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上一切, 建立在“愿意”二字

作者:吴姗儒
对我来说,失败的沟通经验人人都有,老师教的沟通四步骤让我受益良多,在各种关系中每每试图沟通都会派上用场,我相信其实是做得到的。(Fotolia)
  人气: 361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我很想念跟我说了好多好多的凌霄阿姨,因为她愿意用自己的人生体悟教导那个年岁可能根本听不进去的我。她让我明白男女之间,若不懂得尊荣对方原本的特质,除了压抑与苦痛,还会一起走向毁灭。

确实,很多时候,我们甚至连最基本的了解对方的特质都做不到。譬如男人想解决问题的天性,往往会让他们接收不到女人诉说的情绪与感受。

纤细敏感的天性,让女人猛然感到更高的焦虑、觉得自己的感受不被重视、觉得自己的能力被质疑、觉得对方不再爱自己、觉得对方只是丢出解决办法想把自己打发走!

各式各样扭曲的错觉自然而然地产生、发酵、发胀、起泡、最终大爆发! 虽说只要是“感觉”都没有对错,“感觉”本来就是非常个人的主观认知。不过当一方不断找解决办法想抑制膨胀的情绪,另一方则不停要对方接纳自己的感受,许多男女在这样的状况下越沟越不通。

有次,我有机会参与某机构婚前辅导的训练课程,受训者必须和辅导老师一起练习陪情侣吵架。过程中,我得近距离观察他们的动作语气(非常近!一伸手就可以勾肩搭背)、记录双方表达的字眼,甚至必须适时打断他们沸腾的对谈、学习把话题拉回开头的议题。

其中一段非常特别又有趣的训练经验,让我印象超级深刻,且即时地透过别人体会了沟通法则的重要性与困难度。

沟通的第一步骤,不是把自己的感受讲出来,而是清楚表达议题并争取对方沟通的同意。

“克民,有一件事和你与同事的互动有关,我想跟你谈谈,你现在可以听吗?”

杜若开始了这次的沟通,她先争取对方的同意,因为沟通最重要的是彼此尊重。

我知道,我知道,听起来很荒谬。请继续读下去。毕竟我们正在做训练,所以这对情侣被要求提出需要讨论的真实议题时还算配合。克民微微皱了眉头便同意开始进行沟通。

第二步骤,极尽所能地跳过情绪、夸饰、脑补细节,叙述发生的事件和它带出的感受。

“我注意到你经常会称赞某位女同事眼睛很漂亮,这让我感觉难过,因为我一直都对自己的小眼睛很没自信,虽然你从没说过我眼睛有什么不好,但你太多次称赞同一个女同事,会让我觉得自己是不够好的。”

经过训练的杜若鼓起勇气在大家面前阐述自己碰到的状况与感受。

这是相当合格的一段话,没有过多激进字眼,没有幻想出来的戏码,也没有用夸张形容词表达自己的感受。我和辅导老师分别在笔记本中写下评语就转向神色略微不悦的男主角。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

他眼神游移开始不自然地转动自己的手腕。

按着训练手册的教导,我速速鼓励克民要复述杜若刚刚说的内容。

这个动作在沟通中非常重要,一是让对方知道你真的有在听,二是确认你没有在聆听过程中加油添醋或误会对方的意思。

我讲到这,克民深吸一口气,语气平淡、有点尴尬。

“我明白你说我称赞Diana眼睛很漂亮让你觉得我不够爱你,可是你太夸张了吧?不过就只是称赞而已,你在那边感觉什么难过……”

辅导老师倏地伸手按住克民的肩膀示意他先暂停发言,因为我们发现杜若的眼泪即将夺眶而出。

“刚刚杜若表达的是因为你频繁称赞别人她身上没有的优点会让她感觉难过,仿佛自己不够好,这部分你有明白吗?”老师询问。

克民再度深呼吸后咬紧下颚点点头,辅导继续。

第三步骤,表达接纳对方的感觉,表示歉意并询问如何可以避免重蹈覆辙,达成共识。

“那……我……你希望我以后怎么做?”

克民的眼神有些冰冷,不耐烦的神情让我跟辅导老师互看一眼,感觉到场面很可能失去控制。

“我希望你可以不要一直称赞Diana,然后多称赞我一点。”

杜若吸了吸鼻子,鼓起勇气开口提议。她还是非常在乎,她还是尽力按着沟通规范走。

“嗯。好啊,不称赞就不称赞啊! 又没差。”

克民摊开双手与杜若对视。

“请问你愿意跟她道歉吗?”

辅导老师鼓励他诚心道歉,毕竟有意无意之间都已经伤害到爱人的感觉了。人与人之间再怎么亲密都还是有未知的地雷,除了在越靠越近的相处过程中可以先移除或避开部分雷区,可是多数时候我们还是会不小心踩雷。

为让对方感觉不舒服跟对方道歉不代表自己错了,而是代表我在乎对方大过于我个人的自尊。这是互相的。

“我又没错干嘛道歉?”

克民仿佛铁了心没要放下自己的尊严。

“就已经说了以后不要称赞别人就好了啊!”

杜若已经开始泣不成声。

“我很难过,你知道吗? 你根本不懂我的感觉……”

气氛也渐渐变得有点难堪、有点悲哀。

我竟在这一刻选择加入战局,客气地再次强调道歉的目的并说道:

“克民,你愿意为无心伤害到杜若的感觉跟她道歉吗?”(哎呀,没办法我在训练中啊!)

“啊~你不就说了叫我不要称赞她,因为你会自卑啊!”

克民的手势多了,挥舞中仿佛替自己筑起铜墙铁壁。基本上,我们已经可以感知这次的沟通快要失败了。

“对! 我很自卑! 我讨厌你喜欢别人,我们都论及婚嫁了,你还在我面前称赞别人!”

“我只是称赞,又不是出轨,你有病吗?”

“克民,请你暂停一下,我们有点离题了喔。”

老师倾身向前试图挡在两人中间,希望能稍稍止住战火。我也牵上杜若抓着卫生纸团的手想给她一点安定感:

“我们俩先去旁边安静一会儿好吗?”

“……我不要!”

她狠狠瞪着克民,同时把我的手甩开。

“好,没关系,那我们不用动作。我们先好好哭完再……”

我正想接续安抚她。

“刘克民! 我不要结婚了! 你根本不爱我!”

杜若起身奔离现场,留下呼吸急促的克民、无奈的老师,还有吓坏的我。

沟通其实常常就卡在这儿吧?我想。其实他们就差那么一点点,再互相多愿意一点点就可以到第四步骤——感谢一方愿意表达,感谢另一方愿意聆听,沟通达成。

克民与杜若没多久就分开了。原本应该是要辅助他们进入婚姻的我们,虽然感到惋惜,却也替他们开心,因为进入婚姻之后只会有更多、更复杂、更难以启齿的情境,让沟通难度翻倍增高。而连在交往阶段中,对方感受不好都不愿意道歉,想必未来走向痛苦与分离也是在意料当中。

老师在这段训练过程前后跟凌霄阿姨说过一样的话。她说:

“世上的一切都只建立在‘愿意’两个字上。只要愿意,什么都有可能,什么都好解决,可一旦不愿意了,死拖活拖、哭天抢地也只是互相伤害而已。”

对我来说,失败的沟通经验人人都有,老师教的沟通四步骤让我受益良多,在各种关系中每每试图沟通都会派上用场,我相信其实是做得到的。

在经过这几个事件的经验之后,我反复思想,想出了一个好简单的“愿意理论”,直到现在这刻我还是努力奉行,深深相信。◇

——节录自《我的存在本来就值得青睐》/三采文化出版公司

(〈文苑〉登文)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以为当人生到了最后,假若有一双可以这样紧紧握住的手,或许死亡也就没有那么可怕。
  • 这世上,我只认识一个玛丽贝。在我迸出果壳,迎向未知时,她给我她家门的钥匙,为我壮胆,伴我行走天涯。在我怯懦不肯往前行走时,又收回那把钥匙,督促我勇敢往前,走自己的人生路。
  • 异地相聚的我们不再年轻,昔时的意气风发,如今的沉静沧桑,现在遇到我的人,恐怕不曾想过我也曾经年轻,就像断开了的七彩拐杖糖,拿到红色那一截的以为是樱桃口味,黄色那一截的以为是柠檬口味,却不知道糖在不同的段落有不同的味道,而我的年轻岁月留在了台湾。
  • 街边吃煎酿三宝车仔面碗仔翅狗仔粉西多士,仍是昔时滋味,油尖旺金鱼街在透明塑胶袋里优游的彩色小鱼……但我知道,这里,既是一样,又是不一样,变与不变本就是时空的一部分。
  •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这首广为流传的《蒹葭》诗,是《诗经‧国风 》里十首古秦地民歌《秦风》里的一首,其中反复吟唱的“蒹葭”,泛指寒日里花穗放白、水中或低湿地常见的多年生禾本科植物芦苇。
  • 温柔婉约但向往富裕生活的玛格、才思敏捷却老是暴冲过头的乔、温顺恬淡却极度胆小怕生的贝丝、俏丽可人但时而骄纵傻气的艾美……这是专属于四位少女的故事,在相互扶持的青春旅路上,叙写她们战胜心中困顿,大步迎向自己梦想的姿态!
  • 海祭正进行着。就在海边沙滩上。 此刻,天色阴霾,微显燥热,苍穹有着大块大块乌云,展布四面八方,虽然无雨,却给人一种悲愁、忧郁和不快之感。
  • 人生在世,不管只求温饱或想致富,都有待财务来支撑。财务要有其来源。其来源,不外是去求取,另一方面则是节俭。这就是通常所谓的开源节流。
  • 我的烧陶过程或者说修行故事,应该从文三叔说起比较精彩,当然,过程也有艰辛。
  • 青带凤蝶
    我对那青带凤蝶特别感兴趣,拍下的照片许多友人见了都以为他还活着,到最后明明在现场的是我,一时之间竟不肯定自己是否打扰了一场蜕变。但那青带凤蝶其实是死的,或许刚逝世没有多久,所以身上仍带着色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