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清涟:2020大选主题激变 美国处于十字路口

何清涟

人气 20985

【大纪元2020年06月25日讯】我经历过2016年美国大选,特别关注围绕2020美国大选正在发生的一切,发现今年美国选民面临前所未有的政治险境,部分人已经意识到,但更多的人没有意识到这点。以前的选票投给谁,只不过是税负高低、福利多少、是否接收非法移民、是否赞成同性婚姻、性别多元化等等。

但奥巴马担任总统八年期间,美国经历了巨大改变,最后这位总统用毒品除罪化与男女同厕令戏弄了保守派选民,2020年美国大选主题成了回归常识还是沿着奥巴马的道路狂奔。

川普这四年执政道路上满是荆棘陷阱,但美国在回归常识上颇具成效,按照民主党众议院议长南希·波洛西的说法,如果让川普再干一届,美国再也不能回到民主党希望的方向上去了。

也因此,民主党倾全党之力,集结了国内国际社会所有反川力量在合围川普,其中有些手段太过操切,让中间派选民瞠目结舌。就在这白热化的党争过程中,2019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战时的所有主题全都出局,以前大选的例牌,发展经济与社会分配孰重孰轻、各族平权、是否应该大量接收非法移民、LGBT性别多元化等全都出局,变成美国人的价值观与生活方式存废之争,尽管两党都未宣布,但事实却是如此。

选择生活安全,还是生活在Defund Police的恐惧之下

本次不少民主党州宣称Defund Police之后,凡BLM与Antifa所到之地,警察退出。这些州全成了犯罪肆虐之地,且不说西雅图那个号称自治的CHAZ国里面两度枪击案与内部每天发生的各种暴力,就说只宣称要“警察改革”的纽约(没敢说全部取消警察),今年以来的刑事犯罪案件数量非常惊人。

从1月到5月30日,汽车劫车率上升了45%,凶杀案上升了60%,纵火案上升了58%,盗窃案上升了28%。与2018年的最低点相比,暴力犯罪总体上高出16%,财产犯罪高出20%。6月还未结束,两组数据让人看到纽约正在变成犯罪之城:自6月1日到7日晚间,该市共发生13起谋杀案,40起枪击案件。而2019年同期仅发生了5起谋杀案,24起枪击案件,是自2015年以来的最多的一周。

6月20日晚间至21日清晨短短九小时内,再发生多起枪击案,导致八人中枪,其中一人死亡;被媒体称为“地狱九小时”。市警察工会指责,这是市府推行的政策“放弃公共安全的后果”。

美国是地方自治,各州由各州民选行政长官负责治理。在BLM闹腾得最欢的民主党州,恰好也是已经实行或准备部分实行Defund Police的州,例如旧金山、芝加哥、明尼苏达等各州。他们实行了这些措施之后,今年以来,犯罪率都在急剧上升,对此,《华尔街日报》于6月8日发表了一篇文章《警察退出,犯罪率上升》(Defund Police, Watch Crime Return),列举了从明尼阿波尼斯、纽约、旧金山几个警局今年1—5月的急剧上升的犯罪数据。

各族平权,还是倾国之力供养特权民族

这次BLM的诉求是反种族歧视,并称美国对黑人有系统性歧视,要求对当年的奴隶制索赔,开出的赔偿数额是天文数字。

理清一个民族在某国是否受歧视,主要看四点:

1. 该国的宪法与法律是否对某民族有歧视性条款。1964年7月2日,美国总统林登·约翰逊签署《平权法案》(Equal Rights Act of 1964),并在电视演讲中宣布:“不承认黑人不可剥夺的权利的日子已经过去”。历史证明,自此之后,美国法律对黑人再无任何歧视性条款,平权的内容不断丰富并补充到法案之中。

2. 该国各机构及企业对某族群是否有针对性的歧视性条款。在美国,自《平权法案》之后,法律禁止在雇用人员、公用事业单位、工会会员资格以及联邦出资项目等方面存在种族歧视。学校、政府机构雇员均实行种族配额,黑人得到优待。大学招生也同样如此,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等高校招生率先实行种族配额,对黑人学生实行录取优待,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等也纷纷加入这个行列,后来全美大学基本都实行这种招生方针。以哈佛为例,最终录取的亚裔学生SAT分数要分别比白人、西裔、非裔高出140分、270分和450分(SAT满分1600)。

美国本来讲究机会平等,这种优待政策其实是为黑人、西裔等在起跑线上让他们先跑几米甚至十米以上。这种向边缘、少数或特定群体提供招生优待,在世界各地都有类似做法。但这种补偿最后总会陷入两难境地:被补偿者往往觉得天经地义,要求更多的补偿;但其他族群则会质疑破坏公平,如造成逆向歧视或伪造身份骗取优待等后果。

到了奥巴马统治的八年,美国以肤色为特点的身份政治已经形成,一位名叫Ziad Ahmed的穆斯林黑人,因为在考卷上一口气写了一百遍Black Lives Matter,获奥巴马亲切接见,并被名牌大学争相录取,最后他选择了斯坦福大学——这种按政治正确录取,与中国文革招工农兵学员按出身录取本质上相同,都是身份政治的产物。

在总统奥巴马的大力支持下,Black Lives Matter运动产生,砸毁移除历史人物塑像的美国式“破四旧”当时已经开始,但奥巴马从未发声制止。

2020年BLM运动,导火线是弗洛伊德之死,但6月22日,BLM的联合创始人之一Patrisse Cullors在The Real News Now上发表讲话,承认“我们是训练有素的马克思主义者”,真实议程比为非裔美国人伸张正义要简单得多,就是要干扰大选,让川普下台——实际上等于承认所谓种族歧视只是借口。

3. 社会歧视。这种歧视不是制度保护的歧视,而是社会习俗与社会心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某种族自身的行为。

关于这点,我觉得美国黑人女性保守派评论员和政治活动家欧文斯·法默(Candace Amber Owens Farmer)今年在弗洛伊德事件之后发表的视频讲话《我不支持弗洛伊德,他不是我的英雄》中,已经谈得非常清楚透彻,有兴趣的可以去看看。

4. 在福利系统中是否受歧视。

美国的福利偏向黑人及拉丁裔,尤其是前者的单亲家庭。奥巴马时期,针对黑人、西班牙裔与非法移民的福利支出猛增。根据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局(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简称CRS)的数据,如果将生活水平低于贫困线的家庭的现金支出折算成现金,则他们在每个家庭中每天的平均支出为167.65美元。

相比之下,2011年的家庭收入中位数为50,054美元,相当于每天137.13美元。在2011财政年度,CRS确定了大约80个重叠的联邦经过经济状况调查的福利计划,这些计划共同构成2011年单个最大的预算项目,超过美国在社会保障、医疗保险或国防方面的支出。

这些联邦项目的总支出加上约2800亿美元的州捐款,总计约为1万亿美元——如果对数字没概念,请比较以下数据:2011财年美国财政收入2.302万亿美元,也就是说,联邦财政收入的将近一半用于黑人为主的低收入家庭福利支出。这种情况后来并无太大改变。

这种过分的政策倾斜,并没有让部分黑人满足。这次BLM运动提出了令人瞠目的赔偿要求:给每个黑人发40万美元奴隶赔偿;对黑人实施不用上班的最低收入;黑人免费上大学;无后代的白人遗产给黑人;拟出售的遗产给黑人;白人建筑商必须给黑人建免费住房;白人每月出钱给黑人用于买地,等等。

以上要求的内容还在继续丰富的过程当中。但是,天价赔偿的总额已经提出来了。BET创始人罗伯特·约翰逊(Robert Johnson)5月30日在接受CNBC采访时称,“现在是让美国白人承认奴隶制造成的损失,并为黑人提供14万亿美元财富的赔偿,以防止该国分裂为独立的和不平等的社会”。

这笔财富有多大?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公布的数据,第一经济大国美国2019年GDP总量21万亿美元,位居第二的中国为13.84万亿美元,拥有56个国家的非洲为2.1万亿美元。

是否赔偿,牵涉到两个问题:

一、黑人是否全部都希望自己从生到死,不用工作只管享受。

二、基于系统性种族歧视而提出的天价索赔,牵涉到所有美国纳税人,不能由国会说了算,应该交由全民公投。

选择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还是服从政治正确的思想专制

美国的言论自由,一直是如此阐释:美国宪法保障的言论自由,不是指保障人们说正确的话的权利,它包括人们说不正确的话的权利。但近三十年来左派设置的政治正确禁忌越来越多,尤其在大学校园里与媒体行业,保守派普遍受到排挤,事实上已经形成了言论禁忌与思想专制,严重影响了美国宪法赋予的言论自由权利。

1968年以后,当年美欧的左派青年开始了“体制内新长征”,终于成功地让美国大学左派思想基地,人文社科领域基本上是左派学者当家。一些学校早就取消了美国史教育,而代之以黑人受压迫历史。

2012年,美国威斯康辛大学根据肤色给学生打分,佛罗里达州紧跟;2015年,一黑人穆斯林青年在SAT试卷上连写百个黑命贵,被总统奥巴马亲切接见,随后被斯坦福大学录取——这与中国文革大学招生按家庭出身好有一比。

本次BLM运动发生之时,正值疫情期间,多数大学的学生离校,但正在发生的各种事情,说明目前不少大学正在收获自己多年左倾教育的后果,受到政治正确的反噬。

弗罗伊德事件发生后,全美进入骚乱状态。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安德森管理学院一少数族裔学生要求教授戈登·克莱因(Gordon Klein)取消其期末考试,理由是伤痛过度。

克莱因教授回绝了这位学生的要求,在一封给学生的电子邮件中说:“感谢您在以下电子邮件中的建议,鉴于明尼苏达州的悲剧,我给黑人学生特殊待遇。”“您知道黑人的同班同学的名字吗?自从我们上过在线课程以来,我该如何识别他们?有没有可能是混血儿的学生,例如半个亚裔?您怎么办?建议我对他们这样做?全让还是半数?”

这位学生在校园网上公开了这封信,另一位学生Preet Bains在Change.org网站上发表请愿书,要求大学解雇克莱因。理由是因为这位教授“对学生们的反应极其冷漠,轻描淡写和种族主义,对学生同情弗洛伊德之死而悲伤的要求做出了种族主义的回应”这么一封上纲上线、几乎是对教授栽赃陷害的信发出后,截至6月4日,已获得1万8千人签名,并迅速发酵为社交媒体上的威胁。

面对公众压力,6月7日,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校方屈服于学生的要求,将克莱因(Klein)从他的班级中除名。6月7日,安德森管理学院院长安东尼奥·贝尔纳多向学生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宣布对克莱因的“麻烦”行为进行调查。院长向学生道歉,称其为替代老师的“额外压力”。

马里布警察局发言人对外公布,克莱因教授受到多重威胁后,该警察局为保护教授的安全,增加了在其家附近的警察数量。此举吓坏了其他教授,纷纷主动表态支持学生的要求。

学生花钱在学校读书,教授按规定要求考试,是《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赋予的权利,该修正案允许教师在纳税人资助的大学中“管理课程的内容和方向”。学生们以种族歧视为名如此胡闹,学校如此顺从这些胡闹的要求,只能说是法制废弛的表现。

芝加哥大学经济系教授哈拉德·乌里格(Harald Uhlig)在推特上发言,称BLM运动被自己埋的鱼雷#defundthepolice’炸毁,此言受到广泛的批评,认为是种族歧视。因为他是芝加哥联邦储备银行的经济学家,芝加哥联储6月12日宣布解除乌里格教授担任的职务。

在政治正确的思想专制下,所谓“种族歧视罪”,与中共近年的寻衅滋事罪一样,成了口袋罪,什么东西往里一装,就能入人以罪。这是对美国宪政的最大破坏。

结语

宪政与民主,在美国本是宪政约束下的民主,宪政保护的言论自由、法治,以及美国新教守护的家庭价值才使得美国与欧洲不同。

左派用政治正确控制言论,破坏了美国宪法保护的言论自由;用打砸抢、道德绑架、轻罪不罚将某族置于法律之上,破坏了法制;用教育洗脑的方式控制了教育,容不得半点不同意见,随意扩大政治正确涵盖的范围,破坏了学术自由。在不存在法律、制度歧视的情况下,强行指责别人内心歧视,干预了思想自由。

我不清楚美国人是否意识到,2020大选的竞选主题在BLM运动期间已经悄然转换,每张选票的分量不同以往。美国政府5月出炉的《美国2020对华战略报告》中指出,制定新的对华政策,第一目标是保护美国人民、国土与生活方式,当时制订者可能没想到,2020大选实际上也是保护美国人民生活方式与公共安全之争。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朱颖#

相关新闻
何清涟:各国经济依赖中国 有如嗑药上瘾(1)
何清涟:中国失去对美经济依赖 风光难再
何清涟:港版国安法揽炒香港为哪般
何清涟:中美政治体制悬殊,谁的攻防能力更强?
最热视频
【薇羽看世间】拜登及其儿子在“勾兑”?
【思想领袖】参议员柯顿:中共对美不宣而战
【重播】川普提名巴雷特为最高法院大法官
【重播】川普宾州“让美国再次伟大”集会演讲
【新闻看点】疫情严峻 WHO:死亡或超二百万
【拍案惊奇】李克强上头版夹缝 中芯国际被制裁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