的各个戏码,绝对超乎大家想像。

直到现在,自己有了小孩,由于我的个性偏向对孩子百般温柔地呵护,也会不禁想:

“我妈真的很做自己耶,她居然有办法开得了口,对我说出那些严格的要求⋯⋯”

如果要我对あいらちゃん(注:福原爱的大女儿)这样说话,绝对做不到。

小时候我以为自己没有得到爱,至少从妈妈身上没有。一直到长大了、懂事了,我才明白桌球这条路,是妈妈替我铺好的;我确实没有从她身上得到想像中的爱与情感,但在我坚持投入桌球将近20几个年头中,遇到超多给我爱的人,追溯源头,那正是她给我的爱。

刚开始打球时曾被电视台访问,遇到了记者佐藤修先生。透过富士电视台的纪录片《镜头下的四分之一个世纪》,为我博得了好多关爱。赢球了,球迷给我支持加油,那是爱;输球了,他们还是鼓励我、安慰我,帮我分析对手策略,那也是爱。还有像是这样的爱——到了一个异地,有素昧平生的人肯无条件地帮助自己。

从小去中国训练,慢慢开始学东北方言;长大一点了,在俱乐部跟着中国教练学普通话,看到每个东西都会问:

“这个中文怎么说?”

让我多会了一种语言;和教导我球技的中国籍教练“媛姐”相遇,给了我好多让心志强大的方法;遇到小杰、遇到疼我如亲生女儿的江爸、珍姐,我来到了台湾,这里也充满爱。

我突然间明白了。原来不管是谁,每个人生命中都会有100分的爱,只是从不同的地方得到。

有些人在家里得到万般呵护,有些人长大后得到众人关爱;有些人一出生就被抛弃,但长大后交友广阔;有些人早早离家打拼,但事业上有贵人相助;有些人的原生家庭并不美满,但遇到了懂得爱的人结为连理,打造美满的另一个家。每个人其实都会搜集到100 分的爱,只是来源不同。

曾有朋友跟我说,她成长的背景不受父母重视,觉得没有自信,常常想“自己是路边捡来的”。那时,我已经来到台湾了,除了全日本对我的关心,还多了台湾人的温柔对待,就算童年回忆里没有妈妈的呵护,但长大的我发现自己拥有许多无私的爱。所以我立刻回答:

“怎么会?也许你没有从父母那边得到一般人所谓的爱,但空出来的地方,会有其他人的爱来补上。”

我相信我的路是妈妈铺好的,没有她,就没有今天的我。一点也不夸张,没有妈妈的严厉,我不会被日本人认识,不会打桌球26 年,更不会遇到老公,不会有现在这样充满爱的家,也不会有那么多台湾人给我无条件的爱。

认识我妈妈的人都明白,有3个字形容她最适合——“做自己”(笑)。

直到现在,妈妈年纪大了,还是依旧坚持去桌球馆打球、看球,连女儿有事请她帮忙,仍是以桌球为第一优先。记得有次请妈妈帮我待在日本的家收件,因为宅配人员要送あいらちゃん的东西来,当天如果没收到,之后要出国就会来不及。但妈妈说什么也不愿意多待30 分钟再出门。

“我要去球馆。”

她就是不断重复这5 个字,当下我超生气,气到打电话给老公抱怨:

“你看看千代姐(妈妈的名字)啦,连孙女的事情都不愿意妥协!”

隔天再想起这件事,在表面的气愤下,我心底有另一层明白:或许,她的拒绝也代表着她把我培养成“现在的福原爱”的执著。如果没有那种莫名的坚持,如果她不是一个会跟3岁小孩讲超级无敌深奥原则的妈妈,或许我不会是现在的我。◇(节录完)

——节录自《不管怎样的哭法,我都准备好了》/ 三采文化股份公司

(〈文苑〉登文)

不管怎样的哭法,我都准备好了》书封/ 三采文化股份公司提供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史考特.凯利 Scott Kelly
    史考特·凯利(Scott Kelly)来自美国纽泽西州的贫穷问题家庭,他不是精英,也不是富二代,但他用自己的方式,当上了太空人,活出了理想的人生。
  • “世上的一切都只建立在‘愿意’两个字上。只要愿意,什么都有可能,什么都好解决,可一旦不愿意了,死拖活拖、哭天抢地也只是互相伤害而已。”
  • 我的名字从出生便藏着最微小却遥远的梦想吗?我有吗?有成为爷爷心目中美好的作家吗?
  • 不论无奈地、欢乐地,或苦甜与共地,“接受”都会带来相对平静的安稳,在对于发生过的事上不会再有强烈的情绪波动,甚至终有一天可以强韧到从中学习,并进化成更有耐受力的人。
  • 据说爱尔兰巨人Finn MacCool曾因为气愤朝苏格兰投掷土块,场面一度陷入混乱,导致一块泥掉入海中,形成了曼岛。尽管来历如此潦草,来自凯尔特神话中的海神Manannan Mac Lir却依旧对这座岛屿偏爱有加,为了保护岛屿不受侵略而时常施咒将其藏在迷雾之中,这样的深情使得岛屿决定跟随他的名号,拥有了现在的名字:曼岛(Isle of Mann)。
  • 那些汪洋中自成天地的岛屿,它们的意义究竟在于孤独,还是圆满?
  • 欣喜地来到海边,在这样的炎炎夏日。 此时,海边极为热闹。海滩上,有人在遮阳伞下闲聊,有人在拾贝壳…
  • 多少年来,中秋对我只是一个公式。它很难激起我心中那片止水的浪花,最多只形成一些微波而已。然而今年不同了。它是那么强有力地震荡了我,使我心湖中被激起的波浪,久久不能平息。
  • 香港人有多爱香港?过去几个月来发生的事,已经说明一切。《我香港,我街道》这本书,会让你也爱上香港,爱她的历史,她的气味,她的荣光。——张曼娟
  • 北风一阵一阵地吹着,寒流一梯次一梯次地来着,天气冷起来了,并且渐次地增加着冷度。海中的乌鱼为了适应水温,由北方向南方回游而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