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苑名人传》:伟大的画家、建筑师拉斐尔的一生(14)

乔治‧瓦萨里(Giorgio Vasari)著 嘉莲译
拉斐尔,《女先知与预言家》(Sibyls and Prophets)局部,约1514年作,湿壁画,绘于罗马和平之后堂。(公有领域)
font print 人气: 294
【字号】    

(接上篇

回来说拉斐尔本人:随着时间推移,他发现自己年少时从皮埃特罗(注1)那里学来的绘画样式成了巨大的障碍和负担;当年他轻而易举就学到了手——这种画法过于精确,干巴巴的,技巧性不强。而他却无法忘掉,乃至他在学习米开朗基罗‧布纳罗蒂笔下裸体的动人细节,及其为佛罗伦萨议事大厅创作的草图中那种有难度的前缩透视法时,感到十分困难。换作他人可能会灰心丧气,觉得以前都是在浪费光阴,无论其天赋多高,都将不会取得拉斐尔的成就。

拉斐尔却不是这样,尽管举步维艰,但为了学习米开朗基罗的画风,他从头脑中清除了皮埃特罗的样式,彻底摆脱了后者的风格,从大师再次变身弟子。已是成年人的他硬着头皮研习,短短几个月,就掌握了在学东西最快的稚嫩年纪也要耗费多年才能掌握的东西。

因为事实上,如果一个人未能及时学习正确的艺术法则和他想遵循的画风,未曾通过经验一点点解决绘画创作的难题、争取理解每一方面并付诸实践,那么他就几乎不可能臻于完善;即便可以达至完美,那也只能是在花费更长时间、付出更巨大努力之后才能达到。

在拉斐尔决心改变和完善画风之时,他还未曾以必要的热忱研究过裸体,只是按照他从老师皮埃特罗那里看到的样式进行写生,将他与生俱来的优雅风格赋予这些人体。此后他致力研究裸体,并将解剖图和人体标本的肌肉与活人肌肉进行比较,因为活人的肌肉有皮肤包着,结构不像剥去皮肤后那样明确。他进而观察肌肉怎样在适当部位产生柔软的肉感,如何通过改变视角形成某些优美曲线;还有隆起、放低或抬高一只手臂、一条腿或整个身体的效果,以及骨骼、神经和血管的连接。最终,他在最杰出画家所应精通的各个方面都成了大师。

拉斐尔,素描作品《Combat of nude men》,1510─11年作,379×281 mm,牛津大学阿什莫林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拉斐尔,《亚历山大的圣加大肋纳》(St Catherine of Alexandria),1508年作,面板油画,71.1×54.6 cm伦敦国家画廊藏。(公有领域)

而他心知,在这方面他永远不可能达到像米开朗基罗那样完美,作为一个极富见地的人,他思考着,绘画不仅是表现人体,还有更为广阔的领域。在臻于完美境界的画家中,懂得运用技巧与才能来表现想像的场景构图、并以良好判断力来传达幻想的不乏其人;他们在创作一幅场景时,既不会因细节太多陷入混乱,也不会因细节太少而显得寒酸,而是以创造性的有序方式加以组织;这样的画家,称得上是才赋与卓识兼备的能工巧匠。

拉斐尔很清楚,除此之外,可以用各种各样的视角、建筑和风景来丰富场景;可以对人物服饰进行优雅的设计,使之随着光影时隐时现;还可以为男女老少的头像赋予生命和美,并根据需要注入动感与活力。

拉斐尔,母子头像习作,1509─1511年作,银尖笔素描,143×110 mm,伦敦大英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他也考虑另外一些重要元素:战斗中马匹的飞奔和士兵的威猛;描绘各种动物的技能;还有更重要的,如何使人物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一看便知是谁人。其它元素也数不胜数,如帷幔、鞋袜、头盔、盔甲、妇女的头饰、头发、胡须、花瓶、树木、石窟、岩石、火焰、阴晴变幻的天空、云、雨、闪电、晴天、夜晚、月华、阳光,不一而足,这些都是绘画艺术时时刻刻需要的。

拉斐尔,《圣乔治战龙》(St George Fighting the Dragon),1503─05年作,面板油画,29×25 cm,巴黎卢浮宫藏。(公有领域)

思量着这些,拉斐尔决心,既然他无法企及米开朗基罗在某些艺术领域的成就,那就在其它方面争取赶上、甚至超越他。因而,他没有在模仿大师画风上费时费力,而是致力在上述艺术领域成为卓越的通才。

我们当今的许多艺术家决心专门研究米开朗基罗的作品,但却有所不及,未能达到那种超凡的完美;假使他们也像拉斐尔这样做,本不会徒劳无功,也不至于形成一种非常生硬、问题多多的画风——美感和色彩不足,又缺乏创新;倘若能够力求全面、在其它艺术领域追摹高手,对他们自己、对这世界都有好处。

拉斐尔做此决定后,意识到圣马可修道院的巴尔托洛梅奥修士(Fra Bartolommeo di San Marco)有一套很好的绘画方法和扎实的素描技巧,着色方式也赏心悦目——尽管有时为了获得更强的立体感而过多使用了暗色调。拉斐尔从他那里吸收了符合自己需求和喜好的东西,即在素描和着色方面采取中间路线,又从其他大师最优秀的作品中撷取精华与之融合。他博采众长,形成了此后一直被视作个人特色的一种画风,受到所有艺术家的极大推崇,也必将为后人世代仰慕。

巴尔托洛梅奥修士(Fra Bartolomeo),《敬拜圣子》(The Adoration of the Christ Child),面板蛋彩画,约1499年作,罗马博尔盖塞美术馆藏。(公有领域)

这种画风在他为和平之后堂(S. Maria della Pace)绘制的《女先知和预言家》(Sibyls and Prophets,注2)中得到了完善;进行此项创作时,他看到了米开朗基罗在教宗礼拜堂(注3)的绘画,对他帮助巨大。

拉斐尔,《女先知和预言家》(Sibyls and Prophets),约1514年作,湿壁画,绘于罗马和平之后堂。(公有领域)
拉斐尔,《女先知和预言家》局部。(公有领域)
拉斐尔,《女先知和预言家》局部。(公有领域)

假使拉斐尔仍满足于同一种画风,而没有力求体现宏伟与变化,以此证明他与米开朗基罗同样精通人体的话,那么他业已获得的好名声就不会受损;他画在波吉亚塔楼绘有“博尔戈大火”房间中的人体固然不错,但也不是完美无缺。

同样,他画在特拉斯提弗列(Trastevere)的阿戈斯蒂诺‧基吉(Agostino Chigi)宫邸天顶上的作品(注4)也不那么让人满意,因其缺乏拉斐尔特有的优雅和甜美;这很大程度上归因于他让别人按自己的设计稿来着色。

不过,他为这一错误而懊悔,作为一个拥有判断力的人,他后来决定不靠他人协助,亲自完成蒙托里奥的圣彼得堂(S. Pietro a Montorio,注5)的《基督变容图》,如前所述,其中包含了一幅好画所必备的全部品质。如果他没有心血来潮,在画中使用印刷业的炭黑(我不止一次提到,天长日久它会越变越深,对调和的颜色造成损害,注6),我相信此画仍会像他着笔时那样鲜亮;而现在看来,色彩变脏了,画面更像是一团阴影。(待续)

译者注:
【注1】即皮埃特罗‧佩鲁吉诺。
【注2】又称“圣母平安堂”,位于罗马庞特区。拉斐尔去世后,壁画由塞巴斯蒂安‧德尔‧皮翁博根据他的画稿完成。拉斐尔的助手蒂莫特奥‧维蒂画了四位女先知。
【注3】梵蒂冈宫的教宗礼拜堂,即西斯廷礼拜堂。
【注4】即前述罗马法尔内塞别墅普赛克敞廊之天顶画。
【注5】又称坦比哀多礼拜堂(Tempietto of San Pietro),由布拉曼特设计。蒙托里奥是圣彼得殉难之处。
【注6】smoke-black,也称煤黑、灯黑等。传统炭黑是用松枝、煤或油脂燃烧后的烟灰制成。

原文Life of Raffaello Da Urbino, Painter and Architect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点阅【《艺苑名人传》:伟大的画家、建筑师拉斐尔的一生】系列文章。)

责任编辑:茉莉◇#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1940年代后期,尽管世界逐渐从二战的破坏中恢复过来,但有些传统艺术和文化的元素却逐渐被削弱了,传统艺术中的真、善、美价值渐趋式微。
  • 圣约翰大教堂拥有雕刻精美的外观和双排飞扶壁(flying buttresses)造型,毫无疑问是晚期哥特式建筑。教堂长377英尺,宽203英尺,白色抛光外墙上装饰着雕像、石像鬼(雨漏)、窗户浮雕,以及令人印象深刻的飞扶壁。飞扶壁上妆点超过95位十九世纪荷兰人物。一旁简约的红砖罗马式塔楼与哥特式装饰风格的大教堂形成鲜明对比。
  • 富维耶圣母大教堂(Notre-Dame de Fourvière)与巴黎圣心大教堂(Sacré-Coeur)一样,都是为了遏止社会主义公社的发展而建造,标志着回归宗教与传统。
  • 菲利普期望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能成为精神生活和学习中心,以培养智慧、文化和修养等领域为宗旨。埃斯科里亚尔修道院涵盖了修道院、修女院、大教堂、图书馆、学校和医院,还有西班牙王宫,是一个庞大的建筑群。
  • 16、17世纪的袖珍肖像画主要装在吊坠的项链盒或小盒子中,用作外交礼物、爱情象征或是纪念出生或死亡的纪念品。到了18世纪,袖珍画因应珠宝而生,出现在项链垂饰或镶嵌在戒指或手镯中。期间许多来自欧洲的袖珍画画家来到美国为新共和国的公民作画。然后,在接下来的一个世纪里,袖珍画的需求迅速增长,在美国市场风靡了很长一段时间。
  • 阿拉巴马州议会大厦(Alabama State Capitol)位于阿拉巴马州的蒙哥马利(Montgomery),其令人印象深刻的门廊(portico)以新古典主义风格设计,是该议会大厦特色。阿拉巴马州议会大厦与其它州的议会建筑类似,都是坐落在小山丘上,俯瞰整个城市。
  • 博物馆研究古董盒子并不是看里面是不是还装有原来的东西或已空无一物。学术上打开古董盒子的目的是研究盒子的材质、形状、功能和美感的历史背景和故事。古董盒子的外观自成一格,至今仍吸引人们观赏,想一探究竟。
  • “落竹三千, 成就一亩茶。”古人以竹自许君子品德,今人以竹制焙笼泡出一壶好茶,竹子的清香增添茶汤的甘甜,此间一件件竹编器具透过竹编师傅落款标记,成了审美的主体,传世千古的好手艺。
  • 老子《道德经》说道:“三十辐共一毂,当其无,有车之用。埏埴以为器,当其无,有器之用。”
  • 在13、14世纪时,马赛克创作是主流,而湿壁画则被视为穷人的马赛克。在罗马特拉斯提弗列(Trastevere)的圣母大殿(St. Mary)中留下了卡瓦利尼的马赛克作品,描绘的全部都是圣母玛利亚以及对卡瓦利尼影响深远的古典设计,这些是他职涯早期极力复兴的艺术形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