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泰姬陵”:文学与艺术女神的居所

文/詹姆斯‧霍华德‧史密斯(James Howard Smith)翻译/文青矜
白厅坐西朝东,主立面面向冉冉升起的朝阳,由六根巨大的多立克柱体支撑,具有典型的阿波罗神庙特征。设计模仿了艺术与文学缪斯女神居住的神庙。 (弗拉格勒博物馆提供)
font print 人气: 894
【字号】    
   标签: tags: ,

1883年,亨利‧莫里森‧弗拉格勒(Henry Morrison Flagler)造访佛罗里达州,那里椰林婆娑,暖风拂面,阳光灿烂。这次旅行让他对佛州深为着迷。弗拉格勒想像其他人也如他般对佛州如痴如醉,流连忘返。怀着这样的想法,五年后,弗拉格勒在佛罗里达州开始兴建酒店工程,而那一年建的酒店也是整个佛州的第一家酒店。

为让更多人同享这份天赐赠礼,弗拉格勒修建了贯通佛州的佛罗里达东海岸铁路。铁路绵延113英里,一直延展至佛州、也是美国大陆最南端的岛城西礁(Key West,也译作:基韦斯特岛),缔造了跨海工程的壮举。

当年弗拉格勒专注努力,对佛州被打造成几近完美的度假胜地,有着重大而深远的影响。

就在那次偶然初访佛州后20年,弗拉格勒在棕榈滩这个“美国的里维埃拉”,筑造了他的冬宫——白厅(Whitehall)。白厅建在仙境般的室外桃园,有如上苍特别的奖赏,让弗拉格勒尽情享受那个他情有独钟、倾心缔造的人间胜地。

白厅是在镀金时代设计修筑的。那是美国各地财富汇集、技术进步突飞猛进、文化艺术蓬勃发展的时代。白厅自然受到来自西方文明起源,即古典希腊和罗马帝国文化的影响,其设计借鉴了这个时期学院派艺术风格(Beaux-Arts)。建筑师约翰‧卡雷尔(John Carrère)和托马斯‧黑斯廷斯(Thomas Hastings)的合作,让这一文化遗产得以发扬光大。而白厅于1902年落成竣工。

白厅主体白色,背倚沃斯胡(Lake Wroth),可赏日落;正面向东,能观日出。主立面由六根巨大的多立克柱支撑,具有典型的阿波罗神庙特征。整体设计模仿了艺术与文学缪斯的神庙。

在访客抵达白厅、进入大礼堂时,总会情不自禁、心怀敬畏地仰望这艺术圣殿内那高高绘制的浮云,那被文学和艺术缪斯女神环绕的德尔菲神谕(the Oracle of Delphi)。缪斯女神们要分享太阳神阿波罗的智慧,激发启迪人类灵感,照亮并引领人类前行。此般古典盛大的设计,给白厅众多房间、其用途及装饰细节定下了非凡的基调。

白厅的图书馆,以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风格设计,是充实文化、提升修养之所。墙上挂着乔治‧华盛顿等伟人肖像,给人启迪,同时也提醒客人勿忘美国缔造者的智慧与美德。

而画室,则以路易十六风格装饰。浅色调和精致的饰面营造出和谐的氛围;主卧套房是以路易十五风格装饰,金色丝绸面料营造出细腻柔和、却富丽堂皇的休憩之所。白厅的每个细节似乎都充满了经典的文化与艺术气息。

西方历史、文学和艺术的经典,旨在给人智慧与启迪、拓宽思路。企业家中远见卓识的领导者洞见,学习和掌握这些精髓至关重要;他们感到有责任把从经典中获取的智慧转化为行动。这就是为什么在这个时代,弗拉格勒等人,对美国的男女老幼、家庭社会产生无可替代的巨大影响。

面东朝西的白厅,可日日坐看太阳东昇西落。而这里恰好也有着最为优宜的环境:有“太阳神”的眷顾,有来自缪斯女神的灵感,还有图书馆、画室和餐厅,可供学习经典、交流见解、制定项目战略……

了解更多关于白厅(亨利‧莫里森‧弗拉格勒博物馆)信息,请登:FlaglerMuseum.us

白厅华丽的铸铁围栏在棕榈滩街上延展。(Sean Pavone/Shutterstock)
白厅位于佛罗里达州的棕榈滩,坐落于“椰子棕榈林”区,白厅的后立面面向沃思湖(Lake Worth),这是日落时分的白厅全景。(Rich Andrews/CC BY-SA 4.0)
两座大理石瓮置于门口迎接客人,将客人领向巨大的青铜门,门上印有一对狮子头。狮子是太阳的古老象征,代表太阳神阿波罗。(弗拉格勒博物馆提供)
建筑讲究细节,檐口精致。在檐柱的曲线之间清晰看到玫瑰花结。红瓦屋顶在主体房屋的白色和绿树青草间,显得更为灵动鲜活。(弗拉格勒博物馆提供)
白厅的主厅。纽约Pottier & Stymus公司负责白厅的内部设计装修。大胆使用大理石柱及天花板华丽的石膏线条,并以金箔点睛装饰,勾勒出主厅的轮廓,并以华贵的热忱欢迎客人的到来。(弗拉格勒博物馆提供)
图书馆以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风格设计,是充实文化、提升修养的场所。墙上挂着乔治‧华盛顿等美国伟人肖像,给人启迪的同时,也提醒客人勿忘美国缔造者的智慧与美德。弗拉格勒常在这里接待他的客人和商业伙伴。(弗拉格勒博物馆提供)
画室,也作客厅之用,是以路易十六的风格装饰的。浅色调和精致的饰面营造出和谐的氛围,非常适合亨利‧弗拉格勒的夫人玛丽‧莉莉。弗拉格勒夫人常在这里会聚客人、邀请他们一同听音乐、交谈。钢琴盖上绘制的是爱情诗缪斯女神埃拉托(Erato)。(弗拉格勒博物馆提供)
弗拉格勒会举办大型晚宴,常邀请来自金融、文学和法律界的知名人物。餐厅采用法国文艺复兴风格设计。天花板以石膏仿制木质的设计。壁炉面饰融合了精心雕刻的烹饪元素,如贝壳、螃蟹和水果。(弗拉格勒博物馆提供)
主卧套房以路易十五风格装饰,以金色丝绸面料装饰,营造出细腻柔和、几近金碧辉煌的的休憩之所。(弗拉格勒博物馆提供)
凯南馆以19世纪铁路宫殿的风格设计。这是后来附加的项目,由史密斯建筑集团设计。2005年正式开馆。凯南是弗拉格勒年轻的第三任妻子婚前的原姓。(弗拉格勒博物馆提供)
凯南馆收藏着亨利‧弗拉格勒的第91号私人有轨火车。这部火车于1886年建造,仅供弗拉格勒私人使用。弗拉格勒当年就是乘坐这部火车,参加佛罗里达州东海岸铁路从圣奥古斯丁到基韦斯特路段竣工典礼的。 (弗拉格勒博物馆提供)

译者手记:

有着“北美泰姬陵”之称的白厅(Whitehall),就是今天的亨利‧莫里森‧弗拉格勒博物馆(Henry Morrison Flagler Museum),坐落在佛罗里达州美丽的棕榈滩(Palm Beach)。这个镀金时代的宏伟私邸占地10万平方英尺,拥有55个房间,采用学院派风格建造,是新古典主义艺术的重要典范。

白厅在建成之初,记者曾这样描写:“有着诗情画意般幻想的人们,会朝圣白厅绝伦而非凡的美、人间无处可比。而从一个房间踱入另一个房间,彷若从一个世纪步入了另一个世纪。”

提到梦幻辉煌的白厅就不能不提到亨利‧莫里森‧弗拉格勒(Henry Morrison Flagler)。这位被称作“世纪人物”的工业大亨及慈善家,曾在佛州大力兴建酒店、铺设铁路;白厅是弗拉格勒送给新婚妻子的礼物……

然而历史的情节总是意想不到的曲折跌宕。而白厅却如历史的见证者,静默伫立,任凭日昇日落,斗转星移,沧桑百年。

时间涤荡了激情奢华的喧嚣与尘埃,洗濯了过往烟云般的是非与成败。今天,历经修复的白厅成为了弗拉格勒博物馆,向世人展示古典艺术的隽永、神赋予智慧与启迪给人类留下的恒久遗产。

作者简介:

詹姆斯‧霍华德‧史密斯(James Howard Smith),建筑设计师、摄影师,Cartio公司创始人。史密斯还通过教育、旅行、创作来激发对古典建筑的理解、欣赏和灵感。

原文:Whitehall: Where Muses of Literature and the Arts Reside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

责任编辑:韩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布伦海姆宫, Blenheim Palace
    英式巴洛克风格出现时间不长,也没有发展到欧洲巴洛克那般的华丽。在英国,巴洛克建筑的外墙多使用石灰岩和石板作为建材,装饰上较为保守,多为人像、柱廊和壁柱等简单的元素。然而在室内空间,繁复华丽的装潢和法国著名的宫殿相比丝毫不逊色。英式巴洛克较早期的建筑有像伦敦著名的圣保罗大教堂,而布伦海姆宫则是该时期的巅峰之作。
  • 凡尔赛宫
    法王路易十四在扩建父亲的山顶城堡(这间豪华的乡间寓所)后,便开始了这项传统。在往后五十多年的时间里,凡尔赛宫成为欧洲规模最大又最具影响力的宫殿,也成为建筑、音乐、戏剧和装饰艺术等伟大艺术发明的来源。
  • 法沃里特宫是德国最古老的所谓瓷器宫殿,也是世界上收藏中国瓷器最多的地方之一,而且也是唯一完好无损的宫殿。宫殿中展示伯爵夫人珍贵的迈森瓷器(Meissen porcelain)是全世界最大的收藏,约160件早期的瓷器品一直保存至今。
  • 在郁郁葱葱的绿色山顶上,一座色彩缤纷的梦幻城堡向下俯瞰着里斯本和葡萄牙里维埃拉(the Portuguese Riviera)。这是象征葡萄牙民族荣耀的佩纳宫(Palácio da Pena),不仅拥有经典迷人的浪漫主义风格建筑,也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的世界文化遗产。这座颜色鲜明的城堡更常被视为葡萄牙的七大奇迹之一。
  • 为迎接黄历新年的到来,台中市大墩文化中心推出“孙少英谈美-水彩画美感经验大展”,由高龄92岁的国宝级水彩大师孙少英在大墩艺廊(六)展出近30件水彩作品,并首创以水彩画“谈美”,带领民众体验艺术家从生活中俯拾可得的美学品味。
  • 画画绝不能受“规范”限制,这点和书法有很大的不同。有一个写书法的人每次联展都写一张很大的草书“畅怀”,写来写去,永远都在畅怀。但画画的人如果展相同或类似的作品,马上有人会指责他:“毫无创意”。
  • 基多的作品《人的四种命运》(the Four fate of Man),作者是曼努埃尔·奇利(Manuel Chili),他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是卡斯皮卡拉(Caspicara)。这是一部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生动地向观众展示了不道德生活,以及遵循神圣戒律的道德生活所产生的各种后果。
  • 未着色的石头、大理石或青铜雕塑在西方神圣艺术中占主导地位,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文艺复兴时期的巨匠,如多纳泰罗(Donatello)和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巴洛克时期的雕塑家吉安‧洛伦索‧贝尔尼尼(Gian Lorenzo Bernini)和新古典主义雕塑家安东尼奥‧卡诺瓦(Antonio Canova)。
  • 夜色昏黄,果园那儿的柿树挂满了柿子,一只老鼠爬上柿树梢偷吃柿子——它专心地吃着,全然忘却周遭的动静与凶险——此时其它树上的猫头鹰家族们正睁大眼睛注视着它们的猎物,虎视眈眈,黄绿色的大眼睛在夜林里闪烁发亮。
  • 17世纪英国作家约翰‧伊夫林(John Evelyn)在他的日记中,曾如此提到英国历史上最著名的装饰雕刻师格里林‧吉本斯(Grinling Gibbons):“无与伦比,难以用言语形容⋯⋯吉本斯的雕刻无疑是世界上任何时期都不曾有过的创新和罕见作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