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盖3层棉被还发抖 他分享染疫经历:多亏妈照顾我

文/林秀璟整理

美国房地产执业者Eric Liu回忆自己的染疫经历。(健康1+1)
美国房地产执业者Eric Liu回忆自己的染疫经历。(健康1+1)
人气: 4603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美国房地产执业者Eric Liu,从上个月末开始发烧、全身酸痛,起初以为只是流感,没想到却感染了中共肺炎武汉肺炎、COVID-19)。他回忆自己在染疫过程中,经历了嗅觉味觉消失、晚上盖三层棉被都冷到发抖、早上起床就出现支气管炎⋯⋯但因为妈妈的照顾,他闯过了这一关。以下为他的自述:

以为只是流感 没想到确诊中共肺炎

3月29日我发病,随后被确诊为武汉肺炎

因工作关系,我去过很多地方,不太清楚自己是怎么被感染的。我进入客户房子前,都会先戴上口罩和手套,在室内也尽量不碰触任何物品。离开现场时,我也会用酒精喷手套和身上的衣服。尽管如此,还是被传染了。

刚开始,我以为只是普通流感,因为仅有全身酸痛的感觉,头昏昏的,一直睡觉。虽然发烧,但没到高烧的程度,也不咳嗽。

一个礼拜后,烧退了,随后才出现咳嗽症状。结果已演变成支气管炎,呼吸非常急促,有好几次都吸不到空气。

早在2、3月时,我的健保公司就已全面发出讯息指示,若遇到任何类似的症状就直接在手机上与医师视讯会诊。发病初期我联络医生,医生告诉我,先测量未来两三天早晚的体温,如果超过华氏100.4度(摄氏38度)就必须安排进医院检查。如果没有超过,就继续呆在家里自我隔离。

经历丧失嗅味觉、晚上盖三层棉被还发抖

第一次会诊后,我的体温一直没有到达医院说的标准。

在第二次会诊时,第二名医生告诉我,我的症状都符合COVID-19,不需要到医院检查,直接确诊。他要求我继续待在家,服用止痛药泰勒诺(tylenol),然后静观其变。

在被确诊的第一个礼拜,我的身体状况还可以,所以烧退了一点后,就起来走动,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没想到,那天晚上九点睡觉前,我突然全身发冷,发抖到无法控制。于是我回到床上,盖上三层棉被,即便这样仍一直发抖。

我也有丧失嗅味觉的经历。第一个礼拜,不管吃饭或其它食物,都闻不到任何东西的味道。到了第二个礼拜天,我的味觉嗅觉全都回来了,但还是会发冷,睡到半夜后再吃泰勒诺,不再发抖了,也不冷了。可第二天早上起来又出现支气管炎的症状。

妈妈无微不至的照顾救了我

我平常是一个人住,就在发病那天,我妈妈刚好来到家里。于是,她一直照顾我,帮我煮东西吃,照料我的起居、三餐。所以虽然身体上很难受,但是我没有担心太多。

我的房子是隔离式的,我们母子住在不同房间,房门紧闭。进出房间时,妈妈会戴口罩和手套,然后喷洒Lysol消毒剂消毒,做好防范措施。

在确诊隔离这段日子,真的要感谢我妈妈啊,是她让我活了下来。世上只有妈妈好,真的。

注:新冠状病毒,也称武汉肺炎病毒,大纪元认为叫“中共病毒”更准确。因该病毒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更因中共掩盖疫情导致病毒向全世界扩散,并造成全球大流行。

浏览大纪元健康1+1频道,了解更多健康知识!

· 美医护:在前线面对危险 再怕也要坚持下去

· 感冒、流感和中共肺炎症状 有何差别?一图看懂 

· 台湾医护:从SARS到中共肺炎 17年的同与不同

责任编辑:李清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