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诗:或许,干枯的剧本可以复苏

作者:语凡(台湾)
font print 人气: 35
【字号】    
   标签: tags:

剧本上了舞台乱了套,青衣〔注〕
忽然柳絮纷飞上了他人枝头
老生顿成丑末愣然不知所措
生、旦成为剧情悲伤的部分
爱与离在无可奈何里涡旋
等待旋度裁决续航或洄游

(旋度即涡量(爱)决定移动的向量〔方向和大小〕)

倘若我们有
拉扯与碰撞必须分割的认知
希望你绝情的彻底些
不要再戏弄爱的灵魂
让仅余的微光有些许的生机

久无甘霖,究竟
你我是结缡还是离异
是朋友还是爱侣?
还是被重新编织的戏子?
我想问的是:过去的我们是
没了?还是现在的我们是完了?

你是那么厌恶陌生的样子
所以你总是在心灵的角落
备一份粉饰成为熟稔的涂料
将他人的伤心绘成你的据有
然后,再进而成为你的玩偶

我知道昨晚的暗黑
有今天的黎明可以等待,但
我不知道身为囚徒的我,什么
时候才能被你的慈善照射

也许我们可以
从误掷的垃圾桶里
寻回不该抛弃的部分
然后再做一次蒙太奇的更新
或许……或许……
干枯的剧本可以复苏

注:青衣是中国戏曲中的女角色。在旦行里处于最主要的位置,所以也叫正旦。青衣扮演的一般都是端庄、严肃、正派的人物,大多数是贤妻良母,或者贞节烈女之类的人物。@

责任编辑:林芳宇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我们都是一朵朵落花 都曾抗风雨努力长大 都曾迎朝阳摇曳枝头
  • 我知道 岁月的脚步 总不会 也 不肯为谁停留
  • 我曾像鸟儿折断翅膀 黑暗里唯有怨恨和忧伤 是他的拯救给了我新生 从此开始更高的飞翔
  • 耸入天际的竹林随风摇曳 疏影错落 遮掩烈日曝晒 勤快的老农肩挑青菜竹笋外出贩卖 换回鱼虾日常什物以营生 竹篱笆旁稻埕
  • 蓝天上休憩的我 犹带着沉默的思绪 俯视大地的纷沓 问着“雨,到了没?”
  • 根坚强护着茎 茎挺直护着叶 叶柔软护着花
  • 情缘起自那抹薄薄的微笑 一朵绽放的沉默,将 缪思情怀的澎湃,幻成 一股暖流奔窜你我
  • 假如艾青还活着,他或许会说 为什么我的双眼饱含热泪 因为这块土地上北风狂吹
  • 石块一层层堆叠是 祖先智慧的堆叠 小花层层开放是 慈心悲心的堆叠 人类心中的堆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