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国日益扩大的红蓝裂痕

人气 998

【大纪元2021年07月09日讯】(大纪元专栏作家Brian Cates撰文/曲志卓编译)在整个1990年代和2000年代,这个国家不断地辩论哪个“模式”才是各州应该遵循的最好的模式:“红色”保守模式或“蓝色”自由模式。

我认为现在已经没什么好辩论的了。我们已经很清楚是谁赢得了这场争论,也看清了原因。数百万家庭和企业用脚投票,逃离蓝州,选择红州。而COVID-19大流行只是加速了红州的胜利。

在大部分COVID-19病毒的危险都过去了之后,蓝州往往依然保持封锁和高度限制,从而打压了当地的经济,而红色州则开放得更早,并享有强劲的经济复苏。

一些蓝州和城市允许“安提法”(Antifa)和“黑人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引发骚乱,从而造成毁灭性的破坏。

现在,大瘟疫已经结束,一个新的激进的“觉醒”的拜登政府入驻白宫,红色和蓝色之间的国家分裂变得更加明显。

乔‧拜登总统、卡马拉‧哈里斯(贺锦丽)副总统和民主党非常明确地表示,他们正在为整个国家推行一个“觉醒”议程。作为反对这一议程的盾牌,我称之为“红州防火墙”的政策在美国近一半的州持续发展。

佛罗里达州的罗恩‧德桑蒂斯(Ron DeSantis)和德克萨斯州的格雷格‧艾伯特(Greg Abbott)等红州州长正在带头。他们州的立法机构通过的一系列新的法律表明,他们不会服从华盛顿觉醒文化——选举改革、与女孩体育项目有关的性别问题、边境安全等等。

这些红州非常明确地表示,面对日益独裁的华盛顿,他们完全打算走自己的路,维护本州的权利。

与此同时,蓝色各州的州长和州议会继续地向深渊迈进。纽约州长安德鲁‧库莫(Andrew Cuomo)和芝加哥市长洛莉‧莱特福(Lori Lightfoot)等人已经表示,他们百分之百地支持拜登的议程,并张开双臂欢迎它。

蓝色犯罪浪潮

6月24日,奥克兰市议会投票决定从警察部门撤资1700多万美元,尽管该市正受到暴力犯罪增加的困扰。

奥克兰远非个例。

几乎所有民主党控制的州的大城市都在过去一年从警察部门撤资,现在却陷入了日益严重的犯罪浪潮之中。纽约市、波特兰市、明尼阿波利斯市、费城和洛杉矶只是美国二十多个主要城市中的一部分。这些城市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去世后,为了应对“黑人命也是命”组织的激进主义,减少了对警察部门的开支。

同时,今年目前的暴力犯罪率与去年相比,简直令人吃惊。

据福克斯新闻,今年在民主党控制的州的主要城区犯罪率急剧上升:

亚特兰大:凶杀案上升58%,枪击案上升40%;
纽约市:凶杀案上升13%,枪击案上升64%;
波特兰:凶杀案上升533%,枪击案上升126%:
芝加哥:凶杀案上升5%,枪击案上升18%;
洛杉矶:凶杀案上升22%,枪击案上升51%:
费城:凶杀案上升37%,枪击案上升27%。

芝加哥的数字看起来并没有那么糟糕,这是因为这个城市成为枪战区已经好几年了。

然而,在最近一次有关芝加哥猖獗犯罪的新闻发布会上,当一名记者质疑现任市长洛莉‧莱特福对此负有任何责任时,她的行为令人费解。

莱特福驳斥了所有针对她处理该市刑事司法和治安问题的批评。她说,她非常清楚99%对她工作表现批评背后的动机是什么: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

他们不会停止

如果以前还不是很明显的话,现在应该很清楚了,这些民主党政客不会停止推行疯狂的、正在他们的城市中造成混乱的“觉醒”政策。这些州长、市长和市议会成员甚至可能在心理上都无法停止。

他们是养尊处优的官僚,住在封闭的社区,有自己的武装私人保安。每当他们进城时,都有武装保镖。无论这个城市的犯罪有多严重,永远和他们无关。

他们完全明白,如果他们继续从警察部门撤资、取消保释金(注:罪犯被抓后,可以轻松地无成本被释放)和清空监狱,更多的人将会死亡,成为暴力犯罪的受害者。但是他们仍然一意孤行。

这些市长和市议员似乎基本上不理解他们愚蠢的“社会正义”政策所造成的人民生活中的真正代价。惊慌的市民试图告诉他们,但这是浪费时间,因为实际上,没有什么是这些当权者不知道的。

对这些政客来说,唯一重要的是他们能够通过从警察部门撤资来自我祝贺。当他们需要更自恋的道德高地时,新一轮的警察撤资和监狱清空将开始。

自由派政客这种令人震惊的“占领道德高地”的精神病已经发展到他们现在可以轻松地、毫无顾虑地为自己的虚荣而牺牲无数人的地步。当然,如果他们从警察部门撤资,并对暴力罪犯网开一面,更多的人会死去。但你必须明白:最重要的是这些城市官员在向“黑人命也是命”证明自己不是种族主义者,他们是多么地“觉醒”。

既然他们不会停止,你所能做的就是要么搬走,要么试着把他们选下台。

谎言如此厚颜无耻 只有邪教徒才会相信

随着这些蓝州和城市的犯罪率就像飞往平流层的喷气式飞机一样继续攀升,民主党人疯狂地试图逃避他们失败的刑事司法政策的责任,拚命声称这都是共和党人的错。

一年多来,民主党人一直大声疾呼要撤资、废除监狱,并两次在蓝控城市取得了成功。但左翼的基本盘突然被告知,他们的民主党“老大哥”(Big Brother,注:奥威尔的《一九八四》中塑造的一个人物形象,是党内的最高领导人)需要他们立即忘记这一切。所以,他们就都闭口不谈了。现在民主党要求他们相信……别的东西。

在最近的白宫简报会上,拜登的发言人珍‧普萨基(Jen Psaki)试图向福克斯新闻记者彼得‧杜西(Peter Doocy)解释这种前后矛盾的说法。

民主党人真的期望他们的基本选民相信这一切都是共和党人做的吗?

是的,他们确实希望自己的选民相信这一点,而他们的选民也确实会相信的。

因为我们住在奥威尔的《一九八四》(描绘的乌托邦里)。在那部反乌托邦小说里,“真理”就是党今天所说的。党昨天说的话无关紧要。唯一重要的是“老大哥”告诉他们现在要相信什么。他们花了几十年的时间训练那些致力于左派事业的人自我洗脑。

忠诚的民主党人可以在整整一年时间里不停地叫嚣“给警察撤资”,欢呼民主党城市从他们的警察部门挪走数百万的资金,然后立即转而质问“共和党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为什么要从所有这些城市的警察部门撤资?!他们为什么要引起这种大规模的犯罪浪潮?”

他们根本不会觉得这样做有违良心,因为在内心,他们已经说服了自己。他们是真正地爱他们的“老大哥”。

蓝州必须更换其领导人

可悲的事实是,虽然许多保守的州正在蓬勃发展,并将完全从这一大瘟疫中恢复过来,但左倾的州正朝着相反的方向前进,因为他们的“觉醒”政客奉行糟糕的社会政策将使他们继续走向迄今难以想像的功能障碍和混乱。

因此,谁赢得地方和州选举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让我们希望2020年大选的持续余波能带来美国迫切需要的重要的选举改革。

改变这些大城市的政治领袖,是扭转失控的犯罪率和衰败趋势的唯一真正途径。这将是极其困难的,因为根深蒂固的民主党政治机器已经在这些城市中掌权几十年,在某些地方超过半个世纪。但这是修补红蓝之间日益扩大的裂痕的唯一途径。

在足够多的选民要求改变之前,在他们的选票被诚实地计算之前,红色和蓝色之间的鸿沟只会扩大。

作者简介:

布莱恩‧凯茨(Brian Cates)是来自南德克萨斯的作家,也是《没有人征求我的意见,但我还是要说》(Nobody Asked For My Opinion … But Here It Is Anyway!)一书的作者。读者可以通过Telegram联系到他:t.me/drawandstrikechannel。

原文“A Divide Grows Between the Red and the Blue”刊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高静#

相关新闻
【新闻看点】红蓝对决最高院 习隐身陷困?
【名家专栏】两个美利坚合众国
美纳税人逃离蓝州 为红州带去268亿美元
蓝州人向往红州 规划路线“逃离”加州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河南村镇银行真相 储户钱没被偷走
【横河观点】20大前卡位战 王小洪升官破规矩?
【新闻看点】访港缩时减量 习心头大患是啥?
【财商天下】中共欧洲认错有陷阱?习速夺“刀把子”
【方菲访谈】桑普:解读台海局势与中共政局
【新闻大家谈】王维洛:中共与水斗 洪灾暴增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