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度量单位启示:如何抵挡进步主义

人气 306

【大纪元2021年10月12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Joseph Bottum撰文/姬承羲编译)那群好管闲事又狡猾多端的所谓改革者们,已经在我们身边很久了。他们总是打着进步的旗号推进他们的议程,尽管屡受阻挠,却还总要求我们加入他们,站到历史胜利的一方去。

但讽刺的是,如果我们联合起来,那才真正是获胜的一方,也才能让他们知难而退。积聚了坚实稳定的抵抗,才能阻止进步主义自我宣扬的所谓进步。

拿国际公制系统为例(在国际公制系统中,长度度量单位是米,重量度量是千克,非美国常用单位)。我知道这没什么大不了,但它至少是个实实在在的成功案例。就2021年的形势来看,对公制系统的推力虽然还没终结,但也已经所剩无几。人们已经不再认为,只有公制系统才是正确的;也没有人再宣称,公制测量的支持者们是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也不会有人再冷嘲热讽地说,公制系统代表真正的进步,抵抗是徒劳的。

那些年轻人,也许不记得1970年代时候的事——幸运的是,这也意味着,他们不会记得那个年代的迪斯科、厨房墙壁上的长绳电话,又或者是吉米‧卡特总统——他们不会了解,当时采纳公制系统的呼声和压力有多大,而那些支持传统测量系统的人,又经受过多么彻底的谴责。

在那个年代,如果一家报纸用平民化语言来报导一个科学故事,例如月球距离地球近23.9万英里,或者人类发丝的直径约为千分之一英寸,那么就会有大量信件将编辑室淹没,怒斥不科学、反科学的传统美国度量。出版商怎么敢迎合那些反对进步的穴居人?只有公制才是符合时代潮流的,才是正确的。

事到如今,人们已经很少再听到,那种对传统度量单位的自以为是的嘲讽。时代确实变了。比如,美国宇航局(NASA)就告诉孩子们,月球在“238,855英里”外。再比如,《华尔街日报》在9月15日随意地发表了一篇文章,指出加拿大人就时常忘记使用公制单位。加拿大于1975年开始推行公制系统,但四十年后仍未完成普及。

美国政府也试着推行过公制测量系统。1975年,国会通过了《公制转换法案》(Metric Conversion Act),要求企业开始过渡到使用升、克和米这些单位。但民间很快就出现了反对浪潮。汤姆‧沃尔夫(Tom Wolfe)在纽约发起了广为人知的“英尺舞会”(Foot Ball),芝加哥颇有知名度的专栏作家鲍勃‧格林(Bob Greene)则推动了一场WAM运动(We Ain’t Metric,即我们不是公制)。到了1980年,里根政府赢得大选后,很快就对这个卡特时期的政策失去了兴趣。联邦公路管理局(Federal Highway Administration)随后决定,不再推行公制单位的限速牌,这标志了美国传统度量系统的巨大胜利。

但与此同时,欧洲监管机构仍然坚持公制系统。在整个2000年代,欧盟甚至试图禁止使用任何非公制单位。他们不想让酒吧提供“一品脱”(pint,等于473毫升)的酒水。他们想要禁止“品脱”这个词,还有“英里”和“磅”。

英国人认为,强推公制是对他们的一种轻视。结果也确如预料,英国是欧盟中唯一一个没有完全适应公制系统的国家。人们认为欧盟过度监管,是造成英国大众不满的一个小而真实的因素,也是英国在2016年投票退出欧盟的原因之一。

这也是为什么,2019年当选英国首相的鲍里斯‧约翰逊(Boris Johnson)曾承诺,脱欧后的英国“将容忍传统度量单位”。当然,政客们并不总会遵守承诺,但至少这一点他做到了。今年的9月16日,英国脱欧事务大臣戴维‧弗罗斯特(David Frost)正式宣布,商店可以用传统单位销售货物。

事实上,英尺是一个很有用的度量,可以很容易地分割成四等份或三等份。较小的华氏度比更大的摄氏度感觉更人性化。尽管如此,公制系统在许多情况下,可能确实是更好的度量。我喜欢那些流传甚广的传统单位词汇:弗隆(furlong,等于660英尺)、里格(league,约等于3英里)、蒲式耳(bushel,等于8加仑)和配克(peck,等于八夸脱)。但对语言的喜欢,并不足以构成保留传统的理由,更别说在1970年代至2010年代间,抵挡住推动公制系统的强大压力。所以归根结底,人们还是觉得,改变单位太麻烦了,到最后,试图改变的努力也就逐渐消失了。

也许其中一部分原因在于,公制系统是启蒙时代对所有事物合理化的努力之一,而这种“启蒙时代的普世原则”已经变成了后现代左派的大麻烦。计算机的普及可能影响更大,因为从一个系统转换到另一套系统已经变得简单、快捷。

但我们真正从公制系统中得到的启示,应该是社会层面的。进步主义者总宣称,他们代表的是不可阻挡的进步。他们总说,只有愚蠢的人、邪恶的人,才会反对他们。他们不断告诉我们,抵抗是徒劳的,因为无论如何,他们都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但事实是,这些人已经不再嘲讽传统度量单位了。这证明他们不会总赢。这个例子还告诉我们,他们所谓的历史发展必然性,如果没人相信,就怎么也不会变成真理,而抵抗确实能获得最终的成功。给我们一寸,我们就进一尺。

作者简介:

乔瑟夫‧巴顿(Joseph Bottum)是南达科他州的作家和教育家。他的最新著作是《小说的衰落》(The Decline of the Novel)。

原文:Measuring Resistance and Outlasting Progressivism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思想领袖】愚弄美国孩子的进步主义议程
【名家专栏】进步主义俘虏了美国青少年
【名家专栏】保留美国历史的重要性
【名家专栏】结束“美式共产主义”
最热视频
【思想领袖】共产暴政和西方文明的自毁
【珍言真语】潘焯鸿:港发人民币债券 考验富豪
【新闻大家谈】法国参议员李察访台幕后故事
【直播】美智库论坛:中共对宗教开战
【拍案惊奇】台商大举撤出大陆 几乎跑掉一半
【舞蹈三剑客】意外发现:京剧挑战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