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何用炉中身

作者:凌长玄
(Fotolia)
  人气: 70
【字号】    
   标签: tags:

天地是炉,万古唯夜,嗟我与人,居此何为。

我等为人,有身有心有本性有化情,有耳有目有手有足,能于天地之间视听控走,能于意识中感觉思念,心性中好恶趋避之者。人之生世,仰见天俯见地,天玄地黄,日赤月白,四者悬缀铺垫,永世不变,而其间人物短则呼吸之间,长则百千万年无不变化,有生有灭,如此则我等来此究竟为了什么?

练身身衰,琢心心虚,适情情幻,纵欲欲空,耳目之所记识,手足之所留迹,意所念察,心所爱恶,皆随一死而泡影裂散,生时犹不觉如何,临死时当觉如何,静思之,必觉活着才有一切,死后万般成虚,除对生活彻全无望之人谁能欣然就死啊!然而活着又能留下些什么,这空间原本就是个熔炉,炉里的一切终要被烈焰熔掉。

敝人降世二十余年,转过颠来,岁月如潮水,每思此二十之数常感惶惶,却又不知道我要什么,名利无可无不可,文章艺业虽或可终得流传,亦非真所求取,窗外斜风细雨,几阵轻寒,不见归途门径,当独起行步游目,所见无非那片没什么了不起的不变天地与那些不相干的行人,纵逢清景幽致,不知何所为之人又怎能欣然归止忘虑于其间,即真有良人温细相陪,心情怡悦,俯仰终还是那片苍宇荒野,万事还是那般无谓无聊,苦楚不解,迷林不脱,一个迷人独活,两个迷人共度,又有得什么真正分别啊。

诗云:“敬之敬之,天维显思,命不易哉”,命有何可敬不易,不由不令人茫惑,被扼咽喉缚手脚蒙住眼睛,全不得知死后意识还存在否如何存在,本就怵怵畏死恋生,还被警戒“敬之敬之,天维显思,命不易哉”,也是颇有点可哂了。

但细论之,此一身躯之长成实非容易,不知采取几多物力地产,劳耗父母几多辛苦工夫,心脑之所识辨也大费神力,方得长成健全人,实不可以荒抛浪费,今之所为,后不可悔。人得以存衍至今,悉因成人后又去如此费力营育下一代人,成己与养人,耗去人生太半时日精力,人们如此为生代代辛勤连继,却始终茫昧于生的意义,思之以怅!

非欲无以生育,非食无以长成,有身者即有食欲色欲,食常为益,色常为损,损损益益,大数总不出百岁,好食者多享佳味之福,每有致其臃虚之咎,好色者饱尝酥快之乐,无不受其衰病之谴,欲为身免一苦求一乐终已不易,何况寄身熔炉,死后腐朽毁弃?只有一心意识或犹得离体存续,则汲汲营营于躯体之一快者,何如但求一心之安适闲乐而已啊!@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纽约华文作家协会”22日在法拉盛图书馆举办“白话文运动100周年研讨会”的最后一场,由法拉盛图书馆副馆长邱辛晔,以《现代散文-历史的渊源和海外华裔作家的写作》为题演讲。他指出,现代散文是白话文运动的产物,与古文相比有不足与距离,如何补救?那就是——“现代汉语完美化,要回到古典”。
  • 好的电影画面的设计是情节的辅助,是人类心理和视觉能接受的结构形式。
  • 田园文学大家许其正精选其散文佳作,集为散文集《又见彩虹》,已由文史哲出版社出版。
  • 广西玉林市。一座已被封闭了半个月的小区,夕阳如血。张氏大妈目光越过门岗铁栏杆,茫然地望着远处。远处的马路上曾是人车如流,那广场上,曾是跳舞唱歌的人群,如今,寥寥罕有人影。
  • 2020年2月7日,湖北黄冈的东湖小区内,本来是万家团圆喜庆的元宵节,楼上一居民家传来一阵哭叫:“让我去跳楼,我不想活了,不想活了。”她妈拖着女儿的手:“要死,我们全家一起死。”
  • 父母去世二十余年了。想起父母心中便隐痛。其实我与父母的情非儿女情,乃是质疑人生的一种萦绕不去的扯拽。
  • 香港大屿山天坛大佛。(公有领域)
    每一次,从香港回深圳,火车终点站是,罗湖。都会的繁华灯火渐渐稀疏,群山是青暗的起伏,路程中开始现出黑的夜色,发亮的河流。就在此时,罗湖关到了。经过繁琐的验证,安检,走过火车站的长长的栈桥,豁然一片的站前广场,喷泉池边永远坐着形容潦草的旅客,高大的方形建筑物,马路一律比香港宽,汽车也比香港的车辆大许多,按着喇叭不由分说地将路堵起来,行人自有分寸地穿行其间。此时想起香港,削薄入云的建筑,斑驳唐楼,精巧庙宇,泼溅的灯火——格外地像一个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