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青:脸书迷航 老二辞职 一个时代终结

人气 11086

【大纪元2022年06月05日讯】在公司陷入重重危机的时候,脸书二号人物黯然辞职,创办人扎克伯格称之为“一个时代的终结”。

推特被“绝对言论自由主义者”马斯克收购,谷歌面临广告业务被立法机构拆分的风险,脸书谷歌等都面临反垄断调查。曾几何时,这些大平台联合起来压制保守派,甚至把美国时任总统踢出平台。

有识之士指出,脸书只追求流量不计其余的盈利模式,极大地伤害了社会。脸书老二辞职能否挽救这个迷航的巨轮?三大社交平台频频遭遇打击,是否是美国向右转的风向标?

听新闻:

powered by Sounder

(听更多请至“听纪元”平台)

扭亏为盈 声名鹊起

脸书(Facebook)二号人物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6月1日宣布,将卸任Meta(原Facebook)首席运营官一职。

桑德伯格2008年初加入脸书后,迅速把亏损的脸书转化成一个赚钱机器,市值一度达到万亿美元。

2008年,桑德伯格38岁,是两个孩子(一个2岁,一个才6个月)的妈妈,所以她每天5:30pm就准时下班回家。扎克伯格是国王,桑德伯格则是女王,在公司是说一不二的女强人。

桑德伯格利用自己在谷歌工作的经验,通过广告赚大钱的方法,把年亏损高达5,600万美元的脸书,变成世界上最赚钱的公司之一。2021年,脸书的广告业务约占该公司1180亿美元年收入的98%,员工超过7万7千多人。

脸书创办人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对她尊崇有加。

扎克伯格说:“2008年桑德伯格加入我的团队的时候,我只有23岁,对经营一家公司几乎一无所知。桑德伯格对Meta今天的发展功不可没。”“她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在我生命中许多重要的时刻,无论是个人生活还是工作上,她都陪伴着我。”

事业成功后,这位脸书的二号人物,号称脸书的“女王”、“第一夫人”,在福布斯“百大影响力女性”年年名列前茅,成了商界女性成功的典范。

脸书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右,Sheryl Sandberg)2013年10月16日在华盛顿特区举行的《财富》最具影响力的女性峰会上发表讲话。(Paul Morigi/Getty Images for FORTUNE)

巨轮迷航 桑德伯格左右不讨好

但是风光赚钱的背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内幕。Meta近年卷入一系列有关用户隐私和数据安全的丑闻当中。脸书名声恶化,Meta陷于重重危机,都离不开桑德伯格“一切向钱看”的运营。

美国共和党指责脸书不断打压保守派言论,而民主党不满脸书“失职”,纵容有害(民主党)的信息泛滥。为何脸书成了两党都不喜欢的“怪兽”?且看脸书近年卷入的风波。

2016年发生剑桥分析丑闻事件,8700万脸书用户数据被泄露给政治咨询公司剑桥分析,用于在2016年总统大选时支持川普。脸书为此遭到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调查,最终在2020年支付50亿美元和解。有报导说,扎克伯格告诉桑德伯格,她和她的团队该为此负责。

2018年《纽约时报》发出系列报导,披露脸书在散布虚假信息、数据隐私和滥用等问题上经历的危机,同时曝光脸书高管如何应付这些危机。

其中一个著名的例子,是脸书对金融大鳄索罗斯(George Soros)的调查行动。据《纽约时报》报导,在索罗斯高调批判脸书(以及谷歌)之后,桑德伯格指示下属对索罗斯展开调查。

2021年1月,美国国会大厦遭到时任总统川普(特朗普)支持者冲击,脸书同样被指责放任激进人士在平台上组织活动。当月,脸书、推特、Youtube宣布永久封禁川普,事件令美国保守派和欧洲国家领导人震惊。

2022年4月《华尔街日报》披露,桑德伯格曾向《每日邮报》施压,希望能撤销对她男友──暴雪执行长鲍比.柯迪克(Bobby Kotick)的报导,并以中断脸书与他们的合作来威胁。

这些争议都大大的折损了脸书、扎克伯格和桑德伯格的声誉,导致社会的批评和不信任。Meta的营收增长速度目前处于历史最低水平。

股东富有 社会付出巨大代价

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2020年一份长篇报告指出,脸书、亚马逊、苹果和谷歌拥有典型的垄断势力,用非法的方式、采用垄断手段,打击和摧毁任何潜在的竞争对手。

保守派则不满意脸书双重标准,一边封杀川普等保守派,一边对中共、伊朗、朝鲜等共产主义国家的宣传内容置若罔闻。2019年开始,脸书就禁止大纪元媒体集团投放任何广告。

发生这一系列事件,身为营运长的桑德伯格自然难辞其咎。过去三年,美国国会多次召集扎克伯格和脸书高管参加国会质询。

桑德伯格具有非凡的运营能力,她造就了脸书这个巨兽,但是在利益和道德面前,她早已迷失了方向。所以神差鬼使,让她成为左右派都不讨好的人物。

脸书的早期投资者,扎克伯格的顾问麦克纳米(Roger McNamee)6月2日在《时代周刊》发表文章说,“桑德伯格让股东变得富有,但不幸的是,这些财富让我们的社会付出了巨大代价”。

他严厉地指控:“脸书的算法放大了仇恨言论、虚假信息和阴谋论,以最大限度地提高参与度。推荐引擎以利润的名义把极端内容推向弱势群体。一个世纪以来,脸书对公共卫生、民主、自决权和竞争造成的伤害比任何公司都大。该公司在将国家对大流行病的反应政治化方面发挥了核心作用,促成了美国国会大厦的起义和缅甸的种族清洗,并被热衷于直播其罪行的大规模杀手所利用。所有这一切都发生在桑德伯格担任首席运营官期间。”

麦克纳米是畅销书《从脸书的灾难中觉醒》的作者。

2018年9月5日,脸书首席运营官桑德伯格(左,Sheryl Sandberg)和推特首席执行官杰克·多尔西(右,Jack Dorsey)在美国参议院听证会上作证。(Drew Angerer/Getty Images)

谷歌、脸书面临反垄断调查

美国几大科技企业、社交平台做大以后,为所欲为,引发社会不满,也让执政者忧虑。

过去10年中,欧洲监管机构向谷歌发起三项不同的反垄断诉讼,总共开出了80亿美元的天价罚单。

2020年10月,美国司法部对谷歌发起反垄断诉讼。同年,美国35个州的总检察长也加入了指控。司法部的案件预计要到2023年秋季才能做出裁决。

但谷歌从未像今天这样面临更大的威胁。

5月19日,美国参议院提出全新的严厉监管法案:《数位广告竞争与透明度法案》(Competition and Transparency in Digital Advertising Act,CTDA)。

法案规定,每年数位广告交易超过200亿美元的公司,将不得涉足数位广告生态系统多领域。一旦法案通过,将迫使谷歌在一年内剥离其数字广告业务,拆成多个独立公司。

目前满足200亿美元数字广告收入标准的只有谷歌、脸书和亚马逊(Amazon)。

谷歌垄断了上下游业务,既是裁判又是球员,所以新闻媒体等其它内容提供者,反而被谷歌、脸书逼得没有活路。2020年,谷歌广告收入达到1,460亿美元,占谷歌收入的81%。

英国市场竞争管理局 (Competition and Markets Authority,CMA)5月份也宣布第二次对谷歌进行反垄断调查 ,此次调查针对广告技术服务。

美国向右转 一个时代终结

2021年1月,脸书、推特、Youtube宣布永久封禁时任总统川普的账号,美国保守派在白宫和参众两院的选举都失利。极左势力和几大社交平台一时风光无两,嚣张气焰达到顶峰。

可惜物极必反,美国民众厌倦了极左势力推动的白左觉醒运动。极左政策当道,导致油价物价上涨,犯罪率飙升,今年11月中期选举必定使右派势力抬头。

新崛起的世界首富马斯克今年突然收购推特,要让它变成“绝对言论自由”的平台,甚至不排除让川普总统和保守派人士回到推特。美国最高法院要推翻堕胎权,这些都显示左右之争未歇,右翼势力抬头。

美国向右转,世界也必定跟着向右转。脸书、谷歌、推特等左派大本营频频遭遇不利的消息。脸书二号人物桑德伯格黯然辞职,创办人扎克伯格称之为“一个时代的终结”。或许这真是一个时代的终结,极左的狂癫开始退潮,保守势力仍须奋斗,但新的时代,新的力量正在悄然来临。

责任编辑:方晓#

相关新闻
唐青:王沪宁的恐惧和疯狂大实验
唐青:右翼突围先锋官?马斯克崛起之谜
唐青:逼上梁山大战左派 马斯克的梦想和侠风
唐青:习李内外危机难解 拜登逢百年机遇
最热视频
【秦鹏直播】普京吞乌东 北京诡异做出这举动
【探索时分】收复伊久姆 乌克兰如何反击俄军?
【时事金扫描】俄吞并乌四区 马斯克叫板普京
【十字路口】透视共产党 中共大搞战争的企图
【舞蹈三剑客】豪华牛肉挑战!A5和牛VS.干式熟成和牛,蒙着眼睛能分辨吗?
【神韵早期节目】为神而舞 (2013)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