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思敏:中国化工产业“低端内卷,高端躺平”的背后

人气 444

【大纪元2021年06月17日讯】湖北十堰爆炸事故震惊全国,同时吓得“不出事不检查”的各地政府随即启动化工和危化品领域的“大检查”。这也引人关注中国的化学工业,而化工产业链被指处于经济安全线的中枢地位。

中共工业和信息化部(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在2018年7月13日一场论坛上,曾经这样介绍:工信部对全国30多家大型企业130多种关键基础材料调研,结果显示,在130多种关键基础化工材料中,32%的品种在中国是为空白,52%的品种必须依赖进口。

由此可知,中国化工业的最大短板,仍是化工材料,同时这也让化工产业“低端内卷,高端躺平”的结构性矛盾非常突出。

仅以“己二腈”(ADN)为例,己二腈是尼龙家族当中性能优越、中国产能较大的“尼龙66”产业链的上游核心关键原材料。(尼龙Nylon,是聚酰胺Polyamide或PA的俗称)。

在平安证券研究所2019年发布《先进材料和高端化学品系列报告》中指出,己二腈生产技术壁垒很高,工业化生产本身技术复杂,原料和产品易燃易爆,大部分具有毒性。目前全球己二腈市场的供应者仅有4家,美国英威达、美国奥升德、比利时索尔维(与英威达合资在法国建厂生产)、日本旭化成。其中,英威达的产能占4家公司总产能的60%。也就是说,中国的己二腈100%依赖进口,而且几乎全部来自英威达公司。

有报导文章直言,中国尚无己二腈工业化生产装置,所需己二腈产品全部依赖进口的情况,充分显示中国的材料科学落后。中国材料科学为什么如此落后,这与此一领域涉及的理论包括物理、化学等专业实力落后有关。

一个可以参考的硬指标如诺贝尔奖。据维基百科,至2020年,已经诞生了930位个人诺贝尔奖得主。全球诺贝尔奖得主最多的30所大学:美国21所上榜,哈佛四大领域包揽第一。最多的10所大学:8所在美国,2所在英国。例如NO.1哈佛大学161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化学奖38人、物理奖32人。NO.2剑桥大学121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化学奖30人、物理奖37人。

此外,国际上技术门槛最高的微电子化学品中,光刻胶在列,而日本作为光刻胶材料大国的傲人实力背后,是日本共计收获了16个诺贝尔奖,其中有6个都属于是化学领域。

中国化学会理事长姚建年曾表示:化工材料产业创新发展,人、财、产缺一不可。如何突破化工新材料产业“卡脖子”问题,缩小与发达国家的差距?姚建年说:科学最难的是提出新的idea(思想)。──《瞭望》新闻周刊2020年第26期采访报导。

如众所周知,在中国,学术科研首先且更多是为中共的统治服务,政审不合格就等于宣判了学者或科学家的死刑。

今年6月发生震惊海内外的复旦血案,凶嫌姜文华的多位故旧或知情人士不约而同曝,39岁姜文华绝不是考核不合格、不是科研不达标、也不是讲课被举报,更不是什么精神有问题之类,他被打压的理由就是:政审不合格,这是复旦党委书记王永珍作为一把手手中握有的一票否决权。微博一则网评显示,反过来说,复旦血案揭露了高校吃肉不吐骨头的丑恶嘴脸,姜文华牺牲自己拯救了之后一批批的韭菜。

甚至有网友以“他不敢拿起刀去杀那个逼死他的人”作为注解,联想到近十年的海归学者非正常死亡。以下是部分案例。

2012年,中国人民大学(人大)化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时年39岁海归博士曹廷炳教授坠楼身亡,当时校方对外宣称是意外死亡。北大李建新教授的微博引述知情者信息表示,直接死因是,曹廷炳被几名同事告发超生二胎,受到校方开除威胁、压力过大而跳楼自杀。曹廷炳是北大博士、哈佛博后,主要从事高分子材料及驻极体材料等方面的研究。

2009年,湖南大学电气与信息工程学院教授、时年39岁海归博士南方圆教授跳江身亡。南方圆是斯坦福大学博士,当年是湖南大学以50万重金引进的特殊人才。南方圆被官方定性为抑郁自杀,但网上盛传,南教授正值新婚并买了新房,没有自杀的理由,他的死亡有着太多不寻常,并称南教授被重金引进后却没有被安排教学任务与科研任务,这似乎让他不堪仅仅是作为一种摆设,或是只为了提高湖南大学在某一方面的评价指标。

同样在2009年,浙江大学海归博士、时年32岁涂序新在回国仅三个月后就跳楼自杀,遗书称“当初决定下得草率,国内学术圈残酷、无信”。涂博士属浙大“1311计划”引进的。据浙大党委宣传部部长沈文华告诉记者,所谓浙江大学“1311计划”是100位大师,300位核心人才,100个创新团队,1000个学术骨干。涂序新是清华大学本科毕业后赴美求学,最后获得西北大学博士学位。据称,在海归这3个月里,涂序新并未如自己事先预料的那样,回国就有科研专案可做;其每个月除去房租,仅能拿到 2000多元人民币的工资,住房、女儿上幼稚园等难以解决,即便工作生活拮据不济,涂序新自杀前6天还向浙大提交了申报副教授职称的相关材料。

2008年,重庆大学化学化工学院研究生导师、年仅46岁李志良教授跳楼身亡。李志良湖南大学化学系毕业后,留学日本成为早稻田大学的高材生,但他谢绝早稻田大学挽留而回到母校湖南大学任教,之后转任重庆大学。曾有采访报导指,几乎所有的学生都表示,李志良是一个好老师、专注于学术,但是专案申请有问题,因为现实的学术环境,能力强是一回事,申请到专案是另一同事。他的实验室条件是比较差的,因为他争取不来资金。很多老师在外面都有自己的事业,而李志良就是纯粹搞科研的一个老师。

诚如这则复旦血案评价,在一个被四处卡脖子的时代,对于姜文华这样10年前在手握AoS、但选择回国发展的青年人才,如果没有妥善对待,而是搞成官员冲排名的棋子、炮灰,这是对时代的玷污,也是是对民族的不负责任。

中国高校与学者都要为党服务,官僚化的体制,却待人才如草芥,莫怪核心技术、产业命脉“卡脖子”问题将难以改变。

责任编辑:高义

相关新闻
川人:从国家主人到低端人口,中共原形毕露
张林:中国人依然一无所有
颜丹:说说香港人“移民英国做低端人口”
陈思敏:复旦血案折射高校“青椒非升即走”之困
最热视频
【新闻看点】传山东殡仪支援河南 变种病毒虐南京
【秦鹏直播】鲜花堆满地铁口 郑州人掀翻遮羞墙
【时事纵横】郑州祭头七惊当局 美中打响金融战
【首播】专访程晓农:中共如何盗窃美国技术
【横河观点】美副卿访华 中共对美关键诉求
【财商天下】一份红头文件 教育股遭遇灭顶之灾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