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扒皮的法官

《冈比斯二世的审判》(The jugement of Cambyses II)
作者:周怡秀

杰拉德·大卫(Gerard David)的双联画:《冈比斯二世的审判》(The Judgment of Cambyses),收藏于比利时布鲁日的格罗宁根博物馆(Groeningemuseum)。(公有领域)

  人气: 6457
【字号】    
   标签: tags: , , ,

比利时美丽的小城布鲁日(Brugge)中世纪以来,一直是法兰德斯的主要商港, 特别在十二到十五世纪达到全盛时期,在此不仅有络绎不绝的商旅交易着最精美的羊毛织品和布料,还有先进的金融市场。特别还有一项成就不能不提,即对日后欧洲艺术举足轻重的油画技术。

格罗宁根博物馆(Groeningemuseum)就收藏着早期法兰德斯油画大师如凡·艾克(Jan van Eyck)、汉斯·勉林(Hans Memling)、杰拉德·大卫(Gerad David)等人的杰作;绝大多数是细腻逼真、信仰虔诚、表现善与美的宗教画。然而有一件非宗教题材,而且内容恐怖的作品却令人印象深刻。这是一件杰拉德·大卫(Gerad David)的双联画,描述的是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所记载古代波斯的一段故事。

杰拉德·大卫(Gerard David)《冈比斯二世的审判》(The Judgment of Cambyses)图版1;《西萨尼斯被逮捕》(The capture of the corrupt judge Sisamness),1498,油画于木板,202公分x349.5公分;Groeninge博物馆,布鲁日,比利时。(公有领域)

居鲁士的儿子冈比西斯二世(Cambyses II)(注一),以严刑峻法闻名。当时有一位法官西萨尼斯(Sisamnes)因接受贿赂而做出了不公正的判决。事发后法官被逮捕,在国王冈比西斯二世的审判下被处以剥皮极刑。而继承他事业的儿子奥塔尼斯(Otanes)将来必须坐在披挂着父亲人皮座椅上执法以为警惕。

杰拉德·大卫(Gerard David)《冈比斯二世的审判》(The Judgment of Cambyses)图版2;《腐败法官西萨尼斯受剥皮极刑》(The shedding of the corrupt judge Sisamnes)。(公有领域)

并列的两幅作品呈现出前后因果的关系。左图描写的是法官西萨尼斯在国王命令下被逮捕:他表情复杂,一方面故作镇定,保持尊严;一方面又知大势已去,流露出心虚与忧虑。波斯国王表情严肃,伸出手指似乎在数落他的罪状;几个执法的随从正要把西萨尼斯拖下法官的座位。在画面的背景远处,以时空距离交代了过去的犯罪事实:身穿红袍的法官正在建筑物门口受贿。

西萨尼斯被捕时神情复杂。《冈比斯二世的审判》局部。(公有领域)
波斯国王冈比西斯二世表情严肃,手势似乎在数落西萨尼斯的罪状。《冈比斯二世的审判》局部。(公有领域)
背景描写身穿红衣的法官西萨尼斯受贿。《冈比斯二世的审判》局部。(公有领域)

右边一幅则呈现了恐怖的剥皮酷刑:沦为犯人的法官威风不再,在众人面前赤条条的被五花大绑。四个刽子手从身体不同部位熟练地切开皮肉,动作快的已经把刀咬在嘴里,撕扯开西萨尼斯腿上的皮肤,毫不手软。或许大卫真的看过活剥人皮(或动物皮),把去皮后透着血管的充血肌肉画得生动逼真。毕竟画家还是考虑了视觉上的美感,把痛苦与残酷给缓和了:没有过度血腥的画面;也没有撕心裂肺的哀嚎,犯人只是咬牙无助地瞪着天空。

扒皮局部。《冈比斯二世的审判》局部。(公有领域)
扒皮局部。《冈比斯二世的审判》局部。(公有领域)

周围的旁观者(包括国王)都冷静无情地看着这个刑罚。只有左边两人在低调讨论:戴羽毛帽的人面色凝重,似乎有所疑惑,左边的红衣人则认真地解释原委。画家同样在画面后方的小场景中指向未来:继承了父职的西萨尼斯之子,此后必须坐在披挂着父亲人皮的座位上执法,作为警惕。

一位旁观者似乎有所质疑,旁边的人跟他解释。《冈比斯二世的审判》局部。(公有领域)
继承父职的西萨尼斯之子坐在披挂着父亲人皮的座位上执法。《冈比斯二世的审判》局部。(公有领域)

虽然处于油画早期的作品,画面人物也略显生硬;但杰拉德·大卫仍然把文艺复兴北方画家细腻求真的优点充分发挥,人物的样貌和情感表达也十分贴切。一些细节体现了画家的幽默感:如画中几只滑稽的狗。左图前景中,一只形象高贵的白狗瞪着面前的同类,似乎对其行为不以为然,右图中一只被剃毛的狗(与裸身被扒皮的法官呼应?)抬着后腿抓耳挠腮,完全无感于现场的恐怖悲剧。画家是在平衡画面的恐怖呢?还是藉由牲畜在嘲讽贪污的罪犯?

左图的两只狗,白狗对动作不雅的棕狗似乎不以为然。《冈比斯二世的审判》局部。
右图的‘裸体狗’是否在讽刺被扒皮的法官?《冈比斯二世的审判》局部。

这幅双联画属于布鲁日市政府于1487—1488年为市长办公室所订制的系列作品之一。十五世纪的行政司法机构,常常采用历史上的审判题材的画来作装饰。大卫的这幅作品,正是作为警惕官员注重操守之用。因此画面人物建筑等并不讲究考证,反而贴近于当时的样式,因此更有说服力和切身感。

贪污受贿的官员自古有之,但今天有些国家贪赃枉法的程度有过之而不及。自古所有民族信仰也相信善恶必报。这样的刑罚虽然不人道,但若真的拿出来用,想必会吓倒一帮子贪官污吏!@#

注释:

注一. 是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国王居鲁士大帝的儿子。在位时期为公元前五三〇年~前五二二年三月。

──转载自《艺谈ARTIUMhttps://artium.co/zh-hant/node/145

责任编辑:李梅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蛋彩画特别流行于15世纪的文艺复兴时期,主要是将鸡蛋和绘画颜料相混合,油料和蛋黄的混合不挥发而会氧化,干后不溶于水、酒精或汽油,保证了画面的稳定持久。
  • 1475年3月6日晚间8点左右,在佛罗伦斯诞生了一个男婴。孩子的父亲路多维克.迪.雷奥纳多,确信自己在这个婴孩身上发现了超乎常人的圣质,于是在神的启示下,为他取名为《米开兰基罗》(意为米榭尔大天使)。孩子的星相图中,水星和金星落于木星座的位置,预示了他的心和手注定要创造出伟大美好的艺术品。
  • 米开朗基罗《最后的审判》。(公有领域)
    《最后的审判》壁画以端站在云际的耶稣为中心,他年轻健壮、神采超凡,大公无私,有力的右手往上一抬,主持正义发出判决,指引修善者升回天堂,好人会有福报,蓄势的左手掌向下推压,制止邪恶,指示罪人沉降地狱,作恶者会有恶报。
  • 古人类都有对神对信仰,最早的艺术品也都出现在神的殿堂里,表现神圣美好的境界。文艺复兴时代的意大利也不例外,只是在人文主义的思潮下,艺术家以更人性化的角度来表现神和阐释教义。也由于艺术的发展,除了教会大量以艺术来赞颂神、彰显神的存在和伟大之外,许多有能力的商人或富裕家族也都希望拥有表现神的宗教艺术品;特别是表现圣洁、慈爱与天真的‘圣母子’更是历久不衰的热门题材。
  • 拉斐尔.圣齐奥(意大利语:Raffaello Sanzio),本名拉斐尔.桑蒂(Raffaello Santi),画家、建筑师,1483年出生于意大利东北部马尔凯省的乌尔比诺镇。
  • 我曾赞叹丁托列多神奇的透视与构图,也对他那些粗糙未完成的画作疑惑不解。恰逢他500岁冥诞,看了很多他的画作,尤其是肖像画与素描,读了不少关于他的资料,知道他越多,越感受到他的挣扎与渴望的陷阱,看见他在艺术与所处的环境中拔河。
  • 伦勃朗藉由亲眼所见捕捉人性,让我们看到了自己。当看到我们自己的好与坏时,我们有了成长的空间。根本上来说,伦勃朗的作品,无论是藉由画中的人物或大师本人都可以成为今天的我们内心成长的媒介。
  • 法国王后玛丽•莱什琴斯卡(Marie Leszczynska,1703~1768年)在位42年,是法兰西在位最长的凡尔赛宫女主人。这位波兰王室出身的王后忠实而虔诚,对法国的影响很大。她的影响不是政治上的,而是对法国人生活上的。
  • 古希腊的著名悲剧《伊底帕斯王》就从一场瘟疫揭开序幕。底比斯国王伊底帕斯面对肆虐全国的瘟疫束手无策,因而派人前往德尔菲的阿波罗神殿求神谕,经过一番曲折和调查,得到的答案却是最为不堪的:正是他自己犯下弑父娶母的逆天罪恶引发了这场灾难!
  • shutterstock
    位在意大利佛罗伦斯的卡尔米圣母大殿(Santa Maria Carmine)内,这里保存了文艺复兴早期最重要的壁画系列之一。它的重要性并不在于题材,而是马萨乔 (Masaccio,原名Tommaso di Ser Giovanni di Simone)使用了创新的壁画技巧描绘圣彼得的故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