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清明引(234) 降天罪-琼林鏖战4

作者:云简

图为明《平番得胜图》局部。(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727
【字号】    
   标签: tags: , ,

第六章 琼林鏖战(4)

六子乘风而行,落云于前。为首一人,一身白衣,仙风道骨,收起古琴,笑靥盈盈,走近众人,道:“此处已净化了。”眼神落于一人身上,道:“辛元,缘何不用心法驱毒?”

“嗯?”辛元一头雾水。

那人又道:“尔父之琴,吾不是已送还给你了么?”

“啊。”辛元恍然大悟,道:“你是……送吾礼物的师叔……”那人点了点头,身后一人近前道:“这位便是大师兄之子。”

“是的。”那人道。

“真想不到,多年不见,已经长得这么大了。”另有一人道。

肖彰皱眉道:“你们又是谁,怎地识得辛元?”

为首那人道:“吾是琴部二师兄,林和。这五位是吾师弟,冯平……”苏伊道:“方才明明看见有七个人,缘何少了一人?”此言一出,琴部六子皆沉默。林和朗笑一声,道:“辛元,吾等琴阵,瑶光之位尚缺一人,你可愿暂时助力?”

“我?”辛元不解,道:“只怕能力不足。”

冯平笑道:“无须担忧,想必尔已习得大师兄之剑法,其与阵法有相通之处。”

林和道:“三师弟,不妨你先行指点。”

“辛元,你随吾来。”冯平二人离去。

林和道:“为何不见西白马师叔?”芮微四处张望,一无所获,不解道:“师父方才还在。”苏伊道:“各位琴部师兄,缘何不去棋部帮忙?”肖彰道:“是啊,不知棋部情况如何?”鲁信笑道:“棋部、书部早已解决,吾等已教授心法于各部弟子,望其能可自卫。”

“啊?为何吾等画部却是最后。”肖彰不满道。苏伊睁大眼睛,好奇道:“究竟如何解决,师兄可与吾等讲讲?”林和转头,见辛元刚习练至第二层,便对众人道:“也好。吾等赶到之时,棋部、书部弟子已接到邵奕师叔之令,便宜行事。是以助百姓撤离之后,各自组阵,护卫乾坤阙与文书塔。棋部之阵,书部之武功,吾等亲眼见之绝学,莫不赞叹于其精妙……”

林和讲述大概,一刻之后,辛元、冯平完成习练。冯平道:“行了,不做主力,只占位支援,已是足够。”

“甚好。”林和道。

平术道:“太好了,吾亦不用再行分身之术。”

林和道:“吾等还要诛杀罪魁,不便在此耽搁。告辞。”

“各位师兄师弟,保重。”辛元拱手及地,转身之间,云烟四起,七人腾雾而去。

话说西白马眼见七子琴阵,心下了悟,片刻不待,提气奔至寂封沉渊。眼前之人,非是琴部弟子,却是言毕尽:“师弟。”

“你缘何在此?”西白马负手道。

言毕尽道:“掌门有令,召集四部首座于峰顶,有任务交托。”

西白马苦笑一声,道:“好个四部首座,可是要放景阳出来?”言毕尽道:“当然不是,掌门师父自领一位。此阵乃掌门为诛玄主而设,师弟不可意气用事,错失良机。”

西白马击掌于石壁之上,道:“明明景阳师兄才是对战玄沙的不二人选,上一个甲子,封印祸王者,正是师兄,缘何现下……”

言毕尽亦叹了口气,道:“事到如今,唯有万事向前,何苦再纠结过去。”

西白马怒道:“只有十年,便淡忘了么!师父临终之时嘱意人选,绝非士君夫。”

“师弟慎言。”言毕尽道。

西白马无可奈何,举掌拍打石壁,明知徒劳,却仍抱有一丝侥幸。言毕尽道:“奇迹不会发生,师弟还是随吾离去吧,毕竟,大战在即……”

“唉——”西白马重重叹了口气,眉心难解,忧心难舒,拂袖而去。

孤寂岘锋之顶,士君夫负手而立,愁眉紧锁。

邵奕道:“师父,西白马师弟还未到,不如弟子前去接应。”

“也好。”士君夫道,“如果未见到人,便至西风台,无须再行回来,浪费脚程。”

“是。”邵奕下山而去,士君夫手捋长须,神情严肃。

半刻之间,言毕尽、西白马落于峰顶。

“掌门,师弟已至,可以开阵了。”言毕尽道。

士君夫面色铁青,道:“既然来了,抗命之事,本座便不再追究。”

西白马道:“不知掌门作何主意,可拯救琼林于危难。”

“哈……”士君夫朗然一笑,道:“擒贼先擒王,吾退避三舍,只为诱敌至此,一举歼灭。”

“啊……”西白马一愣,道:“掌门怎知玄主会来。”

士君夫凛眉道:“人,已经来了。”

西白马俯身下望,果然见到山谷之中,深阙之前,一个女子,全身玄服黑衣,负手缓步,自有王者之风。

“掌门料事如神,师弟尔还有何话可说?”言毕尽得意道。

“便等事成之后,再来言说。”西白马转向士君夫,道:“请问掌门,如何开阵?”

士君夫道:“孤寂岘锋之四风台,由吾四人各执一方,邵奕已去西风台,吾在东位,言毕尽去南位,西白马去北位。四方起阵,诛灭玄主。待有四阶臣救援,亦是飞蛾扑火。”

言毕尽道:“玉玄雪已至,吾等赶快就位。”

士君夫道:“琼林存亡之战,便在此一役。”

西白马、言毕尽拱手道:“定不负掌门所托。”说罢,各奔南北风台而去。

****************************

琼林四部,各展绝技,天音助阵,破霾驱毒。玄沙攻势一时受制,四阶臣于心不甘,定策再欲强攻,岂料便在此时,接玄主之令,即刻面见。四人不知何故,虽心头不解,然则慑于玄主之令,莫敢不从,只好暂留兵士抵抗,四人受命返回玄主身边。玄沙军失将帅,却逢琼林重整旗鼓,调度得当,立时战局逆转,半个时辰之内,战线退至琼林边界。玄沙之人,丢盔弃甲,败北而奔。

四阶臣奉令来至孤寂岘锋,唯见玄主一人,于琼林至高之处,岿然而立。

毒姥姥不满道:“王上,不欲一举拿下琼林,急召吾等来此作甚!”玄雪转身,见四阶臣皆面有愠色,道:“此战之目的,本不为踏灭琼林。”

“那是为何?”胡姬道。

玄雪负手道:“救子民于危难,拯雪国于倾覆。”

“缘何不早言说?”步沙尘道。

“诶。”金山打断道,,“玄主既有战略,吾等执行便可,何须废话。”玄雪转身四望,琼林已毁,残尸遍地,硝烟弥漫,心下一恸,记忆犹现:曾经莲花峰之战,不及此十分之一,却教人痛悔至极。而今面对此苍痍满目,心却无起波澜,扪心自问:“究竟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王上,打算如何做?”毒姥姥问道。

玄主仰望苍天,心中祈愿:“只要雪国子民能来此境重建家园,延续民族血脉;于此,即便吾粉身碎骨,亦无怨无悔。于此,吾所有之割舍与承负,也便拥有全然意义。”阖目低首,战事在前,喝道:“尔等助力于吾,打开琼林深阙,取得灵源,重建通道,救吾子民。”

“是。”四阶臣领命。

玄雪运使玄沙绝学,虽不及全功,亦足以撼天动地,周遭阴云密布,电闪雷鸣,腾起巨大光球。能量凝聚一点,玄主额沁汗珠,耗尽能量,只待一掌之间,便至功成。

孤寂岘锋四风台,言毕尽、西白马严阵以待,只等士君夫号令,起阵诛杀玄主。

便在此时,发生不可思议一幕。四掌加身,十成功力,不及人之意料,全数击中,玄主登时遭受重创。

“还有余力,公主果真厉害。”毒姥姥阴森道。

金山狠道:“那便再来几掌。”

玄主遭受重创,然则心念不消,耗尽最后余力,横空一掌,将巨大光球推向深阙。只闻怦然巨响,孤寂岘锋竟被炸出一处空洞。

“为、为何……”玄雪惊骇无解,转身怒向四人,大喝一声:“为何?胆敢偷袭本宫!”

胡姬心下大骇,语声颤抖:“完不成祸王之令,吾等死无葬身之地。步沙尘,快上!”步沙尘不以为意,神情轻蔑。

“公主,尔身受重创,束手就擒吧。”金山道。

“大胆。”碧水儿飞步登坛,持剑护卫:“尔等想造反乎?祸王虽被封印,然则性命尚在,尔等胆敢行刺公主?!不怕祸王惩罚!”

听闻此言,毒姥姥哈哈大笑,道:“杀你,便是祸王之令!”

“一派胡言!”碧水儿喝道,“玄主乃是祸王之女,祸王怎会下此命令?”

金山冷笑一声,道:“玄主有公主之名不假,然则谁人曾言,公主便一定是祸王之女?”

“什么!”玄雪震惊之际,胸中翻涌无息,连吐几口鲜血。碧水儿搀扶,玄主勉力定立:“尔等疯了么?父王怎会……”

“多说无益,动手吧。”步沙尘阴冷道,铁剑出鞘,寒光闪烁。

四人各自运力,欲取玄主之命。眼见事情不妙,碧水儿道:“王上,快离开。”说罢,起剑扬尘。四阶臣巨力袭向一点,烟尘腾空数米,待沙砾散尽,早已空空无人。

“追。”毒姥姥喝道,四人分头追击而去。

孤寂岘锋之顶,士君夫眼见惊人一幕,转念之间,心思万千。西白马隔空传音:“玄沙内乱,吾等该当乘胜追击,剿灭罪恶。”

士君夫当机立断,道:“令四部弟子全力反击,务令毕其功于一役。”

“是。”四人领命而去。

眼见同门殒命,百姓流离,四部弟子早已按捺不住,摩拳擦掌,只恨不能即刻反攻。现下终得掌门之令,马不停蹄,四方而出,追击玄沙残众。日头将落之际,玄沙大军四散者、奔逃者,无可计数,余者皆为琼林俘虏。

夜幕已临,悄无声息。

京郊红石山,洞内赤光隐现,似言祸王,一息尚存。山风一阵,却见一人,于月色之下,隐隐而行,到得山脚之下,提衫运气,跃至红石洞中。

祸王似已察觉,虽气若游丝,仍勉力喘气,道:“你来了。”赤色闪烁之间,一道白衣身影,缓步而入:“玄沙大军,已被琼林所灭。”

“噢。”祸王喘了几口粗气,道:“那……咱们的事情,成功了么?”

“你说呢?”那人探入怀中,取出一方锦帕。

祸王见得此帕,登时欣喜若狂:“哈哈哈……玉琼丝,哈哈……吾之生机,终于到了……”邵奕扬手,玉琼丝落地。三项宝物齐聚,玄铁断锁,琼丝接脉,明珠照路,祸王临世,风雷大动,暴雨倾盆。(本章完,全文待续)

点阅【天地清明引】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杨丽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Heaven
    现在知青回不了城、参不了军、上不了大学、结不了婚,所以只能在这里学习当年毛共领导一帮子穷光棍,做贼、做流氓
  • Heaven
    欺骗学生说,农村是广阔天地,在那里大有作为,提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把知青骗到农村,以解决由于毛泽东发动文革,造成国民经济崩溃的恶果
  • Heaven
    听说有很多红卫兵借串联为名逃到香港去了,如今我们在广州,一跨就到香港,何不趁机也逃到香港去,尝尝那里资本主义生活到底是个啥样子。
  • Heaven
    他们深怕吃了人肉,死者找来报仇,所以越想越恶心,越想胃里越难过,一股腥味不断地往嘴里冒,结果呕吐不止,吐到连胃里的黄水也吐了出来。
  • Heaven
    难道你毛泽东派潘汉年去勾结日寇,达成共日联合夹击国军的秘密协定,甘愿当汉奸、做民族败类的卖国贼,倒成了革命?真是黑白颠倒是非不分,这是秦刽的卖国逻辑。
  • Heaven
    红旗大队先是在室内把人打死,然后用板车拖到芦苇荡去埋葬。后来觉得很费事,所以就采取把还没有处死的活人统统押到芦苇荡用绳索勒死,等不到他们断气就扔进芦苇荡埋土。
  • Heaven
    他看到满城都是不上学的红卫兵在抄家、抓人、打人、焚烧和抢劫。只是毛泽东妄想通过文革,可以稳坐世界革命中心的领袖,所以他要把他的造反杀人放火不仅在国内点燃,他还计划把火引到国外去。
  • Heaven
    阿贵在大队部的斗争会上被打死以后,被造反派扔下楼时,恰好被下面的一棵桂花树的树枝挡住他的身体后再落在地上,如同摔了一跤,所以阿贵身体没有受到多大损害。
  • Heaven
    他怎么也想不通,这样一个在学校追求进步,热爱自由民主,为共产党夺政权牺牲的人,革命成功后却会遭受几十年的苦难?
  • Heaven
    但现实是人民天天在挨饿、死殍遍野,当官的骑在人民头上,任意的欺压宰割百姓。每当看到这些我们在阴间地府,为这批受苦受难的同胞哭泣难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