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黑皮书》第四部分 亚洲的共产主义:在再教育与大屠杀之间(99)

《共产主义黑皮书》:奇怪的“解放”

作者:让-路易斯‧马格林

人气 161

【大纪元2020年08月11日讯】这场所谓的美国战争,仅以美军最终撤退而告终。撤退是继1973年1月巴黎和平条约签署及南越政权随后于1975年4月30日垮台之后进行的。许多人担心的、的确在邻国柬埔寨发生的大屠杀,实际上并没有继这场战争之后来临。但共产党军队的越南囚犯,包括来自他们自己队伍的“叛徒”,都受到严重的虐待,且往往直接被清除而不是被迁移。很明显,这场内战和争取自由的斗争伴随着双方的诸多暴行。对选择支持一方或另一方的平民,也犯下了暴行。因此,计算所涉及的数量甚至描述所使用的方法都极其困难。但共产党确实至少实施了一次大规模屠杀。在越共(Viet Cong,译者注:系越南战争期间,越南劳动党在南越成立的反对南越政权的统一战线组织)控制古代帝都顺化(Hue)的几周内,在1968年2月的新春攻势(Tet offensive)中,至少有3,000人被屠杀,其中包括越南神父、法国宗教工作者、德国医生以及一些官员和政府工作人员。死亡人数远高于美国人进行的杀戮。一些受害者被活埋;其他人被带到“研究会议”,再也没有回来。很难理解此类罪行。这些罪行从未得到官方承认。它们显然是对将来红色高棉罪行的一种预示。如果共产党人在1968年占领了西贡,那么他们会采取同样的行动吗?

无论如何,他们于1975年占领它时并没有这样行事。在短短几周内,西贡政权中约100万官员和士兵甚至可能相信,胡主席的被大肆吹嘘的“宽大政策”不仅仅是简单的政治辞令。结果,这些官员开始与新当局合作并向其登记。然后,在6月初,人们突然被叫去接受再教育。名义上,再教育对于普通步兵持续三天,对于军官和公务员持续整整一个月。而实际上,三天经常变成三年,一个月变成七八年。再教育计划最后的幸存者们直到1986年才返回家园。时任总理的范文同(Pham Van Dong)于1980年承认,有20万人在南方接受过再教育。在2,000万人口中,严重估计的范围在50万到100万之间。受害者包括大量学生、知识分子、僧侣(佛教徒和天主教徒)和政治激进分子(包括共产党人)。这些人中的许多人曾一直赞同南越的民族解放阵线。该组织只不过是北方共产党人的幌子,且几乎立即违背了尊重南方人民意愿的所有承诺。与1954年至1956年一样,曾经的战友很快就在整顿运动中受害。被困在特殊营地的囚犯人数,必须加进不确定但大量的接受“轻微”再教育的人。这些人被关在其工作或学习场所好几个星期。相比之下,在南方反共政权的最糟糕时期,左翼敌人声称约有20万人被关在营地里。

共产党统治下拘留条件差异很大。城镇附近的一些营地甚至没有带刺铁丝网围栏,那里的管理体制更多的是限制性的而不是实际惩罚性的。较难对付的人被送往更远的北方,送到危险而遥远的地区,送到最初为法国囚犯建造的营地。完全与世隔绝,且几乎没有任何医疗护理。在这些营地,囚犯往往依靠家属寄来的包裹生存。营养不良与在狱中一样严重;每天只给在押者吃200克充满石块的劣质大米。与在别处一样,饥饿常常被当局用作对付等候审判者的武器。团文遂(Doan Van Toai)在这样一个监狱中留下了令人揪心的生活记录。它显示,这里的世界与中国监狱营有着许多相同的特征,但在过度拥挤、卫生条件、暴力盛行和鞭打等往往会致命的惩罚以及审判前长期拖延诸方面稍微更糟。在为20人建造的一间牢房里,有时有70至80名囚犯,且由于监狱院子里的施工,散步往往是不可能的。相比之下,殖民地时期的牢房被视为和平与安宁的避风港。热带气候和空气不足让人呼吸非常困难。人们整天轮流站在一个小通气孔旁边。气味令人难以忍受,皮肤病盛行。连水也严格地限量供应。最严厉的惩罚无疑是被单独监禁,有时连续多年,不允许与家人有任何联系。酷刑折磨隐秘进行,但始终存在,处决也是如此。在监狱里,哪怕是最轻微的违反规定都会受到严惩;口粮少到死亡往往在数周之内降临。

一份关于监狱情况的遗书,由48名勇敢的囚犯口头“签名”,被记录下来,并在胡志明市的监狱内流传:

我们,

工人、农民和无产阶级,

信徒、艺术家、作家,以及被拘禁在越南各地不同监狱里的爱国知识分子,

首先想表达对全世界进步运动、工人和知识分子斗争运动以及一些人的感激之情;

这些人,在过去十年里均支持越南争取人权的斗争、支持争取民主和被压迫被剥削的越南公民自由的斗争……

旧政权的监狱系统(其本身受到国际舆论的广泛谴责)迅速被设计得更为精细、严苛和粗陋得多的系统所取代。囚犯与其家人之间的一切联系甚至是邮件联系均被禁止。对于狱中人的命运,囚犯的家人被蒙在鼓里,这加剧了苦难和痛苦。面对这些羞辱性和歧视性的程序,囚犯们保持沉默,害怕他们提出的任何异议都可能导致其亲属受到进一步的惩罚。这些亲属可能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随时被杀害……

监狱内的条件难以想像的糟糕。在西贡的正式监狱志和(Chi Hoa)监狱,旧政权下的8,000人处于普遍受到谴责的条件下。今天,同一所监狱中有逾4万人。囚犯们常常死于饥饿、空气不足或酷刑折磨,或自杀……

越南有两种监狱:正式监狱和集中营。后者远在丛林中,囚犯被判终身强迫劳动。没有审判,因此不可能运用法律机制来为他们辩护……

如果目前的人类真的畏惧共产主义的传播,并最终拒绝相信北越共产党人的说法,即他们击败美帝国主义证明了他们的无敌,那么我们──越南的囚犯,要求国际红十字会、全世界人道主义组织和所有好心的人们尽快向我们发送氰化物胶囊,这样我们自己就能结束我们的痛苦。我们希望现在就死!帮助我们实施这一行为,帮助我们尽快自杀。我们对你们将永远感恩不尽。

越南,1975年8月—1977年10月

这个奇怪的“解放”场面,应当加进数十万逃离苦难和镇压的船民的场景,其中很多人被淹死或被海盗杀害。镇压放松的首个真正迹象于1986年才出现。当时越南共产党新任总书记阮文灵(Nguyen Van Linh)释放了大量政治犯,并关闭了北部地区的杀戮营。新的刑法典最终将公布。自由化进程一直是羞怯和自相矛盾的,而20世纪90年代的显着标志是保守派与改革派之间一种不安的平衡。镇压的冲动已经令许多人的希望破灭,尽管逮捕现在目标更加明确,且以相对较小的规模进行。许多知识分子和宗教人物仍然受到迫害和监禁,北方农村的不满情绪引发了骚乱,被以极端暴力扑灭。私营企业将不可避免地带来改变,从较长的时间来看,这种希望或能成为局势缓和的最佳时机,就像在中国已发生的那样,使越来越多的居民能够逃脱国家和党的直接控制。与此同时,有一个日益发展的商业黑手党。它极其腐败,且本身构成了一种新的、更普通形式的人口压迫,这些人口甚至比中国人口更贫穷。(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译者:言纯均,责任编辑:张宪义

相关新闻
《共产主义黑皮书》:死亡无处不在
《共产主义黑皮书》:无知乃恐怖之母
《共产主义黑皮书》:心如铁石
《共产主义黑皮书》:喂食的血腥之手
最热视频
【时事纵横】白宫智囊:中共与自由世界为敌
【新闻第一现场】纽约华警间谍案 震动社区
【拍案惊奇】中国大学生不再沉默 王沪宁造反?
【一线采访视频版】瑞丽突封城 肉价涨至100元
【重播】FBI及反恐中心作证:美国面临威胁
【珍言真语】张朴:港人反暴政 树立中国榜样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