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战赤龙(59)颠覆和保守

作者:戟枫
中共在全球的渗透一点一点被揭露、一片一片被剥离,但是还有多少邪恶的伎俩还未揭开?(制图:夏琼芬/大纪元)
font print 人气: 318
【字号】    
   标签: tags:

第五十九章 颠覆和保守

“我们担忧人们会依照自身的理性主导其生活和交易,因为我们怀疑每个人的理性其实是相当有限的,因此个人最好是依靠于国家的既有传统。

许多哲学家们都不会试着挑战传统,而是会利用他们的聪敏,寻找尚未被他们发掘的智慧。

如果他们真的找到了,他们也会选择继续保留传统,同时将理性融入其中,而非完全抛离传统,单纯依靠理性;因为传统,夹带着其本身的理性,也会允许理性有所活动,这种互动关系是永恒不变的。”

吴伟光案头放着一部书《法国大革命反思录》,作者是欧美保守主义的奠基人埃德蒙·伯克。

随着“反叛”运动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体制内“反叛”者加入其中,则牵扯到更多的利益诉求和纠纷。

吴伟光开始思考后革命时代的中国的局势演变,最近阅读这本书,汲取一些历史的经验教训。

柏克在这部书里大力反对法国大革命,但仍支持美国革命的目标。伯克反对一个完全由抽象的理性所引导的“启蒙”社会。这些抽象的“理性”意味着乌托邦,一种纯粹的意识形态,会对现有社会做出颠覆性的破坏。

伯克担忧启蒙运动将会带来无法收拾的动乱,因此他主张应该保持传统的价值。

政府的架构不该是由抽象的“理性”所组成,而是应该遵循国家长久以来的既定发展模式,以及如家庭和教会等重要的社会传统。

伯克主张,比起纯粹抽象的事物,传统更能作为立身处世的依据。

因为传统经历了数个世代的智慧和考验,“理性”则可能只是一个人的偏见,不但未经时间的考验,最多也只能代表一个世代的智慧。

任何既有的价值观或传统都是经历了过去的时光考验才流传下来的,因此都应该被尊重。

保守主义者并不反对变革。如同伯克所写道的:“无法接受改变的国家是无法生存的。”

但他们坚持变革必须透过有系统、有条理的改变,而非突然爆发的革命。

革命为了某种理论或学说,会试图改变人类社会中复杂的人类互动关系,这将会造成无法预料的后果。

伯克大力呼吁应该避免道德风险的可能性。对于保守主义者而言,人类社会有时是根深蒂固而体制健全的;为了达成某种意识形态的计划而随意修改之和形塑之,将会造成无法预料的灾难。

保守主义者也强烈支持财产的权利。没有任何东西比财产权利更为神圣的了,财产权使得个人的利益考量高过那些华丽却不实际的理论。

阅读这些理论使得吴伟光陷入困惑,中国的传统是否值得保存?目前根深蒂固的文化传统是否是经过时光检验过?于这个社会是有价值的事物?

而当前这些既得利益阶层的私有财产,并不是来源于他们的祖辈勤奋耕耘,大多数是权力的附加物,巧取豪夺的产物。建立一个美国式的政府,如何处理这些并非符合私有财产神圣性的既得利益的财产呢?

这些都关系到未来社会的稳定,和即将到来的“反叛”运动的成功。

“体制、传统文化、财产。”吴伟光在纸上写下这三个题目。体制的颠覆、改变容易达成共识;有关传统文化的思考可以缓缓行之;唯有对目前“反叛”分子,和即将投靠的既得利益阶层“反叛”分子财产处置,影响到他们参与这场改天换日运动的积极性,是目前最难处理的课题。

全面的清算只能将他们推向反面,给推翻这个体制造成障碍;但是如果不予以清算,未来“自由”的平民阶层无法答应,而会自发地形成“清算”运动。

从道德层面来讲,这些所谓纯洁的“革命派”和“清算派”,不见得比这些既得利益者高尚,他们带来的危害和颠覆性的主张已经在法国大革命中显现。

作为一个熟知历史,洞察人类自私劣根性的学者,吴伟光清楚知道如果没有一个“正确”的精英阶层指导,未来的中国会陷入另一场历史的循环。

但这个“精英”阶层来自哪里?他们都应当具有什么特征和属性?

这是吴伟光登陆大陆以来,一直思考的问题。

通过巧妙的安排,前总理和现任总理在北京香山的枫叶亭会面了。这也是目前一尊处于窘境,无法对京城的治安进行全面控制的结果。

枫叶亭面对的是一片绵延几十公里的黄栌树,秋季到来,让枫叶变得通红,像是一片火红的海洋,波涛汹涌。

“盛夏无姝色,深秋始觉鲜。迎霜涌热血,一夜染红山。”老先生不知不觉吟诵了一首不知名文人的诗词,却能附和此时的心迹。

“临风杪秋树,对酒长年人。醉貌如霜叶,虽红不是春。”身后传来一个耳熟能详的声音,吟诵的是白居易的诗,却恰恰对老先生的诗意予以了稍微的转折,切合了当前政局的实际状态。

老先生转过身和走到近前的总理握了一下手说道:“确实如此,看起来风风火火,却不是春天到来时刻。”

“总理辛苦了,最近局势怎样?”老先生又轻声问道。

“应该说起了微妙变化,但还没有到火候,没有人附和,我孤掌难鸣啊!”总理表情由短暂欣喜转回到惆怅。

“嗯!这位看来还是在政治局控制住了局面,但社会上已经孕育着改变,尤其这突如其来的一股势力的介入。但目前我们对他们没有丝毫的接触和了解。”老先生理解地说道。

“是的,这股势力确实不走常规路,直接采取清除行动,可见非常诡异。”总理补充说道。

“应该还是有迹象可循的,这股势力背后就是美国,但渗透到体制有多深,却是一头雾水。”老先生直言不讳说道。

“深度应该很深了,否则不会至今没有破案。”总理玩味地说道。

“是的,这一切都是内外结合操纵的结果。我们需要尽快联系这股势力。”老先生望着远方说道。

“嗯!您看从哪里入手呢?”总理谦虚问道。

老先生定睛看了总理一会,一字一顿说道:“许家!”

总理蹙眉想了很久问道:“您有确切消息吗?”

“没有,是从年初一位叫吴伟光国安人员的叛逃开始,至今所有发生的事件都和他联系在一起,而许家是最接近这个叫吴伟光的年轻人的。”总理清晰地解释道。

“除了这件事,您还有什么指示?”总理进一步问道。

“还要和其他家族多联系,目前国势顿挫,大家还是要放弃前嫌,先把这位的问题解决了,否则黎民百姓会遭涂炭的。”老先生又深重地说道。

“嗯!这些家族也应该有所反省了。”总理点点头附和。

“这股逆潮流的风向应该转折了,这关系到每个人的切身利益,他们应该明白。”老先生继续说道。

“好的,最近各派势力酝酿开一次常委会,在这之前,需要和各个势力沟通一下。”

“嗯!我们分头行动,你找许家聊聊,我去会会那些幕后的老人。”老先生果决说道。

许一接到了总理邀请,口头上是为了海外一些公司的撤离,会计结算,账户转移问题。但许一明白总理这边开始行动了,而且似乎探查到许家在其中所起作用。

不管怎样,未来的局势转变需要各个势力的配合和妥协,政治方面总理是可以起到一定作用,而且名正言顺。

所以和吴伟光商量后,决定赴约。

中南海紫光阁总理的办公处,许一在一位秘书的带领下进入了总理办公室。

总理快步迎接到门口问候道:“许副部长,好久不见了。”伸出手来。

许一谦恭地低下头和总理握手说道:“劳总理挂念了。”

两人连袂走到沙发处,分头坐下。秘书沏好茶端上,掩门退了出去。

“许副部长,今天叫你过来,想了解一下案情。”总理直接奔向话题。

“这几起案子确实诡异,凶手胆大妄为,而且专业度极高,没有留下一丝破案的线索。”许一小心回答。

“哈哈!什么事情能难倒你这位智多星呢?”总理看似开玩笑的话里却话中有话。

“是的,按说雁过留声,鱼潜过痕,没有破不了的案子,可是需要时间啊!”许一纹丝不动地回答。

“好的,我相信许副部长的能力。”总理丝毫没有表示不满。

“不过,据我所闻,美国参与到这一系列事件,许副部长是否也听到了?”总理又切入到主题。

许一低头思索一阵说道:“确实有这方面传言,而且依据案情分析,达成如此专业的作案,也只有美国方面能做到。”

“好的,许副部长,我希望知道美国方面的态度,以及对中国政局的希望。”总理正色说道。

许一不知道怎么接这个话茬,总理看似是要求他去探听美国方面态度,但实际上让他转达美国方面的情况。

“总理,美国不希望中国乱,但必须改变。”许一的回答有风险,但和吴伟光商量后,确定必须冒这个风险,才能结合总理这边的力量让局势沿着确定的方向运行。

“嗯!好的,许副部长。之后你把详细情况和李祕书交代一下,以便我们相互配合。”总理微笑地说道。

许一惊叹总理的领悟力,明白了许一所代表的势力,所表达的意思。

“总理放心,我一定和李祕书配合好。”许一站起身来和总理握手告别。

待续@*

责任编辑:宋诗恩

点阅【暗战赤龙】系列文章

作者戟枫邮箱:jifen6603@gmail.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上述在战争中不幸死去的千万以上的中华儿女,他们都是有血有肉,有爹有娘,如果没有共产党的叛乱造反,和出兵国外,他们本来不会死,完全可以和父母兄弟亲人团聚在一起,创造出幸福美好生活。
  • 亏你饱读诗书,熏沐文明,妄为读书人,把知识都变成伪饰邪恶、赞颂独裁的擦桌布,你是天下读书人的耻辱,奸佞传应该有你一笔...
  • 讨贼檄文很快在军内外广泛传播,它传播了一个理念:军队属于人民,不属于哪个党、哪个家族、哪个个人。这引起了军队哗然,以及广泛的深思,可谓军心动摇。
  • 大腹便便的他无法让一身作战服贴身,显示出军容来。他本来就是家中最没用的纨绔子弟,经商当官全不会,只会嫖娼玩豪车。父母没办法,把他送入军校培养,在多个叔叔的加持培养下,从一个连长很快当上了团长
  • 因为共产党抢走所有老百姓的土地,所以必需用一万到几万元,去向共产党买一块一米、原属自己的土地,而且比买一米能住人的楼房价格还贵。
  • 四川核基地可以控制最有力的武器核导弹,福建六十三、六十四集团军是一尊的亲信掌握,靠近沿海,实在守不住了,可以逃离中国,去其他国家避难。
  • 工人进了公有制企业,如同载上枷锁关在牢笼,和奴隶一样,既没有翻身解放做工厂主人,和坐上领导阶级的宝座,更没有过上一天共产主义的天堂生活。
  • 看到一路十几辆装甲运兵车提前进入大门,下来一色重装备的特勤局队员,吆五喝六地接守了大门以及路旁的防守位置,将原来的卫戍区战士挤到一旁,并占据医院附近的制高点,设置狙击手位置。
  • 目前现实问题就是美国要围堵中国,要划清界限,会发生全面冷战,甚至热战。如此不但中国内部经济会崩溃,就是他们在西方的子女和财产也会受到牵连,这是他们不愿意看到的情形。
  • 们可以从公有制的银行里批拿钱花,到仓库里取物,而且要多少拿多少,反正都是他们的。如果谁要是敢于反对或过问,中共非将他整得倾家荡产,害死不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